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九十四节 副手们的心思

不过处在曲元高这个位置上,有情绪也很正常,作为老资格的政法委书记,无论是关恒还是蔡云涛抑或是叶绪平、孔令成这些人,在他面前都是小字辈,但是现在除了关恒之外,叶绪平和蔡云涛甚至孔令成的话语权影响力都比他要强,这不能不让他有些失落,想要离开也可以理解。
至于邓少海这边,陆为民已经和对方聊了一次,只不过时间太短,两人尚未真正谈一些更深层次的工作,只是就今年县里的发展方向和前景交换了一下各自的观点,还好,陆为民觉得邓少海毕竟是地区下来的,在很多想法思路上和自己都还比较接近,这是一个好兆头,也是合作的基础。
作为分管副县长,这一块高远山不认为自己就有这个实力去动,当然陆为民这个愣头青要来烧火,他也不反对,他就打定主意冷眼旁观,但现在陆为民担任县长了,看来还是没有放松这一块的动作,看样子还得要继续烧火,那就要看曹刚对这项工作的态度了。
这是他心里话,曲元高留下来肯定比他走了对自己有利,虽然鲍永贵很想接替曲元高,但是他如果站在曹刚那边,那么自己肯定不愿意看到鲍永贵上,而他如果和自己交好,刚走了一个曲元高,曹刚会愿意见到一个和自己关系密切的县公安局长来担任县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这肯定不太可能。
hetushu•com看见摆在桌案上的茶叶盒与两条玉溪烟,高远山就知道多半又是哪个下属来拜年来了。
但陆为民的话也触动了他,虽然他找了关系想要调走,但是谁都知道像副处级干部是哪个地方哪个部门都最不好安排的,如果到其他县去,才去两眼一抹黑,情况不熟悉,而且党政主要领导对于你这个外来户未必待见,如果是到地区里去,只怕很难找到一个让你满意的位置,所以这也是曲元高一直未能下定决心的原因。
一个刚担任地委委员一年的副厅级干部立即转任常务副州长,哪怕昌西是全省最落后的地方,但是那也是一个了不得的升迁,而张天豪正值壮年,发展前途很好,陆为民当然不会拒绝和一个在政治前途光明的领导建立和维系更良好的关系。
和关恒的沟通交流只是一方面,毕竟关恒现在只是挂着一个县委常委的职衔,在实际权力和影响力上都有了很大的弱化,当然如果在县委常委会里拥有忠实的一票,也对陆为民在推动很多需要上常委会研究的工作有很大帮助。
高远山摇摇头,这老郑狗鼻子倒是挺灵,自己一分管交通,他就屁颠屁颠上门了。
陆为民也琢磨着既然邓少海通过江冰绫来请自己坐了一回,那么他也准备抽时间让江冰绫帮自己请回来,这样礼尚往来,也算是加深感情关http://m.hetushu.com系的一种方式。
张天豪现在是昌西州州委常委、常务副州长,他的前任就是蔡云涛的姐夫,现在已经是州委分管党群工作的副书记,现在昌西州就有两个从老黎阳这边出去的干部了,都有不少人在说昌西州是丰州这边干部的锻炼培训基地了。
县政府常务会上陆为民就提出了要继续推进乡镇企业的产权量化改革,这和曹刚的意思有些不合拍。
在这一点上陆为民觉得很幸运,因为自己和关恒在很多工作上都有基本一致的观点,甚至包括对目前国内经济形势和县里的发展方向上,都得到了关恒坚定的支持。
陆为民也抽时间和蔡云涛与曲元高聊了一次。
高远山分管乡镇企业这一块,陆为民担任县委副书记时就一门心思要推进这个构想,他内心深处认为这企业改制是好事,乡镇企业问题很多,他作为分管领导很清楚,但是乡镇企业都是各个乡镇的后花园,你要去动这一块,那肯定会得罪很多乡镇的一把手们,而且关键是无论是梁国威还是现在的曹刚都对这一点不太感冒。
陆为民的这番话听起来有些说不出的意味深长,曲元高没有正面回答陆为民的话语,陆为民估摸着对方还是有些担心自己未必能和曹刚处得好关系,而且更重要的是自己未必能在与曹刚的博弈中占据优势,如果是那和_图_书样,他留下来耽搁几年也许还会落得一个更不如意的结果,与其那样,还不如先走。
冯可行主动邀约陆为民春节一起到昌西州去看一看张天豪,陆为民应允了。
“谁拿来的?”高远山皱起眉头,不耐烦的道。
“一建司郑经理,来了坐了一会儿,见你没有回来,就留下这些东西,还有一个一千块钱的红包,就走了,我拦也没拦住。”老婆啧啧的咂了咂嘴,“玉溪烟,老高,你敢抽玉溪,也不怕纪委来查你?”
陆为民估计自己的话会让曲元高好好考虑一下。
蔡云涛虽然和曹刚渐行渐近,但是和陆为民私人关系还是维系得相当不错,曹刚的一些意见和观点也会透过蔡云涛传递过来,而陆为民也努力的用自己的想法来影响蔡云涛,通过赢得蔡云涛的认可和支持来反作用于曹刚,这大概也算是博弈的一种手段,利用自身的人格魅力或者在工作上的观点意见的说服力来影响周围的同僚,扩大自己的影响力。
但是曲元高也明确表态,在他离开双峰之前,他会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配合好县委县府的工作,不给县里添乱。
※※※※
除了蔡云涛和曲元高之外,陆为民也在找机会与邓少海和冯可行接触。
不过高远山倒是不太担心县属企业这一块,一来县属企业本身就不多,二来县属企业个个都是举步维艰不输血立马就完蛋和_图_书的企业,高远山也希望能够改,免得每年为这几家企业的贷款协调问题都让他头疼无比,三来陆为民真要推动县属企业改制,肯定也会是要让邓少海来承头,那自己责任压力都不大。
实事求是的说张天豪不能算是夏力行的绝对嫡系,但是陆为民知道夏力行的确和张天豪关系不错,张天豪当时当丰州县担任县长,后来担任丰州市委书记之后能迅速进入丰州地委,夏力行都起了很大作用,但是张天豪升任昌西州常务副州长却不是夏力行能做到的,这也意味着张天豪在省里另有奥援。
乡镇企业改制改完了,没准儿陆为民还会要把火烧到县属企业上来。
陆为民给曲元高的建议是不要急于走,一个新环境未必是适合他,哪怕是适应也需要一两年时间,而且未必就能很好的融入进去,他希望曲元高能够留下来支持县委县府工作。
玉溪现在正在润物无声的渗入到昌江烟民们的生活中,取代了原来在县城里官烟中最为时尚的红塔山,比起本省的昌红、金叶等品牌,来自云贵的香烟品牌渗透力度很凶猛,从八十年代开始很快就兴起了一股抽云贵烟的风潮。
陆为民这两天的主要工作就是谈话。
所以最好的结果就是曲元高留下来。
曲元高的表态让陆为民也有些遗憾,在他看来曲元高算得上是一个比较合格的政法委书记,情况熟,根基深,www•hetushu•com处事圆滑但是也不乏原则,如果此人能站在自己这一边,对于自己来说无疑是一个很大的助力。
可一建司的确不让人省心,现在县里提出要和陆海集团与嘉桓公司所谓的战略合作,无外乎也就是要利用人家的资金来启动建设,县财政打的就是能占用对方资金就占用资金,这样寅吃卯粮,可以拖着走,一建司自己都揭不开锅了,还指望县里要扶持,但看新上来的陆为民的意思,对县属企业根本就不打算再用原来的方式扶持输血了。
曲元高在陆为民面前显得很坦诚,直言不讳的说在双峰目前的格局下,曹刚对他的不信任很明显,而作为县委政法委书记,如果失去了县委书记的信任无疑其影响力和话语权就会丧失许多,而他曲元高却又不愿意在这个位置上尸位素餐混日子,所以他只能想办法调走。
曲元高那里陆为民也作了一次深谈。
高远山回到家中,老婆已经把饭做好了。
张天豪也给陆为民打过电话,一方面是恭喜陆为民担任县长,另一方面也是加深双方感情,张天豪也说春节期间他会就夏力行有空的时候请一请夏力行,到时候把陆为民叫上,陆为民也很高兴的答应了下来,而雷达也表示要在春节期间请张天豪坐一坐,也算是对已经离任的领导当初对拓达集团在丰州发展的支持,也邀请陆为民参加,陆为民也是无可推脱,只能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