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二十五节 产业

由于阜头县财政困难,在银行已经被列入黑名单,县政府多次要求这家已经更名为阜头交通机械厂为县财政贷款提供担保,除了第一次阜头县财政贷款叁佰万元阜头交通机械厂做出了担保后,后续几次贷款因为县财政无力偿还第一次贷款,所以便遭到了县交通机械厂的拒绝,这也使得县里和交机厂关系迅速恶化。
只是这些企业大多属于手工作坊式的企业,比如酱园、酱菜厂、风味食品厂、笔厂、工艺品厂、文化用品社这些小型企业,数量不少,也能经营得下去,但是你要说形成多大的规模和产值,却不太现实,这一行本来就有其固有特点,单纯的扩大生产规模来提高效益并不可行。
无论是说这企业产品适销对路也好,市场经营能力也好,都应该有相当水准,这位任国非厂长也应该是一个不简单的人,尤其是在县委县府关系这么恶劣的情况下,姜开全和钱书理都没有敢把他给撤换了,说明这家伙的确有两把刷子。
阜河水量很充沛,尤其是在丰水期更显得水量充足,也是大丰江最重要的一条支流,加上阜河横贯泊头、阜城、牛首三个区地势平坦,土地肥沃,人口众多,物产丰富,使得这一线从古至今就是阜头经济最发达的区域。
和自己这个秘书说话,陆为民也没有多少心理负担,也可以敞开心胸说,“明坤,情况不一样了,虽然从表面上来看阜www.hetushu.com头各方面似乎比两年前的双峰还好一些,但是,就是这两年,情况就不一样了,现在各地为了发展经济争夺外来投资都进入了血拼的阶段,阜头看似条件不错,但是却很难选择到立竿见影的发展路径,像双峰可以以医药产业为主导,阜头呢?阜头商业环境不错,但是商业需要依托厚实的工业基础,阜头的商业是建立在传统手工业基础上的,和我们现在追逐的现代工业是两码事,如何既要让现代工业在这里立足,同时又要把传统手工业或者文化艺术产业发扬光大,这是个不小的挑战呢。”
陆为民很关注这家交通机械厂,在他看来像阜头这样县份上的一个企业生产主来的产品能够打开邻省高速公路市场,这是一件相当不简单的事情。
由于交通机械厂现在位于老城区内,范围较为狭窄,企业有意扩大生产规模想要搬迁到老城区外重新选址扩建,但是县政府这边一直迟迟未批准,而原来企业有意在苏省投资建分厂,也遭到县里断然否决,这使得双方关系处于濒临破裂的地步,县委县府一直在酝酿如何撤换任国非,在厂里选拔合适的干部来替代,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人选,所以这件事情也就拖了下来。
台商投资考察团据说已经结束了对黎阳地区的考察,返回了昌州,陆为民觉得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自己都应该去见m.hetushu.com一见那几位台商,虽然明知道要挽回台商的信心微乎其微,但是陆为民觉得至少需要把姿态做足,挽回一些声誉,下一步的招商引资少扫平障碍。
目前阜头县级国有企业尚存的还有三家具有一定规模的,阜头县印刷厂经营只能说勉力维持,阜头毛巾床单厂现在经营困难,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还有就是原来效益良好但是现在因为与县委关系恶劣而发展受限的阜头交通机械厂。
总而言之,阜头内部挖潜的目前来看,似乎也就只有交机厂有些看点,真正要想形成主导产业,依然需要通过招商引资来培育,这一点也是陆为民和宋大成、关恒、乔晓阳等人几番研究过后形成的共识。
被何明坤这几句话逗得笑了起来,“明坤,你现在拍马屁的功夫已经到了大巧不工重剑无锋的境地了,就这么直截了当的拍,还真让我高兴啊。”
“我现在暂时还没有心思去吃鱼,明坤,我来阜头可是扛着无数人的期盼压力而来,如果玩不转,把阜头搞不起来,那我就真是败走麦城了,这一跤我是跌不起啊。”陆为民目光从远处阜天荡水面收回来,不无感慨的道。
陆为民也考虑过依托阜头丰厚的历史文化资源来推动旅游产业的发展,但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建功的事儿,而且也需要有一个综合统筹规划,杀鸡取卵竭泽而渔的事情他是绝不会干的。
和*图*书为民也是煞费苦心,对阜头现有经济也做了相当细致的分析了解,但是觉得阜头目前还真是没有什么特别突出或者说值得挖掘的产业,除了古镇和历史文化这些看似和经济发展关系不大的东西。
何明坤目光中依然坚定,“陆书记,您能看到这些,就说明你肯定能找到路子,我还是那句话,您肯定能行。”
陆为民摸着下颌若有所思地看着前方浩荡的水面。
阜头国有企业虽然不多,除了交机厂外,其他企业都乏善可陈,但是集体企业却不少,而且亦有一些值得一看的亮点。
“真是有趣啊,为什么梅坞和阜城隔河而建,而要跑到阜天荡边上去呢?”
阜头交通机械厂前身是阜头五金厂,在现任厂长任国非担任厂长期间,阜头五金厂针对高速公路建设市场火爆这一特点,开发出了波形护栏尤其是高性能波形护栏这一产品,并且迅速打入了邻省苏省的高速公路市场,立即赢得了大批订单,使得阜头五金厂效益顿时飙升。
任国非善于经营,也手下一帮人也能开拓市场,所以在三年时间里,五金厂生产规模连翻几番,效益也是跟着翻了几番,成为阜头首屈一指的优质企业。
阜河在前方两公里处开始急剧收缩,形成一个葫芦嘴般的形状,而阜河大桥正好从葫芦嘴处横跨,而阜天荡则是这个葫芦的两个葫芦头,只不过阜河基本上是沿着葫芦头的边缘流过,葫芦更像是和-图-书与阜河这条丝带缠绕在一起。
但是要想单单依靠在旅游产业上振兴阜头经济显然不现实,阜头要发展,仍然必须要发展工业。
如果不是忌惮任国非在交机厂威信相当高,撤换任国非可能会带来许多不可测风险,姜开全和钱书理早就把任国非撤换了,但即便如此,县里边也加强了对交通机械厂的控制力度,尤其是对交通机械厂财务上的控制,使得双方关系更加恶劣。
陆为民从外边回来的路上,就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
要想在这么短时间内摸准阜头的脉,寻找到适合阜头发展的路径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在地委领导面前夸下了海口,不是光玩玩嘴皮子就能行,怎么来打开局面,就得有一把钥匙。
梅坞鱼宴在丰州颇有名气,不少外地人都愿意到梅坞来吃鱼,这两年价格已经要比几年前贵了不少,但是总体来说还是比较实惠公道的,在国道331上跑的老司机,都愿意哪怕绕行几公里到梅坞镇吃鱼,而现在也有几家鱼馆开到了国道331路旁,但是大家总觉得这路边鱼馆没有梅坞镇上那几家的鱼味道地道。
“也许是觉得和阜城隔河而望,就没有存在感了吧?”何明坤挠了挠头,他对阜头这边的历史也不太了解。
“是啊,不过陆书记,我去过梅坞,梅坞的集镇和阜城就简直没法比了,就像你说的,可能那就是一个渔村发展起来的,不过梅坞的鱼可是一大特色,银和*图*书鱼、鲟鱼、鳜鱼以及乌鱼都是特产,口感极佳,陆书记如果喜欢吃鱼的话,倒是可以去尝一尝。”何明坤显然是已经去品尝过梅坞的鱼宴了,“章主任前几天和我去尝过,味道真不错,而且价钱也不贵。”
这么一来,阜头县经济技术开发区的申报也势在必行,而要建经济技术开发区,也就意味着必须要有一定的产业优势,就目前来说,至少要在招商引资上取得一定突破的情况下,才有可能获得省里的认可。
“陆书记,我对您有绝对信心,在我看来双峰自然条件还不如阜头,您都能把双峰搞起来,阜头您肯定也不在话下。”何明坤相当认真地道。
陆为民这两天开始有意识的学习了解阜头的地方志,史志办也为陆为民提供了一些关于阜头的风土人情和历史人文方面的资料,陆为民没事儿的时候,尤其是晚间睡觉前花上半个小时看一看,还很有点儿意思。
“这也算是一个理由吧,但这个理由在现代可以成立,在古代却不可能,古代人可没有那么多心思为了自己的存在感或者保住自己的官位而不顾现实需要,跑到几里地外去聚居,我觉得可能还是因为阜天荡这个所在让他们生存起来更容易,阜天荡在以前清朝中叶以前水面规模据说至少是现在的三倍,典型的鱼米之乡,而梅坞原来是一个渔村发展起来,所以他们和以河港码头与商业立市是完全两个概念,搅不到一块儿也很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