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八十二节 火中之栗

岳霜婷细不可闻的腻声彻底点燃了陆为民内心的情焰,双手卷起女孩羊绒衫和秋衣,女孩呻吟了一声配合的举起双手,连带着文胸和羊绒衫秋衣一下子被陆为民脱落下来,赤裸的胴体暴露在清冷的空气中让女孩下意识的惊叫一声,然后迅速缩进被窝里去了。
坚若鱼背的丰实挺拔第一次入手,那份坚挺瓷实让陆为民忍不住回忆起几年前他第一次得手甄妮时那份得意和喜悦,而说实话和先前和苏燕青虽然也有亲昵爱抚,但是却总让陆为民有患得患失的心态,而面对眼前这个女孩,陆为民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多少惶恐不安,甚至还有一种理所当然的泰然。
明知是火,但却想要玩火,喜欢玩火这种感觉,玩的就是心跳,而飞蛾扑火,义无反顾,不也就是这种无怨无悔的追求么?
只是那一瞬间,少女就彻底崩溃下来,一阵接一阵的身体抽搐让陆为民不得不紧紧的搂住对方,让对方能最深刻细致的体验她人生的第一次。
几起几落,床上的动静终于平息下来。
这么就来的各种负面情绪和紧张疲惫使得岳霜婷感情已经处于一个临界点上,所以才会有今天这样狂放的举动,以陆为民对岳霜婷的了解,岳霜婷在男女情事上是比较保守的,前世中和自己那也是几近于快要领取结婚证时才有了第一次。
想到这里陆为民不由得有些头疼,一夕风流,这留下的麻烦可不少,和这个女孩子有了关系甚至比自己上了杜笑和*图*书眉萧樱这些女人麻烦更多,尤其是自己有甄妮,还有苏燕青这段感情纠葛,那就问题更多了。
当陆为民揽住少女苗条的腰肢,将嘴覆盖在岳霜婷哆嗦颤栗的樱唇上时,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想道,火中取栗,要的也就是这份滋味,火中之栗往往比随手可得之栗更香更值得品尝。
岳霜婷完全迷失了自我,她从来不知道情爱的滋味是如此迷人,宛如云间漫步,情人温柔的爱抚让她觉得自己全身都要彻底燃烧起来,把自己烧成灰烬,每一次轻柔的拨弄都想要把她带上一次高峰,她只能紧紧抱住情人的颈项,想要让自己的身体嵌入对方,用身体扭动带来的摩擦感来缓解那份内心的躁动。
“快来吧。”岳霜婷再也无法控制自己,攀住情人的身体,颤声道。从一开始她就知道自己今天恐怕要沦陷了,虽然她知道自己和对方的可能只会越来越渺茫,但是她还是想要把自己的第一次给自己喜欢的人,哪怕是有缘无分,至少也是也是有缘。
岳霜婷身体一阵剧烈的颤抖,想要挣扎,但是却被陆为民的深吻很快就“镇压”下去,除了喘息声变得更粗重,她只能嘤咛一声,将自己的身体与陆为民靠得更紧,双手把陆为民的颈项也勒得更紧。
陆为民一只手横担在少女背后,让女孩子的身体可以毫无间隙的与自己相拥在一起,而另一只手则已然按在了少女苗条的腰肢上,轻轻的撩开那已经从秋m•hetushu•com裤松紧带里挣扎出来的秋衣下摆,抚摸着那圆润光洁的小腹,尤其是沿着那圆圆的玉脐打着旋儿爱抚,时不时的挑开秋裤松紧带向下探索一下。
和隋立媛的豪乳比起来,岳霜婷胸前的翘乳无疑不在一个级别上,即便是与甄妮相比也颇有不如,只能堪堪与苏燕青胸前那对蓓蕾相提并论,但是少女从未有人踏足的双峰禁地紧致圆实,尤其是那粉剥鸡头两点,颤颤巍巍,让陆为民爱不释手。
蓝白红三色格子花的床单淡雅清爽,浅粉色的被子让房间里多了几分暖色调,但在这个时候却显得旖旎荡漾。
床头倚墙而放,书桌至于窗前,墨绿色的窗帘落地,漂亮的台灯一看就是来自台湾那边的风格,波西米亚气息浓郁的这一套书桌椅组件,陆为民知道是晏永淑一个从香港回来的朋友送给岳霜婷的,不用说,价格不菲,当然也是晏永淑的关系。
一月的昌州是气温最冷的时候,但是室外平均温度也在六七度左右,而室内温度略高,也有八九度,看见少女美眸半闭双颊似火的骄人媚态,洋红色的羊绒衫下那具动人的胴体就像是一块巨大的磁石,将陆为民毫无逆转之力的牢牢吸引过去。
喘不过气的来热吻让岳霜婷已经忘却了自己身处何方,此时的她只能死死的搂住身前的情人,虽然她隐约觉察到情人的双手已经攀上了自己胸前的圣洁双峰,但是她却无力也不愿意阻止对方,情人轻揉m•hetushu.com席捻的抚摸一阵接一阵的搅起她内心深处的欲望,让她已然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感受到匍匐在自己身上这具雄壮身体带来的勃勃灼热,尤其是那有力的双手分开自己的双腿,岳霜婷禁不住闭上双眸,静待这最后一刻的到来。
沸腾的热血让陆为民几秒钟之内就钻进了女孩的被窝,捧起少女挺翘的圆臀,秋裤连带着早已湿漉漉的小内裤一下子剥落下来,从被窝里扔弃到了床头。
有力的撬开少女笨拙的贝齿防线,陆为民就像闯入一个花园的强盗,贪婪的采摘着那骄人的花朵,恣意的享受吮吸着花园中的芬芳雨露,从未有过这种体验的少女完全迷失在了陆为民凶猛的攻势下,只能被动的蜷缩在陆为民怀中听凭陆为民为所欲为。
伴随着文胸松脱下来,陆为民手掌轻轻向前一回还,那一只挺翘圆实的柔软鸽乳便落入手中,盈盈可握。
岳霜婷的闺房面积并不大,三室一厅一百二十多平的面积在这个时代的昌州单位住房中已经算是相当可观的“豪宅”了,不过相对于客厅和主卧室的宽敞,岳霜婷这间次卧面积并不大,只有不到二十平方米,但是岳霜婷却规划布置得很温婉宜人。
当陆为民轻轻一挺进入那早已湿漉不堪的花房时,那份紧致火热依然让他无法自抑的深深吸了一口气,胯下女孩轻蹙的眉头和泪影迷离的美眸反而激起了他内心无限的狂野,从清怜蜜爱渐渐演变成汹涌澎湃,少女的感觉也渐渐从最m.hetushu•com初的欲迎还拒变成了甘之如饴。
看见少女不安的扭动着身体,时而从自己的深吻中摆脱出来喘息着,但迅即又主动的噘起樱唇来迎合自己,反反复复,乳白色紧身秋裤包裹下的丰润双腿更是像两条大白蛇一般翻来覆去的交替扭动着变幻姿势,锦被也被蹬开来,滚烫的面颊已经变得如玫瑰般的丹红,双唇配合着自己的热吻鼻腔中发出腻人的轻哼呢喃,一阵阵热血上涌,陆为民只觉得自己太阳穴突突的猛跳个不停,手上的动作幅度也是越来越大。
岳霜婷只感觉自己双腿间私处痒意越来越浓,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无助的扭动着身体,想要摆脱这份痒意的侵袭。
两张檀口樱唇一旦粘合在一起便产生了无比汹涌的化合反应,抛开了那些烦恼的后果,陆为民此时什么都不愿多想,只想尽情的品尝这份专属于自己的情爱芬芳,这个时候没有什么能够阻挡自己,哪怕就是在燃烧自己,也算是在烈火中永生。
没有等少女完全恢复过来,陆为民的手掌已经挑开了少女秋裤的松紧带,滑入了少女内裤中,轻轻的揉弄着似乎还在搐动的妙处。
手掌沿着柔软如玉的温润小腹细细摩挲,慢慢乡上攀爬,很快就摸索到了秋衣下的胸罩下沿,少女的身体略显青涩单薄,腰肋处几乎没有多少丰肉,一直要到胸罩下沿才能感受到少女挺拔的翘乳。
特定的环境和情绪下刺激到了两人猛然跨出了这一步,陆为民看着依偎在自己身旁再和图书度安然入眠的那张娇靥,凌乱的发丝洒落在赤裸如玉的肩颈上,淡淡的潮红尚未褪去,陆为民轻轻吁了一口气,拉起锦被替对方盖好。
少女滚烫的双颊和咻咻的鼻息就像一剂最好的煽情烈药,不断撩拨着陆为民的理智底线,刺激着他去进一步探索,而死死勒在他颈后的胳膊更无疑暴露出了少女似乎早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岳霜婷低低的呻吟了一声,从鼻腔中钻出的这一声低吟说不出勾魂蚀骨,陆为民下意识的想要把少女的文胸向上推,但是少女的文胸略略有些小,这一推未能如愿,陆为民立即转移进攻方向,把手移到少女背后,熟练地找到了文胸锁扣,双根手指微微一捏一扭,锁扣顿时脱落开来。
连带着锦被一到把少女拥入自己怀中,陆为民嘴唇已经转移到了少女的耳垂上,一连串的轻吻把已经处于敏感极点的少女推上了高峰,在对方几欲崩溃的时候,陆为民掀起对方的羊绒衫和秋衣,在少女半推半就的挣扎下,噙住了那早已勃立起来的殷红两点,用力的吮吸起来。
陆为民也不知道今天自己怎么这么冲动,岳霜婷和他虽然也有一些感觉,但是他们毕竟在一起相处不过半年,而且其间见面接触也不超过十次,都是些吃饭喝茶聊天,可以说连真正实质性的接触都未正式有过,但是今天一天之间就跨越了一切,走到了肌肤相亲恩爱缠绵这一步,这份感觉让他自己也无法解释,也许自己内心深处早就存着这一份占有对方的心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