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争命

第十九章 谁能长生

“随我下车。”
丁宁也不问什么,吃肉,喝汤。
薛忘虚微笑起来,他转头看着丁宁,说道:“那只老鳖,是我在年轻时有过想法,当时在池边看着这只青鳖,心中便陡然冒出一个不知道味道到底如何的念头,只是想着那是人家放生之物,终究不好意思偷偷抓出来一试。”
丁宁不明白的凑上前来,只看到里面有许多痴肥的红鲤在游来游去,还有很多龟鳖攀在池中的一些石上。
丁宁顿时一副重新审视薛忘虚的样子。
薛忘虚停了一下,转过头来,郑重的说道:“我会尽量做到。”
在傍晚时分,这辆已经换过几次车轮,车厢和车帘都已经落满尘埃的马车,终于再次驶入没有城墙的长陵。
“现在想来,现时的长陵对于我而言也就像那一方水潭,我就已然是一只老而不死的老鳖,困在这一方水潭里,也没有多少意思了。”
薛忘虚的脸颊有些异样的微红,但神情比平时的任何时候还要安宁。
看到丁宁还孜孜不倦的和自己探讨这个问题,薛忘虚顿时有些着恼。
因为他认识眼前这个地方。
薛忘虚看着平静的丁宁,连恼怒都恼怒不起来,无可奈何的说道:“美酒当歌,自然是人生快事,可风尘里大多庸脂俗粉,尤其见得多了之后,便觉得没了意思。”
薛忘和-图-书虚在左侧的放生池前停了下来。
他快步追到门口,看着已然要上马车的薛忘虚,完全不能理解,“你这是干嘛?”
“只是没意思。”
丁宁再次愣住,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放生池:“如果你不是开玩笑……这好像不太好吧?”
“那时年轻,脑子里有很多觉得有意思,做了或许会开心的想法,只是现在太老了,很多人和很多东西早就不在了,即便是想着不留什么遗憾,将以前想做,却因为各种缘由没有去做的事情想去做一下,也没有几件能做的了,只有这只老鳖还在,今日之后也不在了。”
薛忘虚要了数壶花雕,和丁宁将这一砂锅老鳖全部吃完,走出这间酒楼时,已然早已入夜,冬意更寒。
丁宁看着脚下的水迹,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
薛忘虚淡然转身,开始离开,他的脸色却是变得凝重起来,缓声说道:“别人或许不了解皇后的手段,但我和我师兄很了解,从我和我师兄拒绝她,将白羊洞灵脉分成三股到白羊洞被迫并院定局,也不过半月的时间。我们从竹山县回到长陵已经用了十余天的时间……所以时间差不多了。”
丁宁莫名的有些醒悟,他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薛忘虚。
他不可置信的掀着车窗帘,看着眼前的http://m.hetushu.com建筑,用一种十分震惊和佩服的语气,问道:“你真正喜欢的女子,居然是这里面的?”
丁宁想不明白。
一块磨盘般的东西骤然浮了上来。
薛忘虚伸手一提,在这寺庙里的人还没有留意之时,便直接将这个老鳖抓了起来,快步闪出。
丁宁沉默的跟在他的身后。
马车车厢里,丁宁怀疑的看着薛忘虚:“还是身体上有问题?”
丁宁深吸了一口气,他抬头望向远处的长陵。
薛忘虚骤然沉默了下来。
在薛忘虚的吩咐之下,这间酒楼的厨房真的将这头老鳖拾掇炖了,满满的一个脸盆大小的砂锅端到了薛忘虚和丁宁的面前。
土丘的坡上,有一处坟头。
薛忘虚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上车。”
丁宁固执的问道:“那为什么?”
即便是一座官邸,或者一座花楼,都不能令他这么震惊。
然而薛忘虚却是没有就此歇息的意思,只是吩咐那名一直帮白羊洞赶车的汉子可以自行回去休憩了,然后也不再坐车,只是负手缓缓的在长陵的街巷中穿行。
寺院大殿前栽种着几株银杏,已经很有年头,必须数人才能合围,枝叶茂密。
两侧却各是两个放生池。
不论这只老鳖的出处,这间小酒楼的厨子的确有些手段,将这老鳖的肉都事先m•hetushu.com拍得有些散了,炖好之后便不觉得太老,只是劲道和味美。
炖这只老鳖花了不少时间。
丁宁沉默的跟在他的后方,在长陵冬夜的黑暗里行走。
他明明没有那些一成不变般的建筑物高大,然而却偏偏就像是从高处在看着这个长陵。
当这辆风尘仆仆的马车沿着长陵纵横交错的笔直街巷缓缓行进,在一处地方停下之时。丁宁却是极罕见的不平静了。
“这便是我最心仪的女子,只是我年少时,未及真正开口,她便有了心仪的人。那时我和师兄只顾修行,错过了许多时光。只是若再给我重来一次的选择机会,我或许也未必会在那时开口。因为她虽然嫁给平凡商贾人家,这一生在长陵却过得十分幸福美好,即便是我,想来也不可能让她过得更加开心。”
“小孩子懂些什么!”
薛忘虚白了丁宁一眼,首先下车,径直进了这间寺院。
数息的时间过后,他微微一笑,说道:“当然有,我回长陵去便去看她。”
“人生终有终老,谁能长生?”
丁宁微微垂头,轻声道:“我以前不知道她这么冷酷。”
只是一眼就知道了丁宁此刻心中在腹诽什么,薛忘虚顿时一声低喝,一掌拍在丁宁的身上,差点直接将丁宁拍出了车厢。
这个时候丁宁才注意到这是一个不知道长了多少和-图-书年的老鳖,背壳都深沉得如同青石的颜色,此刻是被薛忘虚这一股真元的力量直接震晕了。
薛忘虚随手将小磨盘一样的老鳖丢在车厢座下,说道:“自然是炖了吃。”
这个黄院灰瓦的地方,是长陵少数的几座寺庙之一,而且平日里还香火鼎盛。
看着他在黑夜中显得极淡的影子落在自己的身上,他缓缓的说道:“记得你答应过我,要看我在岷山剑会给你真正的风光。”
这间酒楼不大,但看上去生意不错。
“不需要用这种眼神看我。”薛忘虚微涩的说道:“谁没有年少轻狂的时候,尤其是修行途中在某境卡住,很多年无法突破,且根本没有进展的时候,心中苦闷,找个馆子喝喝花酒,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逢场作戏得多了,便也觉得根本没有意思,这人终究是有情之物,一生都逃不过一个情字。对于我而言,再青春美丽的女子为我斟酒,也终究不可能有那份真正的愉悦,若是有缺憾的事情,还不如不做。”
这一瞬间他的目光很古怪。
……
薛忘虚不知道丁宁这些话中的真正意思,用一种怜惜的目光看着他,轻声说道:“你要明白,长陵位置越高的地方,越是寒冷,能够坐得越高的人,自然也越是冷酷。”
未等他开口,薛忘虚伸手一指,一股精纯至极的真元如剑般http://www.hetushu.com刺入池中,在接近池底处嗡的一声炸开。
听着薛忘虚这些平时不会说,此时说起来也有些纷乱,有些重复的话语,丁宁轻轻的摇了摇头,眉头微蹙,道:“既然是开心的事情,就不要说得这么沉重,不要说得像是要做完最后几件事情,让我给你送终。”
薛忘虚依旧没有解释什么,只是平静的举箸,吃肉。
马车在一座酒楼前停了下来。
想不明白的事情,他却知道一定有原因,所以他不再多想,只是跟着看着。
“你想什么呢!”
穿过十余条街巷,数片阡陌,薛忘虚在一处土丘停了下来。
“你不喜女色?”
丁宁眉头微蹙,他想了想,看着薛忘虚认真的问道:“那你在长陵这么久,就一直没有遇到过真正心仪的女子么?”
或许是那隐忍积蓄已久的一剑终于酣畅淋漓的刺出,又或许是动用全力和封千浊一战有些累了,在接下来的这十余天里,薛忘虚的话明显少了不少,闭目养神似睡非睡的时间却是多了许多。
土丘的前方,有一片小池塘。
马车行进在回长陵的官道上。
难道薛忘虚竟然有如此的品味,喜欢的竟然是一个尼姑?
……
薛忘虚笑了起来,他看了丁宁一眼,又转身看着那个坟头,说道:“不过做了很早就想做的事情,老鳖的味道的确很好,又来看过了她,我真的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