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三十四节 无心之得

陆为民动了一动身体,女人立即觉察到了,扭动着翘臀,让他几乎要咬破嘴唇,狠狠的在对方蓓蕾上捏了一把,才让女人保持安静,女人有些幽怨地转过头来,陆为民轻轻回吻了对方一下,像是一个安慰,这才完成了退出大业。
“这不是来昌州了么?阜头出了一点事情,你可能也听说了,台商考察团的事情,我就是为这件事情而来。”陆为民微笑着道:“算是补窟窿了吧。”
昌钢生活区早已经消失在身后,陆为民知道今晚对苏燕青肯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这样一个优秀孤傲的女孩子感情上遭遇如此坎坷,陆为民内心也是一阵疼痛,钥匙就在自己身上,自己却无力去打开,世事就是如此让人无奈。
“我也不知道,也许我在什么事情上都可以有一个准确的答案,唯独在这上边,我得说我是个弱智低能。”陆为民觉得自己自我解嘲的回答对自己的判断格外精准。
躁动的情欲在最后关头戛然而止,陆为民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有些不得劲儿,忍不住回头向后看一眼。
虽然石梅在也没有关系,陆为民是对石梅毫无保留的信任的,这个女孩子已经把自己视为了一个终生可以依靠的兄长,虽然这种心态中也许还夹杂其他一些其他,但是对于陆为民来说,有这样一个可以绝对信任的人,他可以省心许多。
岳霜婷已经很久没有这样香甜的睡一觉了,依偎在男人怀中的这种安全感真好,而一夜缠hetushu.com绵给身体带来的酸软感让她更感到疲倦,这一觉睡得更加安稳甜美。
想起脸色骤然变得有些黯淡却又强撑着不让自己垮下去的苏燕青那张俏脸,陆为民内心也一样难受,但是他无法做到的事情他绝不会去承诺,否则只会更伤害苏燕青,两害相权,陆为民宁肯这个时候疼痛一下。
隋立媛呢?纯粹的肉欲?陆为民否决了这个答案,不是他要故意把自己想得多么高尚,单纯的肉欲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只要两厢情愿。
娇爽滑腻的鲜活身体让他不想出来,而怀中女人无疑也想保持这种状态,但是陆为民知道一直这样下去,只怕自己真的就要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他可不想一整天都缠绵在床第上,那可真的就成了从此君王不早朝了。
他需要花些时间来整理思绪。
他也不知道自己感情生活怎么会变成这样,就像苏燕青质问自己的一样,自己和那几个女人之间的关系究竟是什么性质,真的有感情色彩,还是单纯的肉欲?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岳霜婷才醒来,身旁男人的胡子茬儿在自己香肩上轻轻擦拭着,她转过头,半闭上美眸,奉上火热的樱唇,吐露着芬芳,免不了又是一番狂风骤雨,挺腰翘臀,分腿欠身,咿咿唔唔变成嗯嗯啊啊,最终在几声压抑着的高亢声中归于平静。
“对不起,燕青,每个人的生活经历和境遇都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每个人也都有很http://www.hetushu.com多现实无奈,而且我也做不到立即就对那些与我有着这样或者那样感情纠葛的人挥慧剑断情丝,就像你现在要我对甄妮斩断感情一样,我做不到。”
甄妮在自己心目中算是什么?单纯的女朋友?不想已结婚为目的的女朋友?有这样的女朋友么?虽然两人感情似乎由浓转薄,但是却依然稳定,那自己怎么又能和苏燕青变得这样如火如荼?
如漫步云端,岳霜婷此刻只想静静地躺在男人怀中,享受着这份极度欢愉之后的小憩,陆为民也一样如此,虽然很难判断对怀中这个女人的感情属性,但是他不后悔。
看着眼前这张艳绝人寰的娇靥,淡淡的红晕还在脸颊上挥之不去,沉睡中的女孩乌发洒落在粉颈香肩上,莹白如玉的胳膊露在锦被外,侧卧将胸前那对蓓蕾挤压出一条深凹的沟壑,陆为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强压住内心的蠢蠢欲动的情欲。
“那你心里有规划了么?”岳霜婷又问道。
“人潮人海中,有你有我,相遇相识相互琢磨……不必在乎许多,也不必难过,终究有一天你会明白我……人潮人海中,又看到你,一样迷人一样美丽,慢慢的放松,慢慢的抛弃……曾感到寂寞,也曾被人冷落,却从未有感觉,我无地自容……不再相信,相信什么道理,我不再相信,不再回忆,回忆什么过去,现在不是从前的我……”
三菱匀速的在大街上奔行着,苏燕青那一句m•hetushu.com“你走吧”似乎总是在脑海中挥之不去,陆为民轻轻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迟早会走到这一步,这对他自己也是一个解脱。
“没那么夸张,阜头情况很差,大家都知道,当然我会努力做出成绩,如果我没有这个能耐,上边也不会把我放在这个位置上了。”陆为民抚弄了一下女孩柔顺亮黑的乌发,宽慰道。
高潮后的余韵总是让人回味的,女人将秀发凌乱臻首靠在陆为民胸前,良久才懒洋洋地问了一句:“为民,你现在当县委书记,是不是压力很大?”
甄婕呢?岳霜婷呢?陆为民想得脑袋发疼,真真正正剪不断理还乱,难怪说人类与动物之间的最大区别,就在于感情的复杂性,此话不虚啊,陆为民不无自我调侃地想道。
“为什么这么说?”陆为民随口问道。
“你究竟在想什么?”一直到陆为民走出昌钢生活区时都还萦绕在陆为民的脑际,自己是怎么回答的?
“那你打算日后怎么办?甄妮呢?那些女人呢?”陆为民回想起当时苏燕青的声音变得涩哑无比。
“哦?我听说了,在省里边也炒得很厉害,我们昌州这边也知道,现在好像市里经开区也在接触这批台商,不过好像在意见上有些分歧。”岳霜婷想起什么似的,“张静宜好像跟着骆贵祥就在积极接触这批台商。”
陆为民的这段话对苏燕青是一个打击,她突然意识到从道德角度上来说自己似乎也并不光彩,在陆为民有女朋友的情和图书况下和对方走到了现在这个程度,可以说比很多处对象的关系更近了一步,除了夫妇人伦之事未作外,其他都早已逾线了。
陆为民忍不住解开自己衬衣上边的一颗纽扣,把空调开得更大,一按案件,磁带声中唐朝乐队略带癫狂嘶哑的叫声从音响中宣泄而出。
“哦?真的?”陆为民吃了一惊,忍不住坐直身体。
“你的以前我不管,只要你能割舍掉以前那些,难道为了我你就做不到?”苏燕青那刚烈尖锐的话语依然在耳边回荡。
如果说昌州经开区也在打这批台资项目的主意那就麻烦了,说实话之前季振祥他们提到的宋州和宜山,陆为民都还有些把握,毕竟宋州也好,宜山也好很多条件和阜头这边相差不大,甚至不如阜头,但是昌州经开区就不一样了,其吸引力可就不一般。
但是对隋立媛,他认真扪心自问过,每一次和隋立媛在一起,这个女人总能带给他一抹怜惜的快感,就像一个自己一手豢养的宠物,他喜欢听对方在自己怀中喃喃细语,听她那些日常生活中发生的琐事,听她和范莲、朱杏儿她们之间在工作生活中的种种,他也同样喜欢在对方身上意气风发的纵横驰骋,那份情欲释放带来的快感一样让他感到愉悦,尤其是看到那个女人在自己怀中胯下露出的那份幸福感,他也一样感到快乐。
“你这么年轻,就当县委书记,我妈说,算得上是改革开放以后昌江省开天辟地的首例了,无数人盯着你,就算是和-图-书阜头县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穷县,就算是临危受命,那也不得了,上边下边肯定都要看你能交出一幅什么样的答卷。”岳霜婷翻过身来匍匐在陆为民胸前,眼中满是迷醉和崇拜,看着他道。
“燕青,我真的不像你想象中的那么好,尤其是感情生活上,你知道我的一切么?除了你和甄妮,也许我还和其他女人保持着暧昧关系,甚至我还和另外一个比我年龄大的女人有着肉体关系,你觉得这样的我你能接受么?你的脾性我很清楚,正因为我太清楚你的脾性,我才不得不这样做,难道我不想拥抱着你相依相偎恩爱缠绵?我做不到,我不能伤害一个我所珍视的人的感情,那对我来更残忍,我宁肯伤害我自己。”
※※※※
好在翠庭酒店石梅并不当班,这让陆为民松了一口大气。
车上的亲昵爱抚显然无法让这对情绪都有些失控的男女感到满足,所以选择一家酒店住下来就成了必然。
他也不知道昨晚自己怎么会鬼使神差的没有回御景南苑,却给岳霜婷打了电话,惊喜得连声音都有些哆嗦的女孩子接到她的电话,就像是沙漠中饥渴无比的旅人突然看见了一片绿洲中的清泉,透过电话里透露出来的那种浓浓情意让陆为民再度感到惭愧,自己何德何能,能让如此多的优秀女孩子牵挂?
背后男人带来的那份热力就像是一层保护罩,让她这一觉睡得格外舒服,她甚至是把男人的双手拉过来环在自己小腹上,就这样靠在陆为民怀中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