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七十五节 优秀男人

“啊?你看上陆为民了?”江冰绫真的是大吃一惊,瞪大眼睛,“不会吧,燕姐,那可真是要出大事了。”
“这是谁说的,说得这么刻毒?”江冰绫轻哼了一声,“这外边人我看素质也有限。”
“污水?这叫污水么?我都觉得是一段风流佳话呢,甚至还美滋滋呢,双峰三大美人之一,永济小樱桃啊,如果能收入怀中,品尝一番,那简直是胜似神仙啊。”陆为民忍不住笑了起来,打趣一番。
“但明泉,陆书记提出来怎么办?”关恒头疼的是万一陆为民提出来怎么办,他能拒绝?调个其他科级干部过来不是什么问题,调萧樱过来就是大问题,他们得对陆为民负责。
蒲燕白了江冰绫一眼,拿起提包轻轻打了江冰绫头一下,“少在那里胡说,你燕姐还不至于到找老男人的地步。”
话一出口,江冰绫脸有些微微发烫,下意识地看看周围有没有熟人。
“陆书记恐怕有点儿这个意思,他大概觉得萧樱在那边过得很不顺心,但是他也得征求萧樱本人的意见吧?我觉得萧樱本人不会同意。”章明泉想了一想才道:“萧樱也清楚这里边的弊端,她不是那种自顾自己的女人,更不会去损害陆书记名声。”
见关恒若有所思,章明泉忍不住想要补一句,但是又觉得那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你越解释也许越黑,所以他还是忍住了。www.hetushu.com关恒是什么人,双峰县里边的那些事儿,他还能不清楚,陆为民和萧樱这种暧昧的关系,他怕也是洞若观火吧。
江冰绫一脸笑意,“燕姐,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我和为民就是当了一段时间邻居,他那时候就是一个小秘书,我都以为他是地委办打杂的呢,你就别在这里转移视线了,难怪我这一段时间就听着你说陆书记如何如何,陆书记如何如何,听得我耳朵都起茧子了,搞半天是看上了陆为民啊,难怪这么卖力替他吹嘘……”
在江冰绫印象中,阜头县委县府里边能适合蒲燕的恐怕找不出来,总不可能是哪个书记县长和常务副县长好上了吧?如果是哪个局行部委的,似乎有点儿不符合男人们大男人的心态,只有像银行这些部门和县委县府这些没有直接隶属关系的角色,也许有可能,要不就真的只有这段时间经常被燕姐挂在嘴边上的台湾老板们了,但好像燕姐对这些台湾人并没有多少好感啊。
在他们印象中陆为民似乎和萧樱仅仅是关系不错而已,似乎还没有上升到那种程度,如果真的有的话,他们至少也能看出一些蛛丝马迹来才对。
走在后边的关恒和章明泉都注意到了萧樱红脸顿足的动作表情,到后来,萧樱似乎有些情绪激动,珠泪盈眶,肩头耸动,但是陆为民的和*图*书表情似乎却还是那样温润自然,他们也不知道两个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都有些惊讶。
“萧樱,我告诉你,你不需要想那么多,我调人自有我自己的安排,当个县委书记调一个科级干部也还有束手束脚,那未免也太无趣了……”
“陆书记,你!你都是当县委书记的人了,怎么能开这种玩笑?!”萧樱怎么也没有想到陆为民说出这样一番话来,羞得满脸通红,娇嗔,顿足,但是看到陆为民微笑中眼睛里那一抹晶亮灼热的目光,她心里也是一动。
“呸,我会瞧上阜头的男人?阜头能有什么让我瞧得上眼的男人?”进了金利来的专卖店,蒲燕下意识的压低声音,一边走,一边转着眼珠子道:“嗯,也不能说没有好男人,有那么一个半个出类拔萃的,只可惜年龄不想当啊。”
“啊?真有让你看得上的?年龄大一点有什么关系,难道还能比你大二十岁?”江冰绫吃了一惊,仔细打量蒲燕,“能让你看上的,是干啥的?不是你们县委县府里边的吧,要不就是银行部门的?别是台湾人吧?”
“需不需要把萧樱调过来?”看见走在前面的陆为民和萧樱,关恒表情复杂。
“冰绫,怎么才多久不见,说话这么粗俗了,什么男人男人的,我独身一人难道就不能进去看看么?”蒲燕不满地瞥了身旁的女伴一眼,“金利来到http://m•hetushu•com丰州开店,也算是对丰州的一个肯定吧?要不外边人都老说丰州到处都荡漾着一股子土鳖气息。”
女人惊喜的声音让她旁边的同伴忍不住皱起眉头,“喂,燕姐,金利来,男人的世界,你没有听说过么?我们女人进去干啥,你有新男朋友了么?阜头的?你不是说绝不在县城里边找男人么?”
章明泉猜得没错,陆为民讯问萧樱需不需要调到阜头来,被萧樱断然拒绝了,她很清楚一旦自己调到阜头,那会给陆为民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陆为民能够提出这个话,已经让她非常感动和满足了,最起码自己还没有被人抛弃,还是有人再替自己考虑,这让萧樱心里也是一阵暖流涌动。
陆为民话音刚落,萧樱已经很坚决的摇头,“谢谢你,陆书记,我知道您的好意,不过在您面前我也不说什么拉不下面子的话,我萧樱的名声在双峰并不算好,本来就有些污水往我和你身上泼,您这把我调到阜头,不是坐实了这些污水么?我无所谓,但是您不一样,我还没有自私到那种程度。”
陆为民无疑有这个意思,但是关恒知道这很不合适,萧樱是什么人,永济小樱桃,双峰赫赫有名的三大美人之一,原本就和陆为民有些绯闻传出来,现在你要把萧樱调过来,不是坐实了这种说法么?这会对陆为民的声誉造成很大伤害,甚至是和*图*书难以挽回的伤害。
被江冰绫说得不敢再在金利来专卖店里呆下去,蒲燕拉着江冰绫慌慌张张抛出来,这才咬牙切齿地瞪着江冰绫,“死丫头,是不是想故意坏我名声?是不是要我把你和陆为民的丑事儿曝出来?”
被江冰绫气得顿足咬牙,蒲燕拉着江冰绫就直奔御庭园,“今天你必须要为你诬蔑造谣中伤付出代价,你请客,吃西餐!”
好在萧樱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两个人继续往前走,似乎一切都归于平静了。
“好了,不说这些了,走吧,进去逛逛,熟悉熟悉,日后你有男朋友了,也可以带他来,替他挑上一两件小物事,既有情调档次,也花钱不多。”蒲燕左顾右盼,拉着江冰绫的胳膊进去。
※※※※
“少把帽子往我头上栽,我看是你春心荡漾,是不是想男人了?还是在阜头瞧上了什么男人?”
被江冰绫调侃得脸也有些红起来的蒲燕恨恨的扭了一把江冰绫的脸颊,“你好意思说,陆为民是不是被你吃过?”
“难道是年轻男人?”江冰绫吃了一惊,随即又若有所思地笑了起来,“老牛吃嫩草是好事儿啊。”
跟着蒲燕时间长了,说话也是越来越肆无忌惮,什么粗话野话有时候也就不由自主的冒出来了,以前偶尔冒一个词语出来都要脸红半天,现在却成了家常便饭一般,自己还真得注意一下,要被外人听了去,还真以为m.hetushu.com自己成啥人了呢。
这一番话直接就让萧樱眼圈红了起来,眼前这个男人和自己并没有外界传言的那种关系,都说这个男人如何骄横跋扈,如何独断专行,如何桀骜不驯,但是对方带给自己的感觉却是如父兄加情人一般的关怀体贴,这份感觉让处于落寞彷徨中的萧樱觉得自己原本灰暗的生活一下子又充满了阳光。
陆为民似乎也觉察到了萧樱心境的变化,他也有点儿为自己有些过头的玩笑话感到有点儿不好意思,连忙道:“嘿嘿,是不是玩笑,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估计无数人内心深处都在开着这种玩笑,不过,萧樱,你记住,我还是那句话,你若是真的心里委屈郁闷了,打个电话过来,我让史德生过来接你,来我们这边吃顿饭,逛逛街,说说话,散散心;如果你真的不想在双峰呆下去了,还是一个电话,我来安排,记住了么?人活一辈子,就不是图个心情舒畅么?别委屈自己。”
萧樱第二天晚上才和章明泉爱人一起离开了阜头,当然回去自然有车相送,一切就像是江河中的一朵浪花,翻起,又瞬间消失在波涛中。
“恐怕不妥吧?”章明泉也有些犹疑,现在陆为民、关恒、他章明泉三位一体,很多话都可以挑明说,没什么顾忌,“陆书记这么做那不是抓虱子往头上搁?”
“哇,丰州也有金利来的专卖店了?真是让人意外!走,我们进去逛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