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九十节 有人要出幺蛾子

“陆县长,您这么说,让老康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您这么帮我,您说说我该怎么做才回报您呢?”
康明德又是一阵气苦,这家伙把啥话都说尽了,“行,陆县,那我就说三个事儿,一个是县工业试验园区那边民德的拨款能不能提前一些时间支付,我们民德在地区经开区那边也承担了一给项目,也需要垫资,我们想要在丰州那边儿打开局面,所以也是咬着牙关上,所以想请县里边理解一下。”
看见康明德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目光中满是炽热和期望,陆为民既觉得好笑也觉得有些可悲。
但是历史潮流不可逆,私营经济注定要在中国这块沃土上壮大发展,并将起到扛鼎的责任,陆为民只希望自己能够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也就是在双峰这块土地上给艰难的顶开石头的私营经济芽苗们更多的空气和水分,让它们能够更好的发展起来,也为贫困的双峰带来更多的机遇。
“是啊,我原来就有这个想法,但是也没想好,他们要搞,我当然不能落后了。”康明德得意地笑道:“就一些小礼品,不值多少钱,就是一个意思,心意吧。”
“第三,马上就是人代会了,我们民德想要打打广告,也感谢各位人大代表对民德集团这么多年的关心和支持,准备给各位代表赠送一点小礼品。”
陆为民思索了一下,摇摇头,“老康,这事儿我觉得和*图*书不妥,你先别忙。”
“怎么了?我赠送礼品怎么了?而且据我所知,好像也不仅仅是我们民德集团有这个想法吧,我听说丰祥药业、佰达公司、宏大公司以及泰仕医材都有这个意思。”
“老康,上边是有这个政策出来,但是你应该清楚这个政策能不能兑现,怎么兑现,还有很多变数,但我觉得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们就要去努力,而且从目前改革开放步子迈得更大的趋势来看,我觉得还是很有机会的,你如果感兴趣,我觉得可以去试一试,县里也会全力支持。”
“哦?丰州经开区?呵呵,看不出啊,民德能走进丰州,县里当然要支持,支持民德做大做强是县里的目标,这个问题我可以和老邓、老叶那边协调一下,尽最大努力支持。”陆为民很干脆的表态:“也希望民德能多在丰州拿几个项目。”
私营企业从一开始似乎具备烙上了二奶生的烙印,一直到前世中自己玩完儿的时候,舆论都叫嚷着要进行二次改革呼声轰轰烈烈,但仍然是雷声大雨点小,玻璃门现象几乎在各个领域都普遍存在,假借人民利益代表的国有企业仍然肆无忌惮的凭借着政策垄断大发其财,这种现象虽然屡遭抨击,但是始终未能真正得到改善。
“你最好的回报,就是把民德集团做强做大,如果能够做成上市公司最好,能变成咱们国家五和_图_书百强企业,那我觉得这就是对我最大回报。”陆为民盯着对方,悠然自得地道:“我这不是在唱高调,也不是说我自己有多高尚,而是说实话,民德集团是在双峰吧,税收给双峰吧,发了财,捐点儿款,做点儿善事,也是落在双峰吧,日后发达了,人家说起民德集团如何如何了不得,说起康明德是如何成功的,我也可以挺起胸膛,说一声,嗨,那事儿我知道啊,当时老康还和我是朋友,我可是看着他怎么发起家来的,我还帮过他呢,你说这该多光彩。”
“欢迎之至,具体问题你要县府办和县建委衔接,县里只做决策,具体由县府办和县建委负责。”
康明德死死盯住对方,良久,才吐出一口气来,哑声道:“陆县长,你是一个怪人,我从来没见过,好,这个话题暂时到此为止,不过……”
被陆为民并不犀利但是却有点儿揶揄味道的话语噎得哑口无言,康明德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
给县人大代表们赠送礼物这种事情在丰州这边也不多见,更多的是其他经济较发达地区,而且多半是乡镇企业这么干,而现在双峰这边这些企业几乎清一色的是私营企业,而且还有改制的私营企业,也要搞这么一出,就有点儿变味的味道了。
“老康,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我已经说过了,你想回报我的,是你觉得有价值有意义的,而我hetushu.com坚守的,也是我觉得有价值有意义的,所以我们各自保留各自有价值有意义的东西吧,更何况我要说一句,你不欠我的,你也不欠任何人的,当然欠税或者欠下边工人工资,你该交该给趁早。”陆为民微微摇了摇头,“我不是圣人,也懂水至清无鱼这个道理,也知道曲高和寡在这个社会上混不走,但我想这需要一个度,瞧,你给送的山货我不是收下了么?而且还给我父母捎去了,他们很喜欢,有这份情意情谊,我觉得这就足够了。”
“你说你想回报我?”陆为民笑眯眯的又问道。
而现在私营经济还处于大发展的前夜,各种政策和制度更是毫无悬念的对私营经济采取限制、排斥和打压的,尤其是在一些被视为关系国计民生的领域,更是把私营经济很坚决的拒之门外,哪怕是稍稍开一道缝隙,都会引来私营经济们的欢呼和那些带着有色眼镜的理论家们的质疑和抨击。
康明德的话让陆为民眼睛眯缝起来,目光中也多了几分沉静和思考。
“应该不少人都知道吧,我听说佰达公司和宏大老白那边早就在准备了,我也琢磨着就这两天办,就那么几十号人大代表,加上列席代表,也不过就一百多人,简单,也花不了多少钱。”康明德满不在乎的道。
“回报?”陆为民笑了起来,破堪玩味地道:“老康,你这个词儿可用得有语病,我需要你http://m.hetushu.com的回报么?我是政府干部,我所干的一切都是按照政策法律来的,我每个月拿工资,年底有奖金,间或还有些啥单项奖的,那是国家给我该得的,那么为双峰县的老百姓服务那也就是理所当然的,我如果还要你的回报,那我这个县长那就有点坐偏了屁股了。”
“这个事情已经传出去了?”陆为民眉头微皱,搓着脸慢慢问道。
“老康,你说丰祥、佰达、宏大还有泰仕他们都要给人民代表赠送礼品?”陆为民隐隐觉察到恐怕这个问题没那么简单了,如果说只是一家,也许就是某个企业的偶发性的意愿,但是几家都有这个想法,就有些蹊跷了。
康明德也觉得自己说这话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但是他是真没辙了。
事实上不仅仅是言语,康明德在行动上也遭到这种不软不硬的拒绝多次了,虽然他不甘失败,但是每一次结果都是如此,甚至也有那么一两次惹恼了对方,但他还是要坚持,因为他搞不明白对方的意图,他也不相信这个世界有不喜欢钱的官,他不喜欢这种结果。
陆为民目光中温和而坚定,让康明德心中又是一热,先前在门口的那个问题又冒了出来,这个陆县长,这么肯帮自己,究竟是图什么?
“第二个,听说县里要修干部职工宿舍,规模很大,据说要搞招投标,民德也想来试试水。”
康明德知道这家伙这么问肯定不是改变主意了,也不hetushu.com知道又要冒出啥点子来,他点点头。
康明德略感惊讶,他觉得这是好事,今年人代会只有一个选举任务,就是选举陆为民当县长,那是等额选举,也不涉及到其他选举,谈不上什么影响选举,陆为民为什么有这个表情?
“哦?赠送礼品?”陆为民眉毛一动,“这是谁的主意?”
千里为官只为财,这句话流传千年,康明德对这句话深信不疑,这不过这个财字有更多的解释罢了,但现在眼前这个家伙似乎在颠覆他的认知。
“陆县长,让我怎么说你呢?我知道你有来头,肯定也不差点儿小钱,你说的那些也都是正理,不过我老康这个人不喜欢欠谁的情,虽然我不敢高攀我和您是朋友,但是我想您对我的帮助我看得见,我想表示一下我自己的感激,难道这也不行么?我知道你这个人有原则,有底线,但是我老康做事不会超越原则底线,不会让朋友难做,这一点请您相信。”
这两年他已经想了很多办法,找了很多路子来试探,不,不是试探,而是真心想感谢对方,他甚至明确表示民德集团给一部分干股给对方,让对方随便找个什么人来当这个股东就行,或者要避嫌,随便投点钱也占股也行,但都被陆为民很淡然而坚决的拒绝了。
“别留尾巴了,也没啥不过了,请我吃饭,没问题,有什么事儿,尽管说,我说过当县长本来就是为县里治下百姓服务的。”陆为民挥手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