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六十一节 黑洞

凤巢镇农村合作基金会不仅仅是面对的整个凤巢镇农户,而且它在县城里设立有一个营业点,照理说这种到县城里来设立营业点的情形是不允许的,但是凤巢镇农村合作基金会却半遮半掩的在县城东外街上租了一个门脸儿,开展起了业务,而且凤巢镇农村合作基金会之所以能把规模做得不小,甚至超过了诸如太和镇和洼崮镇这些镇的农村合作基金会,资金主要来源就是来自县城吸纳的资金。
没想到铁杉乡这边清理工作还没有进行完毕,付天华和张艳秋却玩起了这样一招金蝉脱壳,而尹朝荣居然自杀了。
在联系不上付天华和张艳秋的情况下,这边也只能暂时给储户解释领导出差,稍等两天,没想到昨晚尹朝荣就独自出门一直未归,结果今天下午在区粮管所一间堆放杂物的房间里发现尹朝荣吊死在房梁上。
这个时候把这个任务交给邓少海,弄不好还会让邓少海觉得自己是故意难为他。
“我们必须要处理好这一个个案,最大限度的把它局限于凤巢镇合金会的范围之内,尽最大努力把它控制在凤巢镇合金会里,至于其他,现在还不是我们考虑哪些问题的时候。”陆为民语气也变得有些阴森,“处理不好,我想我们在座的人,只怕都别想过这个年了。”
现在凤巢镇农村合作基金会就面临着这种情形。
农村合作基金会的管理在各县都是由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来负http://www.hetushu.com责,邓少海是搞财政出身,自然清楚各地农村合作基金会的现状,说是由无数个大小不一的窟窿组成的黑洞并不为过,只不过现在谁都没有去碰这个窟窿,也不敢去碰这个脓包,大家都心照不宣的糊弄着,只要不出乱子,就这么寅吃卯粮的拖着走,只要有政府信誉在这里,一时半刻也不会炸响。
“书面结果还没有出来,但是鲍局长说基本上可以断定是自杀,现场留有遗书,而且也询问了家属情况,这一段时间尹朝荣都情绪很差,晚上经常睡不好觉,成天长吁短叹。”孔令成赶紧回答:“不过家属也问过他,但他一直不肯多说,只说悔不当初。”
整个会议室里都笼罩在一层浓郁的阴霾之中,甚至有一点让人窒息的感觉。
但这只是常规形势的情形,怕就怕有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一旦捅破了这层脓皮儿,那脓浆迸射之后,能看到的就只是血糊糊的窟窿。
陆为民这话不是夸大其词,虽然他设想的是最坏结果,但是往往设想的最坏结果也许就会变成真实结果,这已经成为一个定律。
付天华三天前请假说要回昌西州老家看老人,便一去不归,而张艳秋也以生病需要休息两天为名请假同时消失,到昨天付天华也联系不上,这边张艳秋也失去了踪迹,但都没有引起重视。
会议室鸦雀无声,只有轻微的呼吸声。
陆为和_图_书民这一番话出来,让在座所有人都禁不住渗出一身白毛汗。
地区工行那一千万的贷款抵押必须要先解决了,否则地区工行已经扬言要彻底冻结对双峰县的贷款,而七百多万的干部集资更是一个大问题,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县委县府信誉就要遭遇前所未有的质疑,而对干部们来年的工作积极性也是一个巨大打击。
一直到昨天一笔高达五十万的基金会存款到期,但是在合金会账面上却查不到这笔存款的去向,这边合金会才有些着忙,赶紧通过各种方式联系付天华和张艳秋以及尹朝荣,尹朝荣以不清楚这笔款项为由推给了付天华和张艳秋。
付天华在钱理国来担任区委书记时表现出了相当的热情,这让钱理国也很是纳闷儿。
这意味着他不得不把这件事情的主动权重新交给陆为民,邓少海虽然来了,但是曹刚也清楚现在一下子把这桩事儿交给邓少海不现实,短短十来天时间,就算是马不停蹄的走程序,这笔款项也未必能马上拿下来,只怕没等邓少海弄清楚底细,年关就要到了。
曹刚脸色还算正常,只是阴冷的目光让人不寒而栗,“鲍永贵呢?那边公安局法医尸检结果还没有出来?”
也正是这一笔单笔就高达五十万的存款撕开了凤巢镇农村合作基金会的黑洞面纱,如果是小额的资金流动,也许在凤巢镇农村合作基金会的账面上就能找得到,恰恰是这种大笔的存款,和-图-书才是这些觊觎这些资金的蛀虫们的最好目标。
照理说付天华应该不是很欢迎自己才对,但是付天华却表现得很热情配合,对于对方的态度钱理国虽然有些奇怪,但也还是很高兴,至少有这样一个副职配合,他可以更快地进入角色,适应区委书记兼镇党委书记的这个位置。
付天华和张艳秋一起联系不上,而尹朝荣竟然在这种关键时刻自杀死亡?!如果说这种情况下相关人员都还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的话,那要么就是白痴,要么就是天真过度了。
叶绪平告诉他和陆海集团以及嘉桓公司的股权转让谈判进行得很不顺利,陆海集团和嘉桓公司狮子大开口压价不说,而且资金支付也要分期支付,这不符合县里的意图,而和县工行、县建行、县中行以及县农行联系抵押贷款的事宜,几大银行都对这部分股权价值有些疑虑,不太愿意接受这个抵押物,即便是最为支持的县农行勉强同意接受,但是对这部分股权的价值评估也不是十天半个月能做下来的,他们要求要通过国内专业评估机构来评估,要想从县农行质押贷款出来,即便是最快,那也得要翻了年三月份以后去了,可县里哪里等得及?
尹朝荣是凤巢镇农经站副站长,也是凤巢镇农村合作基金会会计,付天华是凤巢镇党委副书记,同时也是凤巢镇工业公司的总经理,张艳秋是凤巢镇农村合作基金会出纳。
还没等这件事hetushu.com情考虑成熟,凤巢镇竟然又出了这样大一个乱子,一时间曹刚简直连杀人的心思都有了。
钱理国在一得知基本上可以断定尹朝荣是自杀时,他就知道这一次事情出大了。
付天华和黄祥志关系一直很不错,而且在这个党委副书记兼镇工业公司经理位置上一坐就是四年,可以说整个镇农村合作基金会资金流动都是他一支笔在签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比分管党群的副书记更吃香。
正是付天华的热情配合让钱理国有些大意,当县农村合作基金会领导小组办公室把要求对凤巢区四个乡镇的农村合作基金会进行一次清理时,付天华提出凤巢镇农村合作基金会规模要比其他三个乡规模大得多,要求先从其他三个乡开始,凤巢镇农村合作基金会放在全区最后来清理,钱理国也没想那么多,就同意了。
“曹书记,现在问题已经出了,追查责任恐怕只能等到下一步再来说,现在当务之急是查清情况,面对现实,预防可能爆发的危机带来的风险,尤其是怎么防止这个个案演变成星星之火。”陆为民声音有些低沉,“按照凤巢这边的说法,这是一个县城里的储户一笔五十万存款找不到下落了,按照最坏的设想,这笔款项也许就是被付天华和张艳秋以及尹朝荣合谋给贪污挪用了,这只是一笔,还有没有其他?如果我们猜测没错的话,恐怕不会只有这一笔,还有第二笔第三笔,这一点恐怕需要马上和-图-书查清楚,究竟还有多少?我们心里要有底。”
“但这都还不是最重要的,现在最重要的是要防止这个问题点燃引爆整个合金会的问题。我们在座的人都清楚合金会这么多年发展,经营状况不算好,很多合金会这么多年下来,基本上就是空转,亏损度相当高,很多都成了乡镇一级政府的提款机,乡镇企业发展从这里贷款,政府要修路要交农业税要从这里挪钱,恐怕不少合金会都成了空壳,一旦引爆,就不是我们双峰一个县的事情,甚至可能就是全地区乃至全省的事情了,大家也清楚,我这不是危言耸听。”
“悔不当初?”曹刚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脸色却变得有些狰狞,“尹朝荣一死了之,付天华和张艳秋一跑了之,还有谁?凤巢区委和凤巢镇党委政府在干什么?我们农村合作基金会领导小组在干什么?出这么大事情,之前为什么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不是每年县里都在进行审计核查么?为什么现在才发现?!”
在距离年关仅仅只有二十天不到的时候,叶绪平居然告诉他要处理这件事情难度很高,而之前叶绪平曾经信誓旦旦的向他保证陆海集团和嘉桓公司对这部分股权很感兴趣,要想出手会非常容易。
邓少海也没有料到自己才来就遇上这样一个破事儿。
一连串如连珠炮的言语喷射而出,曹刚内心的怒火才稍稍得到平息,他也知道自己有些失态了,但是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对他来说实在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