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三十三节 你究竟在想什么?

“这么说,我招你讨厌了?”苏燕青脸一沉,站起身来插着腰道,盈盈可握的腰肢在一条粉色小皮带拴系下显得更是蜂腰翘臀,颇为诱人。
虽然觉得陆为民有些夸口,但是苏燕青却很迷醉陆为民表现出来的这种霸气十足的气势,这种气势甚至能够直入自己的心田深处,让自己下意识的迷醉醺然,真正成熟的女性是不会喜欢那种温文尔雅的所谓绅士男性,像苏燕青就更喜欢像陆为民这种偶尔露峥嵘的嶙峋个性。
苏燕青的建议让陆为民忍不住叹息,“燕青,你就不能让我自得一会儿么?这么快就把我的想法看穿了,让我想要独自享受这份快感的得意又落空了,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大煞风景呢?难道不知道这是很招人讨厌的性格么?”
虽然不喜欢婚前有这种行为,但是听到陆为民没有答应,苏燕青内心却难以释怀,身体顿时变得僵硬,“你怕什么?怕承担责任?是不是因为甄妮?还是因为其他?我感觉后者原因居多。”
苏燕青眼睛一亮,“你又想在旅游业上做文章?”
陆为民心中微动,很显然苏燕青并不是针对自己刚才的话,而是在旁敲侧击的提醒暗示自己,只是处于这种情形下,他又能如何,看见苏燕青眼眶已经有些微微泛红,眩然欲滴的模样也是很少见到的,陆为民不知道是不是今晚季振祥夫妇俩相敬如宾的恩爱和对自己两人的种种暗示刺激到了苏燕青,才使得苏燕青的情绪有些波动。
“啪啦!”一声脆响,将两个沉醉在情和*图*书欲之河的男女从迷乱中惊醒过来,是搁在茶几上的水杯落地打碎了,苏燕青因为身体扭动碰到了茶几。
一直到轻轻解开苏燕青文胸的锁扣,染后恣意的把玩甚至吮吸着那对傲人红蕾,陆为民都没有收到任何抵挡,显然女孩对于这早已有过的经历并不那么抵触,相反还很渴望爱郎这样的爱抚亲昵。
看着苏燕青站起身来背过身去把长裙穿好,气氛似乎一下子变得有些说不出的尴尬。
陆为民的手也很快从苏燕青的光滑的大腿上摩挲向上游移,苏燕青显然还有些不太适应,陆为民很有耐心,只是巧妙的在女孩大腿外侧不太敏感处爱抚,麻痹着女孩的底线,一直到女孩逐渐适应了爱郎的亲昵爱抚,手指才逐渐滑入大腿内侧。
“还是算了吧。”陆为民想了一想回答道。
“啊!”似乎理智又回到了两个人脑海中,苏燕青羞不可抑的捂住自己胸前,慌忙着寻找自己衣裙,而陆为民也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眼前这一切。
“嗯,双峰以山水盛景取胜,那么阜头就要以人文历史民俗建筑来独占鳌头,我国历史文化就是一个取之无尽的宝藏,稍加发掘,便能涌出让人回味无穷的韵味,尤其是在我们阜头还有着极其著名的文化特产,笔墨纸砚,文房四宝,还有各色风味食品,这些如果能够和各具特色的风情旅游结合起来,我相信必定可以大放异彩,在和双峰的旅游产业对决中后来居上也很正常。”
犹如心有灵犀一和*图*书般,当陆为民嘴唇轻轻挨近苏燕青的樱唇时,苏燕青便微微张开粉唇,犹如一朵娇艳待采的花朵,渴望着狂蜂浪蝶的光临。
陆为民想说一句对不起,但是他知道这一句话出口只会让情况更糟糕,所以他努力思考着该怎么办,最后,当苏燕青转过身去时,他也站起身来,走过去,轻轻搂住对方,亲吻着对方的粉颈,但已经不复有刚才的那种狂热迷乱,两个人都冷静了许多。
两个人的身体很快转成了正面相对,苏燕青骑坐在陆为民大腿上,这样两个人的身体可以紧紧相依相偎,而陆为民更是相当过分的把苏燕青的裙子脱了下来,羞不可抑的苏燕青只穿了一条蕾丝内裤,只能紧紧贴在陆为民胸前,而陆为民胯下那粗大的勃起更是紧紧顶在了她的禁区,那份灼热感几乎要穿透薄薄的蕾丝内裤直入自己身体深处。
陆为民不能不承认女人的直觉很可怕,但是他却无法回答,良久才道:“燕青,我不愿意伤害你,我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好,尤其是在感情上,我觉得我配不上你……”
“留下来吧?”苏燕青声音略略有些嘶哑,紧紧握住置放在自己小腹的那双手,其实她并不喜欢婚前性行为,当然,她也并不反感如果到了某种情难自禁的地步,做了也就做了,就像刚才那样,但是现在冷静下来,似乎就在缺乏那一点激情默契了。
当陆为民手指隔着丝质内裤裆部轻轻触及女孩丝绒般的嫩肉时,女孩就像是受惊的小鹿一般,差一点就要绷紧和图书身体纵身而起,这让陆为民也吓了一大跳,他没有想到苏燕青对这个部位如此敏感,显然并没有做好某些方面的准备,所以他很快收回了手,将女孩腰际的皮带解开,让紧束的腰肢放松,而他这个时候就可以很随意的重新穿入女孩裙下,在女孩温润如玉的腰腹处逡巡游移起来。
有些手足无措的陆为民还是第一次看到苏燕青如此情绪激动,有些不知所措的他只能把女孩子紧紧搂住,而苏燕青似乎也趁势就仰躺入陆为民怀中,美眸半闭,泪水却流淌在脸颊上,让陆为民无限怜惜,禁不住轻轻吻上她的脸颊。
陆为民也没有想到苏燕青穿着高跟鞋没有能站稳,来不及多想,伸出手臂就勾住了对方倒过来的腰背,女孩惊叫声中尚未停住,却感觉到腰背一个有力的胳膊揽住了自己的身体,再看到那个剑眉朗目让自己魂牵梦绕的脸庞出现在面前,心中那份羞涩喜悦混杂着委屈,让她一时间难以克制自己的情绪,竟然嘤嘤哭泣起来。
下意识的伸手拉住从自己身畔经过的苏燕青的手,苏燕青一挣扎没有能挣脱,却反而被陆为民有力的手一带,一个踉跄没有站稳,就惊叫一声,只朝着陆为民怀中倒了过来。
轻轻的吮吸着苏燕青娇嫩的唇瓣,舌尖撬动着对方的贝齿,很快热情似火的女孩便给予了更为主动的回应,两条灵舌纠缠在一起,一波接一波的情欲浪潮在两个人身体间不断萦绕升腾,让两个人都有些情不自禁。
“大气?你看那个女孩子会大气?你hetushu•com这是对女孩子的品格评价,一个女孩子面对一个自己很看重的男孩子的评价,谁会大气?”苏燕青轻哼一声,扭过身子就欲向卧室里走去。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亲热过了,自从那一次在电影院里之后,陆为民和苏燕青都很小心的回避着这种令人尴尬而又向往的触线举动,这么久来,虽然两人也曾经见面无数次,也曾经小酌,散步,谈话,甚至看表演,但是再没有向那一晚那样难以自抑,但是今晚,似乎那一夜的激情又开始涌动了。
“我倒是觉得双峰和阜头的旅游产业可以形成互补,如果阜双公路建成,那么从双峰到阜头这一线正好可以形成一个完美的黄金旅游圈,我觉得你好像也在打这个主意。”
“没,没那个意思,”陆为民见苏燕青脸色沉下来,连忙摆手示意,“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燕青,不至于连这种小玩笑都开不起吧?我一直觉得你很大气呢。”
见苏燕青似乎在为自己担心,陆为民笑了笑,“燕青,我的事儿你就别担心了,我心里有数,何况我也不单靠这一拨项目投资,虽然他们的确对我很重要。阜头历史文化资源极其丰富,而且相当多的名胜古迹和古建筑保护得相当好,像有些古街区甚至在全国都很少见,像泊头甚至还残存着相当一部分宋代街道,阜城更是有着大批原汁原味的明代建筑风格群落,堡口的军事设施堪称一绝,而牛首以清代和民国时期保留下来的街道一样封藏得很好,我都很好奇这里究竟怎么躲过文化大革命hetushu•com破四旧的冲击。”
“所谓传奇本来就是用来被颠覆的,所以才会有新的传奇出现。”陆为民很淡然的一挥手,“我的任务就是用新的传奇去颠覆老的传奇,我想这该是我的责任!”
滚荡的情欲让两个人似乎都要忘记了一切,粗重的喘息声和咻咻的鼻息似乎是在预示着那最后一步的到来,陆为民下意识想要搂紧坐在自己腿上的女孩,要将这具半裸的胴体嵌入自己身体中,融为一体,而苏燕青同样如此,她渴望着这个男人的爱抚,甚至做爱,她也相信这个男人会给自己一个答案,哪怕他现在还有一个名义上的女朋友,但她相信他。
“不用说了,感情这一点,没有谁配不配得上这个说法,我只问你,你不是因为甄妮,我觉得她不是我的对手,那你究竟在想什么?”苏燕青的声音变得那样清冽冷峻,犹如冬夜里金属撞击的那般铿锵激烈。
苏燕青原本搁在陆为民腰际的双手开始渐渐向上移动,最后定格在了陆为民的颈项上,牢牢的攀住了陆为民的虎项,殷红似火的双颊烫得吓人,眼眸如雾似幻,时开时阖,鼻息间的道喘息神越发腻人,偶尔从喉咙里喷发出来那种呻吟声,让人骨髓几乎都要酥麻下来。
品尝着那略带咸味的泪水,让陆为民心中的愧疚和疼惜之意更甚,想到如此一个女孩子对自己情深意重,但是自己却这般辜负美人恩,几乎是一种难以饶恕的罪过。
看见陆为民自信满满,苏燕青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就那么想超越双峰?那可是你一手缔造的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