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一百四十五节 退让?

“我看这样好不好,既然为民县长觉得应该更广泛的征求意见,我觉得这也有好处,曹书记,不如这个书记碰头会我看暂时押后两天,这个方案本来也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只能作为一个粗方案,邓书记新来,存厚部长向邓书记汇报一下具体方案,我向为民县长做个汇报,部里边两位部长也和县府那边几位副县长做个意见交换,到时候我们再来开这个碰头会,曹书记,您看如何?”
“啊?”孔令成很惊讶,曹刚一个人?张存厚没有留下来,孟余江也没有留下来?“就是现在么?”
“嗯,他让你现在就过去。”宋秘书小声道:“张部长本来想留下来,但是曹书记没有理他,张部长脸色很难看,就只好走了。”
“没有别人,就曹书记一个人。”宋秘书也知道自己这个顶头上司很得老板看重,所以在孔令成面前也很坦率,“倒是看不出来,我看曹书记好像有些心事似的。”
“有时候我也在想,我究竟是该对陆为民更强硬一些呢,还是更宽容一些?”曹刚转过身来,表情淡然,“今天陆为民表现得很硬气,也很有底气,不过就算是张存厚有些方面做得不够好,但是我有信心把这个方案提交常委会一样可以顺利过会,他陆为民以为这样可以扫什么人的面子,塌谁的威信,就只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个碰头会以这样一种诡异的方式收场,连陆为民都觉得和*图*书有些讶异,曹刚存着什么心思他也有些拿不准,他本来也还准备有一番舌剑唇枪的搏杀,但是对方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张存厚内心一阵恼怒,这个孟余江才真是会落井下石啊,表面上是他把责任都给揽了过去,但是大家都知道这个板子是打在自己身上了,现在他这么一主动退让,分明就是全部责任都落在自己身上了,自己就错完了,而且这样一个碰头会无疾而终,传出去,自己脸面往哪里搁?
张存厚脸红一阵白一阵,在此之前,张存厚虽然知道陆为民对自己不太感冒,但是总体来说还是保持着一种客套式的尊重,但是今天就有些撕破脸的味道了。
他内心是不想出面去为张存厚缓颊的,但是曹刚目光过来,显然就是要让他出面。
当然张存厚内心也在想,作为组织部长他是不是必须要在书记碰头会上向你县长汇报?没有哪篇书上说有这个规矩,但是现在他却不敢针锋相对。
孔令成走进曹刚办公室时,看见曹刚一个人站在桌案背后,背负双手,看着窗外。
正如对方所说,这三十九个位置人选的调整,很多他并没有征求县政府那边分管领导的意见,除了有几个人选问了问叶绪平,其他几个副县长,也就没有那么多过场了,而在这一点上他不征求也没有人能说他错,人事问题素来就是县委来决定,当然征求了则更好,谁也说不上个啥,只和-图-书是如果这个时候要反驳,只怕就真的要不见血不收的意思了。
“曹书记,我来了。”
孟余江把话说得很艺术,也没有说哪些工作疏忽了,但是这个态度一拿出来,陆为民和邓少海都不好再揪住不放。
带着讥诮味道的言语就像冰雹子一样砸在脸上,而他却又无从解释。
“令成来了,坐吧。”曹刚没有转过头来,依然静静地看着窗外,好一阵后,才没头没尾地道:“你说我和陆为民搭档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孟余江一张口就先把责任扛了下来,这让陆为民和邓少海都不好再开口,尤其是邓少海本来也是一肚子火,涉及到他分管的经济工作部门人事调整也不小,张存厚居然连招呼都没有打一个就把方案都给弄出来了直接要上书记碰头会上了,还真成了陆为民所说的囫囵吞枣的就要让自己把这个方案给吞下去,是苦是甜你都没有机会琢磨一下。
“哦?曹书记在办公室?还有谁?”孔令成迟疑了一下才问道:“曹书记心情不好吧?”
孟余江知道自己出面陆为民多少要给几分薄面,看这幅样子坐在一旁的邓少海也是对这一次人事调整没有多少准备,怕也是一肚子气,找不到机会发作,如果自己再不出面,被邓少海抓住机会猛踩几脚,真的就要让张存厚丢脸丢大发了。
“为民县长,这事儿我也有责任,因为先前考虑到涉及人员太多,部里边因www•hetushu•com为要逐一到涉及到的单位进行调研,工作量相当大,而曹书记和你又要求在这么短时间内就要把许多工作敲定下来,所以有些工作就疏忽了。”
曹刚有些惊讶地抬起目光,孔令成补充道:“我觉得你可以和他开诚布公的好好谈一谈,虽然不能说一劳永逸,但我觉得会有好处。”
他正欲反对,却见曹刚横了他一眼,制止了他,缓缓道:“我看可以,这次县里的人事变动太大,我也觉得如果更广泛的征求意见,会更稳妥一些,下来就请老孟你和为民县长多沟通一下,存厚你和少海多交换一下意见,拿出一个更稳妥完善的方案来,我看就后天吧,后天下午来开这个碰头会。”
“除了我之外,组织部只怕也没有征求一下县政府其他分管领导的意见吧?也许组织部会觉得人事研究是县委的来主导,县政府那边似乎用不着去多费口舌,不错我们国家的体制是党管干部,但是我们调整干部的目的的是什么?是为了更好的开展工作!县政府的工作就是执行县委的各项决策,做好各项工作,那么听一听县政府几个分管领导对他们所分管部门人选的意见我想这不是什么多难的事情吧?组织部里那么多副部长科长,难道就都那么吝于去征求一下意见?如果说组织部的人真的贵足难踏,给我说一声,我让老叶、老高他们主动来组织部这边交换意见也可以嘛。”
要说名单上的http://m.hetushu.com情况陆为民不知道,那未免太小瞧陆为民的本事了,虽然才来一年多时间,但是陆为民的根基扎得比他这个组织部长深多了,但是他通过其他渠道知晓了这些情况他可以说是小道消息不足为凭,自己没有正式向他做一次全面的汇报,这个痛脚就被对方拿住了。
曹刚看了一眼孟余江,孟余江就知道那是暗示自己该出面了。
听得曹刚话语中隐含着浓浓的警示语气,孔令成无言以对,他不知道曹刚当着自己说这番话的意思,难道说他还觉得自己和陆为民关系很不一般,还是希望自己把话传递给陆为民?好像又都不像。
孔令成沉默了一阵,他也在掂量自己有些话该讲不该讲,最终他觉得自己还是应该讲明:“曹书记,我不知道你以前和陆县长究竟有没有什么个人恩怨,但是根据我的观察,陆县长对你并没有太深成见,至少他对你还是比较尊重的,而且我感觉他也是有心想要把县里工作拿起来,而您也一样有这个想法,我个人觉得在这样一个共同基础上,就算是你们俩在工作上有这样那样的观点分歧,都应该是可以合作或者说达成妥协的,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妥协是最好的工作艺术,最难做到的也就是妥协,曹书记,我觉得你和陆县长可以做到,虽然你说曹书记年轻气盛,但是大事上他一样有很强的灵活性。”
一直到其他人都离开,孔令成才收拾好所有东西准备离开,www•hetushu.com刚走到门口,就看见曹刚的秘书蹑手蹑脚的过来,“孔主任,曹书记请你过去一下。”
陆为民表现出来的强烈情绪让曹刚和孟余江都觉得有些棘手,看来这一次陆为民对张存厚意见相当大,但是被人家拿住了短处,张存厚更是气势低落,不敢反驳,嘴巴动了几下,却没敢出声来。
※※※※
这个家伙来双峰之后,最开始倒也乖觉,但是随着曹刚逐步在县里站稳脚跟,对方也就有些翘尾巴了,仗着和曹刚关系密切,很多事情也就直接绕过他这个分管书记,直接向曹刚汇报,只不过这个家伙在面子功夫倒也做得挺好,孟余江也知道曹刚对张存厚的信任远胜过自己,当然也就只能隐忍。
说实话,孟余江对张存厚也有些看法。
曹刚现在再要插话,一旦双方发生争执,这双方都没有台阶下了。
“但我想了想,没有那样做,为民是年轻人,年轻气盛也可以理解,何况本来这件事情存厚做得有些问题,自身不正,何以服他人?”曹刚悠悠地道:“我希望县里一班人能和衷共济,真心实意的同心协力把县里工作抓起来。”
只不过这一次张存厚却是摸了老虎屁股了,陆为民这家伙也是你张存厚能去招惹的?平时陆为民是不愿意和你张存厚计较,若是你真以为陆为民真的只会搞经济工作,在其他方面就是善男信女,那这一次你就能好好尝尝滋味。
孔令成怔了一怔,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