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一百二十九节 虞莱的天空

虞莱脸上浮起一抹嘲讽的神色,“你很有点儿人定胜天的味道啊,是不是仕途顺利让你觉得一切都在掌握中了?”
“我哪有你那么好命?借酒浇愁而已。”
“嘿嘿,莱姐,你知道这肯定是借朋友的,一个奔驰轱辘都能让我破产,我哪能玩得起?”陆为民也不掩饰,很大方的道。
陆为民也表示了感谢,只说自己知道分寸,梁炎也就不再多说,乘车离开。
“你需要,那些小丫头找你还得给你打传呼等你回,那晚上在公用电话等传呼回的滋味不好受,而接到传呼找不到公话也一样很难受。”陆为民摇摇头,显得很平静。
梁炎的观察力很厉害,很知趣地问了问陆为民需要不需要把车给他留下,说实话陆为民不想欠梁炎太多人情,虽然他也认为梁炎是一个很懂分寸的人,不过这会儿要跑回党校去拿车似乎又有点儿过了,所以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梁炎递过来的奔驰S300钥匙接了过来。
陆为民知道梁炎能这样说,肯定是听出了电话里女人的声音是谁的,看来虞莱和汪晓涛、梁炎他们还真是挺熟悉,而梁炎这么提醒自己,也是真正把自己当成了自己人,却又照顾到了自己的面子,说得比较隐晦。
虞莱只穿了一件纯黑色短袖T恤,背上“别烦我”几个字不像是一般文化衫上的字那样歪歪扭扭,但是用相当精致的彩色丝线绣制,一看就是手工制作,到时让陆为民颇觉好奇,只不过这http://www.hetushu.com件别有味道的文化T恤穿在身材丰腴挺拔的虞莱身上却多了几分性感的气息,尤其是胸前那对傲人豪乳虽然是黑色起到了一些收敛的作用,但如果仔细观察,一样可以觉察到那波涛汹涌带来的气势。
虞莱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报了自己传呼号。
“怎么,想要在我们面前显摆一下你朋友有钱?”虞莱没好气的道。
“我也说了,你需要,你现在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虞莱,说实话,你今天和那些女孩子们说的话让我很震动,对于她们,我帮不了太多,但是我想我可以做一些我能做的,比如说帮你,然后你们来帮她们。”陆为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些女孩子都有花样年华,她们入那个行道,也许是一时贪慕虚荣,或者贪图享受,又或者生活所迫,但是我觉得他们只要愿意从里边挣扎出来,就应该给她们一些希望,你做的事情让我很意外,嗯,另外也很触动。”
她不得不承认季婉茹所说的,这个男人虽然很年轻,但是却又一种饱经沧桑之后的成熟洒脱,如果再加上有一颗善解人意的心,不能不说这很容易让她们这种自认为已经看破世情的女人被打动。
虞莱深深地看了陆为民一眼,语气变得有些淡漠,“你不要把我想得那么高尚,一方面我是为她们,另一方面我也是为我自己,有更多的资源掌握在我自己手上,我做事情可以更和图书容易,也能挣更多的钱。”
“我的观念和其他人有些不一样,我觉得过程和目的都不重要,关键在于结果如何。你赚钱也好,控制资源也好,我觉得,结果就是那些在风月中想要挣扎上岸的女孩子们能够有一条更好的路,那是好事,我就看到了这个结果。”陆为民笑了起来。
“嗯,买好之后,那就打这个传呼,126传XXXXXX,然后把这部电话交给对方,记得每个月去把电话费交了,嗯,就这件事情,嗯,你还没回去,嗯,我在外边和一个朋友说点事儿。”陆为民放下电话,笑着道:“这件事情算是解决了。”
“当然没问题,莱姐你来定时间,我这一段时间都在昌州,晚上吃顿饭的时间还是有的,如果要想时间充裕,最好在周末。”陆为民非常豪爽的道。
他们对于陆为民的私生活倒是不太在意,本来人就年轻,趁着结婚前玩一玩,也在情理之中,只不过这一位身份有些不一样,只怕要想玩儿也玩不了多长时间了,在体制内混,而且已经走到现在这一步,没有一个稳定的后院,似乎不合常理。
看见虞莱他们出来,陆为民推开车门,站了出来。
陆为民把奔驰停到了乐高娱乐城大门外的另一头,这里可以远远看见大门,而演艺人员则大多是从一旁侧门出来。
“怎么办?”陆为民微微一笑,拿出手机给吴健打通电话,“吴健,是我,明天你去买一部手机,就以门市部名http://m•hetushu.com义买,嗯,选个好记一点的号码,我知道,不就是选号费么?嗯,9900吧,现在好像也就这玩意儿吧,嗯,买好之后,你等一下……”
这顿酒一直喝到了十一点,周末晚间只要向辅导员请了假,可以不回去住宿。
“其实,我还有一个更好的建议……”陆为民的话终于让虞莱有些躁动心思集中到对方的话题上来了,“哦?”
虞莱有些恼怒,“我说了,我不需要,如果我需要,我自己会去买!”
董天行、马俊成他们开着那辆奔驰560先走了一步,梁炎打了一个电话让人来接他。
“那又怎样?关你什么事?”虞莱冷声反问。
“莱姐,我是那种人么?刚才看莱姐和你的姐妹们很辛苦,请莱姐去吃宵夜怎么样?”陆为民态度相当好。
一听陆为民提起今晚的事情,虞莱脸上就闪过一抹火烧般的赤红,狠狠地盯着陆为民:“你害我不浅,躲在那里偷窥也就罢了,电话还要那个时候响,存心要害我,弄得现在她们都来问我电话是多少,你说怎么办?”
虞莱傻傻地看着陆为民,半晌才道:“不行,我不需要……”
连虞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在面对这个男人时就像是变得像个小女生一样那么容易害羞,那么容易泛起异样的感觉。
“命不在于好不好,更多的在于你自己愿意不愿意去努力创造。”陆为民回应了一句。
“我琢磨,随着昌州城市的发展,像这种大型夜场也会和-图-书越来越多,而且不仅仅是昌州,像邻近的昆湖和青溪的消费水平也在不断提升,对于各种演艺团体的需求也会持续扩大,如果你可以好生把这些资源收集起来,我想……”
陆为民抬起目光过来,“虞莱,你的传呼号?”
几个女孩子也看出来来找莱姐的这个年轻男子应该是和莱姐有什么正事要谈,所以也都很知趣的邀约着一起打车走了,只剩下陆为民替虞莱吧车门打开,虞莱也才很淡然的上车。
当虞莱和三四个女孩子收拾好出来时,陆为民已经靠有点儿昏昏欲睡的感觉了。
“我从来没那么想过,哪个人一辈子都要遭遇坡坡坎坎,一帆风顺那只是小说里边才有的事情。”陆为民摇摇头,“不说了,今晚的事情,我要真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我可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我对酒没太多研究,白酒也好,红酒也好,都是牛嚼牡丹,也就是凑个兴致而已,你经常来这里?”陆为民没想到虞莱对这里相当熟悉,无论是酒保还是琴师都对虞莱很热情而又客气。
“免了,她们累了一晚上,早点回去休息。”本来几个女孩子都面带喜色,听得虞莱这一说,都是沮丧的吐吐舌头,虞莱也看到了几个丫头的表情,“你要真有心,专门定个时间,请她们好好吃一顿,那才有诚意。”
虞莱看见陆为民那笑容可掬的脸就来气,翻了一个白眼,想要不理陆为民,但是又觉得自己太小气,只得冷笑着看了陆为民一眼,m•hetushu.com“哟呵,连奔驰都玩起了,看来真是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啊。”
陆为民注意到舞台上表演的几个女孩子狂歌劲舞,相当出彩,就是虞莱手底下那几个女孩子,看样子这就是虞莱趟的新路子,但是陆为民也知道在夜场里吃着晚饭也不容易,一个个女孩子青春娇俏,妩媚多姿,这夜场里边男人鱼龙混杂,保不准就有哪个起了花花肠子,就得要寻事儿,要应付这些人,也一样不简单。
“不关我事,嗯,就当我的赔罪,嗯,今晚偷窥的惩罚赔偿,还有那对莱姐的亵渎……”陆为民眨了眨眼睛,目光似乎在虞莱身上打了个旋儿,虞莱的脸顿时红了起来。
“那你……”虞莱眉头一皱。
几个女孩子看到陆为民笑意盈面地望着虞莱时,都忍不住望向虞莱,哇,奔驰300,这也太夸张了吧,而且还是这么一个俊男,也不像是那些浮夸气息十足的纨绔,陆为民打扮怎么看都更像是一个小白领。
美通酒廊紧邻着索德纳尔咖啡,这里也是虞莱经常来的地方,陆为民倒是第一次。
在离开的时候,梁炎提醒陆为民,有些女人玩玩儿可以,但是千万别当真,而有些女人一旦当真,就很麻烦。
“我知道。”陆为民淡淡地笑道:“你不赚钱,怎么来养活自己?没有利润,怎么能做得更大?”
谁都不容易,陆为民下意识的有些感慨。
当陆为民问及在哪里去坐一会儿,虞莱想都不想就指了这里。
陆为民笑笑不语,几个人也就没再多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