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三十三节 季婉茹

御庭园咖啡厅和茶苑是紧邻的,只隔了一道拱形隔栅,巧妙的用半透的木隔栅分隔开来,再用很有些古典气息的屏风围城一道曲折的回廊,就让两个环境分割开来,但是这两处的收银处都在一起,并不影响,所以无论是茶还是咖啡,只要客人需要,都可以灵活调配。
尚权智要想到宋州去打开局面,肯定要从黎阳带人过去,但是现在的格局也不可能让尚权智从黎阳带太多人过去,那就真有点儿封建官僚异地任职带幕僚上任的味道了。
“听季总的口音不像是我们昌江人,倒像是东北那边的人啊。”陆为民搅动着银勺,打着手磨咖啡的牌子,但是究竟是不是手磨谁也不知道,但是总的来说咖啡味道不错,比起那些速溶咖啡味道强多了。
沈子烈他们一行时省委宣传部下来的她很清楚,这几天丰州地委办和丰州地委宣传部等几个单位也都宴请过这些省里来的客人,这位沈主任在省里来这拨客人里并不怎么出众,而且她还感觉到包括他的一些同事在谈及到这位沈主任时都有些说不出怪异味道。
宋州是全省第二大市,六百三十多万人口比丰州都还多十来万人,经济总量在全省中游,这方面更不是丰州所能比拟的,而且宋州也是全省老牌地级市,又是传统历史文化古城,宋州老城至少是唐代就是州郡所在地,比起黎阳和丰州这些地方来,地位也更为和*图*书重要。
陆为民的这番话让季婉茹触动不小,看着陆为民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古怪,既不是那种发花痴的崇拜,也不是那种觉得不可思议的看稀奇表情,倒像是有所悟又有些迷惘。
那是一种略带轻蔑和鄙视的感觉,让直觉相当灵敏的她大感惊讶。
“我不太认可季总说的,安逸悠闲的生活只是我们生活中的一种,有些人喜欢,但是有些人却不愿过,其实生活丰富多彩,我们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恬淡悠闲是一种生活方式,粗茶淡饭也是一种生活方式,奋斗努力成天累得像条狗一样同样也是一种生活方式,未必谁就比谁差了,你说你悠闲自得心境宁和,境界高雅无欲无求,我可以说我为了自己目标奋斗拼搏,事业有成不枉此生,关键在你自己的心态,你觉得你想要过那种生活,那么你就尽力去做,哪怕未必做到了尽善尽美,但是只要你去尝试过努力过,那也是一种幸福。”
“哦,季总,我五音不全,担心这一吊嗓子,你们这娱乐城生意只怕就要萧条一大半,到时候季总又要找我索赔来了。”陆为民转过身来,看着这个站在自己身后的曼妙女人,淡淡笑道。
一直把醉意深浓的沈子烈送上车,陆为民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嗯,我是大连人,不过来昌江时间很长了,在昌州呆了七八年了。”季婉茹眉目如画,在淡和图书淡的灯影下,更增添了几分柔媚婉约的知性气息,连带着陆为民的心情似乎都变得好了许多。
季婉茹嫣然一笑,“陆县长真会说笑,你是老虎么?和你坐在一块儿能把我吃了?说实话,我在昌州就听说过陆县长,这么年轻的县长,全昌江找不出第二个来,我还真想要听一听陆县长说说话呢。”
这一刻陆为民似乎觉察到了眼前这个女人内心深处的苦闷和寂寞,还有一些彷徨无助,他不知道这个女人的来历,连梁炎好像也不太清楚,只说这女人和省里边有些瓜葛,但是这个省里边究竟是指什么,陆为民也不好深问,他也懒得多问。
听得这女人一句陪一陪,陆为民心里也微微一荡,明知道这女人肯定有啥不一样的背景,但是男人的本性还是让他绮思纷飞,“那好啊,我正说一个人喝咖啡没有人陪,正好季总来了,一起喝一杯?”
不过陆为民最后的建议似乎激起了沈子烈的一些精神,陆为民也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建议究竟有多大的可操作性,不过他实在不忍心见到沈子烈这样颓废下去,与其在现在这个位置上窝窝囊囊的混下去,还真不如重新换个环境来搏一把。
POISON那略带放纵勾引味道的馥郁香气在身后淡淡萦绕,陆为民脑海中甚至下意识的浮起一个有些罗曼蒂克的诡异形象,紫色的无袖深V褶皱长裙,白皙丰腴和-图-书的胳膊和优雅修长的颈项交合在一起,托起一个勾魂夺魄的精致面孔,两团若隐若现的粉丘略带诱惑的凸起,殷红如血的丰唇咬着一支淡褐色的摩尔,淡蓝色的烟雾缭绕在两人之间,犹如一出美式007的间谍片花。
尚权智年富力强,不过四十五六岁,正当壮年,他在黎阳的表现也获得了省里的认可,所以才会让他调任宋州市委书记。
宋州因为是老地级市,地方干部关系盘根错节,前一任市委书记和市长都是从省里下去的,但是在宋州都未能把局面打开,省里边才会让性格和手腕都颇为强势的尚权智出任宋州市委书记。
当然这里边也还有一些变数,从省委宣传部下到宋州还有一些程序要走,沈子烈是下去挂过职的干部,这一次再要下去恐怕就不是挂职,只能说是正式调动了,而且下去之后在职务上的安排也未必能一下子让人满意,但是陆为民觉得这对于沈子烈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能真正获得尚权智的倚重,日后自然有他的位置。
“陆县长说话真风趣,我们娱乐城的包房隔音效果这么差么?”季婉茹在停车场门口已经站了好一阵了,她是看着陆为民把沈子烈扶上车,为此她也颇为奇怪。
所以沈子烈动了心,对于他来说,也许到宋州是一个躲避眼下尴尬环境的最好选择,他既不愿意现在离婚,更不愿意忍受现在这种比坐牢还难hetushu.com受的生活,那么离开昌州去一个眼不见心不烦的新环境就是最好的选择了,而且也可以丢开那些烦人的心事,全副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去,未必就不能闯出一副新天地来。
“陆县长,怎么没有去唱唱歌?”身后软腻柔美的声音把陆为民从深思中唤醒过来。
季婉茹脸微微一烫,这个家伙说话还真有点儿犀利如刀,不过对于她来说,这种情形她也见得多了,“陆县长是我们御庭园的贵客,您送客人走,我当然要来陪一陪。”
“哟,陆县长还会没有人陪?”季婉茹眼珠一转,美眸流盼,“我可是看见陆县长下属里边有美女啊。”
沈子烈有些醉意了,很显然心情不好使得他更容易醉,本来酒量就差,多喝几杯让情绪也很容易发泄出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好事,至少对他身体有好处。
但是沈子烈不一样,沈子烈本来就是省委宣传部下去挂职的干部,在南潭工作时间也不长又回了省委宣传部工作了这么多年,这个时候如果他找门路去投奔尚权智,那么至少从表面上就不算是尚权智的人,顶多就算是省委下去的干部,这种情形下尚权智应该会非常乐意接受才对。
“季总一个人在外边做这么大生意,真是难得,像这么大的生意,一个女人要撑起来,怕也难处不少吧?”陆为民随口道,目光却在季婉茹脸上流淌,丰登大厦的这幢副楼据说当时想要拿下来和图书的人不少,但是徐世昌却交给了这个女人,虽然不知道租金究竟是多少,但是就凭她能在徐世昌手上拿到这幢楼,那就不是钱能解决问题的。
“他们有客人要陪,怎么,季总有事儿,还是怕和我坐在一块儿?”陆为民似笑非笑地瞥了对方一眼,“还是觉得我不好打交道?”
“不是你们的包房隔音效果差,而是我的声音穿透力太强。”陆为民打趣道,“怎么,季总这么清闲?清闲到可以来停车场里观赏夜景?”
陆为民被对方这一句反问问得有些尴尬,这女人倒是牙尖嘴利,一句反问倒是让陆为民不好再深问下去,“季总说笑了,我只是敬佩季总一个女人能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打拼,就这么勇气和胆魄就足以让很多男人汗颜。”
似乎被陆为民这话触动了内心的一些什么,季婉茹脸上掠过一抹落寞,“活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就由不得自己,谁都想过安逸悠闲衣食无忧的生活,但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福气,更多的人都要为自己的生活而打拼,说不上什么勇气和胆魄,都是为了生活而已,走到那一步,自然也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陆县长,您干脆就问我一个柔弱无力的外地女人怎么能从丰登酒厂拿到这幢楼得了。”季婉茹一笑起来两个酒窝深陷,足以把人眼珠子都给陷进去拔不出来,肤若凝脂,尤其是那随着身体晃动微微摇曳的一对丰隆翘乳更是惑人心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