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六十七节 阴风

“哦?陈专员要来?”陆为民略感诧异,他还以为高初只是纯粹的私人联络感情,没想到还请了陈鹏举,但他也不多问,“那我先进去了,咱们好久不见了,待会儿好好喝两杯。”
“究竟是从哪里听到的?”陆为民有些急了,语气也变得有些不耐烦。
“争取明年五一吧,杂七杂八事情多,拖下来了。”郭淮章淡淡地道:“你呢?”
“怀章还要等谁?”陆为民当然知道自己还不够资格让郭淮章在门口等候,顺口问了一句。
“两码事儿,敬领导和敬同学各管各,你啥时候办酒席?”郭淮章和苟艳霞已经扯了结婚证有一段时间了,原来说可能是五一结婚,结果好像是苟治良的老母亲去世了,陆为民虽然没有去,但还是托人去送了情,也专门给郭淮章打了电话,事后郭淮章也打了电话来表示感谢,这事儿就拖下来,到现在也还没有办,陆为民所以才有这一问。
“还行,如果你能多来照顾一下生意,那就更好了。”季婉茹嫣然一笑。
至于说大哥大,县里边也是为了这个情况研究了好几次,都觉得风险太大,毕竟这玩意儿即便是在青溪、昆湖这些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都还是新鲜玩意儿,并没有多少人用上了。
和郭淮章打了招呼之后,陆为民才跟着季婉茹通过前厅,进入幽深的走廊。
两人聊了两句,有些冷落季婉茹,不过季婉茹还是很和*图*书礼貌地站在一旁面带微笑的倾听着二人的谈话。
看样子这两人应该不仅仅是点头之交才对,不过在丰州呆了这么久,御庭园已经成为丰州上层社会中宴请和娱乐最重要的场合之一,作为这里的负责人,季婉茹已经对地区里边的情况有所了解了。
“我的酒量可不敢和你比,你就饶过我吧,多敬陈专员和高主任两杯才是正理。”听见陆为民说酒,郭淮章就有些头疼,他虽然也有些量,但却不是陆为民对手,陆为民若是兴致上来了,今儿个自己在里边谁敬酒自己都不好推,弄不好就得要现场直播放倒。
“呵呵,我私人来没问题,可是公家,双峰县财政可是拮据得很,签单行不行?”陆为民背负双手,一边前行,一边打趣着道。
“前天你们县里鞠县长过来吃饭,有地委苟书记和组织部史部长、纪委米书记参加,我听鞠县长在席间提起的这事儿……”
“婉茹,话不能那么说,你以为政府就真的是优质客户了?不错,政府部门呢,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但是同样也有一句话适用我们,那就是欠账不赖帐,真没钱,拖你几年,恐怕你一下子就会觉得我们不是优质客户,而是老赖了,这种事情很常见,至少我当县长这种事情也就干过不少。”陆为民实话实说。
“陆县,干我们这一行的,对客人尤其是重要客http://m.hetushu.com人各方面情况了解的越多,那么就更容易根据客人的需求来安排,这也算是提高服务质量的一个方面吧。”季婉茹很坦然地道:“尤其是像陆县和郭主任这种优质客户,那就更需要重点关注了。”
“婉茹,这段时间生意好吧?”陆为民一边走一边道。
陆为民随口用了一句前世中《甲方乙方》里边的话,再把语气口吻拿足,不出所料,逗得季婉茹一愣之后扑哧一声笑出声来,花枝乱颤间,胸前那对饱满浮凸的双丸也是跌宕起伏,荡人心魄。
季婉茹的话让陆为民大吃一惊,这买车的事情曹刚和陆为民虽然确定下来,也过了常委会和县政府办公会,但是开会时候都专门再三叮嘱一定要低调保密,除了政协那辆桑塔纳外,县委办那辆桑塔纳现在都还没有敢启动,只敢把那辆切诺基启用了,就是担心影响太大,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见陆为民阴沉着脸没有说话,季婉茹也不知道这件事情究竟有什么影响,她不是体制内的人,虽说了解一些门道,但是对于这更深层次的问题就看不穿吃不透了,不过她感觉得到陆为民对这件事情很重视。
如果说汽车买回来有一段时间了,可大哥大是才买回来没几天,也就是前两天才开始启用,怎么连季婉茹这里都知晓了?
脚步微微一滞,陆为民沉声问道:“婉茹,这些消息你是从哪里http://www.hetushu.com听来的?”
“哟,什么时候我说过双峰县政府不能签单了?我们这里最欢迎你们这些客户签单,都是我们最优质的客户。”季婉茹微笑着略带嗔怪的语气道。
陆为民不确定鞠文艳这么做的目的何在,但是毫无疑问这样做是故意违反县里的意思,虽然自己和曹刚都知道其实这种事实也就是一个掩耳盗铃的行径,地区里边肯定会在较短时间内就知道,但是那都是私下通过一些其他渠道知晓,和你这种直截了当的挑明,那就是两回事儿。
丰州这边经济本来就不发达,如果要去出这个风头,被人捅到上边去,免不了又要招来一些攻讦,所以一直拖到十一之后,县里边才悄悄买了几部,首先把人大和政协的一把手解决了,然后给两位副书记和叶绪平解决了,其他几位常委和副县长都考虑到年边上来解决,没想到这事儿居然在丰州这边都知道了,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陆县,你和郭主任好像挺熟悉?”季婉茹银铃般的笑声过后,重新拉回话题。
季婉茹的话让陆为民眉毛猛然一挑,鞠文艳?这个婆娘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啊。三令五申说购车和买大哥大的事情暂时不要对外说,按照曹刚和自己的意思,最好能够拖过年关之后,没想到这大哥大前脚买回来,后脚就有人给你往上捅须子了。
“我,八字没一撇,她不想离开昌州,也不愿意我在和*图*书丰州工作,这就成了两难了。”陆为民语气也很平淡,像是在谈一件于己无关的事情,“走一步看一步吧。”
“哟,陆县,敢买敢用,还怕人知道?”季婉茹美眸忽闪,“我们这里可是人来人往,什么消息不能听到?”
“还能看什么,我可真心没想要看什么,哪怕是我真的想看什么,也不可能看得见什么,是不是,婉茹?”陆为民一连串绕口令的话,再度把季婉茹逗得笑起来,这个年轻的县长还真是有些风趣,这话似乎隐隐有点儿勾引的意思在其中,但你自己一回味,好像有什么意思都没有。
“我说了,政府也未必就是优质客户,双峰县财政捉襟见肘,可不敢随便来御庭园这样的场合来消费,如果没有特别需要,县里最好还是在县里消费。”陆为民摇头。
“不可能吧?拖几年,那谁受得了?”季婉茹吃了一惊,脚步也慢了下来:“这不是变相的赖账了么?拖几年,利息都是多少了?政府怎么能干这种事情,那还要不要人家活?”
“嗯,我和他是小学和初中同学,大学毕业后又都在南潭县委工作,他给县长当秘书,我给副县长当秘书,都干的是同样活儿,后来才分开。”陆为民见季婉茹似乎对这些情况很感兴趣,随口问道:“怎么,你了解这些干什么?”
尤其是从昌州回来之后,季婉茹就小心的收集了一下陆为民的情况,也知道陆为民不仅仅是前任地http://m.hetushu.com委书记秘书,而且也算是现任地委组织部长安德健的得意门生,而安德健和地委副书记苟治良却是关系恶劣,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可眼前这两位似乎关系却像是很不错,也不知道究竟是表面现象还是真的超越了他们背后大佬们之间的关系。
“陈专员可能马上要过来,你先进去吧。”郭淮章随口道:“应该只有陈专员了。”
这种事情地区追查下来也说不上个啥,但是肯定不会令人愉快,地区那边很容易就会得出你双峰县仗着今年经济发展比较快,财政入库情况比较好,就大手大脚乱花钱,甚至可能引来纪委的调查,就算是一切合符财经纪律,有县委常委会和县政府办公会会议纪要,但是曹刚和自己肯定也多多少少要一顿尅,没准儿还要留下一个不好印象。
“哼,政府也不是印钞厂,到处都要伸手要钱,一样有难处,年底遇上要账的太多,可包里没钱,还不只有能拖则拖,能赖则赖,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看见陆为民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胸前,季婉茹脸微微一红,伸手横挡在胸前,嗔怪道:“看什么?”
“陆县不用在我面前哭穷,双峰今年的经济增速全地区第一,据说在全省也是第一,财政收入增幅也是位居全地区之冠,一口气买了两辆桑塔纳两辆切诺基,花了近百万,这好像又买了好几部大哥大,又是十多万,这么可劲儿的花钱,还说没钱,这不是自欺欺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