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十四节 命缘

陆为民只感觉自己下体胀得几乎要爆炸了,甄婕的个头要比甄妮高一些,身体紧紧拥在自己怀中,那自己那勃然耸立也就恰到好处的挤入了对方两腿交合处,虽然连体泳衣未曾全部脱落,但是这种零距离的接触依然让陆为民无法自抑。
“不,我那时候没有想那么多,只是有些遗憾。”陆为民笑了笑,“你记得春节前甄妮回来很晚那一晚么?你说你跟着谢舜青导师做课题研究么?我们聊了很久,也许是从那一晚我才动了要勾引你的心思吧?”
陆为民目光柔和,面色温润,静静地注视着甄婕。
不过两条灵舌纠结在一起带来的熊熊春情烈焰,很快就把两人先前种种的复杂考量一扫而空,此时的他们只想尽情的燃烧自己内心的情感,哪怕是粉身碎骨化为灰飞烟灭也在所不惜。
“不过你别乱理解,我所说的勾引是指一个正常男性对于一个自己心仪或者说仰慕的女性,用最隐晦的方式来炫耀和展示自己,用自己的人格魅力来吸引对方,博得对方的关注、好感和倾心,这中间是一个渐进过程,也算是一个征服过程,就像你也一样在有意无意的展示你自己作为一个智慧与美貌并存的高知女性的魅力,来吸引我一样,这是一个相互‘勾引’过程,很难说谁是主动,谁是被动,更不可能断言谁对谁错,大概这就是命,或者缘,你觉得呢?”
甄婕发现自和-图-书己已经根本无法思考了,此时的自己只想好好享受这一刻,当身前的男人双手抚弄着肩头的泳衣肩带时,她甚至还下意识的放松自己,让男人更为轻松随意的把那两条肩带缓缓从自己肩头剥下。
“为民,我们,我们再不能这样了……”甄婕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心绪,竭力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静一些,“我们今天都有些冲动了,都怨我,是我勾引……”
陆为民此时已经完全冷静下来,走到这一步,有些事情已经无法回避,必须要面对,虽然现在悬崖勒马未必就能真正解脱,但是至少也留下了有个回旋余地,可以让两人更冷静的考虑一下问题。
碧潭汪翠,炎炎夏日下藤萝垂水,青石林立下的一处岸边唯有两具颤栗抖索的身体紧紧相拥在一起。
甄婕此时的身体无疑是女人最黄金的季节,傲人的双峰丝毫不受重力原则的影响,毫无赘肉的小腹平坦柔软,稀疏淡黑的毛发因为打湿了而贴在小腹下,滑落的连体泳衣懒散的斜挂在腰际,白皙细腻的肌肤在碧绿的湖水下呈现出一种惊心动魄的妖艳美。
“不,不,不行,为民,我们不能这样……”猛然剧烈挣扎起来,甄婕想要从对方怀中挣脱出来,而此时陆为民刚刚来的及轻轻吮吸着她胸前最敏感的一点,强烈的刺激让她在拒绝陆为民的时候甚至已经带着一丝哭腔,“为民,和_图_书我们不能,呜呜……”
温柔的把泳衣的肩带拉起来,遮掩住那炫目夺魄的胸部,陆为民终于可以让自己心境慢慢平息下来,无论如何今天踏出了这一步,似乎就一下子撕破了两人之间以前那层若有若无的薄纱。
浓烈的愧疚感同样笼罩着陆为民,当甄婕哭泣着挣扎起来时,陆为民也像是被迎头浇了一盆冷水,让熊熊燃烧的欲焰一下子熄灭,神志也变得清冷了不少。
“于是你就想要来……”甄婕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勾引二字。
微风徐徐掠过湖面,宛如一汪翡翠的湖水倒映着岸边的郁郁苍苍的茂林,偶尔有不知名的鸟鸣声打破沉静,一排银喉山雀飞掠过水面,在湖面天空划起一道美丽的黑色弧线。
“如果说我们一起就甄叔只是发了一个芽,那后边的几次也许就是灌溉施肥了,”陆为民吸了一口气,眼神变得有些迷离忧郁,“甄妮和我闹别扭,我知道你帮我劝甄妮,我有时候就在想,为什么甄妮就和你想法不一样呢?甄叔有一次无意间也也这么说了一句,让我也触动不小。”
“不,你没有勾引过我……”没等甄婕说完,陆为民又摇头打断对方,“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勾引你?我努力在你面前展示自己,炫耀自己,甚至刻意的创造各种机会让我们在一起,你知道么?”
甄婕惊讶的张大嘴巴,双手紧握在一起,拥在胸前,呆呆地hetushu.com看着陆为民,似乎不敢相信陆为民的话。
甄婕目光里变得更加复杂而又迷惘,她只觉得自己心里乱得很,她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听眼前这个男人的言语,该不该信这个男人的话,但是她知道自己很想听下去。
“对不起,甄婕,我……”没等陆为民说话,甄婕已经仰望起满面泪痕的娇靥,哽咽着道:“不,不怪你,都是我的错……”
看见对方红肿眼眸中满是迷茫和纠结,陆为民也有些心疼,但是这种事情,不是谁能帮得上谁的,他也无可奈何。
足下清凉的湖水丝毫没有起到冷却两人炽然的情焰,对于之前之曾经和初恋牵过手的甄婕来说,陆为民现在给她从感官和心理上带来的刺激都是无与伦比的,虽然之前她也曾经在和自己那些学姐们的或隐晦或挑逗的打趣中知晓一些情事中的细节,也曾在无意间看到过同寝室学姐“私藏”的毛片,那是学姐和男友的“珍藏”,也还看到过陆为民和妹妹那惊心动魄的一幕,但是这一切都根本无法和现在这种最真实的一切相提并论,甚至连半分也比不上。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勾引你的,或者起心的时候连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吧,是什么时候呢?也许是和你一块儿四处奔走去救甄叔的时候就开始发芽了吧。”陆为民语气很平淡自然,就像是在描述一件很寻常的事情,“我也不知道那m.hetushu.com个时候自己是怎么想的,就觉得甄婕怎么和甄妮性子完全不一样呢?”
甄婕也感受到了来自腿间的火热凸起带来的刺激,虽然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但是她也是二十六岁的女孩子了,当然清楚这意味着什么,猛然间想起陆为民赤裸雄健的身体骑压在甄妮同样赤裸的身体上,想起妹妹那充满愉悦的呻吟,那种巨大的羞愧感突然间笼罩着了她。
猩红两点如傲霜雪梅,两枚饱满圆润的肉弹展现在陆为民眼前时,陆为民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恍惚间陆为民似乎又回到那一晚无意间触碰到未曾戴乳罩的甄婕胸房那一刻,而现在却可以光明正大肆无忌惮的品尝这一切。
陆为民肆无忌惮的用勾引这个词语来形容他自己,让甄婕脸禁不住又红了起来,一种异样的甜蜜在胸中荡漾。
看见甄婕只是捂住脸轻轻的抽泣着,甚至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胸前依然袒露,那对挺翘饱满的豪乳甚至随着她身体抽动而上下起伏,饶是陆为民已然冷静下来,依然是心旌动摇,难以平复。
一遍又一遍的捧起甄婕那滚烫火热的面庞,宛如羽扇般的美睫忽闪半闭,偶尔睁开一眼,但很快就在陆为民狂热的蜜吻下重新闭上,丁香暗吐,浓情暗渡,此时的甄婕已经完全放开了自己内心的顾虑,今朝有酒今朝醉,她只想尽情的享受这一刻无边的快活。
陆为民觉得自己就像是第一次谈恋爱的初hetushu.com哥一般,当紧紧搂住甄婕的身体时竟然忍不住有些颤抖起来,而吻上那充满了渴望和犹豫的樱唇时,自己内心竟然也一样时混杂了无边的彷徨迷乱和刺激渴望。
陆为民断然伸手用手指压在对方嘴唇上,嘴角挂着一丝苦笑,“甄婕,勾引这个词儿从来就是不公平的,从来没有勾引一说,如果不是男有心,女有意,二者缺一都不可能变成你所谓的勾引,这是我的看法,即便是真有你所说的勾引,那也是我花心浮躁,我勾引了你才对。”
陆为民双手紧紧的按在甄婕那双浑圆饱满的臀瓣上恣意的揉弄着,菲薄的布料根本不足以遮掩女孩最诱人的部位,而在他的爱抚之下,泳裤的边缘卷罗起来,渐渐有变成丁字裤的趋势,只不过沉浸在快乐中的女孩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即便是意识到了,她也一样任君采撷。
抽泣声渐止,甄婕拢了拢自己肩头上的泳衣肩带,双手环抱在胸前,想起刚才身前这个男人轻吻吮吸着自己胸前两点蓓蕾,那份羞涩和异样的酥麻感似乎又浮起在全身,但是很快意识到继续这样下去,自己只怕真的就要沉沦不起了,所以咬着嘴唇抬起头来。
陆为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把这一点捅开了,他不是一个拿不起放不下的话,更不想让甄婕心理上背负起某些负担,觉得是她在背后挖自己妹妹的墙角要抢妹妹的男朋友,一个男人如果连这点担待,那也太过猥琐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