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十五节 地委大院

这些县委书记县长们都相当熟悉了,只不过更多的是场面上的熟悉,但对于当过一年地委书记秘书的陆为民来说,很多县委书记、县长他都打过交道,甚至在一起吃过很多顿饭,特殊的位置造就了他和这些县委书记、县长们的特定关系,但是现在这种特定关系已经被打破,他需要重新审视自己的位置,用不一样的心态和态度来和这些县委书记县长们打交道。
“哟,曹书记,为民,来得这么早?”高初一下车就看见了曹刚和陆为民,愣了一下,大概是也没有想到两个人是坐一辆车来的。
“呵呵,就凭双峰今年上半年的表现,就算是迟到了,我估摸着领导也不介意多等一下的。”高初话语里不无艳羡之意,目光落在含笑不语的陆为民脸上,“为民,你说是不是?”
得知甄婕已经从御景南苑搬出去回到学校之后,陆为民也有些怅惘。正如甄婕很坦然告诉他的那样,她无法直面陆为民和甄婕同睡一张床这个现实,这会让她很难受。
三人正寒暄间,又是一辆乳白色的标致505钻了进来,停在了三人旁边那个车位,车上下来的人也是陆为民的熟人,大垣县委书记齐重天。
在这一排车位后边还有一个备用停车场,里边寥落的停了两三辆吉普和老上海这一类的旧车,从车牌小号可以看出这是丰州地委的用车,估计是太过老旧等待报废的。
桑塔纳缓缓地从地委正门的花台旁和-图-书边向右转向,沿着绿意盎然的灌木隔栅绕行,绕过主建筑群,一直到后边的停车场。
“嘿嘿,高主任,咱们离得远,来早一点比晚一点好,万一迟到了,领导又得尅人。”曹刚笑着和对方握手。
这里边的奥秘也只有陆为民这个秘书才知晓,而且也是在熟悉了几个月之后才逐渐从中品出其中奥妙的,一朝天子一朝臣,现在地委书记换了李志远,陆为民知道像曹刚要想面见李志远也就像当年王自荣要面见夏力行一样,虽然不是相见都能安排见面,但也算是基本上不会等候多少时间。
夏力行是一个要求很高的人,据他所知在他之前的夏力行的前两任秘书都不太让夏力行满意,而他给夏力行当秘书三年时间里自认为算是干得不错了,至少夏力行没怎么批评过,但是高初同样清楚,没怎么批评过也就意味着他并没有真正获得夏力行的完全认可,并没有真正走入夏力行的心目中。
古语说情场失意,赌场得意,但是陆为民不赌,但与之相对的则是仕途上的顺利。
陆为民能够理解甄婕的感受,没有那个女孩子心理承受能力能够强大到可以无视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和另一个女孩子卿卿我我,更何况这个女孩子还是自己的妹妹。
对于陆为民迅速顶替了自己的位置和角色进入夏力行的眼帘高初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和挫折感。
陆陆续续到来的桑塔纳意味着www.hetushu.com各县市区的领导们都开始到来,作为这里边的新嫩,陆为民只能很谦逊地站在外围,夹着包,看着各路诸侯们寒暄打招呼,这的确是一个很有喜感的场面。
“地委大院这边才启用不久,行署大院那边还要早一些,听说兄弟地区对地委行署大院的建筑布局和架构都非常看好,有好几个地市都来参观过,准备借鉴呢。”
平心而论,如果抛开一些特定因素,曹刚还是相当认可眼前这个比自己小将近二十岁,却又堪与自己比肩的年轻男人的,搞经济工作很有一套,胸有城府,甚至还不乏手腕,如果自己先前与这个家伙没有嫌隙,如果这个家伙一直是原来担任的副书记角色,曹刚还真愿意和这个家伙好好共事一番。
桑塔纳驶入地委大院时,陆为民还在和曹刚开着玩笑,“曹书记,地委总算是有一个像样的大院了,我在地委工作的时候就盼望着能早一点搬出化肥厂那个办公楼,那办公楼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因素,走到哪里都觉得有一股氨水味儿,后来有人说是办公楼的厕所通风效果不好,所以就导致小便淤积变成了氨,我就说真不愧是化肥厂的办公楼,连厕所都建得如此有水平,说不定化肥厂的新办公楼厕所就能有合成氨的效果了。”
曹刚打了个哈哈,“高主任,为民原来什么样我不清楚,还是你最了解他,毕竟你是他老上级不是?”
高初一愣怔,大笑http://m•hetushu•com起来,“为民,你这是话里有话啊,曹书记,为民在你手下干一年,嘴皮子也变得更顺溜了,原来为民可不像这么油腔滑调。”
县委书记们都显得要自信沉稳一些,语气、声音和手势都要更张扬一些,很自然的走在了从停车场通往地委大院里的石径正中间,遇见领导也是很大方的打招呼,而一般干部则是略一点头甚至不点头而过;而县市长们则要低调和缓一些,更多的是单对单的低着头聊着天,一边往地委大院里走,遇见领导则含笑点头打招呼,遇见地委大院里边的一般干部,也许就是点个头说一句客套话。
而在四合院靠后的两角还设立了两个偏院,分别作为地委书记和两位副书记的办公用房,这样的设计相当独到,既让地委书记和副书记办公室与地委大院保持了一体,但是又巧妙的显示出了三位领导和地委大院之间的区别。
停车场也设计得很有新意,一字排开的十来个车位都是用仿木水泥台架搭起,上边葡萄藤、爬山虎一类的藤萝植物密布,形成一个厚实的覆盖物,绿意悠悠,一眼望去,很是宜人。这些都是地委专用车位,在两侧还有一些用绿化带隔开的车位,那就是外来办事车辆的泊车位了。
像当时的丰州市委书记张天豪和古庆县委书记吉云坤要见夏力行就很容易,而当时的淮山县委书记王自荣要见夏力行也基本上随时可以安排出时间来,但是http://www.hetushu.com像齐重天、秦海基等几个县委书记就需要根据情况而定了。
地委大会议室在正对四合大院的对面一楼,足以容纳近百人召开会议,一般用作地委机关会议和县处级干部重要会议等人数较多时的会议,而二楼上则设有两个小会议室和一个中型会议室,用于地委各部门会议。
陆为民的话把高初逗得笑了起来,先前看到陆为民时那份嫉妒也冲淡了不少。
“为民,你现在是大忙人了,贵足难踏啊,我到开发区这么久了,也没见你来过?别的不说,怀章是你同学吧,茅蓉听说也是你老领导,怎么,就舍不得来我们这里坐一坐,介绍一下你们双峰招商引资经验?”高初有意走到了后边,和陆为民走到了一起。
但是陆为民这个家伙却仅仅只用了一年就做到了,做到了自己花了三年都没有做到的事情,甚至还没有用到一年,尤其是陆为民还同时获得了孙震和王舟山的认可,这让高初对陆为民简直是羡慕嫉妒恨。
地委大院和行署大院比起来,少了几分宏大,多了几分婉约,小二楼外加四合院的格局格外显得气度雍容却又不乏雅致,带有明清古意的飞檐架构的两层楼建筑物白墙碧瓦,唯有进门十来阶台阶是用大理石铺筑,多了几分现代气息。
对此他无能为力,至少在现阶段他对自己过于复杂的感情问题都是束手无策,他不知道该怎么来应对这一切,对于任何事情都能迅速想出应对之策的陆为http://www.hetushu•com民恰恰在这个问题上显得格外优柔寡断。
曹刚也被陆为民的话逗得笑了起来。
“高主任,可别这么说,您知道我这才上来就遇上什么事儿了,搞得我焦头烂额,双峰不比开发区,一屁股烂账窟窿,要账的每天都能有一两拨,打发这些债主都让我头发落了不少,前段时间出的事儿又让我们县里出了名,政法委周书记和陈专员都盯着我们双峰,我每天都是提心吊胆,深怕出事儿,哪敢乱走?说句不害臊的话,这都一个多月没回去和对象亲热了,对象都怀疑我是不是在双峰金屋藏娇了呢。”
丰州地委大院在设计时也曾经考虑过建一栋四层楼的大楼,但是后来夏力行否决了这个意见,最终选择了这种二层楼的四合院。
“曹书记说得好,咱们不敢和市里也开发区比,离得远就是离得远,这个距离是客观存在的,所以早点儿走是迫不得已,我们也想离得近一点,可条件摆在那里,变不了啊。”陆为民一语双关。
陆为民他们的桑塔纳刚刚来的及停好,尚未下车,旁边一辆银灰色的桑塔纳也到了。
像齐重天当时为了联系上夏力行,就曾经多次请陆为民帮忙安排时间,但是陆为民却知道夏力行对齐重天的工作不是很满意,但是作为地委书记,县委书记要面见自己的顶头上司又是一个很自然和正常的事情,而怎么根据夏力行的心情和情绪变化来安排这些县委书记和地委书记见面谈话甚至吃饭,也是一个相当考究手艺的活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