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一百一十一节 烦恼

王自荣的话让陆为民也有些触动,选择合适时机以非正式的方式向主要领导提一提,这就需要与主要领导保持较为密切的私人关系为基础,安德健提醒自己需要和孙震密切关系也就是意识到了这一点,现在王自荣也很隐晦的提到了这一点,虽然这个主要领导没有只是谁,那就需要根据实际情况,你自己去理解。
“谢谢王专员提醒,我下一次一定注意。”陆为民对王自荣还是心存感激的。
※※※※
“你和蒲燕很熟么?她凭什么告诉你?”江冰绫瞪了一眼陆为民,“你可别起花花肠子,她你可别去乱打主意,兔子还不吃窝边草……”
“冰绫,你好像有心事?”陆为民端起酒杯,示意了一下,抿了一口红酒。不知道这算不算小资,总之陆为民现在吃饭的时候更愿意和红酒,而不愿意碰白酒,尤其是两三个人在一起时,不需要应酬,就是纯粹的调剂心情营造气氛,一杯红酒就能让氛围一下子起来。
但是在行署办公会上,王自荣明确表示反对那样做,认为鸿基项目是阜头本届党委政府的第一项重要工作,这么做有摘桃子的嫌疑,建议还是先由阜头方面谈判,如果情况不佳,再由地区接手,谭德凯赞同王自荣的观点,尤行理不偏不倚没有表态,最后还是孙震勉强认可了王自荣的意见,才没有使这个意见提交到地委会上,如果提交到地委会和*图*书上,只怕真的就悬了。
有些人因为朋友的升迁导致地位变化而觉得自己就不好再去叨扰打扰对方,主动放弃了和对方的接触交往,而感情和关系都是越走越亲,而你一旦决定放弃,那么这种关系就会迅速衰退下去,直至褪色为普通关系。
“好,这个想法好。”王自荣很满意,他也觉察到陆为民的意图,都在说阜头方面山头主义严重,现在陆为民主动提出来他们联系的华侨城可以开发青云涧同时连带翠峰山,这就是一个姿态,表明阜头并不是外界所批评的那样,“下午到孙专员那里汇报的时候,你要重点汇报一下这一点。”
“是人,谁没心事?你还不是一样心事重重的样子,我还很少看见你这幅模样呢,你先说说你怎么了?”江冰绫也端起酒杯呷了一口,她酒量不错,不过容易上脸,几杯酒下肚脸上就得要红霞扑面,像这种红酒对酌她最喜欢,也不知道是不是陆为民有意为之。
想到这里陆为民突然发现安德健一走,自己在地委行署里边竟然一下子就变得有些形单影只了。
“绅士风度讲求女士优先,你先把你的烦心事儿说出来,我替你分忧。”陆为民笑得很开心,“朋友之间要说真话,不准隐瞒。”
地委里边除了两位主要领导,甘哲和自己之间表面关系不错,但是关键问题上未必会支持自己,m•hetushu•com常春礼倒还有些情谊,但他的影响力有限,焦正喜却是建立在某种潜在的利益关系之上,如果没有焦武阳这层关系,焦正喜毫无疑问是站在自己对立面的,章丘育和蔺春生不用说,剩下的几个地委委员,周培军态度模糊不定,郭洪宝也对自己没有好感,而萧明瞻自己又因为柯建设的问题与他有了龃龉,一时间他发现自己想要在地委委员里边找到一个真正无条件支持自己的,竟然没有。
“那有什么不行,我们是朋友,朋友么,就要讲求坦陈相对,肝胆相照么,有什么痛苦向我倾诉,实在不行我把我的肩膀借给你一靠,免费的……”陆为民开始胡言乱语,气得江冰绫拿起勺子要打他,“你究竟听不听?”
不理陆为民的调侃,江冰绫垂下目光,看了一眼手中酒杯里的红酒,“我们局里罗局退了,现在是吕局长来了。”
难怪安德健要让自己赶紧想办法密切与孙震的关系,他早就看到了这其中的危险,如果不尽快扭转局面,自己真的有可能在日后遭遇更多的麻烦。
“哼,就会占我便宜。”话一出口,江冰绫觉得有些语病,脸微微一红,不过见陆为民似乎没有反应,这才放下心来,“工作上的事情。”
事实上无论哪一级领导都一样有孤寂落寞的时候,也一样有疲惫厌倦的间隙,如果能够有一个非同一层面的朋友在一起聊天沟通http://m.hetushu.com来排解压力和烦恼,同样会让他感触至深,这也是朋友的应尽之道。
中午和江冰绫一起吃饭时,陆为民也显得有些心事重重,而江冰绫似乎也同样有点儿神思不属。
而行署里边也差不多,除了眼前这位王专员外,谭德凯之所以在那件事情上支持自己只怕也不是因为他真心认可鸿基集团应该在阜头落户,多半也是因为陈鹏举接手了经开区,作为上一任经开区的实际掌舵者,他内心大概也不愿意看到陈鹏举能够一下子拿下鸿基项目,那会让他之前的那一段历史黯然失色。
“算了,为民,这事儿已经过去了,可能在这个问题上地区里边有一些不一样的看法,但那只代表一种观点,对于我们来说,更重要的是面对现实。”王自荣回避了这个话题,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缠,“我只是提醒一下你,你还年轻,刚担任县委书记,很多问题考虑周全一些没坏处,就算是你觉得有些问题不宜过早向地委行署汇报,但我觉得你可以选择合适时机非正式的向主要领导提一提,这样是不是会更好一些呢?你自己斟酌斟酌吧。”
这相当危险。
“你先说,我先问的。”陆为民摇摇头,微笑道。
“怎么了?”陆为民和江冰绫宛如心有灵犀,同时抬头询问对方,话一出口,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没一点绅士风度。”江冰绫娇嗔道。
“听,听,http://m.hetushu.com怎么不听?很难得听一听冰绫和我说你们工作上的事情呢。”陆为民收起嬉皮笑脸,认真地道:“我倒是想听听什么事儿能难倒冰绫,也没有听蒲燕说起过啊?”
被陆为民的混蛋逻辑气得脸绯红,江冰绫也似笑非笑的斜睨着陆为民,“你是不是要让我把这杯酒泼在你脸上才高兴?”
陆为民和江冰绫联系的时间并不多,但是每一次江冰绫来原来的双峰或者是现在的阜头,都要和陆为民打招呼,这让陆为民也很欣赏江冰绫的自信自立。
“嗯,我有这个意思,青云涧这边的优势在于水、洞、坑、沟,而翠峰山则有奇峰峻岭,还有不少历史遗迹,两地实际上连为一体,联合开发应该更能发挥各自优势,把最优美的资源展现出来。”陆为民建议道。
这其实是一种不自信的心态,觉得自己和对方在地位上已经有了差距,不适合再和对方保持这种联系了,而这也恰恰说明你自身并没有把对方真正视为朋友,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个类和群并非指门当户对,而是指在观念和感情上有共同语言。
“我投降,开个玩笑而已,”陆为民连忙举手求饶,“嗯,也是试探。”
“哎,是工作上的事情啊?没意思,我还以为是感情上的事情,那我倒是很想听一听,听一听冰绫内心世界的独白,窥探冰绫内心深处的奥秘。”陆为民一脸坏笑。
行署办公会上陈鹏举提出要把http://www.hetushu.com鸿基项目谈判主动权拿到地区手中,最好由地区来直接和鸿基方面谈判,而不是由阜头来,潘晓方积极附和表示支持,甚至连焦正喜都有条件的表示了支持,据说事前高初也找过李志远、孙震和甘哲,希望地区能够支持经开区接手鸿基项目。
“喂,打住,我什么时候打过她主意?她是我下属,关系不错,也还合得来,也知道我和你的关系,说一说很正常吧?你怎么会那么想?小人之心啊!”陆为民叫起撞天屈来,眼珠子却一转,似笑非笑地看着江冰绫,“不过冰绫也说得对,兔子的确不能吃窝边草,不过冰绫是不是也在暗示,如果不是窝边草是不是就可以偶尔一吃了呢?”
“为民,你意识到了就好,也不要把地委行署想得那么狭隘,地委行署考虑问题也会综合平衡,不会无端把本该是一个地方的成果强行给另外一个地方,这不公平。”王自荣也知道陆为民肯定通过其他一些渠道了解到了鸿基事件的题外话,他不希望对方还沉浸在这里边的阴谋论中,面对现实才是最迫切的,“你刚才提到把青云涧和翠峰山联合起来推介给华侨城?”
“滚!”江冰绫脸色绯红,娇媚地瞪了一眼陆为民,“女孩子的感情世界怎么可能说给你们男孩子听?”
江冰绫在这一点上就让陆为民非常高兴,来双峰和阜头时都要主动和自己联系,不管自己有没有空,话说到,这份记挂就让陆为民很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