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三十二节 妻不贤

“开发区是啥口岸,别人打破头都挤不进去,她一去就担任分管国土、规划、市政建设的副主任……刚开始我还不知道,后来我那个同学虽然没有在开发区了,但是还是有些熟人,他知晓了一些事情,和我说了……实际上那时候我已经有些感觉了,但总是不愿意去往那边想……她经常回来很晚,公务繁忙嘛,自然也不是我这个清水衙门的主任能比的……”
如果是一个性格坚强的人,这种脓液他可以自己挤出来,然后自己养好伤疤,但是沈子烈却不是这种人,陆为民还真有些担心沈子烈在这种极度抑郁的心情下出点儿什么事。
“我也想,可是现在哪里有这样的机会呢?”沈子烈黯然神伤,悔不当初,但是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
或许之前她还把希望寄托在自己丈夫身上,希望通过丈夫的升迁来满足她内心的那种虚荣感,但是当沈子烈本身并没有表现出更好的才华赢得成功,而她在晏永淑身上下的苦功却又因为晏永淑的事发而功亏一篑之后,张静宜内心的那种渴望就不可避免的只能通过其他渠道来实现了。
“尚书记现在不是调任宋州担任市委书记么?我觉得你不妨去找一找宋书记那边,看看有没有机会?他刚过去不久,我想也需要人……”陆为民建议道。
从本质上来说,张静宜不是坏人,但是作为在一个官宦家庭成长起来却又对权力有着本能渴望的女人,无可避免的hetushu.com想要在官场这个舞台上出人头地。
“这件事情压在我心里这么久,憋屈难受几个月,今儿个说出来,我心里反倒是解脱了不少,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也也由不得我,哼,算了,不说这件事情了。”
无风不起浪,张静宜从一个报社副总编突然一跃变成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而且是分管的工作全是肥得流油的,从这个角度上来解释,无疑很难说服人,就连陆为民自己都不相信这种解释,尤其是他了解张静宜的性格,这种权力欲极强的女人为了获得她想要的东西,一切都可以作为交换。
但是喝酒只能麻痹自己,沈子烈这一点,他想过离婚,但是却茫然的发现,离了婚又能怎么样?孩子刚上初中,也正处于最发育成长阶段,离婚无疑会对孩子造成极大的心灵伤害,而老岳父老岳母对自己也很好,他们并不知道这一切,在他们心目中,这个家庭还是如以往一样幸福,只不过是张静宜工作更忙一些,而自己稍微清闲一些了。
省委宣传部理论研究室不过区区几个人,典型的清水衙门,当个主任实际上比沈子烈之前担任的双峰县长都颇有不如,哪怕双峰是个穷得掉渣的贫困县;而昌州经济技术开发区被誉为昌州经济发展的火箭发动机,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是昌州市委常委恽廷国兼任,而恽廷国在担任这个职位之前是昌州市莫愁区委和*图*书书记,也是昌州市政坛上一课冉冉升起的新星,刚刚四十出头之龄就成为正厅级干部,而且据说深得现任省委副书记、常州市委书记莫计成的信任,或许几年之后就是昌州市长的热门人选。
沈子烈眼睛一亮,微微点头,思索起来。
陆为民低下头,默默的呷了一口咖啡,他在琢磨怎么才能不动声色排解沈子烈内心的痛苦烦恼,但这种事情就像是一个充满脓液的伤口,你要把脓液挤出来,肯定就要把伤疤戳破。
张静宜是那种初一看不算很漂亮但是却颇有气质很耐看的女人,也很会打扮,一件简简单单的衣物配上身就能穿出不一样的味道,虽然三十五六了,但是看上去也就是三十左右,挺清新宜人,这样一个女人如果内心又有强烈的权力欲,那么有一些故事发生也很正常。
“算了,为民,这种事情都说男人是最后一个知晓的,但如果连自己都感受到了,难道说还会有什么意外么?”沈子烈疲惫不堪地摇摇头,“我也希望只是我个人内心的阴暗面发酵的无端怀疑,但是……”
“我也不知道,暂时没有考虑,好歹也是夫妻一场,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她最看重仕途,现在要离婚她肯定不答应,而且孩子也还正处于关键时候,我不想闹得满城风雨,老岳父老岳母那边也对这些情况一无所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陆为民只能用这些言语宽慰对方。
沈子烈脸和*图*书上流露出一抹难以言喻的凄凉落寞和消沉无助,看得陆为民内心也是一颤。
也就是说虽然张静宜和沈子烈都还是正处级干部,但是两个位置的含金量却是相差天远地远。
曾几何时在自己心目中也是意气飞扬的老领导怎么会变得这样消沉颓废,当初他就不赞同沈子烈回省里,如果说沈子烈留下来好好干下去,安德健一走,也轮不到秦海基来担任县委书记,他沈子烈接任县委书记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而现在,却只能蜷缩在省委宣传部理论研究室这个浅塘子里,再要想找好的机会出去,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何况说一句实事求是的话,恽廷国的确是一个男性魅力很强的人物,陆为民见过这个人一面,此人虽然个头不高,但是说话行事极有气势,在莫愁区担任区长时就是一个说一不二的铁腕人物,后来担任莫愁区委书记之后更是杀伐决断,莫愁区旧城改造在昌州率先拉开序幕,进展速度也最快,连省里一些领导都对他印象颇佳,陆为民也在夏力行那里听到过赞许恽廷国的好评。
陆为民一直没有插言,只是默默地倾听着沈子烈这番对于一个男人很难启齿的话。
“都是年初的事情了,晏永淑出了事你知道,她还让我也给你打了电话别再和岳霜婷往来,免得影响你自己的前途……她和那个人早就认识,只不过以前来往没有这么密切……那人升任市委常委之后,开发区那m.hetushu•com边大概也有一些需要宣传上配合吧,大概就是那时候密切起来了……后来她就说想要下去锻炼,我也没在意,没想到是去开发区挂副主任……”
沈子烈也并没有像陆为民担心的那样情绪失控,但是发自内心的那种痛苦悲沧却更让陆为民内心发紧,这是任何男人都难以忍受的屈辱和痛楚,而且这种情形还在持续,他不知道沈子烈会怎么做。
陆为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事实上他已经意识到一些什么。
沈子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纸巾擦拭了一下脸颊,竭力让自己的情绪恢复平静,如果不是借着酒意把压抑在心中的这番不堪一提的痛楚说出来,他觉得自己恐怕真的有一天要出事,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心里反而平静了许多,大丈夫难免妻不贤子不孝,只不过这事儿轮到自己头上,却是如此的刺痛。
睡眠严重不好让他变得有些神经衰弱,也有些喜欢上了喝酒,虽然酒量没有多少增加,但是他却很喜欢这种似醉非醉回家就倒头大睡的感觉。
只是站在沈子烈的角度来说,陆为民又对这个男人产生了一些恶感,毕竟淫人妻女无论从哪种角度来说也是一种让人不齿的行径,陆为民承认自己也喜欢美色,但是他绝不会去打那些人妻破坏人家家庭,虽然他内心也不得不承认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真正感情没有问题的家庭是不可能被人攻破的,而被攻破的原因往往是他们自身感情就出了问题。
“沈哥http://www.hetushu•com,那你打算怎么办,离婚?”陆为民小心的询问道。
从报社一个副总编到昌州高新技术开发区担任副主任,虽然级别上只上了一级,但是其分量的变化却不是那么简单。
“沈哥,天无绝人之路,我倒是觉得你现在想要留在昌州也没有多大意思,如果能够找到机会,哪怕是去昌西这样的穷地方也胜过你呆在部里边,现在全国上下一切都围绕经济建设为中心,若是能够去地方上,哪怕是穷乡僻壤,只要能打拼出一片天地,也比起你现在在部里边整日这么消磨时光好得多。”
尚权智刚从黎阳地委书记调任宋州市委书记不到一个月,虽然之前沈子烈是靠岳父关系,但是后期尚权智对沈子烈的印象颇好,尤其是猕猴桃事件上,尚权智对沈子烈也是大加赞誉,沈子烈走时尚权智还专门和沈子烈谈过让他好生考虑,虽然时隔几年了,但是陆为民觉得在没有其他路子的情况下,沈子烈也可以去尝试一下。
陆为民无言以对。
沈子烈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这个以前的处长面前说这种事情,对一个男人来说,被人带了绿帽子无疑是最大的耻辱,这个耻辱感这半年来几乎像是一块重石狠狠的压在他心坎上,让他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甚至连晚上睡觉都无法安枕。
“或许张姐并不像猜测的那样……”陆为民已经无意识的把原本很亲近的“静宜姐”改成了相对疏远的“张姐”,这种细微的变化连他自己都没有觉察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