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三十二节 美人如玉

稍作犹豫了一下,苏燕青就大方地推开了自己卧室的门,别说一些内衣裤,自己身体都被这个家伙看过摸过了,似乎还纠结这些就显得有些可笑了,苏燕青想道。
很朴素的一张老式大床,看上去更像是中年人所用,床单也很简单素洁,深蓝色的床单,浅蓝色枕套,没有一般女孩子所常有的玩具熊或者抱枕这一类的东西,就是一床毛巾被,一对单人沙发应该是布艺的,比较新,衣橱是那种很深的木纹色,整个房间看上去似乎笼罩在一派淡淡的沉静中,一样很符合苏燕青的性子。
“看表干什么?不愿意上去就算了。”苏燕青脸色有些不好看了,陆为民慌了,赶紧一打盘子停在了大门旁的空地上,“我只是在想万一我在燕青家里醉了,回不了家怎么办?我可是和我妈说好了今天回去的。”
“我没那么说啊,你少往你自己头上栽帽子。”苏燕青一听有些发急,狠狠瞪了陆为民一眼,见陆为民脸上并没有多少其他表情,这才反应过来陆为民是在开玩笑,又噘起嘴瞪了陆为民一眼。
“嗯,虽然我的想法不止于宝鸿电子这个意图,但是电子产业是我确定的阜头支柱产业,前提是这一个集群性的项目能够被我们拿下,阜头劳动力资源丰富,电力供应充足,开发区的基础设施也有了一定基础,就缺项目,如果能够把这一批电子产品项目拿下,对于改善阜头和_图_书产业结构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所以这一步我会尽全力来争取,尤其是现在有季振祥这个有利因素在里边,等到季振祥来阜头了之后,我打算找机会拜会一下季耀坤,他可能才是宝鸿电子这个项目的真正决策者,而宝鸿电子又能很大程度影响到为其配套的其他几个企业。”
“不好,喝咖啡更讲求的是一种格调,一种意境,不像你所说的那么不堪。”苏燕青没好气地道:“没有那种心态意境,就慢慢培养。”
可苏燕青不一样,苏燕青对自己的情意陆为民很清楚,越是这样,就越是让陆为民感觉大巨大压力。
“嗯,我也有这种感觉,所以我一直以为这咖啡并不适合咱们中国人体制,纯粹就是一种附庸风雅的小资情调,要不咱们下次就摒弃这种庸俗的攀附心理,好不好?”陆为民一脸正色道。
房屋面积很大,但是格局还是比较老式,典型的三室一厅,不过每一间面积都很大,客厅和饭厅连为一体的,至少有六十个平方,三个卧室有两间关闭着,只有一间大概是改成了苏燕青的书房,开着。
毫无疑问,今天不是一个上楼去的好时机,这擦枪走火的事情在他身上已经发生过了,好在岳霜婷因为家庭变故早已经对这一切看得很淡了,加上性子本来就有些恬淡,倒也没有在这上面给他带来太多的困扰和压力。
“嘿嘿,看来还是我和_图_书粗俗了一点啊,难怪都说贵族要培养三代,我这工人的儿子还不够格啊。”陆为民自我解嘲道。
陆为民假意看了看表,九点半,对于盛夏时节来说,真的不算晚,想到这里陆为民不由得暗自后悔,早知道就该多和季振祥夫妇谈一会儿,拖到十点半,也许就好说一些了。
他无法给苏燕青一个完整的感情归宿,他就不愿意去做那逾线之举。
站在门口陆为民就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花草香,这种香气很淡,但是却很好闻,和甄妮、隋立媛这两个与自己有过肉体关系的女性身上的香气截然不同,也很符合苏燕青的品性,高洁隽永。
陆为民心旌荡漾,又突然警醒过来,收敛了一下自己有些放纵的心神,这才走回客厅里,端起那杯柠檬水,喝了一口,借以稳定自己的心境。
陆为民的分析相当客观而准确,苏燕青也知道陆为民是个下了决心就绝不回头角色,尤其是在这种事情上更是没有半点退缩的可能,苏燕青只是担心阜头条件未必能够入对方的眼,尤其是像陆为民所说几个项目打捆的情况,就连昌州都一样感兴趣,怎么争取到阜头来还真是有些费心思。
衣帽架上挂着一件淡青色的丝绵外套,大概是夜里看书或者写东西批一批,一台现在还算是奢侈品的IBM个人电脑搁在桌案一端,看样子也不常用。
两个单人沙发中的茶几上摆着一个http://www.hetushu•com台灯,茶几上也摆着两本书,估计苏燕青是不喜欢躺在床上看书,而是喜欢坐在沙发上看书,这和许多女孩子恋床不一样,也说明这个女孩子的性格更独立而自信。
看见陆为民很仔细地打量着自己的书房,端出两杯柠檬水的苏燕青心里也一甜,“为民,喝水,喝了咖啡之后有时候反而会感到更口渴。”
“燕青的香闺在哪里?我也要参观一下。”陆为民及时岔开话题。
陆为民伸头一看,果然,一张挺讲究的老式橡木书桌,很朴素典雅的台灯,桌案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一些书籍,也有两本杂志搁在一旁,还有一套组合沙发,怎么看这都像是一个领导的书房,这让陆为民也有些纳闷儿,但是转念一想,苏燕青的父亲是原来昌钢的领导,有这样一个书房也很正常,在昌钢工作时的需要吧。
看见陆为民的目光有意在自己晾晒的内衣裤上游移了一阵,然后又似笑非笑地转过头来看着自己,苏燕青只觉得脸颊有些发烧,嗔怨地瞪了陆为民一眼,然后把目光故意移开,不再理对方。
“为民,除了在宝鸿电子上外,你还有什么其他想法?我觉得你不像是在一棵树上吊死那种人,现在的局面也不像两年前,这会儿大家都有些醒悟过来了,都在一门心思拉投资,就算是季振祥被你说动心,我觉得阜头要想重演去年双峰的奇迹,也很难。”苏燕青坐和图书在客厅沙发里,捧着水杯,沉声道。
“上去坐一会儿?”苏燕青含笑邀请着,陆为民注意到对方脸颊有些微微泛起一层娇艳的玫瑰红,目光中涌动的情潮已经证明了眼前这个女孩子显然对这一晚都被外人占用感到有些不满,希望得到补偿。
“哼,我又没有让你喝酒,你怎么会醉?”女孩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瞪了陆为民一眼,先下了车。
苏燕青就这样抱臂站在一旁看着陆为民打量自己的房间,陆为民看了一眼苏燕青娇美的粉靥,再度扭过头,目光穿过窗户,却看见了悬挂在阳台上晾晒的内衣裤,乳白底色带水墨图案的文胸,带上纯白色蕾丝小裤,高洁中似乎也透露出一份女性的柔媚。
“油嘴滑舌!”一边嗔道,脸却微微一烫,苏燕青拿出钥匙一边开门。
把苏燕青送到门口,陆为民便想要和苏燕青挥手道别。
“嘿嘿,到燕青家里,就算是不喝酒,说不定也会醉啊。”陆为民说着俏皮话,提着包,四下打量着,这还是他第一次来苏燕青家里,虽然以前也见过很多次面了,但是都是把苏燕青送到家门口,还没有一次正式登门。
苏燕青噘嘴横眸的表情让小儿女的表情暴露无遗,而印象中苏燕青是很少有这样的姿态的,转让陆为民心中微微一荡,但随即就提醒自己,千万别乱动心思,要不就真的要出大事。
昌钢生活区里这一片中干楼的环境很幽静,按照http://m.hetushu.com苏燕青的说法,她父母都已经调离了昌钢到外地了,这房子就该收回去才对,不知道昌钢为什么没有收回去,这样的住房搁在这里就被苏燕青一个人住着,就算是苏燕青在省政府工作好像也说不过去,但一想苏燕青父亲原来是昌钢的领导,现在又高升到冶金工业部去了,谁会来没事儿找事儿吃饱了撑的,要把这一套房收回去?
苏燕青也感受得到自己对她的感情,所以她就更无法理解自己,这种情形下,自己一旦真和对方有了出格的事情,自己就真的很难面对对方了。
陆为民有些踌躇。
可是像今天这样的情形下,苏燕青无疑很希望和自己单独多呆一会儿,今天上午对自己的离开苏燕青就有些失望和不悦,现在时间也还早,如果就这么执意离开,不但会伤苏燕青的心,更会伤及苏燕青的自尊,但是如果自己到她家,她家里又只有她一个人,这种情形下会发生什么,陆为民真的无法保证。
苏燕青犹豫了一下,刚回家就去泡水,还来不及收拾卧室里的东西,虽然她很爱整洁,每天早上出门也都要把东西收拾好,但是卧室外边就是阳台,女儿家夏天换洗衣物相当勤,基本上每天文胸内裤都要换洗,换洗之后就要晾挂在阳台上,通往阳台的门窗又没有关,可是这会儿要不让陆为民参观也不好开口,或者说自己先收拾一下才能看,不是又显得自己是一个邋遢而不爱收拾的女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