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九十九节 寻死

“那我要告诉你,是我姓陆的给他们这个胆儿,是县委县府给他们这个胆儿,让他们来说的!那些个还有很多没说的,话都藏在肚子里,但是我都知道了解。明确告诉大家,县府办要专门针对各个企业和个体工商户们发放一次问卷调查,密封不记名的,就是真实了解这些企业和个体工商户们对我们政府职能部门的意见,了解他们对我们工作的看法和想法,了解他们希望我们怎么改进提升工作。”
“我还要提醒一下大家,不要觉得这些个私营企业提的意见无所谓,我可以明确告诉大家,我们县经济要发展,就得要把重心落在这些私营企业身上,没有这些私营企业的发展,我们县的经济就没有出路。大家可以想一想看一看,我们县国营企业和集体企业的情况摆在那里,大家比我清楚,现在国家也不鼓励财政再投入到国营和集体企业中,尤其是市县这一级更是如此,那我们双峰的发展靠什么?大家可能要说靠招商引资啊,可是我们县凭什么去吸引外来资本?我们双峰既没资源,又没有基础,怎么吸引?你连自己县里内生的私营经济的发展都没有扶持好,你怎么能说服人家外来的投资来这里落足?人家凭什么相信你?……”
她也知道这件事情可能有些得罪了陆为民,但是她也觉得这个会也没啥大不了,虽然何明坤两次专门提醒她这次会不得缺席和迟到,但是并没有怎么放在和-图-书心上,在她看来这就是陆为民做的一个秀,每一个新官上任都要玩这一手,只不过陆为民选择的方向有点儿另类罢了,居然是要搞什么私营经济作为噱头。
会议终于在陆为民简短的感谢词中结束了,高远山和章明泉先行带领代表们去餐厅就餐,而留下了政府各部门的负责人们。
吕正芳虽然这样想,与会的一些局行部委的领导们开始也有这个心思,但是当这些私营经济的代表们的话匣子被章明泉之前专门沟通安排好的代表发言引燃之后,这畅所欲言起来,一条接一条的意见和建议就让很多人都意识到这一次的会议怕是有些不一样了。
这一来二去就多喝了几杯,从丰州赶回来时间就晚了一点,加上酒气还未完全消褪,所以吕正芳干脆就在外边躲了一会儿才进来,正好碰上自己局里副局长赶来,她也就把副局长打发回去,自己进来了。
所有局行部委的一把手们心里都已经有些发紧,他们知道这个时候才是真正的会议开始。
“可能很多人都在嘀咕,怎么姓陆的要在这快过年的时候来搞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座谈会,私营经济座谈,不就是一些个体户和私人老板么?都是些治下小民,呼来唤去,平时都挺听话的,他们能干出个啥来?哟呵,今儿个这些人怎么胆儿肥了,居然敢提意见了,揭逆鳞了,谁给他们这么大胆啊?这不是故意扫兴么?”
“诸hetushu.com位,要说座谈会也结束了,是该吃饭的时候了,我的肚子也咕咕叫,也想早点坐上去,但是我不得不说,我还真有些吃不安心啊。”陆为民语气平和,面色温润,似乎看不出什么异样,但是已经有一些敏感的角色意识到这似乎是暴风雨来之前的征兆。
“这里是县府办把刚才发言的每位代表提出的意见和建议记录下来备案的,我不知道各位领导有没有记住各位代表给自己所在的部门提出的意见和建议,三十八条,涉及到十三个部门单位,我看了看,金融系统、税务系统,工商、公安、国土、建设、交通、农业这些是大头,既有具体个案,更多的是普遍性的问题,既有政策规定不合时宜,但更多的是我们工作中存在的问题。”
“两位税务局长也在这里,刚才代表们的意见牵扯到税务上的问题也不少,我们县私营企业的发展还处于起步阶段,很多私营企业主对于财税方面的很多规则方式并不清楚,是不是可以多采取一些培训的方式来增强他们纳税意识,同时也要让他们了解怎么样能够最大限度的享受到避税和退税的优惠……”
“那是,你看工商局吕局长,陆县长这么说,我看人家也还是照样无所谓的样子,这就叫有底气。”牛有禄呵呵一笑。
这个女人很有些放肆,也不知道仗着谁的关系这么牛逼,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些定见,原来他还没有想要在年前hetushu•com动人的心思,但是现在他却要考虑是不是需要提前动手了。
“工商局吕局长你来得晚了一点,但是我希望你的工作不要落到后边了,代表们对你们工商部门的意见很尖锐,我希望你下来之后把这份反映你们工商部门存在的问题好生对照检查一下,不要让工商部门成为我们县里经济发展的拦路虎绊脚石!……”
“嗯,很难得看到陆县长这么郑重其事的放话,看样子陆县长是对县里有些机关部门的工作作风很不满意了,借这个座谈会来敲打大家,主要还是那些职能部门,牛局,像我们文体局这边就是想要让陆县长敲打你,你也没机会啊。”萧樱含笑应道。
“我希望在座的诸位对于这些问题有一个清醒的认识,而且要对自己部门在工作中还有那些有待改进的方面做一个清晰的梳理,年后我希望我能看到我们每个部门都能主动针对各自的工作拿出一些令人耳目一新的改变来,不要成了属蛤蟆的,县里戳你一下,你才动一下,不戳你,你就在那里不动。”
正是由于这种风格的转变,也使得会场的气氛变得越来越热烈,很多代表都把自己在创业和经营活动中遇到的种种困难和问题和盘托出,谈到自己在哪些方面需要政府部门的支持和帮助,谈到哪些方面需要政府部门改进和提高,这也是在座很多政府部门的一把手们以前从未正面接触到的。
吕正芳脸上带着微笑,一边点着www.hetushu.com头,一边有些无所谓的扬了扬眉毛,似乎对陆为民不太客气的话语有些不满意,但是却还是很知趣的没有吭声。
实际上中午是地区工商局黄局长的大生,她去赴宴,她的酒量本来在工商系统就很有名,在黄局长的寿宴上自然就成了大家围攻对象,她自然也不会示弱。
“底气?嘿嘿,牛局,我放句话在这里,照她这样表现,铁定要出事儿。”萧樱摇摇头,很笃定的道。
牛有禄轻轻笑了一笑,对旁边低垂着头,凝神倾听的萧樱道:“这陆县长是在威逼利诱啊,都说到这个份儿上,谁若是还不明白这里边的轻重,只怕就真的是要寻死了,我看工商局这一回恐怕够呛。”
在他们印象中,这些私营企业的老板们见到他们都是点头哈腰,敬烟点火,满嘴阿谀奉迎之言,办事儿都是低眉顺眼,谈到正事儿时全是感谢支持这一类的话语,极少有说到自己部门单位里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不妥,而今天这一次近乎于公开发难的揭盖子,简直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陆为民清冷的目光在在座二三十号人中逡巡了一圈,然后重新收回来。
“金融系统的问题是重中之重,几位行长可能也知道现在中央对专业银行向商业银行转变是一个大趋势,我们省农行系统已经走到了前面,县农行和信用社都有一些新动作出来,我不知道像工行、建行和中行有没有这方面的尝试,但是我希望谭行长、顾行长、卢行长你们www.hetushu.com几位要有一点儿开拓创新的精神,能不能主动像你们的上级汇报,争取在我们双峰推进这方面的工作,加大力度按照市场经济原则来支持我们本地企业的发展。”
见陆为民这般冷淡,吕正芳既有些惴惴也有些松了一口气。
陆为民扫了对方一眼,见对方的表情,心里也是轻轻一哼。
“我们县的国营企业和集体企业没有多少,但我希望诸位能够打破条条框框,支持我们县还处于发展阶段的私营企业发展,如果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你们上级要问责,我姓陆的可以用头上这顶乌纱帽来帮你们扛一扛,还是说一句不算玩笑的玩笑话,要真是因为为了我们县经济发展而拂逆了你们上边的意思,而被处理了,或者说在你们银行系统呆不下去了,我们欢迎到我们县里来工作,这句话撂这里,我姓陆的说话算话!……”
陆为民嬉笑怒骂的讲话风格很多人都并不熟悉,但是像章明泉、齐元俊这些和陆为民在一起工作过的人却知道这是陆为民愤怒的一种方式,如果你忽略了,那么你就要付出代价。
以往这一类的座谈会,无外乎就是总结今年工作,展望明年工作,说些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吹捧之言,但是这一次不但高远山在主持会议时就要求代表发言不说成绩,只说存在问题和要求政府部门在哪些方面改进和提高,陆为民更是罕见的打断了两个代表的言语,原因就是他们说得是表扬的言语,要求他们说实质性的意见和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