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二十八节 民情

“大家伙儿不是不配合不支持政府的工作,但也得有个准确的说法不是?”
“免贵姓吴,这是南岗乡胡马村二社。”
几番话说下来,姓吴的瘸腿老头话匣子也被打开了,尤其是他看到这率先和自己拉家常的年轻人居然好像是这一大群人里边当官的,更觉得惊讶,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怎么在一大堆三四十岁的干部里边,好像还是官衔最高,这让他很是觉得不可想象。
寒暄了几句之后,陆为民也就开始问及一些实质性问题。
如果陆为民只是批评自己工作作风有问题倒也简单了,他本来就没有负责这方面的工作,对这边的情况也不太了解,这项工作一直是成大方和南岗乡这边在抓,但是陆为民根本就没有提这件事情,而是直接提到了南岗乡干部的工作作风和表现,这里边蕴藏的含义就太深太重了,深重得连他都有些承受不起。
“就在这本地附近找活儿?”旁边一个三十来岁的壮实汉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悄悄进来了,光着膀子,一件洗的发白的蓝色背心,到处都是窟窿,也不知道是穿了多少年,“哪有那么容易?咱们南岗乡就那么两家厂,要死不活,有一家都已经关门了,我们一块儿的吴三子,也不是就回来了?在家里呆了两个月,现在出门走江苏那边去打工去了,前两天打了个电话回来,说找到活儿了,建筑工地上,包吃住,一个月能有一百多,加班和_图_书还能多挣点儿。可是这农忙来了家里就没有人干活儿了,还得请人……”
瘸腿老农见一下子来了这么一大堆人,虽然竭力稳住心神想要表现得不怵,但是毕竟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干部来自己家里,忙着叫自己老伴儿和儿媳妇拉了几根长条凳出来,请大家坐下。
“为啥?还不是秦老三的媳妇儿和周老二睡在一块儿了,现在吵着嚷着要离婚,秦老三是老实巴交的人,嘴巴不会说,媳妇儿又是山里来的,性子野,熬不住,就和周老二给搅上了,这秦老三一回来听得这话传得沸沸扬扬,本来打算冷处理,可那女人闹着要离婚,秦老三觉得没啥这样过下去没意思了,想不通,就成这样了……”
“你们这里看样子还有十来户,应该都签了拆迁协议了吧?”
到现在陆为民都根本就不问他,詹永黎和章明泉还算熟悉,但是章明泉这个时候也不好多说什么,只给他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表情。
詹永黎一直就坐在一旁的长条凳上听着陆为民和几个农民闲聊,他已经做好了各种思想准备。
这一坐就是一个多小时,这闷热的天气里,昨天下了雨,今天就是大太阳,水蒸气晒得蒸发起来,这味道可是够长,但是这位陆县长就能一个多小时稳坐不动,没点儿毅力耐性还真不行。
“是不是觉得我有点儿不信任人?但是南岗乡的表现还真是让我和图书大开眼界啊,一个三十年党龄的老党员,还当了十多年的党小组长,居然不清楚党委书记和乡长是谁,老詹,你说究竟是这个吴大爷闭目塞听呢,还是我们乡里干部贵足难踏?”
一直到日头都有些偏西了,陆为民才算是意犹未尽的和吴瘸子道别。
“大爷贵姓啊?这里是南岗乡哪个村?”
“……要找钱,只能出门去,可是家里农活儿也得有人干才行,都是一帮老娘们儿在家里,重活儿就得要请人,这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男人在外头,一年半载都回不了家,说不清楚哪天在外边就得要犯错误,女人也一样,这田边地头的,搅合在一起,咱们村里这种事情也不少,前几天不是秦家老三回来和周家老二打架,把周老二大腿上捅了两刀,血流了一地,周老二差点儿就死在医院里,现在走那院子边儿上过,都还能闻到那股子血腥气,渗人得慌……”
这两个小时坐下来,在座的人几乎个个都是汗流浃背,身上衬衣T恤几乎是汗湿了又烤干,烤干又汗湿,这番味道让一帮跟着陆为民下来的县府办的干部都是叫苦不迭的同时也有些暗自佩服,至少是县长亲自在这里坐着,一样看到他的背上衬衣一圈很明显的盐渍印痕。
见陆为民问得仔细,而且个个问题都是问到了骨节眼儿上,吴瘸子嘴巴也就开始有些管不住,啥话都往外冒了。
“他老妈生病进医院,还是我和*图*书帮忙背去的,打电话让他回来,他说刚找到活儿走不了,一走,这两个月工资就泡汤了,还得贴上回来的路费,这边他媳妇急得在家里哭了半宿,也没办法,只能去把他姐从婆家那边叫回来,可人家那边又不乐意了,弄得他姐婆家那边也是骂骂咧咧……”
陆为民到没有多少心思顾及詹永黎和其他人的心情,下来一次,自然就要把情况摸透,这种情形下好不容易遇上一个敢说话的话匣子,还真不容易,之前下来都是乡上干部陪着下来,老百姓很多话都不敢说或者不好明说,今儿个看样子区里和乡里干部对这边儿都不太熟悉,反而有了这么一个机会能好生了解一下真实情况,可以说获益良多。
尹国权也给自己打了一个传呼,但在这老百姓家里,电话也没有一个,估计也就只有陆为民有,他能去借用陆为民的大哥大回电话?
他也是三十多年的老党员了,五十年代的初中生,当过兵,对印作战负伤回来之后还在村里干过一段时间,后来因为找了成分不好的富农老婆,结果受了影响,只能回家,但也算是当了十多年的党小组长,后来年龄大了才没有干了。
这个年轻人说话挺客气,而且对农村里农活儿也很了解,尤其是对这种树苗子的行情更熟悉,从果苗到绿化树苗再到花卉种植和中药材苗木栽培,都能说上个一二三,让吴瘸子大感好奇,开始还对陆为民的有些戒备m.hetushu.com心理迅速就消失了。
“可是我们房子都修在这路边上,而且都知道这路边上田土最好,岗地坡地土质也最肥厚,交通也方便,咱们这边一直到开元和梅岭,都有种苗木的习惯,家家户户院前院后的自留地里都有好几亩苗木花卉,这突兀的红不说白不说的就要拆迁要占地,大家肯定有情绪,乡里边光是拿着文件来念一通,村上干部也是云里雾里说不出个一二三来,这政策依据究竟是啥,苗木田土这边怎么赔,都没有个具体规定,大家伙儿能听你的?”
“算了,乡里干部我认得他们,他们不认识我,我都不当党小组长好几年了,也没资格去认识他们,三十年的老党员,每年就是村里搞个慰问就了事大吉,什么党员会组织生活,我看都成了聋子耳朵摆设,甚至连摆设都没有了……”
“光是嘴巴皮子说得好,就不见行动,村里干部来也都是光打雷不下雨,我问了村里一个熟人,都说乡里还在扯皮,怎么补偿怎么安排,都是写到纸面上,没有具体解决的办法,哼,我好歹也是当了十多年党小组长的人,这些人都只知道坐在办公室里喝茶看报纸,你要让他来老百姓家里来具体说事情,就推三阻四了……”
“……现在田里收成还真不好说,粮价这么低,化肥、农药、种子这些杂七杂八的一大堆,两季下来,除了落下个家里人吃的粮食,啥都没有,这辛辛苦苦干两季,也就能把肚和-图-书皮填饱,你想要修房子娶媳妇,那就别想。”
虽然陆为民话语里带着一丝调侃揶揄的味道,但是詹永黎觉得自己脊背上又出了一层汗。
“没有,乡里干部来说了两回,光是说房子必须要拆,地肯定要占,但是怎么赔,房子怎么算,地里损失怎么来补,都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他们说麦子一收就不能再算这一季补偿,但是我们这里不少山坡岗地都是种的树苗子,这个怎么算?一句话就让我们挖了搬走,这小苗子刚种下去不久,又要挖出来,肯定有损失,现在要我们重新找地方,乡里又不给我们协调,我们上哪儿去栽?……”
“要说这条路修好不好,当然好,老百姓也不是傻子,这曲双公路七几年就在说要修要修,一直光听上边喊下边不见动,老百姓心也就凉了,这一次要动真格,谁会不愿意?路修好了,再也不用晴天一生土,雨天一身泥,骑自行车跑得快一点儿,两个小时就能到曲阳,进县城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情,谁会不高兴?”
今儿个自己这个黑锅肯定背定了,到现在华庆东和窦子文都还没有来,乡里就来了一个副乡长,估计谁也没有想到这赤日炎炎的下午,县长会跑到这里来了解工作,华庆东和窦子文的传呼打烂了都没有回,也不知道这两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究竟跑到哪里去了。
离开吴瘸子的破院时,地面的泥巴已经干硬了许多,这个时候詹永黎才算是有机会和陆为民搭上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