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八十节 省里来人要搞突然袭击

丁贵江和尹国基和陆为民都没有什么交情,但是这两个人的表现都还可圈可点,至少在他们承担分管工作上都能推动,也没有出什么纰漏,用平庸来形容可能有些过了,但是要说杰出优秀,似乎又还有点儿距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陆为民认为二人都应该还有潜力可挖,关键在于这两人能否愿意把自己的潜力“贡献”出来。
虽说其他几个区的乡镇他和关恒都去看过,但是总体来说其他区乡都要比阜城差一些,有些区乡差距还比较大,这可是省里边来考察,比不得地区那边好说话,真有点儿问题,遮一遮,掩一掩,也就过去了,省里边这些人他根本就不熟悉,连史部长的面子都不给,那要真看出点儿问题来,砸了阜头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名声印象,那还得了?不说地委那边,就是陆书记那里自己也过不了关。
陆为民也从贺锦舟和甘哲的谈话中把神游万里的心思收了回来,小心的跟随着两位领导的思路思考,正琢磨间,赵立柱面带焦灼之色悄悄的疾步跟了上来,欲言又止的表情让陆为民心中也是一紧,又发生什么事儿了?
贺锦舟微微点点头,丰州地委提出的“三项活动”引起了省委田书记的重视,专门在《党工简报》上签署了意见,要求组织部门要对丰州地委正在开展的“三项活动”试点进行调研,了解这项活动的来由成因和现状,分析评判这项活动的hetushu•com实际效果,为“三项活动”在全省推开,做为全省打造全国最优投资创业环境地区的一大举措。
他不动声色的放慢脚步,让自己与贺锦舟和甘哲拉开距离,赵立柱立即快步走到他背后,“陆书记,有个情况我要报告一下。”
甘哲忙不迭的点头应是。
“陆书记,情况您是清楚的,关书记和我都看过,像牛首和堡口那边几个乡镇还有一些问题,虽然整改过,但是您也知道有些问题不是光在形势上整改一下就能万事大吉的,这还需要持之以恒的整肃,我担心万一省里边来人正好走到这几个乡镇,那可能就会给我们县里的形象带来损害,所以……”赵立柱语气有些急促,又有些担心陆为民对自己的印象,所以声音都有些变调了。
在陆为民看来,一个干部想要求上进,那么就必须要为之付出努力,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但是从士兵到元帅这遥远的距离就需要士兵为之付出不懈的努力和巨大的代价,不是每个相当元帅的士兵都能当上元帅,金字塔尖端总是为数不多的几个人,只有最努力者最优秀者最擅长把握机会者才能攀爬上顶端。
“是啊,史部长怕出事儿,坚决不同意。”赵立柱也有些心慌。
“什么事儿?”陆为民脸色不变,头也没有回地问道。
贺锦舟心知肚明,他对这个年轻人的第一印象还是不错和图书的,以搞经济起家的年轻干部,前任地委书记的秘书,全省最年轻的县委书记,还曾经是全省最年轻的县长,都破了纪录,但是搞经济是一回事,要在干部队伍作风拿出点儿成绩来,可不那么简单,要糊弄自己可不兴,所以当一起下来的几个同志说要来一回甩开下边的安排,单独实地考察了解时,他同意了。
在糜建良获得县委推荐为县委常委候选人之后,龙飞带着的情绪陆为民感觉到了。
贺锦舟和甘哲都注意到了陆为民那边的动静,目光都转了过来。
赵立柱额际汗水涔涔,显然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乱了阵脚,当初地委组织部那边也和县里边说好,只看阜城镇,如果要做备用,也只看梅坞镇,实在要看条件比较差的就看青涧镇,但是没想到贺部长这边倒是挺好说,地区和县里带到哪里,他们就看到哪里,可那几个人一吃完中午饭就要自由活动,明确表示要自己下去看。
无论是龙飞,还是丁贵江、尹国基,他们想要走上更高更重要的位置,那么就必须要把他们最优秀的一方面展现出来,让大家看到他们为之努力付出而取得的成绩,只有做到这一点,才有资格竞争份机会,而不愿意付出全力去竞争的,而以为悠闲自得就能获得成功的好事儿永远都不可能落到他头上。
在这一点上丁贵江和尹国基比龙飞强,或许这是因为年龄履历积淀而成www.hetushu.com的城府使得他们更理性,龙飞一直到自己和他谈了话之后,才算是调整过来,这也算不错,如果龙飞真的意识不到这一点,甚至闹情绪意气用事,那么陆为民就真的需要考虑这个人是否值得委以重任了。
“不同意?!”陆为民下意识的抽抽嘴角,这个史春林真是昏了头,省里边来人可不仅仅只是省委组织部的,还有省委办公厅和省纪委的同志,只不过是省委组织部牵头而已,很显然这是得到了贺锦舟的同意甚至是授意,这边貌似人畜无害的和自己谈笑风生,那边却不露声色的要举起尖刀拨草寻蛇,只怕这一招也让很多喜欢玩花架子的地方露了馅,但在阜头,陆为民对于关恒和赵立柱还是信得过的。
甘哲并没有注意到陪在自己身边的陆为民有些走神,此时的他正兴致勃勃的亦步亦趋的跟随着省委组织部副部长贺锦舟身后,能够有这样一个机会陪同这位新任的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甘哲非常高兴。
甘哲见贺锦舟目光从宣传栏离开,赶紧走两步跟上,接上用略带昌江口音的女讲解员的话。
陆为民也知道赵立柱的意思,史春林肯定不会听自己的,得听甘哲的,史春林这样做也未免太蠢了,除了让省里边那些人更怀疑阜头是在搞花架子,更要认真查外,还会让对方对地委也有看法,这家伙大概也是把自己的官帽子看得太重,深怕出一点问题把板子打到他头上和-图-书去了,这么安排赵立柱来请示,分明就是要把责任推到自己身上来,也就这点儿出息劲儿,想到这里陆为民忍不住冷哼一声。
“陆书记,这个,这个……甘书记那里……”赵立柱有些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陆书记当然可以这么说,但是真要出了纰漏,这板子怕是还是要打在自己身上的,而且这也只是陆书记的意见,地委甘书记那里万一不同意怎么办?史春林是让自己来请示甘书记,以甘书记的意见为准。
“哦?老甘,这么有把握?嗯,我觉得你有一句话说得多,寓活动于工作中,三项活动的根本目的的是什么,不是搞形式,不是玩噱头,更不是哗众取宠,最重要的是看实绩!”
“立柱,你和关恒之前不也是都看过两遍了么?简报出了那么多期,存在的问题该整改的也都整改了吧?怎么,究竟是史部长心里发憷,还是你和关恒的工作没做扎实,自己心里没底?”陆为民漫不经心的道。
“立柱,如果关恒和你前期向我汇报的情况属实,我觉得就没有什么不得了的,阜头的确是进行了‘三项活动’试点,但是并不意味阜头工作就十全十美了,工作中存在问题也是正常的,关键在于要正确看待,行了,你转达我的意思,既然省里边要看真实的一面就让他们看,阜头全县六个区,二十多个乡镇随便他们选,陪同这个问题我觉得还是需要的,但是可以约法三章嘛,我们陪同的同志不http://www.hetushu•com吭声不表态,一切以他们的意见为准,我们就是起一个带路陪同的作用。”陆为民略作思考后道。
这不足为奇,事实上丁贵江和尹国基也都有情绪,有情绪不要紧,关键在于你能否冷静理智的控制自己的情绪,让其不至于影响到正常工作,或者说在最短时间内恢复正常,能做到这一点就很不错。
“什么是实绩?对于当前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现状来说,让外来投资者满意,让我们本地老百姓满意,这就是实绩,那么‘三项活动’是否取得了实绩,就要以外来投资者和本地老百姓的满意度来论成败。”
“跟贺部长一起下来的省里几位同志,本来说好一起来看阜城,可是他们突然提出要自己来选点,不与贺部长一道来看,他们也不用地区和县里同志陪同,要自己下去随便看,史部长急了,不同意,两边争执不下,史部长让我来像您和甘书记报告。”
“贺部长,阜城的三项活动算是我们阜头县里开展的试点单位,不瞒您说,应该是阜头县开展得最好的一个区,阜头县是我的驻点县,我到丰州之后阜头县委就向我提出了他们要搞政务公开、效率提升、作风转变,我觉得很有新意,所以要求阜头要在这三项工作上做出表率,干出实绩,寓活动于实际工作中去,所以,我也可以拍胸脯,阜头县的其他几个区情况也不比阜城差多少,地委也几次下来明察暗访,应还说群众的满意度还是比较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