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七十二节 双子星

“那你就按照你的意图去做。”陆为民点头道。
“那依你的看法,经开区现在的主导产业应该选择哪些?”郭怀章沉吟了一阵才问道。
“怎么当?我还是才摸索着干活儿呢,能知道这么当?”陆为民打了个哈哈,“各地有各地不同的实际情况,谁也不能说他到哪个位置上就能比谁干得好,摸着石头过河,自个儿琢磨吧。”
“唔,为民,我估计也许明年我的分管工作会有一些变化,弄不好就得要我来抓招商引资,你有啥好的建议?”郭怀章摆出一副请教的姿态,到时让陆为民不好再打官腔说套话。
陆为民也笑着说在那边偷食儿可比这边喝酒要舒服得多,说只要郭怀章不怕苟艳霞抓现行,现在就可以一块儿去,他请客。
他也在考虑自己分工调整之后来分管招商引资该怎么做才好,他甚至也隐约觉察到陈鹏举让自己和陆为民多交流的意思,也是希望自己在分管招商引资工作之后能够拿出一番成绩出来,虽然他对陈鹏举的这个隐藏的意思有些不悦,但是也要承认陈鹏举这也是为自己好,双峰县在招商引资上的成果摆在那里,不是每个人都能拿得出这样耀眼的成绩来。
陈鹏举也很高兴看到陆为民和郭怀章这种融洽的关系,尤其是知道他们俩原来是老同学,关系一直不错,心里就更高兴。
酒足饭饱之后,高初也提议大家一起去唱唱歌,御hetushu.com庭园娱乐部的规模虽然不算很大,但是档次却是丰州数一数二的,陈鹏举其实并不喜欢这种娱乐方式,但是入乡随俗,何学锋和龚挺以及胡桂堂都很喜欢这种方式,所以大家也就一起到夜总会那边娱乐。
陆为民是安德健的嫡系门生,源出夏力行一系,而郭怀章却是苟治良的女婿,王自荣的前任秘书,与现在的地委书记李志远渊源更深,而苟治良和安德健现在却又是格格不入,分出两门的陆为民和郭怀章关系却又表现得这么亲密,而且还不像是那种装出来的表面亲密,这就太耐人寻味了。
好在郭怀章这个年轻人的表现还让陈鹏举比较满意,他也有意在自己接任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之后调整管委会班子分工,让郭淮章来分管招商引资工作,但是郭怀章在招商引资工作上还没有多少经验,所以陈鹏举很希望陆为民能够和郭淮章多交流交流,让郭怀章也能有意识的学习借鉴一下双峰在这方面工作的经验。
能够超出自身渊源背景保持着如此密切的关系,在很多人眼中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何学锋和龚挺都觉得这有点儿不可思议,但是却活生生的摆在面前,这让他们也无法理解。
如果一两年里依然没有多大起色,谭德凯是本地成长起来的干部,不兼这个党工委书记也就是工作分工调整而已,没多大影响,但是www.hetushu.com自己这个从企业上过来的干部被委以重任,如果经开区的工作依然没有多大起色,自己恐怕就会被人视为纸上谈兵的赵括了。
实际上陈鹏举最希望的还是由陆为民来担任这个经开区管委会主任,尤其是在双峰今年的经济增速更是如火箭般的蹿升,直接扛起了丰州地区经济增速的发动机这个招牌,仅仅是双峰的GDP增量直接拉动了整个丰州地区将近9个百分点,使得丰州地区今年经济增速极有可能突破百分之二十。
已经有好事者把陆为民和郭怀章誉为丰州地区政坛的双子星,认为这两人以不到三十之龄位列处级干部序列,而且是实打实的实职干部,各有优势,日后必定是青云直上,前途不可限量。
两个人都是笑着相互拍了拍肩膀亲切密语,看在何学锋和龚挺及人员眼中也都有些复杂味道。
陆为民和郭怀章都找了个机会钻了出来,对于他们俩来说,莺莺燕燕一大堆,反而没有多少兴趣,两个人一前一后出来,郭淮章是借着吸烟名义出来,陆为民则是说闷得慌,两个人在走廊尽头碰上面,都是相视一笑。
而郭怀章则不一样,苟治良是老丰州,现在更是分管党群的副书记,而郭怀章又是现在正红的副专员王自荣的前任秘书,这两重关系在里边,可以说郭怀章一两年内上正处级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更不用说和图书郭怀章也的确有些能力,在经开区分管拆迁建设工作,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工作有条不紊,深得高初的信任,就连对高初很看不顺眼的谭德凯也很认可郭怀章做事能力和风格。
“陈专员搞企业出身,对工业经济这一块相对熟悉一些,你们经开区初建,正好可以在工业这一块上做文章。”
从表面上看来陆为民现在已经是代县长,全地区乃至全省的正处级干部,风光无限,但是他们都知道夏力行即将调离昌江,而安德健和苟治良两人关系不睦,李志远也对安德健不是很感冒,陆为民表面风光未必就能持续长久。
“陈专员要接谭专员的班到经开区?”陆为民靠在栏杆上随口问道。
当然,归根结底这也是为了他陈鹏举自己日后的政绩。
虽然还不知道孙震是什么意思,但是经开区班子磨合不佳的情况大家都有目共睹,直接影响到经开区的发展,所以调整是必然,而高初得到了包括苟治良在内的支持,出任经开区管委会主任时间也不算长,谭德凯只是兼任党工委书记,所以调整分工也要简单许多,所以离开这个位置也就成了必然。
“我觉得食品、机械应该是我们重点发展的产业,尤其是机械。”郭怀章看着陆为民一字一句的道。
“怀章,其实你自己怕是都有些底了吧,还来问我?经开区的位置条件摆在这里,谁也比不过,就是丰州市那也没有地区的鼎力扶hetushu.com持,其他地方谁能和你们争?可以说只要愿意到丰州这边来落户的项目,只要不是对原材料和配套有特殊要求的,你们都可以堂而皇之的直接抢过来,关键是你们还是得要有一个具体的目标方向,经开区究竟要以什么产业作为主导产业来推进,毕竟资金也好,资源也好,政策也好,土地也好,都有限,集中运用是必须的,该优先扶持哪个产业发展,这是最关键的问题。”陆为民不再绕圈子,径直道。
这更是让陈鹏举对陆为民在经济工作上表现出来的能力信心大增,他甚至很委婉的向李志远提起过地委是不是可以考虑把陆为民调任经开区管委会主任,以加快经开区这个经济龙头的发展速度。
“为民,你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你们双峰今年出彩了,前十个月百分之九十的增速,你不知道淮山丰州这些县都把你们恨得咬牙切齿了么?据说大垣和阜头两个县的书记县长都感觉压力奇大,孙专员、常书记三天两头下大垣和阜头调研经济工作,你说这书记县长怎么当?”
陆为民回到饭局上时这边也已经差不多了。
郭怀章斜睨了一眼眼前这个一脸漫不经心的家伙,他也想不通这个家伙怎么就有这么大本事,怎么就能把许多机会抓得这么准?
郭怀章压低声音问陆为民跑哪里去了,说他出去找了两三趟都没有找到陆为民,问他是不是悄悄跑到娱乐部那边去自个儿偷http://m.hetushu.com食儿去了。
但是李志远很明确的告诉他,这个想法不现实,陆为民刚刚到双峰不久,也才熟悉双峰情况,双峰的工作也正是有了现有这套班子的齐心协力,才有了比较大的起色,这种情况下调整不但对双峰工作很不利,而且经开区这边高初也不好安排,也会挫伤经开区这边干部工作积极性,所以陈鹏举也就只能作罢。
“怀章,你心里应该有数才对,你觉得呢?”陆为民反问,他没有必要去炫耀什么,郭淮章也有他自己的判断。
“哼,为民,是不是怕我到你那里来取经啊?还藏着掖着?”郭怀章故作不满地瞪了陆为民一眼。
李志远已经隐约和他透露了意思,要让他接替谭德凯兼任经开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也就意味着让他不但要把全地区工业经济工作抓起来,而且更重要的是要把经开区这个经济发展龙头昂起来。
“嘿嘿,我肚里有几碗水你还能不清楚?撞大运罢了。”陆为民见郭怀章真有些恼了,这才道:“一句话,因地制宜,根据自个儿的特点来确定发展的路子,其他大道理花花架子都是蒙人的。”
陈鹏举也有些压力,接任经开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看似是对自己委以重任,但是一来谭德凯肯定有些不乐意,二来这副担子不轻,谭德凯没有能搞起来,就要看你陈鹏举有多大能耐了。
郭怀章犹豫了一下,才道:“有这个说法,看陈专员今天的表现,还真有点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