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三十七节 谋划(1)

宋大成也知道自己在人脉背景方面远无法和陆为民相比,像陆为民告诉他临溪县委书记是省委田书记的前任秘书时,他也是懵然不知,之前他还有些担心这条路要想立项,除非省交通厅和省计委昏了头,现在省里亟待新建和改建的道路多不胜数,阜临公路就算是有战略意义,但是其他几条路何尝又不是?
当听到陆为民和宝鸿电子老板季振祥夫妇之间的渊源时,宋大成心里那种狂喜真是比三伏天和冰镇酸梅汤还够劲儿,但是当听到昌州经济技术开发区要争夺这批项目时,宋大成又真的有点儿绝望了。
“一个是台商投资考察团的问题。”陆为民吐出第一个考虑。
虽说阜头问题颇多,还摊上个台商被围堵的事儿,任谁都觉着阜头比起古庆自然不能比,就是比起大垣来也差了一大截,尤其是这恶名在外,那个外来投资商还愿意来,要把这名声给正过来,那没一两年都别想,谁来这里,光是这事儿就得要愁肠寸断,而没有外来投资,你这个地方经济怎么发展?
一听陆为民心中还有两个打算,宋大成心里边顿时一震,一来就是两个,连阜临公路都勉强算,那陆为民如此郑重其事的说还有两个,这两个打算是何来头?
但是当陆为民提出阜临公路的构想并分析了实际操作性之后,宋大成对陆为民的信心度就大幅度暴增了,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就能拿hetushu.com出这样的构想,而且提出了一整套的合理操作策略,不能不说陆为民的成功绝非偶然,这个人来阜头,绝对是阜头之福。
阜双公路也就罢了,算是陆为民以前在双峰结下的善缘,但是阜临公路这件事情那就不是光靠一张脸面就能做的了,阜临公路一旦真的能建成,那阜头的交通优势顿时就要凸显出来,一下子就成了昌东南与昌北地区的交通咽喉,这对于提升阜头的商业地位一样有着难以言喻的作用。
宋大成已经把笔记本拿了出来,准备认真和陆为民探讨研究一下近期需要立即着手抓的工作。
“昌州那边党政主官不和,观念分歧明显,势难形成合力,这就是我们的机会,尤其是恽廷国对这些项目不是很看重,他的心思盯在集成电路生产线上去了,那是国家投资动辄数亿,甚至十多亿的投资,一个项目就能顶咱们瞅着的这个项目群几十个,所以也在情理之中,而且他大概也觉得如果能股把硅晶圆片项目敲定,这些中小电子企业自然也就附聚而来,无需太过花心思吧。”
宋大成也是打心眼里对陆为民有些佩服,阜双公路之前县里费尽心机都说不通陆海集团垫资建设,而陆为民一来,就凭着陆为民个人信誉就能让陆海集团乖乖的垫资建设外带送上一辆桑塔纳,这本事,宋大成估摸着除了陆为民,恐怕地区其他任何人www•hetushu•com都做不到。
“嗯,阜临公路这件事情的确有难度,但是我个人认为,这件事情虽有难度,但是困难可以克服,省交通厅那边我已经联系过了,问题不大,这边大成你要盯着交通局那基本规划拿出来,省计委那边是关键,这两天我可能要走临溪那边去一趟,拜会一下临溪谭书记,希望能够在这个项目上形成合力,把两个县的资源都集中起来使用,促成这个项目早日立项开建。”陆为民语气中显得很平静自信。
在几天前宋大成心里边都还是有些空空落落,没有一点抓拿,阜头情况摆在这里,虽然陆为民一来就带来了阜双公路阜头段续建的好消息,但是这是陆为民从双峰带过来的一个战利品,阜头要想在年底之前拿出像样的成绩来,单靠一条阜双公路显然不行,而且阜双公路的风头都被双峰占尽,阜头不过是跟附骥尾拣些油水罢了。
陆为民话音刚落,宋大成就以拳击掌,一脸跃跃欲试,“这就是我们的机会!哪怕只有百分之一机会,咱们也得搏这一把,如果真的能把这批台湾投资拿下来,我们今年到明年就在也不用犯愁了,哪怕只要能敲定这批投资,明年再来落地,我想地区都一样得认可咱们今年的成绩!”
昌州经开区几乎就是一个无法匹敌的巨无霸,阜头这个连开发区牌子都还没有的旮旯如何能和对方竞争,但是陆为hetushu.com民脸上表露出来的那种沉稳自信又让宋大成觉得这个项目群似乎并非一点可能都没有,陆为民这个时候还能有这份姿态,也绝不是忸怩作态,肯定是有什么把握。
“可以,老丁经验丰富,情况熟悉,阜双公路原来他也接触过,现在正好轻车熟路,阜临公路前期工作量很大,不管我们这一回能否把这个项目拿下来,但是基础性的前期工作都得要抓起来,所以交给贵江去做。”陆为民毫不犹豫的点头认可。
“陆书记,阜双公路阜头段准备工作已经基本就绪,阜临公路还有大量前期工作要做,您看这两项工作是不是由贵江来抓?”宋大成征求意见。
“陆海集团进场开始续建阜双公路阜头段的事情,孙专员非常满意,认为这开了一个好头,另外我也提了你规划的阜临公路,孙专员兴趣也很高,要县里拿出一个综合性的东西来,他要看,也要让地区研究可行性,我看他也有些动心了,恐怕就是有些担心这件事情能不能成。”
“怎么了,觉得不可思议?大成,我告诉你,事在人为,但是这件事情在未成之前,还得暂时保密。”陆为民很享受宋大成表露出来的这种震惊,这大概也是一种成功和满足感。
“大成,别摆出这副姿态行不行?这里就咱们两个人,说句大话,阜头今后几年还的要看咱们俩来掌舵撑船,工作就得要咱们俩商量着来干。”陆为民和*图*书顿了一顿,“咱们都清楚,地区对咱们要求苛刻了一点,也功利了一些,但咱们也没有选择余地,年前要有新气象,也就是说不求咱们能一下子让阜头一飞冲天,但起码得有那么几个让地区耳目一新的亮点来,我琢磨着阜临公路可以勉强算一个……”
所以他并不太相信这个项目会有希望,甚至还有点儿觉得陆为民有些过于狂妄自信了,但是当陆为民把这其中原委一一说明时,宋大成突然发现,这条路建设的可能性就相当大了。
他觉得陆为民把这个看点亮点的门槛定的太高了一点,在他看来阜双公路阜头段起码也能算一个,但是陆为民提都没提,弄得他也有些不好意思提出来,怕陆为民笑话他眼窝子太浅,但是陆为民居然说阜临公路只能“勉强算”,他就不乐意了。
宋大成几乎有些石化了,这个时候还来谈这个,是不是有些荒谬滑稽了,难道说台商投资考察团还能重返阜头来考察?可能么?连黎阳那边都没有能入台商的法眼,阜头这德行不说,而且还捅出那么大篓子,孙专员和焦专员、陈专员他们跑昌州几趟,甚至没有提阜头,只希望人家来丰州其他几个县市区考察一下,都被人家拒绝了,现在阜头还在念想这个,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啊。
见宋大成说得实诚,陆为民心里也是暗叹自己这一趟走阜头算是来对了。
台商考察团?
“不,陆书记,不是勉强算和_图_书一个,如果这条公路真的能够敲定立项,那么就不是勉强算一个,就该是绝对算一个,而且相当耀眼的亮点,这条公路可以让丰州走宜山、宋州那边节约近百公里,而且打通了我们葵山这边四五个乡镇的交通瓶颈,其意义非同一般,太重要了,我就不信地区里边看不到这一点?”宋大成有些不满的反对道。
“呵呵,大成,你还真会钻字眼啊,行吧,这事儿能成,算一个。”陆为民笑着点点头,郑重其事地道:“那我再来说说另外的,我心目中还有两个打算。”
“那你怎么糊弄孙专员的?”陆为民含笑问道。
不用多想,宋大成也知道陆为民肯定也在省政府那边有人脉,这样一条公路建设,恐怕也不仅仅是找一找分管副省长那么简单,必定要上省政府常务会,要向县里不出钱,地区也不可能出太多,就只能省里来出大头,许多关节工作都得要做透。
“啊?”
当宋大成急不可耐的询问其中原委,而陆为民也把事情前因后果,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宋大成,宋大成只觉得自己心情一会儿冲上云霄,一会儿坠入谷底。
宋大成甚至有些羡慕,陆为民这个家伙怎么就对这些情况了解得如此透彻,谭学强是田海华前任秘书,刚出任临溪县委书记,而且和省计委主任罗鼎关系不错,利用这层关系来打通省计委这道难关,省交通厅这边陆为民自信满满,剩下的就是省政府这最后一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