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五十六节 你就是阜头老百姓的全民公敌!

柯建设内心何尝不是如此,绝望和沮丧充斥着他的内心,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寻找的一个机会竟然是一个早已经设好的局,就等自己入彀,自己虽然巧妙的把乔晓阳拉了进去,但那又如何?看乔晓阳的表情,只怕把自己也是恨入骨髓了,想到这里,柯建设只觉得嘴里一片苦涩。
但是从内心深处来说,抛开其他因素,乔晓阳也一样不认同陆为民的做法,这么大的事情你凭什么不向地委行署报告?你以为这是自己跑下来搭上线的事情你就可以独断专行?要知道这关系到阜头全县的发展大局,岂是你陆为民意气用事的时候?
陆为民没有给他一点机会,他其实并无意挑衅陆为民权威的意图,因为他知道那是自不量力,他只是有些想不通蒲燕这样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人凭什么占据常务副县长的位置,他只想借此机会树立一下自己的威信,但是没想到却遭了如此强烈的反击。
陆为民口口声声这是为了阜头利益,但是决定在座众人的命运不是你陆为民,包括你陆为民在内的所有人命运一样掌握在地委手中,而你现在丢开地委自行其是的做法,就是在无视地委的领导,这一点无容置辩。
陆为民此话一出,全场一片哑然。
乔晓阳知道自己被柯建设拖下了水,虽然他还不知道柯建设怎么会突然向陆为民发难,但是柯建设大概是觉得在hetushu.com这个问题上拿住了陆为民的短板,但是他也不想一想,陆为民能在短短两三年里就从一个县委常委爬到县委书记位置上,岂是这么简单易与的角色?
“陆书记,我觉得老柯的话有一定道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应当向地委行署汇报,无论他们在这个事情中能起到多大的作用,但是作为我们县委县府的上级,他们理应知道这个情况,我认为县里应当向地区汇报,否则真的因为我们的一时好恶而影响到招商引资的大好局面,我想对谁来说都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乔晓阳顿了一顿道:“何况我实在想不明白这有什么不可以向地区汇报的,理由何在?”
想到这里柯建设心里稍安,这一局自己输了,输得很惨,但是并不代表自己一直会输,戏剧还没有演完,幕布还没有拉上,那就还有变数。
一旦阜头在这场竞争中失手,那么地区的不满肯定就会倾泻到陆为民头上,自己现在要做的就是要促成这一点,既然已经背负了叛徒的恶名,他柯建设就不在乎坐实这个名声!
不动声色间就把乔晓阳推了出去,让乔晓阳站在了整个县委常委会其他常委们这个群体之外,连关恒也不由得暗自赞叹陆为民今非昔比,昔日那个刚进常委什么不都还不太懂的角色现在已经把如何驾驭局面的本事操练得炉火纯青了,让你乔晓阳hetushu.com赞同也好,不赞同也好,大家下意识的都会认为他是和柯建设有备而来的。
如今这个架势,陆为民无疑是要把自己和柯建设比如绝境,县委常委会这场风波相信很快就要传出去,无论这一次招商引资结果如何,自己和柯建设都要承担起脑后有反骨的恶名,不思为阜头谋划,却一门心思去替地区考虑,典型吃家饭拉野屎的角色,越想乔晓阳越懊悔沮丧,自己怎么就会被柯建设这个蠢货拉下水呢?
“这不是陆某人有什么私心杂念,而是我们需要考虑更长远一些,我们阜头比起宋州、宜山那边来并没有绝对优势,我个人觉得胜负可能就是五五开多一点儿,我们略占上风,在这场竞争中的确有不小的变数,但是我觉得我们和宋州、宜山之间的竞争可以通过我们前期的工作来拉大我们和它们之间的差距,而且我们也做到了这一点。”陆为民目光炯炯,“前期,大成县长和蒲燕、明泉他们做了相当多的有针对性的准备工作,可能我们不少同志并不清楚,我觉得我们有信心从竞争中脱颖而出,但是如果我们向地委行署汇报了这个情况,哪会有什么情况发生呢?”
乔晓阳觉得自己双峰那边的朋友介绍得很准,陆为民是那种寻常不动声色,但是一旦发作那就再无你回手的余地,而在今天自己就充分领略了陆为民的这一手,只可恨自hetushu.com己当时竟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脑袋发昏,糊里糊涂就入了局,现在就成了这样狼狈不堪的局面。
陆为民好整以暇地点点头,目光却转向乔晓阳,“晓阳,你的意见呢?”
“陆书记说得对!”蒲燕带头拍起巴巴掌以示支持,“谁这么做,那他就是阜头人民的全面公敌!我们现在不需要国际共产主义者,我们作为阜头县委县政府的一员,只需要为阜头百姓负责,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觉得我们在座的都应该把握好这一点!”
所有人都立即醒悟过来为什么陆为民不愿意向地区汇报的原因,是啊,阜头条件不行,又有劣迹影响在先,那丰州经开区可是上佳的候选地啊,丰州市也一样条件不差,地委行署完全可以进行内部调换嘛,可这一调换,无论最终结果如何,但是都没阜头什么事儿了,之前辛辛苦苦打拼攻关所做的一切,最终就成了为他人作嫁衣裳了。
“我在这里要重申一条纪律,未经县委常委会研究决定,任何人不得把我们和台商谈判的事宜私自向外泄露,或者以其他名义向地区报告,否则……”陆为民一字一句地道:“如果出现了这种事情,你可以用各种借口理由来解释,但是我只给你下一个定性,你就是阜头老百姓的全民公敌!你不再适合在阜头工作,最好离开阜头!”
现在无论最后结果如何,只怕自己和乔晓阳脑门心上都被和-图-书刻上了叛徒的字迹,柯建设努力振作起精神,自己不能这样被打垮,既然走到这一步,那么自己就没有回头路了。
乔晓阳心中的憋屈难以言喻,但是此时此刻他也没得选择,陆为民很显然把他和柯建设列为了一条线的人物,柯建设这个王八蛋选择的时机很好,很巧妙的跟随着自己的话题来加以发挥,一下子就把自己推在了锋线上。
陆为民似乎也觉察到好像乔晓阳与柯建设之间的关系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融洽和睦,但是现在他来不及细想,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我想在座很多人大概都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我不愿意把这个情况向地委行署报告,觉得是不是我姓陆的就是好大喜功,一门心思要干出一个名堂来,好让地区大吃一惊,呵呵,我想我虽然有此意,但是也还没有那么不识大局,不明轻重,我为什么不向地委行署汇报,自然有其道理。”
陆为民扬起目光,环顾四周,似乎在等待着众人的回答。
乔晓阳脸色发白,瞥了一眼柯建设,柯建设脸色顿时阴沉得吓人,而且阴沉中更是浮现出一种颓丧的灰白色,陆为民这一手太毒辣了,太阴险了,设下这样一个局,一直未曾表露,就等你这些人跳出来,然后给你来一个一击致命!
“那我来告诉大家,可能会发生什么,如果我是李书记或者焦专员,那么我肯定会想,既然阜头在和宋州、宜山的竞争中和*图*书没有太大把握,的确也是,宋州人家的麓溪区是市区,宜山的宜城区更是主城区,阜头就是一个旮旯县,本身基础条件也不好,之前还有劣迹影响,这种情形下,为什么我们不让丰州地区经开区或者是丰州市来接过这一棒呢?”
除了乔晓阳和柯建设,其他常委们都有些迷惑,向地委行署汇报了又能怎么样?他们肯定会支持县里,当然要正如路为民所说,恐怕无法给予太多实质性的支持,主要还得靠县里自己。
而乔晓阳和柯建设嘴角则是浮起一丝哂笑,这算什么解释?说来说去还不是你自己的虚荣心在作祟,不愿意让地委行署小觑了你陆为民的能力而已,可是你的虚荣心和面子和县里工作相比就这么重要么?
“我不是地委书记,我也不是行署专员,我只是阜头县委书记,凭什么我们前期做了那么多工作才走到现在这一步,最后关头却要被别人去摘桃子?我还没有大公无私到那个程度!纵然我们和宋州、宜山的竞争还有变数,但是我坚信我们机会很大,但是一旦地区介入,如果让我们退出,让经开区或者丰州市来参与,我们怎么办?我们是服从,还是抗争?”陆为民语气冷厉,目光如电,扫射着众人,“我可以明确告诉大家,我会抗争,不会同意,地委可以免了我这个县委书记,但是只要我还在担任阜头县委书记,那我就不会答应这种损害我们阜头利益的行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