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二十七节 摸底

“嗯,我觉得还行,这个糜建良还是有些见识的,对目前农村中存在的很多问题也有相当深刻的认识,基层干部中有这样见地的很少,而且这个人也不像有些人拘泥于心中的一些教条理论,对现阶段如何帮助农民实现增收有很清醒的认识,不像有些人只一味批评指责党委政府为了自己政绩就侵害了农民利益,看不到党委政府为什么要走这一步的更深层次原因,说得难听一点的话,那就是在哗众取宠,卖直取忠,我看不上这种人。”
※※※※
“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说,阜城的情况不应该只停留于这个程度,我觉得阜城应该有更高的追求,因为我们是城关镇,同时也在城郊地区有着上佳的各方面条件。”糜建良脸色不变,径直道:“阜城要发展,光是靠刚才我说的只能说是达到小富的境地,而且需要时间,从我个人角度来看,阜城作为阜头的核心,理应承担起经济发动机的作用,那么建设经济技术开发区,大力招商引资就是必走之路。”
晚饭陆为民谢绝了挽留,直接回了县委。
……
中午也没有喝酒,吃了饭之后,陆为民带着章明泉分别和糜建良以及阜城镇镇长进行了谈话,在只有一个人在场的情况下,无论是糜建良还是那位卢镇长谈话都能放得更开,也能让陆为民对阜城现状了解得更客观更详实。
对于这个问题,糜http://m.hetushu•com建良显然是觉得自己很有发言权。
其他阜城镇的几个领导也都同样被糜建良的这番话所触动,只不过有的显得有些不以为然,有的似乎尚未完全理解到这番话的意思,有的大概是觉得糜建良这番话有些太过于超前,脱离了现实,总而言之,糜建良的观点很有点儿鹤立鸡群的味道。
“呵呵,陆书记你心里不是已经有了看法么?还问我?”章明泉笑嘻嘻的道。
“陆书记,你这么快就打算启动开发区建设?”章明泉有些担心,“会不会太快了一点,尤其是在那件事情还没有处理好的时候。”
“有什么万一,如果一个县委书记县长都不敢和老百姓面的面的沟通交流了,我觉得这个县委书记县长就是不合格的,说句难听一点儿的话,连你治下的子民你都怕见,那你还敢做什么?”陆为民朗声笑了起来,“明泉,不用杞人忧天,出不了什么事儿,天塌不下来。”
“建良,你对双峰的情况很熟悉嘛,双峰的一些做法对你有启迪?”陆为民微笑着问道。
说完之后,陆为民又补充了一句,“糜建良不错。当然我还要看看他给我下一步交出的答卷,光说不练那就是赵括了。”
“我认真仔细的做过了解,农民们不反对征用他们的土地。按照现行法律规定,土地所有权都属于国家,他们只和*图*书是拥有承包权使用权,但是这种权利在他们看来就是生存权,要拿走他们这部分生存权,那么政府就应当给予他们补偿以及为他们寻找另外一条生存之路,这才是负责任的政府,而不能仅仅将目光盯在如何引进项目搞好企业增加税收这么简单。”
“不,这种说法不对,阜城老百姓不是傻子,他们难道不向往更美好富足的生活?开发区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没有人看不到,问题是开发区发展需要招商引资招来项目,而项目入场就需要用地,对于农民来说,土地基本上就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根本,虽然近些年在土地上的收入的确很难让人满意,准确的说,就只能解决温饱问题,但是它毕竟解决了温饱问题,在没有其他出路之前这就是他们生存的根本。”
糜建良大概也意识到刚才自己那番话有些标新立异了,但是他注意到陆为民对自己这番话表现也还算平静,没有太异样的表情,所以平复了一下心境,认真地道:“一方面要继续做实工作,沉下去做好宣传解释,让老百姓明白建设开发区的必要性和好处,另一方面,政府方面应当理解农民失地心情,综合评估失地之后对农民生活带来的冲击,为其寻找合适的生存路径,补偿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怎么来让这些人不至于坐吃山空,尤其是那部分年龄青黄不接的群体。”
和-图-书建良,我听说阜城老百姓对建设经济技术开发区抵触情绪很大,不希望开发,对这事儿,你又怎么看法?”陆为民随口问道。
陆为民在阜城镇食堂吃的饭,既没有刻意的要去吃大锅菜,但也制止了阜城方面准备安排在外边饭店的做法,就在食堂吃,但是多两个菜稍微丰盛一些就行了。
陆为民在最后又去查看了发生围堵事件的开发区工地,应该说阜头在前期还是做了一些实际工作的,至少这一块区域的道路框架已经有了雏形,而且管线等也已经布设到位,只等投资项目的入场,可惜却被这么一出事儿闹得满城风雨,现在谁还会敢来这里投资建企业?
陆为民觉得眼前这个家伙有些意思了,从糜建良先前的一些说法和陆为民自己之前地听到一些东西,糜建良似乎是不太认同阜头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建设项目的,这也是陆为民对糜建良的观感有些不佳的原因,但是他也承认糜建良表现出来的一些东西是可取的,所以他先前还有些矛盾,没想到这个家伙现在居然给自己演了这么一出。
章明泉吃了一惊,他没想到陆为民居然还有这个念头,犹豫了一下,“陆书记,是不是不太合适?万一……”
陆为民已经品出了糜建良话语中的含义了,他是在很委婉的建议经济技术开发区的规模不宜搞得太大,不要铺得太开,而应当在现有资源基础之上和图书抓好招商引资,充分挖“潜”。
“那么你觉得目前应当怎么做?”陆为民钢笔在自己笔记本上重重了写了几句话,然后抬起目光问道。
“我会要求公安部门尽快拿出处理意见来,另外台商那边我也考虑要接触一下,开发区虽然没名没分,但是毕竟也开拓出了那么大一片土地,而且基础设施已经投入进去不少了,不能光砸钱看不到发芽开花啊。”陆为民摇摇头,“今天时间太短,我打算在县公安局那边拿出最终处理意见之后,我再去阜城一趟,去红拂村坐一坐,和老百姓聊一聊,听听他们对这件事情的真实看法和想法。”
下午糜卢二人陪同陆为民一行人考察调研了阜城镇三家集体企业,两家私人企业,虽然只是蜻蜓点水,但是也让陆为民感觉到阜城镇这种更像是私人作坊性质的企业的勃勃生机活力。
“明泉,感觉怎么样?”和章明泉就在政府食堂里吃饭,陆为民显然对今天的调研之旅比较满意。
“唔,建立经济技术开发区很有必要?”陆为民反问了一句,“但是现在建立经济技术开发区有很高的要求,必须要省里批,而且对产业聚集有具体要求,没有足够厚实的产业基础,很难获批。”
“事在人为,而且我们可以效仿之前的双峰搞一个实验区,规模不一定需要多大,但是基础设施要完善,先行搞起来,吸引一些项目投资,然后才http://www.hetushu.com去滚雪球这样的方式滚动开发,滚动发展,这样既可以减轻财政上的压力,也可以有效利用土地资源。”糜建良泰然自若的道。
糜建良的话让陆为民再度震惊了,如果这个家伙不是虚情假意的在自己面前玩噱头的话,那么这个人思想深度就不是一般化的高了,至少陆为民印象中还很少有人达到这种水准的。
“陆书记,我了解过各地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发展状况,应该说搞得越早越占先手,越晚受到的限制约束越多,而且门槛也更高,当然,这也是时代发展需要,但是这对于后发者就有很大的压力,也要求我们在这方面把工作做得很细更好。”糜建良对于这个问题显然也是早有思想准备,“双峰是一个典型,我觉得阜头可以效仿双峰做法,最终获得省里认可。”
陆为民注意到章明泉显然也被这个家伙的这番论述所打动,甚至手中的笔都停顿了下来,似乎在仔细的消化着对方话语中带来的冲击力。
无论是制笔制纸的,制砚的,还是制墨的,抑或是生产酱菜、酱汁儿、瓜子、胡豆等特色风味食品的,虽然在规模上都不算大,一家一年营业额大的不过百余万元,小的不一二十万元,但是这些企业都凭着自己招牌绝技或者招牌名声,占据了稳定的市场,更多的是由于在经营上缺乏更主动和大胆的思路策略,或者资金上缺乏支持,才导致规模多年保持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