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八十节 惘然如梦鸟空啼

一股暖流在岳霜婷胸中融融涌动,陆为民体贴入微的关怀让她又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这种在被整个世界所抛弃之后获得人关心爱护的感觉是最为刻骨铭心的,也许这就是缘分,自己和眼前这个男人的缘分,哪怕她知道自己和眼前这个男人之间的缘分可能会变成有缘无分,但她还是很享受这份难能可贵的甜蜜。
“为民,那你觉得我妈究竟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岳霜婷明知道问这个问题很笨,陆为民怎么可能回答这种问题,但是她还是下意识的把陆为民当做了依靠,想从她嘴里获得一些安慰。
他想了想,给何明坤打了一个传呼,何明坤很快回了电话,陆为民告诉对方如果有紧急事情要联系他打一个座机号码,那是岳霜婷家中的电话,然后关闭了大哥大。
岳霜婷也不是一无所知的小孩子,她当然也知道母亲被省纪委带走这么多天没有消息,肯定是有问题,何况她也知道自己母亲并非那种一尘不染的人,但是她总觉得母亲不应当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彻底之前如无头苍蝇一般,四处瞎撞,完全乱了阵脚,但是现在陆为民的出现却像是溺水之人突然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让她生出无限希望。
“律师?律师能起到作用?!”岳霜婷惊讶地抬起头望着陆为民,虽然她知道自己对这些事情不是很精通,但是对于当今社会下,尤其是像母亲出的这和_图_书类事情,居然要把希望寄托到所谓的律师身上,这未免太不可思议了,这让她对陆为民的建议大失所望。
“什么想法,你告诉我。”岳霜婷脸色又变得有些苍白,下意识紧紧握住陆为民的胳膊,紧盯着陆为民的眼睛。
陆为民扬起眉毛,笑了笑,“好吧,那你快睡一会儿吧。”
而根据前世的记忆,晏永淑的确问题不少,就算是找了曹朗的母亲,对方愿意不愿意帮忙不说,就算是愿意帮忙,估计效果也要大打折扣,甚至完全可以以事情还在调查中给自己打回票,毕竟这不是曹朗在帮忙,而是曹朗的母亲托人来帮忙。
少女恢复了平常的羞涩,想了一想才脱掉外面的牛仔裤,乳白色的贴身秋裤紧绷在女孩健美的双腿和圆润的翘臀上,玲珑曲线暴露无遗,不过也就是惊鸿一瞥,就钻入了锦被中。
陆为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能做什么,但是在岳霜婷面前他却不能不表现出一副成竹在胸的姿态。
只是这个情况由于时间太过久远,加上前世陆为民和岳霜婷谈恋爱时晏永淑已经入狱服刑,而晏永淑出狱之后陆为民自然也不可能再去触动对方这个伤疤,所以陆为民对晏永淑究竟有多少事情并不太清楚。
答应下来陆为民才发现自己有些草率了,自己现在是一县之长,今天来昌州是谈工作,县里随时会和自己联系,而他又http://m•hetushu.com不忍在少女好不容易获得一个安然入眠的时候打扰对方。
“霜婷,这么说吧,省纪委把你妈带走这么多天没消息,我估计很定有事情,具体什么事情你和我现在都一无所知,我可以托人去帮忙问问,但是你知道这种事情现在大概就是调查阶段,要想获得准确的消息不太可能,只能大略了解一下,另外我有一个想法。”陆为民字斟句酌。
“那你别走。”少女脸颊略略有些发烧,明眸中那一抹恳求让陆为民不忍拒绝,“你就坐在这里,我才睡得安枕。”
周围这一切都萦绕着一种淡淡的温馨,悬挂在墙壁上那一张小油画不知道是哪个不知名的画家的一张秋景,森林、河湾,还有牧人,桔黄、火红、棕褐几种颜料混合在一起涂抹在纸上,充满了跳跃和凌乱感。
岳霜婷的确有些疲倦了,这么就来她一直生活在恐惧和无助之中,有几次她都甚至想到了用死来摆脱这种让人崩溃的情绪,晚上整夜的失眠,只有到凌晨疲惫到极点时才能小睡一会儿,而这个时候突然的放松,让她太渴望好好睡一觉。
他也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怎么来帮岳霜婷一把,印象中,晏永淑判得的确比较重,但是在关于晏永淑犯罪定性问题上争议也比较大,对于晏永淑究竟有多大的问题,法院的宣布书中似乎也有些语焉不详。
少女在陆为民温润的http://www.hetushu.com目光下,有些忸怩,但是还是脱下了风衣,露出内里一身淡红色的羊绒衫包裹着的纤巧柔婉的身段,陆为民替他拉开被子,少女蜷起双腿,就欲钻进被窝。
“外裤都不脱?”陆为民打趣道,穿着牛仔裤睡觉无疑很难受,岳霜婷在自己面前大概是有些不好意思,所以才会只脱掉外边风衣就和衣上床。
“这样吧,这件事情我来帮你处理,我看你这一段时间恐怕也没有休息好,你就在家好好睡一觉,我来想想办法,多管齐下,尽我们最大努力吧。”陆为民温言宽慰对方道。
甄敬才的事情他可以通过曹朗的母亲帮忙,但是他知道这种事情可一不可再,而更关键的是晏永淑的事情是省纪委在办,自己现在对晏永淑的情况一无所知。
陆为民缓缓地道。
“好了,好了,霜婷,我看你很疲惫,要不你睡一会儿吧。”陆为民温和地拍了拍少女的脸颊,宽言道。
陆为民这一句话让岳霜婷忍不住泪如泉涌,她禁不住紧紧握住陆为民的手,将陆为民的手指紧紧压在自己脸庞上,无言的哭泣起来。
“女不言母过,事情已经出了,我们就想办法来解决。”陆为民伸出食指在岳霜婷面前摇了摇,淡淡笑道,“没什么大不了,一切都会过去,不是有句话说得好么,阳光总在风雨后,请相信有彩虹。”
“我们要做最坏的打算,假设你母亲真的有问题,我这是http://www.hetushu.com假设,那么纪委这边只是从党纪政纪角度来处理,最终可能要走司法程序,我的想法是那我们不如趁早聘请一个或者两个好的律师,请他们尽早解决,虽说现在是纪委调查阶段,但是嫌疑人合法权益也应当受到保护,如果我们现在从其他渠道暂时无法打开局面,那么从这个角度也算是另辟蹊径吧。”
岳霜婷明亮的目光在陆为民脸上徘徊,一抹泪影又在眼眶中浮动,“为民,谢谢你了,可能是我太担心了,实际上我知道我妈这一次出事肯定不小,她……”
岳霜婷咬着嘴唇,半晌没有出声。
“霜婷,你也不要太着急,你爸现在身体不好在住院,你要两头跑,单位上那边我觉得你长期请假也不是一件事情,我觉得春节过后你恐怕还是要去上班,除非你真的不打算在单位上待下去了。”
但是有一点他可以肯定,在这种涉及较为敏感而又争议比较多问题上,如果能够聘请到一个高明而又具有较广的人脉资源和影响力的律师,无疑可以在很多可上可下的问题上起到很大的作用。
陆为民能够理解对方这一段时间里所承受的巨大压力,一个从未经历过风风雨雨的女孩子陡然间遇到这样大的事情,可以想象得到,焦虑、恐惧、无助、绝望,种种情绪混杂,足以让一个精神脆弱的人彻底崩溃。
她不指望母亲能平安无事的回来,但是希望至少能知道母亲的一些消息,让和图书她心里也有个着落,而不像之前无人理睬无人问津。
但这个骑士可不好当。
陆为民沉吟着,轻轻抚了抚女孩散乱的秀发,看见女孩把自己当做唯一救星的恳求目光,他心里也是无比为难,既不能把话说得太直白,这样会让女孩打击太大,甚至丧失信心,但又不能给对方太大希望,因为这件事情本来就没有太多的回旋余地。
“霜婷,可能很多人都对律师能起到多少作用不寄希望,不过我不这样看。”陆为民平静地道:“我的这个意见是建立在最坏的假设条件下,也就说说假如你妈真的有问题,而且问题比较复杂,那么我们可以通过专业律师来就一些模糊性的边缘性的问题进行辨析,我认为这能够起到比其他外行更好的作用。”
岳霜婷乖觉的拉过锦被遮住自己的身体,紧贴着陆为民的身体就这样蜷着身体侧卧着睡下,一种从未有过的依靠安全感充斥在心中,这是这二十天来终于可以第一次安安稳稳的睡一觉,头搁在枕头上只有一分钟不到,少女便发出细密的鼾声,沉沉睡去。
倚壁而立的书柜还是那样,陆为民不用看也知道还是那些书,这一切混合了熟悉和陌生的怪异感觉,让陆为民有一种时空倒流的感觉。
陆为民轻轻叹了一口气,看着眼前这个女孩憔悴苍白的面孔,羽扇的睫毛紧紧闭合起来,而双腿微收蜷缩起来,只露出一张秀发散乱的娇靥,在睡梦中显得那样安详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