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一百一十四节 生活继续

心中微微一动,陆为民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决定了。
萧劲风的到来让陆为民颇感惊讶,尤其是看到对方胡子拉碴,一脸晦气的模样,陆为民就禁不住想笑。
而阜头县委县府将新的行政中心确定在了县城新区,也让整个阜头县老百姓的视野开始向新区那边倾斜,而现在新区还是一片荒芜的田野,甚至比起工业园区更为荒凉。
“怎么了?至于么,不就是点钱么,萧总连这点打击挫折都承受不起?”陆为民看着坐在自己办公室沙发里的萧劲风,不痛不痒的道。
孙震有一个优点,他不是很看人,而主要对事,但一旦他对人有了成见,那么你就很难在他心目中扭转印象了,这也就意味着好则越好,差则恒差。
这并不是因为康明德的软磨硬缠,而是陆为民和宋大成都觉得一个开放发展的阜头的确也需要一个相对崭新的形象,不奢求太过于豪华的办公楼,但是也希望给前来投资考察的客商留下一个比较深刻的印象。
陆为民挠挠脑袋,他不可能陪着萧劲风两三天,华侨城已经确定星期二就要过来,不过今天已经是星期五了,陪着萧劲风玩两天还是可以的,问题是上哪儿去休息?
康明德在接到这个要求之后,很快就从省城专门聘请了设计师,按照陆为民的意见拿出了设计样稿和效果图,并在阜头和_图_书县委常委会和阜头县府常务会议上获得了通过,正式进入施工阶段。
登上骑龙岭,踏足鲛湖畔,陆为民和萧劲风顿觉心旷神怡。
这也该算是一件好事,至少给自己敲了一个警钟,让自己警醒一下,不至于忘乎所以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宋大成和关恒都觉察到陆为民跑丰州的次数明显多了一些,但他们都以为是因为华侨城考察团即将到来的缘故。
“你是没经历过那份煎熬滋味,哪知道其中酸甜苦麻辣啊,不是亏不起,而是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伤了自尊啊。”萧劲风伸了一个懒腰,“这一段时间可是把我给折腾够了,看到那一栋栋房子我就眼胀,还有那块空地,几百万砸进去了,却不敢再修,我他妈心里发堵,让吴健在那里守着,爱怎么怎么,卖不掉我自个儿去把它关蜘蛛行不?妈的,我就不信活人还得被尿憋死?”
如果是对事,那不要紧,如果是对人,那么陆为民就不得不认真考虑了。
应该说自己的观点也没有错,工作中拿出实绩来永远是最有说服力和吸引力的东西,但是这不是绝对,就像自己用人不也一样,你有这份能力和实绩固然是最重要的,但是如果再和自己观念想法一致,有一定的私谊感情,那么就有可能是锦上添花,那么对孙震来说何www.hetushu.com尝不是如此?
这一次考察几乎就是可能决定华侨城是否能入住阜头的关键,比起上一次的初步考察,这一次的考察队伍的规模要大许多,分量无疑也要重许多。
陆为民默默的梳理着,要有两手准备,实绩固然重要,人脉却也需要。
印象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形成的,而好感也不是一次两次工作汇报就能培育起来的,没有了安德建,自己在丰州地委里边缺乏有足够说话分量的“自己人”,王自荣虽然对自己不错,但是一来他的分量还不够,二来,似乎也还没有达到“自己人”那种程度,那么自己就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大而化之了。
“得了,别像个怨妇一样,我觉得这种形象才是伤自尊呢。”陆为民摆摆手,“有啥想法打算?”
※※※※
“没啥想法打算,就想找个没人的地方自个儿放松几天,清清爽爽的给自己放个假,没人来烦我,睡懒觉……”萧劲风没好气地道:“你看着安排。”
陆为民知道瞒不过萧劲风,所以来之前他有些犹豫,倒不是担心什么,如果这个世界上连萧劲风都要背叛自己,那么自己就真的是该被背叛了,他只是有些不想让隋立媛感觉不安,但想想也许日后迟早会有这一天,隋立媛不可能永远隐藏在黑暗中,当然不是指自己身边每个人,但是这http://m.hetushu.com样完全与自己生活隔绝,似乎就太残酷了,至少可以让她接触到自己生活的某一部分。
孙震是那种不轻易表露感情色彩的人,这一点上和李志远有些相似,只不过李志远显得更阴柔一些,而孙震则稍显积极,但总体来说都属于偏内向那一种。
在回阜头的路上,何明坤和史德生都觉察到老板心情不太好。
虽说现在有通讯公司输血,加上进入黄金期的华民公司带来的资本支持,并不存在资金问题,但是这还是让萧劲风很郁闷,一直顺风顺水的他终于还是被市场大潮好好的给灌了几口水,遭遇了一次重大失败。
提前催热房地产业,陆为民还没有这个本事,在没有中央政策放开的情况下,房地产永远都只能是温吞水,至少萧劲风电话里的哀声叹气就证明了这一点。
陆为民不知道自己在孙震心目中是否定型,但是他意识到之前自己的确有些疏忽大意了。
萧劲风煞费苦心开发的楼盘遭遇了滑铁卢,陷入了几乎卖不动的局面,开盘以来销售不足三成,任凭他的售楼小姐们喊破喉咙,卖弄风骚,但是客户群毕竟只有那么大,效果都难尽人意。
孙震依然是那种不亲不冷但又积极的感觉,但是陆为民却能从中体味出些许疏淡,就像是一杯凉白开里加了一小块冰,而且还融化了,稍不留意,你和*图*书就忽略过去了。
阜头县委县府最终同意了由民德建筑公司垫资修建县委县府新大楼以及县人大县政协的办公区。
※※※※
当然这只是他们俩内心深处的感觉。
“三个妞儿,哪个是你的菜?”萧劲风脸上带着一份似笑非笑的表情,看得陆为民很不爽。
中午吃饭的时候,何明坤和史德生还在羡慕老板很会调剂生活,找了一个美女搭伴儿吃饭,都说秀色可餐,老板心情也应该不错才对,下午去汇报工作时,老板也是神采奕奕,精神抖擞,没想到汇报结束之后,老板半句话都没说,直接上车说回县里。
冬日的骑龙岭即便是周末人也不算太多,当然这个不算多只能说是相对于夏秋两季,雪景要在一月下旬才能看到,这边十二月还不见雪,按照隋立媛他们的说法,可能到一月里,生意又会好起来,这十二月恰恰是秋季旺季和冬天旺季的一个淡季。
虽然早就有一些思想准备,但是陆为民还是在汇报工作过程中感觉到了孙震对自己的态度的微妙变化,这种变化如果不是小心翼翼的窥测,甚至感觉不到。
不过在陆为民看来,这是好事,没经过失败的商人永远都有阿喀琉斯之踵,唯有经过失败的淬炼,才能真正对市场敬畏起来。
绕着湖畔行走,道路已经整理出来,铺上了条石,险峻地段都用原木搭架做起了防护栏hetushu.com,时不时一处小桥流水横跨溪畔,扑面而来的湖风吹得两人脸都有些发木,但是这份清新气息却让人越发兴奋。
在何明坤和史德生心目中,老板似乎总是意气风发挥洒自若的,无论面对什么,总能保持着一种应付裕如游刃有余的姿态,鲜有这种神情沉郁甚至有点儿迷失的表情。
而聪明如自己,似乎在这一点上却疏忽大意了,甚至连安德建和王自荣都来提醒自己了,自己似乎还不自知,陆为民觉得自己是该检点一下自己了。
明知道自己在李志远心目中永远不是他的菜,那么就应当有意识的争取进入孙震的视野,在这一点上夏力行离开丰州之后曾经不露声色的提醒过自己,但是当时似乎沉迷于在双峰洼崮的工作中,也觉得自己当时的位置也还不足以进入孙震的视线,到后来真正觉得可以进入孙震视线之后,又觉得工作中拿出让人信服的东西来才是最好的资本,也就有些忽略这些方面的联络。
不过何明坤和史德生的观感并没有错,陆为民的心情的确不太好。
按照陆为民的建议,县委县府以及人大政协都要考虑结合阜城古镇的风格,不宜修建成现代气息的大楼,而且在目前阜头新城区规划的新区那边,土地价格也相对便宜,如果修建成六七层的大楼,反而不及修成二三层的带有明显明清江南水乡风格的古典建筑群落更划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