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一百二十五节 异动

电话那一头似乎没有了声音,稍等片刻之后,安德健的声音才传过来:“为民,丰州这边情况可能有些变化,如果有时间,你回来一趟,算了,我抽时间过来一趟。”
至少安德健知道刘运书离开之后那几天时间里李志远心情都很差。
这位新任组织部长很明确的表示省委对丰州地区在干部任用选择上不太满意,认为丰州地委在干部选拔任用上的方向性不明确,没有旗帜鲜明的表明导向,提出选拔一批在经济工作上有能力、经济工作中有实绩的干部到更重要岗位上扛起重担很有必要,对于那些在位置上尸位素餐不思进取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人要坚决毫不留情的换下来,不能因为一任干部的平庸而贻误了一地的发展机遇,要真正做到能者上、平者让、庸者汰,打破干部提拔任用上的资历、年限等条条框框,一切以能力和实绩为标准。
那会是到哪儿?
电话里没有声音,陆为民心中一紧,难道自己真的猜准了,自己正式当选县长不过半年时间,难道要挪动自己?
董昭阳也分别找了苟治良和安德健谈话。
董昭阳毫不讳言的告诉安德健,这是近期省委常委会集体意见,对全省各地市都适用,但是丰州尤其紧迫。
不太可能啊,自己资历这么浅,就算是有心要提拔自己,也没道理把自己搁在地直机关里边哪个部门去担任一把手啊,让自己像李廷章那样去当个二把手,恐怕http://m.hetushu.com地委行署也说不过去吧,若真是这样,安德健也不至于这种态度,那是让自己去哪儿?
李志远的意见很清晰,但是那些班子严重不适应当前形势发展了,除了古庆、阜头和大垣外,今年丰州市和南潭的经济增速也在滑坡,经开区的局面也没有完全打开,这个县市区的班子是否要列入研究范围,李志远没有明言,这让安德健也有点儿吃不准。
陆为民的敏锐让安德健也颇为感慨,这个家伙的政治嗅觉上敏锐性丝毫不亚于他在经济工作上表现出来的能力,而且这家伙现在也是日趋成熟,尤其是和董昭阳的儿子的结交上也能看出这家伙心思深远,对这一点安德健也只有高兴的份儿,毕竟陆为民要长大,要成熟,他也有他自己的抱负,那么自然也就要有他的手段做法。
五月份到六月初,李志远和孙震两人就分别到各县调研工作,两个人几乎是如梳子梳头一般,挨着挨着把丰州地区六县一市一区走了一遍,而且这一次调研工作还不是一人走几个地方,而是李志远由南至北,孙震由北至南,各走各路,每个县市区两个人都各自走了一遍,这其中蕴藏的含义就太深了。
陆为民心中一亮,难道是地委行署觉得经开区现在的情形不佳,要让自己去经开区?
面对安德健这几句没有多少营养意义的话,陆为民也不好搭腔,只好不吭声,安http://www•hetushu.com德健大概也意识到自己在陆为民面前发这些牢骚毫无意义,紧接着道:“我的意思是,如果地委让你去经开区,你有没有兴趣?”
晚间李志远很突兀的把他叫到办公室里谈了将近两个小时,谈到了他调研中看到的各县市区存在的问题,谈到了一些领导干部思想僵化抱残守缺,对改革开放大形势下的各地发展变化麻木不仁漠不关心,对自己工作还是老一套因循守旧按部就班,也明确告诉安德健组织部门要认真对现有县市区班子进行一个考察,尤其是要对那些严重不适应当前形势发展的班子进行研究,拿出意见来。
而且说实话,陆为民对经开区的兴趣也不大。
董昭阳和苟治良谈了一些什么安德健不清楚,但是估计和与自己谈话内容相差不会太大。
安德健的话语里也很隐晦,他到现在也没有猜透李志远究竟打算怎么大动。
骑龙岭风景区的开门试营业搞得很火热,仪式结束之后,刘运书分别找了李志远和孙震单独谈话,但是安德健感觉得到,刘运书与李志远、孙震的谈话并不愉快。
“安部长,出什么事情了么?要不我请假马上过来?”
刘运书现在是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在省里所处的位置也很微妙,他之后继任常务副省长的陶汉是省委书记田海华的嫡系,而刘运书和省长邵泾川之间的关系素来不睦,刘运书急需要一些成绩来证明自己。
http://www.hetushu.com那是不是我要动?”陆为民心中微动,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五一骑龙岭风景区开门试营业搞了隆重的庆典仪式,不但邀请了国内一些著名歌星举办了一台演艺节目,也邀请了省里的领导,省委副书记刘运书、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董昭阳都参加了,地委行署班子几乎是到齐。
“不用,也不是那么紧急,不是什么坏事儿,你不要紧张过度。”安德健在电话里笑了起来,倒是让陆为民稍微放松一些,他听得出来安德健笑声不是那种故作轻松的,而是真的在笑,估计应该是有什么让安德健难以取舍的事情,这更加了陆为民内心的好奇。
这种可能性很大,实际上陈鹏举接替谭德凯兼任经开区党工委书记之后,就曾经在自己面前流露出过让自己到经开区担任主任的意思,陆为民估摸着陈鹏举大概也是去和李志远谈过,但是应该没有得到满意的结果,那个时候陆为民也觉得可能性不太大,毕竟自己刚当选县长,双峰这边的架子也才搭起来,工作也才走上正轨。
安德健还是第一次听到省里领导对丰州地区的工作如此毫不客气的批评,这让他这个组织部长也一样是有点儿汗流浃背的感觉,虽然这是针对整个丰州地委的批评,但是作为组织部长,在干部选拔任用上,自己是有责任的,他也真是有点诚惶诚恐的向董昭阳作了检讨。
但是有一点很明确,这一次李志远是下了决心要大动了http://www.hetushu.com,再不有所行动,估计就该是省委对他有所行动了,如果他不想被挪到那个混吃等死的部门去慢慢老死,他就必须要拿出动作来,这大概也是刘运书给他下了最后通牒了。
“怎么,你不想去?”安德健追问。
而李志远是刘运书担任常务副省长时向田海华力荐的人物,没想到李志远这两年在丰州的表现平淡无奇,丰州经济这两年除了双峰之外没有太大亮点,这对刘运书在田海华心目中的印象颇有影响,所以刘运书极力想要扭转这个印象,大概也给李志远施加了不小的压力。
安德健的老辣深沉他太清楚了,即便是苟治良这样老奸巨猾的人物都一样难以在安德健面前占到上风,所以地委里边也有传言说,苟治良和安德健两人是丰州地委一对最奇特的组合,最势均力敌的对手,李志远也是最欣赏这对组合,既可以利用苟治良来压制安德健,又可以用安德健来平衡安德健,地委里边其他几位,都要比这两位逊色不少。
只不过如果地区那边因为省上压力太大,真要让自己去经开区这种可能性还真不小,今年半年已经快过去了,丰州地区的经济发展除了双峰、淮山还算好外,丰州市和南潭县相比前两年都有些萎靡,这更拖累了全地区的经济增速,陆为民在猜测是不是地区那边有些坐不住了,所以才有些想要动一动。
陆为民心里咯噔一响,“地委想让我去经开区?”
陆为民大吃一惊,情况有变和_图_书化?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能让安德健亲自到自己这里来一趟,这意味着什么?难道安德健要动?这一段时间没听说什么风声啊?
“为民,现在还不好说,不过现在咱们丰州的局面不是很好,省里不太满意,地委这边压力很大,哼,也许真是到了打烂破坛烂罐的时候了,这么修修补补的过日子是过不下去了。”
“嗯,安部长,虽然经开区是个很风光的地方,陈专员也与我很合得来,但是我不想去,我更喜欢在一个能够对我自己各方面能力都得到锻炼的位置上。”陆为民直言不讳。
好在董昭阳接下来的谈话还算是安抚了安德健,但是也很隐晦的对他的工作提出要求,要求他作为一个地委委员,一个分管组织干部工作的组织部长,要敢于在工作中坚持原则,不要因为其他人的态度而作无原则的让步,这话含义很深,也让安德健颇费思量。
刘运书和董昭阳离开之后,丰州地委行署一帮人心情都糟透了,从双峰返回丰州的路上,一行人在车上几乎就没有多余话语。
经济技术开发区?
陆为民猜得没错,丰州地委的确有些坐不住了。
地直机关里边?
经开区说穿了无外乎就是一个纯粹以招商引资和发展经济的综合性实体,再说一句难听一点的话,经开区除了位置和基础设施条件好一些,得到地区扶持力度大一点,其他和这些县份相比,对发展经济来说优势不小,但是对于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来说,意义真的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