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十八节 肥肉

虽说这几个月里也出了不少事情,但是总算是也有些收获,陆为民这个家伙的确在很多地方和自己合不来,但是得承认这个家伙在经济工作上的确有两把刷子。
联想到这一点,曹刚下意识地瞥了一眼坐在自己身旁还在认真倾听着对面领导席上孙震点评的陆为民,看来这人你还真不能指望都一切都按照你的愿望来,陆为民的确有些桀骜不驯,也经常和自己格格不入,但是在经济工作上毕竟把成绩拿起来了,换一个啥都对自己俯首帖耳的,但是能做到这一点么?
这倒不是说孙震威信不高,而是经历了常春礼先前那种劈头盖脸毫不客气的批评,大家心情都有些紧张,现在孙震介绍全省其他地市经济发展情况,和各县关系不大,正好可以放松一下,否则一会儿李志远又要重点评点各县的情况,那又得全神贯注,一场会开下来也得让人精疲力竭。
孙震的确有些心焦,他感觉到现在全地区干部情绪中洋溢着一种莫名的慵懒和满足的感觉,总觉得只要丰州不是全省排位最后几名就满足了,而地区各县市区的领导们也有同样的心态,只要在全地区里不是最后一名,那就可以过关了,比不了总量就比增速,比不了增速就比招商引资,反正只要找得到一块遮羞布,那就行了。
地委和行署大院遥遥相对,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考虑的,没有选择相对而立。
经济运行分析工作会终于结束www.hetushu.com了,比起孙震稍显含蓄的警告,李志远态度显得更加强硬直白,言之凿凿的表示对于在工作中没有起色的班子,地委要坚决予以调整,而班子主要领导如果承担不起重担,趁早写请辞报告,地委一律批准,不写请辞报告,地委就要直接调整。
对于自己来说,什么都不重要,唯独在工作上尤其是经济工作上要拿得起,这一点最重要,这关系到自己的政绩,不管陆为民本事多大,这做出来的成绩,首先就得算到自己这个当县委书记的头上,这一点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像这种主要领导直接说要听汇报的事儿陆为民还是第一次遇到,陆为民有些纳闷儿,不过这当儿他当然不好多问,对很多人来说这种事情也是求之不得的,赶紧上车。
“那就上来吧,正好我也想听听你们双峰今年工作的情况和下半年的想法。”孙震淡淡的道。
在车上,孙震就安排秘书通知陈鹏举到他办公室来,看样子是要把汇报地点直接放在他自己办公室,陆为民觉得这样也好,一并汇报,也省得自己多跑一趟,能得到孙震的支持,很多工作也更好开展。
刚走出地委大门,就看见一辆黑色奥迪从地委大院里滑出来缓缓在身边停下,玻璃落了下来,“为民,去哪里?”
西梁的发展速度惊人,前两个季度中丰州经济发展速度不算慢,但是比起西梁的速度来依然有相当http://www.hetushu.com大差距,而昌西州的增速也不慢,可以说今年一二季度,全省十三个地市州中,总量后三位的发展速度都不算慢,但是西梁的增速彻底压倒了昌西州和丰州的光芒,这也使得李志远和孙震都颇为失望。
“孙专员,我打算去陈专员那里汇报一下工作。”陆为民见孙震目光里若有所思,看着自己的目光倒是挺温和,赶紧回答道。
陆为民跟着孙震走进办公室时,陈鹏举也正好跟了进来,陆为民小声和陈鹏举解释了一下,陈鹏举也不在意,主要领导重视那是好事,尤其是他也意识到曲双公路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牵扯到的问题也有些麻烦。
“孙专员,陈专员,拆迁工作进展较为顺利,在处理了开元场镇的问题之后,其他问题都相对较为简单了,目前前期工作已经基本准备就绪,现在就看地区这边还有什么要求,如果没有什么特殊要求,我觉得就可以采取招投标的方式来试点,也便于我们丰州日后推行招投标制。”
“我们很多领导干部,坐进观天,不思进取,总觉得自己条件差,基础薄,能够凑合过就行了,稍稍有点成绩就沾沾自喜,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混日子的心态相当严重,在这里我要提醒一下在座诸位,有这种心态的人最好赶紧给我收拾了,地委行署不会容忍你这种混吃等死的心态,丰州要发展,就需要大家敢于创新突破,需要大家埋头苦和_图_书干,大家做的干的地委行署看得见,对于那些真抓实干,干出实绩的人,地委要毫不犹豫的予以奖励和提拔,对于那些不适合在领导位置上呆下去的人,地委也一样要毫不客气的调整……”
“我们丰州的情况看起来发展不慢,单论增速,在全省十三个地市州中排名也在中等偏上,但是这是建立在我们丰州的低起点这个基础上的,和我们起点相若的西梁和昌西州,经济增速都高于我们,尤其是西梁更是比我们高出将近九个百分点,昌西州也比我们高一个百分点,这就是差距。但我发现我们的领导干部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甚至还有点儿沾沾自喜,觉得至少我们也是中等偏上,这很不错了,但是我们大家看看人家的经济总量基数,基本上都是我们三四倍,而人口比我们还少,若是论人均GDP,都是我们五到六倍以上,我不知道我们的在座诸位意识到这一点没有。”
行署大院距离地委大院大概有一百米左右,从行署大院过来,走路正好合适,而这一段道路平坦宽阔,绿化搞得极好,几十株绿荫如盖的黄葛树据说是从枇杷山上红星农场里挖下来的,也算是开发区管委会给地委行署的“孝敬”,而地委大院和行署大院里边从老红星农场那边山上弄来的“私货”还真不少。
西梁本来和丰州情况差不多,但是前两年成功的和丰州拉开了距离,眼见得丰州经济提速,但是西梁的增速更和_图_书快,距离也越来越大,要想摆脱千年倒数老二的位置,看来还真的有相当难度。
出了会议室,各自散去,也有相熟的邀约一起吃饭,也有要到领导那里去汇报工作的,陆为民要到陈鹏举那里去汇报曲双公路进展情况,曹刚则要到苟治良那里去汇报工作,所以也就各自道别,陆为民也给曹刚说不用等他,他自己想办法回去。
现在还有两个制药项目的谈判也基本结束,在联合工业园区内的选址也确定下来,就等动工开建,看这个势头如果试验工业园区没有大起色,或者有起色不计入双塬区产值的话,洼崮成为全县头号经济强区也是指日可待。
去年的招商引资项目在今年就可以见出成效来了,尤其是洼崮的几个项目现在都已经进入正式生产运营阶段,无论是丰祥药业还是虎泰生物都进入了全面投产阶段,加上昌南中药材专业市场一样是生意兴隆,立即就让洼崮就摆脱了工业弱区的名头,直追双塬。
陈鹏举心中一动,这本来是早就说好的事情,当初孙震是竭力支持采取招投标制的,怎么陆为民提出来要尽快招投标时,孙震却又是这个态度了呢?
“鹏举,你的意见呢?”孙震不置可否,却把话题丢给了陈鹏举。
陆为民没有注意到曹刚这个时候浮想联翩,他的心思都放在了孙震对全省经济状况的分析介绍以及和丰州地区经济发展对比上。
这个项目虽然名义上是省里牵头,但是省里实际上和*图*书只是负责配套部分资金,主要资金也来自交通部,地区也要配套少量资金,而作为分属两个地区的曲双公路指挥部也分成了两个标段的指挥部,曲阳和双峰方面各自负责自己辖区内的建设,主要由丰州方面来牵头负责。
陆为民注意到孙震介绍全省各地市州经济发展概况时,下边各县市区的书记县长们显然就没有刚才常春礼介绍各县情况时那么上心了。
双塬区和工业试验园区的产值是否合计也是一个问题,合计的话,那么双塬区即便是有可能被洼崮超越,那要赶上来也是必须的,但是如果工业试验园区单列的话,那么这洼崮还真有可能从全县经济总量最低的穷区变成第一经济强区,仅凭这一点,曹刚也得承认陆为民是个人物。
孙震听取了陆为民关于曲双公路进展情况的汇报。
谁能做到这样的改变,都得算个人物。
这个季度双峰出彩已经成定局,曹刚自然心里舒服。
采取招投标的方式来建设曲双公路双峰段这个意见是陆为民率先提出来的,得到了陈鹏举的大力支持,因为考虑到曲双公路不仅路况复杂,更加之碧玺沟大桥要求更好,所以陆为民和陈鹏根据都建议在全省进行招标,来确保质量和进度,也能节约建设经费。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陆为民这样的县长还真是适合想要还往上走的自己,有他在下边打拼,哪怕出些问题,或者和自己意见有些相左,只要在自己控制范围之内,未尝不可以容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