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二十九节 隐波

先前还对这个挂着县委常委头衔却来担任洼崮区委书记的家伙有些轻视的他,不得不承认陆为民的确有一手,虽然他内心也觉得陆为民更多的是运用了他原来在担任地委书记秘书时积攒下来的各种资源,但是这也是一种能力,能把这些资源用到极致给一个地方经济发展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这就是一种本事,你不承认不行。
“老尹,我先申明,我这不是搞突然袭击啊,先是去看了开元那边的情况,顺便过来看看南岗这边,不过也幸好我来看了,否则真要耽搁了曲双公路的推进,那你这个区委书记不管是上任多久,恐怕一样要打板子啊。”陆为民一边很随意的和尹国权握了握手,一边四下打量着双塬区委大院。
尹国权和詹永黎都很自觉地拿起了笔记本和笔,准备记录。
黄祥志的问题上好像曹书记对张部长很不满意,这一次人事调整虽然规模不小,但是据说仍然还留有一些余地,尹国权估摸着弄不好还得有一轮调整。
为此尹国权专门和章明泉联系过多次,而且在市场还在建设期,尹国权就亲自和佰达公司有关负责人接触过,了解这个市场的具体情况,还和在省内药商中颇有名气的隋氏兄弟在一起坐了两回,这才下定决心推动在东陵和蔡庄搞中药材种植基地。
几乎没有给尹国权多少思考的余地,陆为民几乎是一字一句地盯着尹国权,语气也是不容置疑,http://m•hetushu.com让尹国权只能表现得相当干脆的应承下来。
是不是该萧规曹随的在东陵和蔡庄两个乡也大力发展中药材种植,这个问题一度引发争议不小,有的人说没有必要去跟风,跟着洼崮这么胡搞造成的损失难以承担,毕竟之前也有过这样的教训,也有的说有这个条件就要利用,尤其是有专业市场作为后盾,洼崮的中药材专业市场能否真正成功经营起来是关键。
现在就是不知道南岗乡这边是不是也列入了下一轮调整的范围,陆为民撂下了那句话,半个月后要听区委的汇报,这是不是也是一种暗示?
事实证明太和区委在这个问题上的做法是相当明智的,蔡庄和东陵两个乡镇的中药材种植基地建设走到了全县前列,现在已经发展成为仅次于洼崮区中药材种植基地的昌南地区第二大中药材种植基地,甚至比洛丘那边同样在全力打造的中药材种植基地产量还要高一截。
“陆县长,有问题我们马上整改,我过来时间短不是理由,双塬区委也不是离了哪一个工作就无法开展的。”尹国权很爽快的接上话头,态度非常明朗,也不解释,一边陪着陆为民走进区委会议室。
詹永黎也觉得尹国权的工作风格很特别,上午下乡,下午找干部谈话,这种模式基本上雷打不动,就这么一个月下来,几个乡镇的副职干部基本上谈了个遍,而且他感觉m.hetushu.com尹国权谈话也不是那种泛泛而谈,而是先让对方准备,谈话时他也不允许别人打扰,自己还要亲自做笔记,至少詹永黎觉得那种工作笔记本在这一个月里就用了好几个。
陆为民搞突然袭击到南岗查看曲双公路前期准备工作有些出乎尹国权的意外,他知道自己调任双塬区委书记并没有受到陆为民方面的抵制,而反倒是王宝山到财政局反而是受到陆为民的质疑,当然最后还是成功过关,不过也足以看出其中端倪了。
“这我不好说,但是陆县长和我说南岗位置看起来不远不近,但是一旦曲双公路建成,凭借着这里的区位优势,会很有发展前途,一个地方的发展要有坚强有力作风扎实的班子来作保证。”詹永黎犹豫了一下,“尹书记,是不是陆县长对南岗的情况不满意,想要……”
“这么说来陆县长不完全是针对曲双公路的问题?”尹国权沉吟着问道。
“曲双公路的重要性无需我多说,开标在即,按照曲双公路建设指挥部的要求,招投标一旦结束,确定了中标单位,工程建设马上就要展开,开元和梅岭那边的工作很顺利,基本上前期工作都告一段落,但是我看到南岗的工作却很滞后,或者说基本上浮于表面,刚才老詹和我一起找了几户拆迁户了解了一下情况,具体情况我不多说,老詹下来和国权说一说,我希望一个星期,算了,我给你们两http://m.hetushu.com个星期时间,两个星期之后我再来看,必须要解决拆迁的问题,记住,我不是要求你们不顾一切的乱来蛮干,而是要求你们切实按照县里制定的政策,不折不扣的按照政策来做好宣传,让拆迁群众了解清楚拆迁的政策,支持拆迁和建设!”
“对于拆迁这个情况陆县长问得反而不多,因为这个情况摆在那里,乡里工作做得不扎实,我感觉实际上工作量要说并不大,关键在于得沉下去一家一户的做好宣传解释。”
华庆东和窦子文的情况他不是不清楚,但是华庆东原来是组织部的干部科科长,后来到人事局当了两年副局长,下到南岗乡担任党委书记,窦子文虽然是土生土长的南岗干部,但是这家伙老婆有个亲戚在省政府办公厅工作,有这层关系,窦子文就更是骄横,无论是原来的孔令成还是前任黄祥志都没有动过。
“陆县长没说其他?”
不过由于对方主要是在太和区那边工作,在农业局担任副局长也只有一年时间,很快又回到了太和,所以詹永黎也和对方之前没有多少交道,不过就对方来双塬这一段时间里,詹永黎感觉对方性格和前两任的区委书记相比,至少比黄祥志给他的印象要好,来了这么久,话不多,也不太喜欢发号司令,更多的是了解情况。
“两个星期时间可能有点紧,但是这是你们前期工作滞后拖下来的,我希望你们抓紧时间弥补上,另外,和_图_书国权,我提醒一点,出了做好拆迁工作之外,区里边恐怕也要考虑一下随着下一步工作的推进,区里有一些什么样的考虑和打算,双塬作为全县最核心的区域,应该有一个不同于其他区的规划构想,这一点上一次在全县经济工作会上曹书记和我都提到了,国权,在这个问题上我希望双塬区委要有新思路,我也希望半个月之后我来你们区委能够看到一些有新意的东西,怎么样?”
洼崮这一年多的变化给紧邻的太和也带来了不小的影响,尤其是紧邻洼崮的东陵乡、蔡庄乡,本来这两个乡和洼崮那边的沙梁、小坝两个乡在很多条件上就极其相似,尤其是两个乡也都有种植中药材的传统,所以在洼崮确立了要以打造万亩药材种植基地这个规划之后,也在太和区引起了一些争议。
太和区和洼崮区毗邻,只不过太和区无论是从面积还是人口亦或是经济地位都不是洼崮区可以比拟的,但这已经是一个过去式问题。
尹国权不知道陆为民对自己的印象怎么样,作为原任太和区委书记,尹国权和陆为民还是有些交道。
尹国权没有回应詹永黎的问话,但是他知道黄祥志在双塬区委书记位置上只呆了半年就离开肯定和陆为民有很大关系,据说当初黄祥志从凤巢到双塬时,陆为民就明确表示反对,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曹书记还是坚持了意见,但是还不到半年,这就又动,这里边的奥妙一时半刻也看不m.hetushu•com清,尹国权估摸着也和凤巢合金会窝案有关系。
洼崮这一年多时间的突飞猛进,尤其是从打造中药材种植基地这个项目开始,尹国权几乎就是以一种瞠目结舌的状况看着洼崮去的日新月异,尤其是在昌南中药材专业市场项目底定之后,尹国权就意识到了洼崮的崛起似乎是不可避免了。
詹永黎也还拿不准这个新来不久的区委书记想法,尹国权是从东陵乡成长起来的干部,当过副乡长、副书记,后来到蔡庄乡当过乡长,然后到农业局担任副局长,再到太和镇担任镇长,直到区委书记兼镇党委书记,可以说年龄不大,但是资历不浅。
听完詹永黎的介绍,尹国权的脸色变得有些阴冷。
尹国权在区委大院里迎候着陆为民一行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半过了。
只是这人事调整却不是哪一个人说了就算的,蛇有蛇道,鼠有鼠踪,一到人事变动这种事情上,谁背后藏着掖着的东西都要亮出来,虽然尹国权也很希望南岗的局面,但是却未必能如愿,得看对方有多大的决心和手腕。
“嗯,有这个态度就好。”一坐定,没等尹国权安排人把茶水送上来,陆为民就开门见山,“这会儿都五点半了,我长话短说,刚才老詹和南岗乡也有人在,不过我不知道区里边通知华庆东和窦子文没有,这两位同志都没有来,我就直接与你和老詹两位说了。”
等到陆为民一行人离开之后,尹国权才示意詹永黎到自己办公室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