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一百二十三节 节点上

不为别的,如果陆为民都做不到的话,那就没有人能做得到,哪怕这个规划构想显得如此庞大甚至超出了一般人想象,但是田卫东认定陆为民能行。
关于影视基地构想,现在县里边暂时还没几个人知道,按照陆为民的意见,原本是想要在青涧那边开发基本敲定之后再来探讨四大古镇旅游资源综合开发时才逐步引导进入影视基地的构想,堡口的大量古军事设施无疑可以作为影视基地古代军事战争时可用和借鉴,而阜天荡更是可以考虑复制建设成为水泊梁山或者赤壁那样的古代水城,阜城和泊头的老街古巷则基本上是明清时代的城镇翻版,稍加修缮,便是原汁原味的江南古街风韵,这里边文化产业用商业形式来开发表现,有太多值得探究的东西,同样也蕴藏着无穷商机。
田卫东这几个月几乎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抓四大古镇和梅坞渔村的资料收集和整理了,这让他既感到压力巨大,也意识到机遇无限。
这么久来陆为民一直承受着来自地委行署的批评和压力,而古庆的优异表现更是让不少人觉得陆为民有点儿恃宠而骄,看看人家古庆一样在地委行署的坚强领导下把经济工作抓起来了,而你陆为民呢?
这种观感不仅仅在地委行署,在县里边一样存在。
“他们怎么知道我们没有谈?这些人的手都伸到我们地盘上来了啊,耳朵还真灵啊,www.hetushu.com这是什么心态什么素质?”宋大成也有些冒火了,现在阜头这边一点儿风吹草动就要传出去,外边都是见不得阜头好的人,华侨城的事情和他们有多大关系,值得他们这么可劲儿的捣腾。
所以当华侨城这一次匆匆来匆匆去,田卫东根本就不在意,外边也有不少人打电话问他,他根本就懒得解释。
“陆书记被地委叫去了,蔺秘书长在电话上和陆书记吵了起来,陆书记摔了电话。”章明泉言简意赅。
外边的传言相当多,都说的委行署主要领导都对陆为民的不成熟和刚愎自用相当不满意,在几次会议上都不点名的批评了阜头县委。
没有哪个县委书记愿意为了工作上的事情而与上级领导闹得不愉快,而陆为民却这么做了,而且做得坚决。
现在毫无疑问陆为民已经向华侨城方面提前了这样一个规划构想,而且甚至可能已经谈到了具体实施的步骤策略上来,否则华侨城方面不可能这样匆匆离去,这恰恰说明对方对这方面暴露出来的兴趣,因为他们需要马上回去向他们华侨城总部高层汇报。
“谁说不是呢?但地委不那么看,把陆书记招去了。”章明泉耸耸肩,“我就怕陆书记性格控制不住,在地委里边闹腾起来。”
但是据田卫东所知,陆为民的这个构想大概也只和宋大成、关恒等寥寥几人说过http://www.hetushu.com,估计章明泉也知晓一些,连蒲燕和龙飞这些人都未必清楚,这也让田卫东颇感振奋,这说明陆为民是看重自己信赖自己的,如无意外,陆为民在阜头县委书记至少也还要两三年的,这也就意味着如果这个构想能够付诸实施,那自己作为这个构想的具体负责人,无疑会被赋予更重的责任。
同样陆为民在捍卫阜头利益上表现出来的强硬和坚决,就算是丁贵江、尹国基这些和陆为民关系不算密切的人都得要承认陆为民相当够意思,为了阜头的利益,基本上是让他自己义无反顾的占到了地区的对立面,虽然大家都知道这种对立面是可以转化的,但是毕竟这是对立面,要转化一样需要付出代价和让步,而这种印象,也不是那么容易消除。
华侨城之所以几乎没有正式商谈就离开,在田卫东看来,不是因为他们觉得阜头没有价值,而是觉得价值意义太大,无论是投资和收益都涉及面太大,所以他们才需要回去之后重新进行研究,重新拿出方案来。
宋大成傲然道:“我陪他们一路上到机场,也没歇着,谈了不少。我觉得陆书记判断的没错,他们对阜头有兴趣,而且兴趣非常大!这一次为什么这么仓促离开,原因很多,一方面也是摆姿态,表示他们不惧省旅开司的竞争,这恰恰证明他们在乎这一点,另一方面就是可能觉得http://www.hetushu.com阜头资源不像他们想象的只有山水风光,更有厚重的文化历史资源,这也是他们十分感兴趣的,而如果要涉及到全面姓的综合开发,恐怕他们还需要进一步研究,所以他们现在不敢随意表明态度。我感觉,如果下一次华侨城回来,那么带回来就是一份比我们想象的更加丰盛的投资意向。”
两人正说着,信心十足的田卫东已经走了过来,“宋县长,华侨城方面临走之前除了带走了我们的规划纲要外,赵总和另外一位毛助理也都和我说了,希望能够把关于四大古镇和梅坞渔村以阜天荡的图片能够整理一下,另外还要一些关于这些历史古迹的渊源资料,他说也许以后会用得着,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们会很快回来?”
陆为民和他深谈过几次,这位新任县委书记的胃口之大让田卫东感到吃惊,他觉得陆为民的胃口已经超越了简单的旅游资源开发那么简单,而是要把整个阜头的城市城镇规划建设与旅游产业培育融为一体了,相比而言,那青涧区的旅游景区开发简直就是一个餐前小点,那岭南那边的说法,那就是毛毛雨啦。
只有宋大成和田卫东两人知道陆为民是和华侨城方面的赵总进行了一番深谈的,只是他们俩的谈话是单独进行的,具体谈论什么,没人知道,但田卫东可以肯定,这绝对与四大古镇和梅坞渔村以及牵扯到影视文和-图-书化基地建设构想有关,因为在会谈之前,陆为民专门亲自对这方面的资料有进行了一番整理,显然是要作为和对方长谈游说对方的依据。
如果之前田卫东还有些担心担心陆为民的一些设想构想流于头脑中或者纸面上,但是当阜临公路这个阜头方面想都不敢想的工程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拿下开工,当鸿基集团项目群这几千万投资就被陆为民轻而易举拿下,尤其是龙飞在陆为民的指示下居然真的把华侨城引来了之后,田卫东就认定陆为民一定能行。
而且最重要一条,陆为民有一个同学在中宣部办公厅工作,陆为民也让田卫东联系过,而联系的事宜就是和中国电影公司、首都电影制片厂、昌江电影制片厂等几家电影制片厂以及中央电视台联系,主要就是了解建立一个综合性影视基地的可能性,当然这只是一种最初步的联络,还远谈不上其他,但这已经透露出了陆为民的勃勃雄心。
“哦?”宋大成点点头,“老田,那我的自信心就更足了,看来他们是真瞧上了咱们阜头这几大古镇的资源了,而不仅仅是青涧那点山水,我也一直在想,青涧山水固然好,但是在咱们昌江可能也还是找得出来相若的,但是这四大古镇,保存如此完好,原汁原味的明清风格,包括古渔村、古河码头和仓库、古军事建筑,这些原来大家都觉得是很普通的东西,但是对于外界来说,这些也许就是和-图-书一份想象不到的资源呢。”
陆为民被地委招去让县里边都有些担心。
宋大成回到县委县府大院就感受到了一副压抑气息,县委办主任章明泉脸色不太好看,但是见到自己后,脸色稍微浮起了一抹笑容,“宋县长,回来了?”
“嗯,回来了,送到机场一直登机,明泉,好像有点儿不对劲儿啊,我看大家好像如丧考妣的架势,怎么了?”宋大成也大略猜测到了一些什么,但是他没有想到会如此严重。
“哎,蔺秘书长本来就对陆书记有些成见,这件事情现在外边炒得非常厉害,就这么半天,我都接到五通电话,都是一些熟人打来的,说什么的都有,总而言之一句话,不该放走华侨城,怎么都该留下来谈一谈。”章明泉苦笑。
他们倒是不担心别的,就是担心陆为民承受不地委的压力而突然爆发,因为大家都知道陆为民这几个月里一个一个项目争取,在很多项目上基本上是绕过了地委行署,这样的好处是效率极高,不需要再在地区那边纠缠,像阜双公路阜头段和阜临公路。
“啊?”宋大成吃了一惊,“怎么会这样?他们知道具体情况么?”
“不至于,陆书记这段时间一直也在自我反省检点,我相信他有应对之策,而且华侨城这个事情,本身就还是一个未定之数,这就是一个相互试探相互碰撞的过程,你怎么可能指望一蹴而就?他摆个姿态我们就怵了就怂了,那还怎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