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一百二十二节 若隐若现的沟壑

陆为民点头认同自己兄长的观点,“现在我们的农民缺乏基本技能,政府就应当要加强对他们的技能培训,这样可以使他们的劳动力价值和价格都得到提升,同样也可以使一地经济发展的基本要素得到提高,这是一个相互促进的过程。”
陆为民笑了起来,“哥,双峰这个穷旮旯还真不是一般化的穷,93年GDP不过两个多亿,财政收入不过两千多万,说得难听一点,沪上怕是一个大企业一年利润都要比双峰全县财政收入高不知多少,可双峰是六十多万人呐!双峰县百分九十六的人口实农民,可是你知道双峰农民今年人均纯收入是多少么?去年四百五十元,今年增速不低,超过百分之二十,但是也不过五百四十多元,五百四十多元,哥,你想想,在沪上打工的工人,一个月好歹也得挣个两百多块吧,高的三四百的可能也有吧?也就是说人家一个半月或者说两个月的工资,就想要相当于双峰农民干辛辛苦苦干一年的收入!这就是我当县长这个县的现状!”
“三子,这事儿我还真得琢磨一下,你说的也没错,自己当老板才是更大的磨砺锻炼,对自己更有挑战性,不过自己当老板也需要一些积淀,我觉得我还有一些方面尚不成熟,不过你这个建议我会认真考虑的。”陆拥军点点头,“不说我了,说说你自己吧。当县长了,嘿嘿,我觉得就算是双峰是个穷旮旯,但是能当一县之长只怕也是一个一http://www.hetushu.com般人难以企及的巅峰吧?怎么,有什么打算?”
“忠言逆耳利于行,良药苦口利于病,我这不过是提醒你一下。”陆拥军摇摇头,“我那边儿现在干得很顺手,虽然我也很想拉起大旗自己干,但现在一无资金,二无技术,三无经验,还差得远,我打算再老老实实在那边干两年,好生积淀一下。”
这两兄妹年龄相差不大,素来都是名字相称,一家人都早已经习惯了。
虽然并不太看好陆为民和甄妮,但是在除夕夜里,陆志华当然不会去煞风景。
“你小子,撺掇志华好高骛远,栽了筋斗可疼得很。”陆拥军拍了陆为民的头一下,笑着道:“不过志华性格倒是很有冲劲儿,闯一闯试一试也是好事儿,就算是栽了筋斗,也可以长长经验。”
“对,我也是这么考虑的,沿海地区之所以能发展起来,之所以私营经济能够迅速成为一个地区的主打力量,关键还是一个发展氛围,那边很鼓励发展私营企业,或者说那边本身就有这种传统,但是像我们这边以农业为主,可以说根本就没有多少这方面的意识和观念,这就需要政府有意识的去培育、引导和催化,促成市场经济的形成。”
“我在沪上工作,经常跑江浙那边,他们那边的乡镇企业和私营企业都很发达,内陆地区的很多农民都在那边打工,而他们那边不少人最初也是在乡镇企业或者别的私人企业里m.hetushu.com打工,学到技术或者摸清楚了市场,就自己开厂,然后招聘这边内陆地区过去的打工农民,完成原始积累,很多企业都是这样迅速发展起来的,这不但带动了他们经济发展,而且也为这些来打工的农民解决了一份可以让他们每个月都能有一两百甚至两三百块钱的收入,算一算,一个人光是工资收入就能有一两千,就像你说的,这就是纯收入,相当于在家里干农活儿的好几倍!这就是差距!”
陆拥军、陆志华、陆为民、陆爱国,加上父母和甄妮,七个人将家里并不大的客厅里挤得满满实实。
“陆拥军,你这是乌鸦嘴,我还没出山呢,你就盼望着我栽筋斗?”陆志华没好气的道。
“我在岭南那边跑了不少地方,也接触了几个行业,外资进来速度很快,它们也带来了先进的理念和管理经验,加上我们国内丰沛廉价的劳动力,我觉得向岭南和江浙这些各方面条件都已经先行一步的地方,应该很快就可以追赶上诸如所谓的四小龙,这其实也就是一个产业的梯次转移,三子,双峰这样的穷旮旯,要想先一步发展起来,那就得要在想办法让你们双峰的各方面条件尽可能的和沿海地区接近,或者说有些无法相提并论,但是有些方面却可以力压一头,各有千秋,关键要看地方上这些官员干部的思想理念能不能迅速调整过来。”
看见陆家几兄妹在那里说得眉飞色舞,甄妮忽然觉得有一和-图-书种说不出的疏离感,她觉得自己根本无法插言进去,这都在其次,关键是她根本就对他们说的那一切都不感兴趣,像双峰南阳的穷旮旯,没有迪厅,没有影城,没有酒吧,没有琳琅满目的商城,没有方便的交通,没有卡拉OK厅,没有兴趣相投的朋友,一切都没有,甄妮不知道自己如果真的跟着陆为民去了那里该怎么生活,他可以忙工作,自己呢?难道说就整天在家里枯等他?她不想深想下去了。
“我当这个县长也是引起了很大争议的,很多人表面不说啥,但是都心存怀疑,所以我也就憋足一口气儿要把这个活儿干好,要干旧的干得最好,要么就别干!在这个位置上就得要对得起这个位置,这就是我的打算!让双峰农民腰包能鼓起来,每年腰包里都要比上一年鼓胀许多,这就是我的目标!”
“三子,工业化是一个地区经济发展的根本基石,尤其是像传统农业地区,要想真正做到让农民脱贫致富,我觉得还是得大力发展企业,尤其是像我们国内这种人多地少的情形,要解决这个问题,我觉得还是要靠把农村剩余劳动力转化为企业工人才行。”
陆志华也插话进来,她这一两年也是在岭南打拼,感受也很多,也正是在岭南那边见识经历了很多,才让她萌发了要回来创业的雄心。
但是他早就和自己那个同学说起过,他来沪上就是为了锻炼,不是为了挣钱,他的同学也知道,只是陆拥军这两年如此敬业,让和图书很多人都忽略了陆拥军当初要来沪上的目的。
依稀间,甄妮觉得自己似乎和陆家这些人有了一条若隐若现的沟壑,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跨越。
在沪上这两年,从负责技术质量开始,成本控制,技术改造,再到市场销售,再到市场开拓,陆拥军几乎放弃了一切休息时间扑在了工作上,连他那个同学都觉得陆拥军太努力,以至于在每年年终的红包上都主动提出要给陆拥军一个大红包,而且对陆为民的薪水也是一涨再涨,这也是陆拥军有些不好意思提出要离开企业的一个原因。
甚至连陆拥军和陆志华辞职出去打工她也一样无法想象,放着稳定安逸的工作不要,居然会跑出去打工,这简直不可想象。
“好!三子,就得要有点男人的气概!要做就做最好,人家越是质疑,回敬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用事实成绩来证明!”陆志华狠狠地拍了陆为民肩头一掌,“你姐和你哥都不如你,就算是我们实现自己的理想也不过就是独善其身,顶多就是能独善几身而已,你是要兼济天下,最起码也是兼济几十万人的身,就凭这一点,你就比你哥你姐强!”
陆拥军若有所思,结合着自己在沪上工作经验,给陆为民提出建议。
陆为民的话让陆拥军有些心动。
陆为民颇有感慨的话语把陆拥军、陆志华和陆爱国以及陆光宗和陈昌秀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甚至连甄妮都把目光投向过来。
“大哥,我倒是觉得其实你要自己干也是一个hetushu.com锻炼积累,未必非要在人家手底下干。而且我觉得自己干对自己的锻炼作用更大,更能让你从各个方面得到成长,你想想,你自己干,就意味着从技术、市场、管理和财务这些方面都需要你来操心,这难道不是对你一个更大的挑战和积累?我个人认为,不要指望一口吃个大胖子,哪怕是一个家庭作坊,只要你能经营好,一样可以成长壮大,在这个成长壮大过程中,你能学到更多!尤其是现在我们国内的经济形势下,可以说算得上是最好的发展时期,错过了这个机会,也许你会后悔。”
“姐,你别把我夸得那么高,这只是我的一个想法,能不能做到那也还是一个未知数,但是我觉得人总得给自己定一个高一点儿的目标,让自己能够倾尽全力拼搏去实现的目标,若是随随便便都能实现,这人生还有啥味道?”陆为民被陆志华这一掌给打得呲牙咧嘴,苦着脸道。
一般说来在传统的家庭当中,一对男女走进对方的家中渡过除夕夜,吃年夜饭,基本上就意味着感情的稳定和公开了,陆为民带着甄妮上门,基本上也就意味着这个态度,但是作为对自己弟弟最为了解的陆志华来说,她却总感觉甄妮并不是自己弟弟最佳伴侣,但是要说具体症结问题在哪里,她也说不上来。
“大哥什么时候回沪上?”沙发太挤,陆为民和甄妮挤在一块儿,陆为民打量了一下很有些风尘气息的兄长,问道:“二姐都有宏图壮志,大哥难道还打算继续积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