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五十二节 强项令

陆为民不认为自己可以做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与其到那时候来懊悔,最终还是要得罪人,还不如现在就把事情摊开,把问题扼杀在萌芽阶段,虽然现在这个阶段对于即将面临选举的自己同样不是好时机,但是他至少可以求一个心安。
“老邓,你有你的观点,我有我的坚持,我想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可以各抒己见,开诚布公的交换意见,也应该集思广益,对这个项目进行更充分完善的论证,这样更加科学,也对于我们自己更加负责任,你觉得呢?”
※※※※
“老邓,我们现在可以这样说,但是事实上你我都清楚,紫台化工虽然投资这么大,其工艺流程并非很先进,产生的污染并不小,至于说治污设备,启用运行的成本相当高,而且即便是全面启用,一样会有相当大污染无法处理,会对周围环境造成影响,尤其是对地表水和地下水的污染,更为严重,在这一点上,如果没有一个周全的解决办法,相当危险。”
“问题是你所说这些都是臆想和虚构,根本不成其为理由,没有发生的事情,你凭什么就下断语?”邓少海几乎要咆哮起来了,脸涨得通红,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污染污染,你把污染提到这么高的高度,难道其他企业就没有污染?国情如此,你要标新立异,那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项目被别人夺走,最终吃亏的还是我们自己。”
但是曹刚和图书却知道陆为民不是蠢人,他之所以要坚决反对这个项目自然有其道理,紫台化工可能带来的污染问题是不容回避的,什么前期环评和企业治污设施建设这些表面上都是光鲜,但其实却瞒不过人,他曹刚知道,邓少海也知道,但是谁都不会认为这点儿问题是拒绝这个项目的理由。
从某个角度来说,曹刚还真有些佩服陆为民这个家伙的勇气。
陆为民不为所动,他知道邓少海所说的没错,但是关键在于他对党委政府是否能做得到没有信心,如果无论哪家企业都能完全严格按照国家亦有法律法规来执行,那就真的一切OK了,问题是可能么?
陆为民听出了邓少海话语中隐藏的意思,那就是他不会在这个问题上妥协,坚持要推动这个项目,这在陆为民预料之中。
不过现在他作为县委书记,站的高度不一样,看待事情的角度也不一样了,当年安德健可以用一招如封似闭太极推手把启天纸业推到了县人大那边,硬生生把这个项目给搁到了他升任地委秘书长之后,他曹刚却没有那么多时间,这个项目必须要有一个明确说法,而且正是邓少海和陆为民闹崩的时候。
邓少海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陆为民,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为什么?为民,我需要一个真实的理由,而不是你这个似是而非的借口!”
曹刚揉了揉自己下颌,微微苦笑,看来和_图_书这个家伙还真是不一般的强项,同样的故事又要在双峰上演?
“你的意思是有一个周全的解决办法,就可以?”邓少海松了一口气,“我记得你说过翻年县里要考虑建污水处理厂的问题,那么紫台化工如果真的有无法处理掉的污水可以通过县里建的污水处理厂来解决啊。”
就像他和章明泉所说的那样,面对那样大的利益,炙手可热的GDP,利税,劳动力就业,归结起来就是显赫无比的政绩,甚至也还可能夹杂某些人私人利益在里边,而出的问题也许当时不彰,可能要等到多年以后才会见得出危险,这种情况下,你能挡得住么?
他陆为民不是不清楚这里边的故事,而且也知道就算是通过这个项目落地,那也是县委集体决策,和他这个县长关系并不大,但他还是要硬着脖子要阻拦,这究竟是一种不会做人还是政治幼稚?曹刚还真是不好判断,或者真是高瞻远瞩拥有一份政治良心,要先天下之忧而忧?
陆为民态度很坦诚,但是看在邓少海眼中却是格外不是滋味,他当然清楚陆为民的意思是什么,陆为民这是要把这个问题复杂化,甚至可能提交到人大那边去,企图利用人大那边的力量来阻挠这个项目,他站起身来,轻轻地哼了一声,“那随你的便。”
陆为民顿了一顿,看着邓少海,“老邓,你向我保证没有意义,这里只有你我两人,http://m.hetushu.com你扪心自问,你真的确信这个企业建成之后能做到这一点?”
为了坚持他自己的意见,竟然不惜和他的铁杆盟友撕破脸,要知道邓少海是焦正喜信任的人,而焦正喜把这个项目交给邓少海,一方面固然是信任邓少海,要位邓少海拉政绩,另一方面同样这个项目在双峰落户产生巨大效益,也能为他焦正喜争脸。
紫台化工是地区行署常务副专员焦正喜引荐来的项目,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个项目的确具有投资规模大,建设时间短,建成之后效益大,带动劳动力就业也不少,从理性角度来判断,这个项目是绝对值得支持的。
“我说过了,这就是我真实的想法,没有别的原因。”陆为民早就知道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就能把邓少海说服,但是他还是没有想到邓少海在这个项目上表现的如此强硬而激烈,甚至是怀疑自己在这个项目上有什么个人私心,这让他也有些失望和遗憾。
陆为民利用人大的声音来制约反对声音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在南潭的时候就尝到了这个问题的苦头,启天纸业至今仍未能在南潭县经济技术开发区落户,征用数百亩土地依然荒置,为此曹刚也是想尽了一切办法才算是脱责,否则仅仅是来自省委组织部的影响就有可能让他从南潭县长升任双峰县委书记的希望落后。
死死地盯住陆为民,邓少海沉默良久,“为民县长,这hetushu.com个项目我觉得很有价值和意义,对于工业试验园区来说,也是一个招商引资的重点项目,我和曹书记以及老叶他们都商量过,他们都很看重这个项目,认为这对于我县加快工业强县的建设很有帮助,这个项目县里必须要推进。”
“为民,我觉得你有些过于苛求和预先假定了。我说了,你要做到化工企业一点污染没有,那不现实,放眼国内,再先进的工艺流程,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污染,但我们自信可以把这个危害下降到最小,县里也有环保局,地区同样也有环保局,他们的职责就是监管。我希望你能理性现实一些,不要被那些流于书面研究的东西所约束,紫台化工算是相当注重这方面的,他们也要立足于长期在我们双峰发展,肯定会考虑到这一点。”
“老邓,县里要建污水处理厂,那是处理生活污水,如果要处理工业废水和污水,尤其是化工企业的工业污水,恐怕力有未逮。”陆为民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很难说服对方,但是现在他又不得不这样做,他知道这样可能会使自己和邓少海本来十分密切的关系出现一道难以弥合的裂痕。
在这个问题上,曹刚虽然内心也认为这个项目必须要拿下,但是他也和陆为民有同样的忧虑,这个企业一旦建成落户,立即就会带来污染问题,如果这个污染问题在很短时间内就会爆发,甚至引起其他社会问题,那么他这个县委书记和_图_书是脱不了干系的,尤其是在陆为民坚决反对这个背景下,就更容易被人拿来当事儿说。
邓少海和陆为民的争吵很快就在县委县府大院里传开了,这是邓少海来双峰之后第一次和陆为民公然争执,而且争吵的激烈程度更是让所有人为之瞠目结舌。
看似他应该支持邓少海压制陆为民才是最佳策略,曹刚也自信可以在这常委会上可以轻而易举的压倒陆为民,在紫台化工这个项目上除了陆为民自己外,可以说他很难获得其他常委们的支持,包括冯可行和关恒这些陆为民的铁杆盟友们。
被陆为民的话噎得几乎要说不出话来,气得胸脯急剧起伏,邓少海不知道陆为民究竟是吃错了什么药,怎么就这么执着纠结于环保这一点,紫台化工投资方已经明确提出他们会上最先进的治污设备,也会用国内最先进的工艺流程,当然你要说做到一点污染没有肯定不现实,但是陆为民却咬着这一点死犟,这让邓少海真的有些生气了。
“老邓,你冷静一些,我没有说不允许这个项目在我们双峰落户,但是化工项目的污染情况你应该清楚,带来的长期污染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即便是环保设施再齐全,但是我们都知道以目前的工艺,根本无法做到不污染周围环境,而且据我所知这个项目如果要想确保污染减少到最小,环保治污设备投入巨大是一回事,而且运行起来投入更是不小,我很怀疑这个企业能否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