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三十九节 阜临公路

姚安微微笑道:“谭书记,这很正常,阜头经济落后,陆为民新去肯定也要想打开局面,听说他在双峰就拿下了曲双公路这个项目,而且是来自交通部的资金,肯定是尝到了甜头,对于一个GDP只有几个亿的县份来说,一条投资几千万的公路,足以拉动GDP增长一二十个百分点了,他在双峰不也就是这么把那个啥全省经济增速冠军的噱头给拿到的么?”
在他看来,自己在省委书记身边鞍前马后辛辛苦苦打熬了将近八年,一直到田书记考虑到两年后面临的政坛格局变化,才把自己外放出来,以宜山市委常委身份兼任临溪县的县委书记,可是陆为民这个毛头小子就能从夏力行秘书身份到县里担任县委常委,而且不到三年之内就是实现了三连跳,其经历简直太富有戏剧色彩了。
见宋大成说得无比郑重其事,糜建良有些好奇,“宋县长,什么政务公开啊?怎么从未听说过?”
见糜建良有些意外,宋大成也不在意,把陆为民先前和他说的一些情况和盘托出,除了和台商接洽争取因为陆为民提醒他在事情未敲定之前暂不外传外,其他他都做了介绍,听得糜建良也是心驰神往,热血沸腾。
顿了一顿,宋大成似乎是在酝酿着说辞,脸上的表情也说明他是很认真的在看待这件事情,相当严肃。
“哪有那样的好事儿?陆书记和我负责县里开发区,也就是电子产业园的发展和招商引资,这是我们县里头等大和*图*书事。”宋大成没有提具体东西,但是也不回避这件事情。
“哦?陆书记打定主意要确定电子产业作为我们县里的主导产业?”糜建良脸上露出深思的表情,“上一次台商来我们阜头考察的确是以电子企业为主,但是我们出了这么一桩事儿,地区也做过多次努力,人家根本不接受,陆书记难道还不死心?”
老老实实点点头,糜建良叹了一口气道:“不能不说陆书记的思路眼界要比我开阔许多,我想到的他都想到了,我没想到的,他想得更深更远。”
办公室里安静下来,只有窗外的蝉鸣声显得格外刺耳。
在夏力行通过省委副秘书长传递过来陆为民想要来拜访他时,他就了解了阜头的基本情况,阜头的GDP相当可怜,两个多亿,财政收入更是不堪入目,但是他也注意到阜临公路的确是沟通宜山到丰州、黎阳的捷径。
“我告诉你,我打听过了解陆为民此人的风格,他这个人不太喜欢那种唯唯诺诺溜须拍马的干部,更反感那种靠跑靠送的干部,有些事儿你千万别去做,一方面违背自己的做人原则,另一方面只会给他留下不好印象,要想赢得陆为民的认可,你就扎扎实实做好工作,拿出成绩来,其次多去走动,适当密切私人关系,足矣,而前者是最根本的,我个人观点,即便是没有后者,只要你前者做好了,一样能入陆为民法眼!”
糜建良脸上的表情很复杂,“现在接触了两和图书回,感觉陆书记还是一个比较实在的人,对很多问题也能一分为二的客观看待,对我本人的看法如何,我心里真还没底,县委常委,恐怕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我听说龙县长和陆书记有旧,关系还很密切,所以……”
※※※※
糜建良苦笑着还欲再说,却被宋大成打断,“我不是让你为了讨好陆为民而去违心的做什么,这几项工作在我看来就是没有这层关系作为阜城区委也应当认真做好。”
为此他也询问过省交通厅那边,阜临公路早就有规划,甚至路线设计方案也早在几年前就定型了,但是每每在最后关头被拿下来,主要还是在省计委那一关被卡下来,甚至都没有能送上省政府常务会上过,他就知道陆为民这小子是打的什么主意了。
不过谭学强对于陆为民能如此迅速的一飞冲天还是有些艳羡的。
“行了,这件事情你就别多问了,这是陆书记和我的事儿,你好好准备一下,陆书记对打造四大古镇旅游身怀信心,也兴趣极大,认为这是彰显我们阜头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一个重头,尤其是你们阜城镇,可供发掘的东西很多,加之有相当多文化特色和产业支撑,如果与旅游融为一体,足以成为阜城经济发展的一个亮点,也会成为阜头经济发展的一个增长点。”宋大成也不和糜建良多说:“另外,关书记和明泉也按照陆书记的意见搞了一个政务公开的意见稿,我看了,很受启迪,甚至比陆书记和_图_书提出经济构想触动更大,我建议你先去看看,如果可以的话,我认为你们阜城应该首先推动起来,而且应当认真下大力气推动。”
“可是这陆书记难道就这么当甩手掌柜,啥都不管?”糜建良忍不住问道。
“是不是要比你的构想更进一步?”宋大成似乎也感受到了糜建良的心潮涌动,含笑问道。
宋大成见糜建良没有听明白自己言外之意,摇摇头,“建良,原来咱们县里常委一直是九个,现在章明泉担任县委常委,就是十个了,按照惯例,县委常委是双数,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意外,县里应该还要增补一个县委常委,建良,你就没有想过?”
虽然陆为民在双峰据说创出了全省经济增速冠军县这个头衔,但是在谭学强看来,这更多是一个噱头,一个产值不过两三亿的山区穷县,就算是产值一年就翻番那又怎么样?连临溪的零头都赶不上,这样的噱头无外乎就是丰州地区那边为了让陆为民提拔显得更顺理成章不那么突兀罢了。
糜建良为之咂舌不已,“宋县长,这陆书记才是不动则已,一动惊人啊。”
谭学强和陆为民不算很熟悉,但也算接触过几次,一个是省委书记的前任秘书,一个是前任省委秘书长的前任秘书,这种关系也让两人有一些共同语言。
“陆为民这小子我就知道没安好心思,阜临公路虽然看上去距离不长,但是投资额度不小,主要是阜头的葵山境内因为地质原因投资很大,省和*图*书计委在87年、90年、92年分别卡下来,主要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现在陆为民这小子新官上任,就又要来搞这个事儿,看来是真想要捞政绩啊。”
“谁说不是?先前我还在着急,说他怎么一直没动静,孙专员问起我,我也是心里打鼓,这一谈下来,我心里算是有些底了。”宋大成脸上还有些思索的神色。
“是啊,人的境遇有时候很难说。”糜建良也有些感触,“章主任为人处世很有点儿大将风范,性子沉稳,又不乏灵活机变,才来咱们这边一个多月时间,就已经和县里不少干部处得相当好,很受欢迎。”
“你看看内容就知道了,看了之后,好好想一想,消化一下,怎么在全区全镇推动,嗯,班子成员要首先统一思想,深刻认识其中真义,然后才能实实在在的推进,这一点尤为重要。”宋大成顿了一顿,才道:“建良,章明泉的县委常委任命已经正式下来了,两年前章明泉还是双峰一个旮旯区的区委副书记,埋在尘土中无人识,两年后,章明泉就是实打实的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了。”
“嘿嘿,宋县长,要说我老糜没想过,那是假话,姜钱两位领导在时,我也想过,但是那时候我知道想也没有用,他们两位的表现,地区早就很不待见了,指望他们没戏,陆书记来,我也想过,但是之前台商投资考察出事儿就在咱们阜城,我能没有一点责任?陆书记怎么看这个问题?”
在县长于跃海、县委副书记www.hetushu.com姚安等县里几个领导面前,谭学强显得相当随意,来县里半年,他已经很快适应了自己的角色定位。
姚安到临溪挂职已经有一年多时间了,作为省委组织部定下来后备青干,他是94年初从昌州经开区办公室副主任位置上离开到临溪来锻炼的,最初只是担任不分管任何工作的副书记,半年后接管经济工作,而谭学强来之后,两个都是从省里下来的干部迅速走近,谭学强对他也是甚为倚重。
“嗯,所以我们下一步就是落实,阜双公路和阜临公路都由贵江县长来具体负责,打造四大旅游古镇计划,陆书记初步意见是由老田来提头,龙飞协助,县属国企和街办企业的改制由晓阳来牵头,国基县长协助,县里以阜城区为主特色产业扶持发展计划也是由国基来负责,梅坞饮食餐饮产业发展和阜天荡渔村旅游,青云涧特色旅游景区,这三项工作都由龙飞来主导,这几项工作恐怕都要立即动起来。”
所以他对陆为民就任阜头县委书记的事情也不怎么在意,说实话,内心也不怎么瞄得上眼。
“哦?你说龙飞和陆书记有旧?”宋大成微微皱了皱眉,随即又舒展开来,“我觉得陆为民不是那种完全按照感情亲疏来看问题的人,建良,你自己如果心里都没有底气,那可就真的没戏了,而且我觉得陆为民对你印象还算不错,如果近期的几项工作能够好生抓起来,我觉得也许你可以获得他的认可。”
糜建良心中咯噔一声,一时间没有答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