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四十节 伏波

他对谭学强的印象谈不上好,也谈不上不好,事实上第一次田海华带着邵泾川、陶汉来丰州时,他的主要精力都放在接待魏行侠身上去了,反倒是对谭学强没怎么在意,当然,更主要的是谭学强那个时候压根儿就没有表现出对自己个地委书记秘书的一点关注,他也没有那么多心情非要去用热脸去贴什么人的冷屁股。
※※※※
于跃海的话倒是相当得当,既满足了谭学强和姚安内心的那种优越自得感,也点明了本质。
县改市现在也成了潮流,各地一些经济强县为了进一步扩大自主权,孜孜不倦的寻求县改市,而一些地级市为了强化对经济发达地区的控制,则有意识的要推进县改区,这样就成为和县改市相对立的另一股潮流。
没有省委书记秘书这层皮,这家伙只怕立时就要原形毕露,陆为民再不济,最起码人家也是在基层工作起家的,在双峰那也是有实打实的成绩支撑,纵然有取巧之处,但就凭人家一上任就看到了阜临公路的作用,就凭人家知道利用你这个省委书记秘书这张皮,人家就比你强。
“于县长,不用解释了,姚书记可我是多年熟人了,我们都是昌州195厂子弟,姚书记弟弟和我还是同学呢。”陆为民笑吟吟的和姚安握手,“姚书记是在临溪来挂职吧?昌州经开区现在可是大红大紫风头正劲呢。”
临溪距离http://m.hetushu.com宜山市区有一定距离,县改区可能性不大,倒是县改市一直是临溪人追求的梦想,但是这也遭到了宜山市的压制。
陆为民自然不知道自己一行人在临溪这帮“富邻居”心里的地位,他和宋大成、章明泉、丁贵江一行人也是分乘两辆车绕道洛门那边到临溪。
于跃海的话让谭学强和姚安心里都相当舒服,在他们看来事实也是如此,阜头的地区生产总值连临溪零头都赶不上,有何资本值得临溪多关注?而且阜头也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产业,一个典型的停留在历史中,丧失了发展活力的老县。
于跃海内心的轻蔑自然不会溢于言表,相反他脸上的笑容比任何时候都更诚挚,一边连连点头表示认同谭学强的意见,一边附和着接上话:“谭书记说得对,不管阜头怎么想,事实上我们也不需要考虑阜头怎么想,他们那两三个亿的GDP也不是我们考虑的对象,我们只需要考虑这条公路对我们临溪发展有多么重要就足够了。”
“这位是我们临溪县委副书记姚安同志……”
“那是,临溪是宜山第一经济强县嘛,谭书记又兼任着宜山市委常委,我看临溪县改市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啊。”陆为民微笑着点头道。
于跃海的话很公允,谭学强虽然对陆为民有些阴微的感觉,但是并不影响他对这个项目http://www.hetushu.com的判断。
于跃海心中微哂,谭学强还真有点儿留一头长发迎风招展的厚脸皮,如果不是阜头方面提出来这个项目,只怕这个家伙根本就没有想到过这个项目,更谈不上什么县里发展需要。
何况陆为民虽然有些取巧,但是也非那种毫无能力之辈,谭学强和陆为民接触过,也知道此人心思灵活,路子也很野,在阜临公路这个项目上也有很多要借重这个家伙的地方,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这个项目如果真的能敲定,都是一个双赢之局。
谭学强点点头,“但我觉得这个项目我们可以想办法争取下来,也是今年我们县的一个重大基础设施项目,这无关阜头方面,而是我们临溪发展的需要,这一点大家必须要搞明白。”
陆为民这个家伙相当锐利的目光和巧妙的策略不能不说还是很有远见的,这个时候提出来,虽然谭学强也有些自得,但是无疑也挠到了谭学强的痒处,对这种好事情,谭学强定然难以拒绝。
姚安略带嘲讽味道的话语让在座的众人都笑了起来,谭学强心里就更为惬意,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很有些享受大家轻贱陆为民的滋味,而这源于内心深处对陆为民的嫉妒。
“那是,那是,我也就是咱们内部说说而已,怎么说呢,毕竟人家阜头也是一番热情而来,而且这个项目也的确对我们临溪有很大和图书益处,我们这边地势平坦,建设难度小,而阜头那边地势复杂崎岖,不但投资额度大,进度恐怕也会慢许多,如果阜头方面积极配合,这条道路的建设进度无疑可以加快,最起码在这一点上我们有共同利益,早一天建成,就早一天受益啊。”
谭学强为人有些矜持倨傲,当然可能也并非是他刻意如此,一个省委书记秘书,如果见人都市人畜无害的笑意盈面,恐怕就太累了,也太失败了,他只在该笑脸迎人的时候笑脸迎人就够了。
临溪县长于跃海和副书记姚安在大门处迎到了陆为民一行,倒也足显对方的诚意,只是姚安的出现还是让陆为民很是愣怔了一下,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上姚安。
虽然这个项目对临溪一样重要,但是对阜头来说却更为紧要,就冲着这一点,任凭人家给什么脸色,他陆为民也要坦然相受。
“唔,跃海说得有道理,这条道路建成对我们肯定有莫大好处,否则我也不会郑重其事的邀请他们来我们临溪见面座谈了。这个项目需要打通的关节也很多,省交通厅、省计委以及省政府那边,都得一道一道的过关,阜头财政孱弱,丰州地区也是差不多,陆为民打的肯定是省财政的主意,所以这个项目要过关,难度不小。”
从宜山撤地建市之后就开始坚定不移的执行临溪县委书记由宜山市下派干部担任,决不让临溪本地和*图*书人担任,临溪干部担任到县长要想再上一格,那就必须要交流出去,像于跃海原本是最佳接替上任县委书记的人选,但是宜山市却巧妙的把谭学强派下来以市委常委身份兼任,也是要遏制临溪本地人上位之后可能引发更大的县改市呼声。
陆为民先要借自己的力来做成这件事情,他何尝不想借助这件事情来提升自己在临溪的影响力,哪怕他自己也清楚自己在临溪呆的时间不会很长,甚至等不到阜临公路的建成,但是他还要在宜山呆下去,那么这个项目就会对他的威信和影响力有相当大的提升作用。
谭学强此时显得格外大气。
虽然和陆为民没有任何交情,但是他却对陆为民提出的重启阜临公路项目充满期待。
之前他和谭学强联系过,对方热情中不乏矜持,当然陆为民也能理解,人家是省委书记秘书,和自己这个地委书记秘书没得比,人家还是市委常委兼临溪县委书记,而临溪县的经济实力更是你阜头县的多少倍,现在你又是有求于人。
“呵呵,我们临溪现在也不差呢。”姚安不动声色的反击,很是矜持的和陆为民握了握手,就松开了,但是对宋大成、章明泉、丁贵江几人却是相对热情礼貌许多。
“谭书记,不管怎么说,阜临公路的建设对于我们临溪来说还是具有相当意义的,一旦建成,我们临溪在交通上的优势会显得更加突出,从宋州、宜和*图*书山要到昌东和昌东南地区,都无须再绕道洛门,直接走我们临溪,而且也能使得我们临溪对昌东经济不太发达地区的辐射和吸引力更大。”
“呵呵,跃海,这话我们几个内部人说说就行了,待会儿陆为民带着他们县里一帮人过来,可别乱放炮,最起码的礼节咱们临溪还是要讲求的,别让人家笑话不懂礼数,说我们欺负穷邻居。”
于跃海虽然也微笑,但是却有些讶异,他不知道姚安怎么会对阜头方面,准确的说是对陆为民有如此深的成见。
谭学强不用说,他才来那段时间一直对于跃海有些警惕的,但是很快就觉得这个家伙在县里很有些威信不说,而且相当会来事儿,很快他也对这个家伙颇有好感了,这番话也说到了他心上,甚至连姚安都觉得于跃海心思活泛得紧,难怪都说于跃海在临溪就是不倒翁。
当然他也清楚阜临公路不是那么好建设起来的,陆为民这个时候看中阜临公路固然是因为陆为民自己面临政绩压力,但是更多的却是瞧中了谭学强的省委书记前任秘书这个身份,而省计委原来可以毫无顾忌的砍掉这个项目,但是现在在这个问题上就不得不考虑这一点。
来临溪这么久,谭学强就像个绿头苍蝇一样,四处乱碰,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根本就没有多少系统性的规划构想,要不就是一些不切实际的“奇思妙想”,纯粹一个在机关里泡得太久的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