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一百零六节 帮忙

季婉茹知道陆为民既然能这么说话,肯定是十拿九稳的事儿,只不过在没有彻底落实之前,当然不会把话说死,只是陆为民在宋州这边熟人并不多,看他通电话的语气里,对方也应该和陆为民不是很熟悉,而陆为民的性格他也知道,找不熟悉的人求帮忙肯定不是陆为民所愿的,但是对自己的要求他却毫不犹豫的去做了。
陆为民本想拒绝,但是想想季婉茹他们家肯定是有啥事儿,自己不要咖啡,那就是有点儿是几句话说完就想走人的架势,不太礼貌,只得点点头,“来一杯吧。”
陆为民想了一想还是给杨达金打了一个电话,这种小事儿他当然不可能去惊动安德健,他也不好去和沈子烈说,倒是杨达金这个人给陆为民留下印象颇深,觉得此人说话做事相当老到,而且杨达金也是市委办主任,估计在市里边也有些人脉,办这样一件事情也应该不在话下才对。
杨达金接到陆为民电话时也是吃了一惊,陆为民在电话里没有废话,径直说明了意图,从麓城调一个教师进市区,随便哪个学校都行。
陆为民听得杨达金那边介绍了情况,让杨达金稍等,这才捂住话筒,“婉茹,我和一个熟人联系了,他说区里边小学还得要通过沙洲或者宋城区教育局绕一道圈子,问愿意不愿意直接调市属小学,实验小学或者红旗路小学,可能要好办一些。”
“谁和-图-书?你说雷志虎?”陆为民愣怔了一下,点点头,“还行吧,在省委党校学习时,他和我一个寝室,还过得去,怎么了?”
“为民,谢谢你。”内心深处千言万语,话到嘴边,也只化为一句话,季婉茹在弟弟、弟媳面前也只能说到这个份儿上。
齐蓓蓓几乎要捂住自己嘴巴,实验小学?红旗路小学?有这种好事儿?可是刚才这个家伙不是说他和那个雷区长关系不是表面那么好么?这,这,怎么又能调实验小学和红旗路小学?市属小学?
季婉茹话音一落,季永强和齐蓓蓓的目光都齐刷刷的落在陆为民脸上,让陆为民没来由一阵紧张。
“行了,举手之劳,本来就是华廊酒店的责任,哼,这些酒店缺乏最基本的素质,还妄称三星级,我看硬件设施再好也是白搭。”陆为民摇摇头,“处理好了就行了。”
“你好!”陆为民伸出手和有些局促的季永强握了握手,又和一脸兴奋的齐蓓蓓点点头,算是认识了。
“那你的意思是愿意调到这两所小学了,那就行了,我和对方说一说,看看行不行。”陆为民一听就知道这姑娘是被乐得有些迷迷瞪瞪了,连话都有些说不顺溜了。
“来杯咖啡?”季婉茹问了问。
季婉茹脸微微一红,“为民,你和那位雷区长关系挺熟?”
坐下之后,季婉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来启口,她还http://m•hetushu.com是第一次求陆为民办事儿,而且这种事情却又不是陆为民自己能办到的,还得要陆为民去求人,这让她也是很难启齿。
“啊?”季婉茹这才从神游中惊醒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站起身来,“为民,你忙完了?”
陆为民回到华廊酒店咖啡厅时,季婉茹早已经结束了和陆志华的对话,重新回到了原位上。
杨达金听得电话里陆为民也是连连道谢,也有些意外,这么个事儿算啥,只是他没想到陆为民会找到他头上,而且是这么写碎末小事儿,但对方能第一次见面之后就找自己帮忙,说明对方对自己印象颇佳,如果不是这样,杨达金相信对方随便也能找到办这事儿的人,根本用不着找上自己。
“他是沙洲区的区长?”季婉茹咬着嘴唇问道。
杨达金简单问了问调动者情况,然后询问了陆为民的意见,宋州这边三个区,沙洲、宋城两个主城区的小学杂七杂八加起来得有十来所,麓溪那边因为是新建,只有两所,市教育局直管的还有两所小学,一所实验小学,一所红旗路小学。
看到陆为民走了过来,季永强和齐蓓蓓都下意识地站了起来,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姐姐似乎正在神游物外,季永强有些发急,“姐,陆哥过来了。”
季婉茹和季永强这也才反应过来,高兴得眉开眼笑,但是一听陆为民说看看行不行,季永http://m.hetushu.com强又有些担心,有心想要问一问,但是看到姐姐一边摇头一边使眼色暗示,他也就强忍住担心不在多言,只是一个劲儿说谢谢。
“婉茹,是不是有什么事儿,怎么,在我面前还藏着掖着,不好说,那我可不问了,待会儿我就走了,装作不知道了啊。”陆为民微笑道着打趣对方。
陆为民看出了季婉茹的犹豫,而季永强和齐蓓蓓那满脸期盼的表情,让陆为民意识到只怕他们还真有啥事儿找自己帮忙,而且多半是和季婉茹弟弟这一家人有关。
“婉茹,我和雷志虎的关系不想你们看到的那么密切……”陆为民一句话就让季婉茹、季永强和齐蓓蓓心坠入了深渊,甚至连陆为民后边的话都没有听清楚,“我帮你问一问别人。”
季婉茹这才想起人家陆为民刚帮自己解决了一件大麻烦,现在自己又要找陆为民帮忙,这未免也太过分了,原本已经到嘴边的话又收了回来。
虽然未曾奢望过其他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但是能够得到陆为民二姐的好感,也还是让她很高兴,这种感觉让她也觉得脸有些发烫,就像是博得了陆为民亲近的人好感是个很值得兴奋的事儿。
一时间齐蓓蓓也有些混乱了,直到季婉茹和季永强看着她,问了起来,她才忙不跌地解释道:“实验小学和红旗路小学都是市里边条件最好的小学,也是省里重点小学,我这个学期还和同和-图-书事一起去听课学习过,那里条件太好了。”
并没有让季婉茹感到太尴尬,相反陆志华很坦率的说话风格倒是让季婉茹很高兴,陆志华也没有问其他一些更敏感的问题,只是随便聊了一些家常,然后给了季婉茹一张名片,也要了季婉茹电话,然后就告辞了,但是季婉茹感觉得到,陆志华对自己的印象不错,这让她内心也有些窃喜。
“谢谢你,办好了。如果不是你,这件事情真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永强和蓓蓓的请柬早就送出去了,真要该地方,那才是成了大笑话了。”季婉茹抿着嘴满目诚挚。
“嗯,在你面前我也就不绕圈子了,这么一回事儿,蓓蓓现在在麓城二小教书,你知道永强现在在麓溪检察院上班,可宋州市区这边距离麓城还有三十多里地,他们马上就要结婚了,永强在麓溪检察院这边有一间单身房,就住在这边,蓓蓓每天一大早就要起来赶车回麓城去上班,要不就得要迟到,回麓城住的话,永强每天就得六点半起床,这样他们太辛苦了,我想请你帮忙问一问那位雷区长,看看能不能有办法把蓓蓓调到市区这边来,麓溪也好,沙洲也好,宋城也好,只要能进市区就行。”
“嗯,是区长,沙洲区的区长,怎么了,要找他有事儿?”陆为民不知道是什么麻烦事儿,这他可不敢随便拍胸脯,他和雷志虎现在还谈不上什么特别的关系,虽然双方都有结交hetushu.com的意愿,但是一来还没有真正走到那一步,二来也不知道季婉茹是想要托办什么事儿。
“为民,这是我弟弟季永强,在麓溪检察院工作,我弟媳齐蓓蓓,在麓城县二小教书。”季婉茹为陆为民介绍道:“永强,蓓蓓,这是我朋友陆为民。”
“怎么了,什么话不好说,这么忸忸怩怩的,这好像不是你的风格啊,婉茹?”陆为民看见季婉茹扭着手,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酒席的事情办好没有?”
“好了,婉茹,这事儿我托给对方了,他会在几天之内给我回话,成不成都得有个准信儿。”陆为民终于搁下了电话。
“完了。”走过来的陆为民打量了一下站在季婉茹旁边这对男女,男的浓眉大眼,面色白皙,算得上是一表人才,个头也是一米八左右,而女孩子娇小玲珑,一张精致的娃娃脸,颇有几分姿色,倒还有点儿和甄妮挂像。
“就这事儿?”陆为民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什么事儿呢,结果就是一调动的事儿,当过县长现在是县委书记的他对于这些事情当然不陌生,县城里教师要进市区当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尤其是现在教师指标卡得很严的情况下,但是这只是针对普通人而已,对于雷志虎来说,那也不过是举手之劳,沙洲区城区内小学至少也是五六所吧,他要调一个人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只是陆为民却不想因为这些事儿去欠雷志虎一个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