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一百节 即兴发挥

蒋翠月也没想到陆县长会对自己一个集镇上的饭馆老板也这么了解,又惊又喜之下也有些惶恐,“陆县长,说实话,是有个这样的想法,现在阜双路修得很快,翠峰山也说今年就要开发,但是没见着具体的东西出来,我也只敢想一想,真要像您所说的,如果翠峰山风景区真要开发出来,也允许我们这些本地的饭馆到风景区经营,那当然好,我们当然愿意赚更多的钱。”
“袁总、欧总、范总,你们三位是我们县招商引资引进来的企业老板,今儿个谭行长在这里,长风机器厂的赵主任,北方机械厂的陈厂长也在这里,我也算是为你们引荐一下,作为我们县里的一个态度,为你们牵线搭桥,长风机器厂和北方机械厂是国营大厂,很多零散活儿干不完或者成本核算不合算的活儿,要外包,你们就要主动出击,该去上门毛遂自荐的就得要去,如果在经营上缺乏流动资金,谭行长在这里,只要你们符合条件,我想谭行长会不吝支持,县里也会积极协调帮助你们在各方面规范管理,老谭你也别蹙眉头,县里接下来会出台一些政策,为私营企业融资提供一些必要的信誉担保……”
谭华才只是笑着不语,心里直说你陆为民知道就好,县属企业和集体企业工行是铁了心只收不贷了,工行为双峰做的贡献不少了,再这样下去就成了无底洞了,但是私营企业这边能不www.hetushu•com能开口子,谭华才还得要看看风向,也得要请示地区工行。
“对于双峰这个缺乏自然资源的县份来说,我们县委县政府也一直在考虑怎么来让占我县人口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农民腰包能鼓起来,怎么能让农民手里头有更多可供他们自由支配的现金收入,县里边为此也专门调研过多次,觉得还是得几条腿走路。”
一桌人的兴趣都逐渐被陆为民的话语所吸引,尤其是陆为民把这个话题的意义引申到了共产党作为执政党来尊重民意赢取民心这个高度来,就有些让人耳目一新,以前他们可从来没有听到哪个政府领导从这样一个角度来思考问题,而这位年轻的县长居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不能不让人感到惊奇而又震动。
“再说一句题外话,如果换了在国外的选举体制,我这个县长就是民选出来的,如果我做不到这一点,无法让绝大多数老百姓满意,他们就完全可以用选票让我下课,我们国家国情现在不同,但是我觉得在尊重民意这一点上,无论是我们共产党作为执政党,还是各级政府,都必须要牢记这一点。解放前,我们共产党就是用捍卫最广大老百姓利益来赢得了民心,打垮了国民党,而现在我们一样需要用改善广大老百姓生活来赢得民心,让他们更坚定的支持我们。”
坐在陆为民这一桌的有工行行长谭华http://m.hetushu.com才、北方机械厂厂长助理陈鹏举、长风机器厂党办主任赵利丰、振峰电子老总袁振峰、欧洋机械老总欧振国、金河电子的负责人范金河以及建德中药材种植合作社的韩建德、凤巢镇翠月酒家老板蒋翠月、永济镇养鱼大户胡明刚、宕头乡的花卉养殖户许才贵、启明非标准件厂厂长王启明,一桌十二人,有和陆为民比较熟悉的,也有第一次接触陆为民的,但是毫无例外都被陆为民这相当新锐刺激的言论都给震住了。
虽然陆为民说得闹热,但是银行不是政府的,有自己的管理考核体系,陆为民提到的专业银行向商业银行转变这个提法的确已经出来了,但是要落实到最基层,谭华才估计还得要些时间,当然他也可以向地区工行提一提,惠而不费的事情,何必去得罪陆为民?
“不能不说,陆县长,你是我见我对发展私营经济最积极最热情的,对私营企业老板最友善的政府领导,我是指从整体方面,并非单指个体。”北方机械厂厂长助理陈鹏举本来不想留下来吃晚饭,但是在章明泉的殷勤挽留和赵利丰的劝说下还是留了下来,“你的观点超前得近乎于激进了,我估摸着上边不一定会赞同。”
“陈厂长,不是我激进,而是双峰现实摆在我面前,我不得不如此。”陆为民苦笑着摊了摊手,“你以为我不希望国营经济和集体经济能给我和-图-书们县里撑起么?我也想啊,但是看看我们县里的县属企业表现吧?谭行长,我们县三家国营企业都上了你们工行黑名单了吧,嘿嘿,也不怪人家银行,农机厂破产,工行损失了多少?五金工具厂现在摇摇欲坠,信用联社魏德斌想死的心思都有吧,去年李县长还硬逼着魏德斌给贷了八十万过年,现在就转不动了,血本无归这话就是真实写照,你说我能指望它们么?”
如果地区工行真的同意县行开口子,学农行那边一样搞一搞试点,他谭华才也不吝尝试一下,反正也是国家的钱,又不是他谭华才的,成功了,出成绩了,他谭华才有光彩,出问题了,也有地区工行指令和县政府的态度顶着。
“瞧瞧,五六个人长期可以挣工资,而还有更多的人能够通过打短工挣工资,这也是一种增收,而老韩规模搞大了,把药材从种到收再到运输到市场卖给药商,这中间就会产生一系列的商业活动,政府获得税收,工人获得工资,老板挣了利润,这就是一个良性的循环。”
“一条路,那就是得扶持像老韩、老胡和老许这样的种养大户,一方面你们有一定资本有一定技术和市场,能够自己致富,另一方面你们的成功可以带动周围的群众向你们学习,引导他们走和你们一样的路,另外你们规模扩大了,也可以吸引周围的一些没有资金没有技术没有市场的普通农民来帮你打工干和图书活儿挣工资,这对于他们来说可以不用离家到外地就能干活儿挣钱,既能照顾家里老婆孩子,也能兼顾家里农活儿,也是一件很划算的事情。老韩,那那种植合作社现在有多少人?”
“既然无法指望它们,那双峰经济要发展,怎么办?”陆为民用手势来加强自己的语气,“发展私营经济在我看来是唯一出路,都知道无农不稳,无工不富,无商不活。农业很重要,但是我们农业体系基本稳固,不会有大起大落的情形,农民肚子基本上是可以填饱的,但问题是现在我们不能只管温饱,农民现在最迫切的是要把腰包鼓起来,手里边要有能支配的现金收入来改善自己的生活,只有持续不断的做到这一点,你才能让农民满意,我们这个县政府也才是合格的,我这个县长才能睡得安枕。”
“是要合法赚钱,政府当然都支持都欢迎,我们也希望你们能把生意做得更大,打出名声,也能让更多的人在你手底下干活儿挣钱不是?”陆为民爽朗地笑了起来。
“我们县委县政府是真心实意欢迎外来企业来发展,我刚才都说了,我们希望做大做强赚大钱,因为只有你们做大做强了,生意更好了,在我们这里做得顺心了,你们才会扩大生产规模,才能招更多的工人,才能为我们本地这些农民转化为工人提供更大的催化作用,才能让我们本地闲散劳动力挣到更多的工资,让更多的老百姓满和_图_书意,当然,也能给我们财政创造更多的税收,让政府也能更好过一些。我这个人就是实话实说,我当县长,之所以热烈欢迎外来企业,就看中这两点,对于我个人感情来说,我更看重前者。”
晚宴上陆为民、邓少海以及高远山、杨铁峰、章明泉五人分开来坐,各自坐了一桌,而政府职能部门的一把手们也一样分配到了每一桌,按照陆为民的说法,这样有助于这些领导干部们可以最直观的了解这些来私企老板们的心声。
陆为民突如其来的一问,让韩建德也是一愣之后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家里有七八口人,还在当地请了五个人,不过到了收割的季节,请短工就多了。”
陆为民显得意兴飞扬,“另一条路,那就是积极鼓励我们私营企业的发展,我这里的私营企业就现阶段来说专指我们的工商企业,像翠月酒家蒋老板,翠峰山风景区开发在即,有没有兴趣在翠峰山风景区新建一家大酒楼或者大宾馆呢?你的翠月酒家几个招牌菜远近闻名,连丰州、阜头甚至浦岭的客人都跑到你那里来吃饭,有这个优势,就没有打算扩大规模赚更多的钱?”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农民手里有了现金,才能改善生活,才能消费,而消费才能拉动更大的投资和生产,也才能获得更多的税收,政府也才有财力做更多的事情,这是一个良性循环过程,所以现阶段我们怎么来做到让农民增收就是头等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