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一百二十三节 铜牛观

陆为民在外边买了房,陆家人隐约都知道,但是对于这个陆家老三,陆宗光本人都只能说是他看不穿自己这个儿子了,最好的办法就是沉默不语。
忍不住攀住这对似乎一辈子都爱不够的肉峰,陆为民和甄妮热吻起来,好一阵后才道:“好了,你要睡就睡吧,下午我陪你上街,让你和我一块儿去,你又不愿意。”
“志华,感情这个东西有时候不能以常理来判断,我相信三子他有自己的考量,我们这些旁人过多的给他施加影响,反而不好,我们还是坐观其变好了。”
陆为民也不太在意,反正这一上午也就是休息,多等一会儿也没什么关系。
只用了二十分钟陆为民就从195厂生活区到了铜牛观。
“嗯,和别人约好了,不去不行。”陆为民半弯下身,看着对方那张粉妆玉琢的俏脸,轻轻吻了吻。
“没说什么,我就觉得他和甄妮好像有点儿问题,我感觉三子好像也有点儿三心二意,真不知道他在想啥。”陆志华没有隐瞒,径直道。
※※※※
陆为民知道这大年初一肯定人不少,但是对今年春节如此大的人流量还是有些意外。
似乎也知道陆为民不可能放弃和别人的约定,甄妮有些恋恋不舍的松开情人的颈项,重新钻入被中,可怜巴巴地道:“早点儿回来,我等你。”
“嗯,别去嘛,陪我。”甄妮双手拢住情人的颈项,撒着娇,扭动着身体,锦被脱落和图书,肉光孜孜的胴体露出小半,一对欺霜压雪的粉腻肉丘裸露出来,两点傲霜红梅,颤颤巍巍,在清冷的晨际耀眼怒放。
陆拥军脸色一怔,若有所思地道:“你觉得三子和甄妮不合适?”
看见陆为民驾驶着那辆三菱消失咋黑暗中,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和冲天而起的焰火,让整个195厂区里都沉浸在一片硝烟中,陆拥军看了一眼陆志华,淡淡地道:“志华,你和三子说什么呢,这么鬼祟?”
“明白了。”陆为民又伸手进去,在对方的裸臀上重重拍了一下,这才起身离去。
赶到铜牛观旁边的永记蒸糕店时,这里一样是人潮汹涌,连插足的地方都很困难了。
陆为民轻轻叹了一口气,拉起锦被,把对方的胳膊放了进去,甄妮迷迷糊糊的嘟哝了一句,翻了个身,大半个光洁如玉的裸背的丰臀都露了出来,尤其是那上边那条腿斜挎着,更是沟壑毕现,让人血脉贲张。
从早上一起床收拾,陆为民就在想着段姓老者的来历。
熙熙攘攘的人群沿着广场和广场向两边延伸的紫气街和青牛街蠕动,张灯结彩的两旁店铺上透出浓烈的喜气,从风车到糖人儿,从爆米花到叮叮糖,从冰糖葫芦到气球,鳞次栉比的商店、小食摊,小贩们喜笑颜开的表情和小孩子追赶奔跑的欢悦场景,组成了一道二十世纪末期的清明上河图。
还没有走近永记蒸糕店,陆为民的鼻和图书间就已经被永记蒸糕店里传出来的香气所笼罩了。
“志华,你别去瞎掺和,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他们都是成年人,应该有这个能力判断处理好。”陆拥军提醒道。
昨夜的那点嫌隙早已经在无尽的欢爱中溶释了,陆为民收拾好,来到床边,甄妮脸上仍然是绽放着淡淡的红晕,锦被裹身,一条雪白粉腻的胳膊却露在外边儿,睡得正香。
不过站在永记蒸糕店门口,陆为民知道不排上十分钟的时间,根本轮不到自己有座位,几十平方米的小店儿,早已经被人们塞得满满实实,甚至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陆为民站在门口有些无奈的打量四周,还好,段大爷还没有来,要不这真要吃这蒸糕让段大爷在这里站上十分钟,也不知道对方受得了受不了。
铜牛观也在城南,乃是昌州城中最著名的宗教香火场所。源自唐朝的铜牛早已经在战火中湮灭,现在广场上的这具铜牛是文革之后重新铸造了,据说用了百余吨铜。
陆拥军知道自己这个妹妹很有些桀骜不驯,和自己也不太对路,但是这一次陆志华却愣怔了一下,缓缓点了点头。
性子粗疏也就意味着一般事情好糊弄,但是同样也就意味着她一旦认定的事情更难改变,甚至很难接受更理性的意见。
似乎突然从半梦半醒之间清醒过来,甄妮猛地翻过身来,“大民,你要走了?”
据说老子西行,出函谷之后便不知m.hetushu.com所踪,但是有人却在百年之后看见了他在在昌州落足,大概是老子云游四海,因为昌州湖光山色,歇了一脚,歇脚之处也就是现在铜牛观所在,当然这不过都是后世之人牵强附会,不过铜牛观的确是因老子的青牛而得名。
对于陆为民和甄妮的离去,陆家人都心照不宣。
铜牛观是昌州著名道观,在文革中也曾经受到很大的冲击,但是总的来说观内很多建筑保存得还算完好,在文革后又得到了一些修复,所以很快就成为昌江省道家的第一圣地。
横亘在两人面前的似乎就是这个两地分居了,如果调不到一块儿,结婚就有点儿麻烦,好在现在房子问题解决了,也算是放下陈昌秀心里一块大石头。
甄妮性子粗疏,很多时候说话行事都是由着性子来,属于一个感性人,对很多事情也不喜欢想得太远,这一点既是陆为民喜欢的,也是让陆为民烦恼的。
雄伟的观门和其他道家宫观并无二致,只是在气势上很有点俯瞰整个广场的味道,观前的东南角和西南角的两片绿地则成为整个广场的点缀,东南角是郁郁葱葱的一片樟树林,而西南角则是一块不规则的黄葛树和小灌木组成的缓坡地,在城市内保留了这样一处难得的绿地,的确让人心旷神怡。
陆为民下意识的吞了一口唾沫,然后摇摇头,那锦被重新替她盖好,这丫头喜欢裸睡不说,而且还不老实,一晚上总hetushu•com喜欢捣腾,不是大腿就是胳膊露出来,很有点儿春光半泄的味道。
“合不合适他自己知道,但是他们两人之间肯定有些问题,我看甄妮根本就没有想法跟着三子去,一门心思想要陆三子调回昌州,可你看三子能答应么?我看这个矛盾就是不可调和的,三子自己都心神不宁,当断不断,必受其乱。”陆志华摇头道。
陆为民在门口站了十来分钟,看看时间已经过了九点一刻,仍然不见段姓老者的身影,他也有些奇怪,照说以段姓老者的性子,应该不是失约或者迟到的人才对,如果说没有来,肯定是有特殊的事情耽搁了。
大年初一,天气晴朗,称得上是难得的好天气,可甄妮不愿起床,赖在床上不起来。
“哼,恰恰是这种事情局中人就看不清,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三子啥事情都精明,我看唯独在女人身上有点儿放不下,迟早要吃一个大亏才能长记性。婚姻是一辈子的事儿,尤其是三子走的是政道,找个志同道合的伴侣比找个只是单纯过生活的老婆要好得多,如果这个老婆还要扯你后腿,那就更需要认真考虑了。”陆志华不以为然,“他是我弟弟,我当然要关心,其他人我才懒得多说。”
甄妮很符合陈昌秀的心意,虽然这个女孩子有些贪玩儿,但是人模样生得俊俏,也没有多少心计,而且人品性也没有什么说的,在厂里也有很多人追,尤其是在自己儿子一个人在http://www.hetushu.com外地乡下,却没有传出什么不好听的话来,所以陈昌秀还是相当满意的。
糯米的清香,红糖的回甜,大枣的酥腻,还有葡萄干渗入骨髓的甜腻,无一不勾起陆为民少时的回忆。
陆为民溜了一圈,广场旁边的停车场位置早已经停满,他不得不绕道出去,找了好一阵才在一个小巷子里寻找到泊车位置。
不能不说性爱是最好的润滑剂,虽然昨晚甄妮的情绪不是很好,但是回到御景南苑家中,在陆为民的刻意讨好和手眼温存下,甄妮很快就融化到了情人的怀抱中。
倒是陈昌秀对自己儿女们的婚姻大事很操心,而陆为民却是四个儿女中唯一一个有对象的,也是最靠近婚姻的,所以自然很关注。
实际上连陆为民自己也说不清楚他和甄妮是不是真的只是因为这一点而心生嫌隙,如果说仅仅是这一点,那自己和岳霜婷与苏燕青这种关系怎么说?和隋立媛这种更加见不得光的关系又怎么说?所以陆为民自己也有一种想要逃避的心理,虽然他也知道这种逃避不是长久之计,但是却是现在他唯一能做的。
陆拥军也无言以对,他一样对甄妮和陆为民不看好,但是却不像陆志华那样肯定,毕竟陆为民和甄妮这段感情也有好几年了,不过陆志华刚才那句话说得很精辟,像陆为民这样要想在仕途上打拼出一番前程来的,婚姻对象就不得不认真选择,一个志同道合的伴侣的确对于陆为民日后发展更有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