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争命

第十八章 美好的感觉

所以此刻他根本不想多说什么,只是转身示意丁宁跟着自己离开。
他手中的赤色长剑上飞洒出许多炽烈的火焰,如许多火蛇在狂舞。
丁宁面容依旧平静。
“还有你们封家。”
感觉着那颗定颜珠缓释在自己体内的精纯药力,丁宁的神色凝重了起来。
最简单而言,九死蚕的修炼本来就可以更快,只是他的五脏不够强壮,无法再承受更快的速度,所以未必一定要直接作用于真气、真元的灵药,只要能够强壮五脏的养生丹药,也可以让他在今后修行得更快一些。
要想杀死七境之上的修行者,必须用大量的军队,或者有许多五境六境的修行者与之战斗。
薛忘虚随意的垂下滴血的长竹竿,淡然的看着被一些人簇拥在其中的封千浊,说道:“但我可以保证在死之前,将你杀死。”
他捡起了身旁道边的一把长长的竹扫把。
“感觉怎么样?”
“感觉非常好。”
前端燃烧的竹扫把刺在了他的胸口。
随着封千浊的厉笑声响起,周围堵住每条街巷的人流中发出了无数愤怒的叫喊声。
薛忘虚站在原地,只是伸手又刺了数刺。
薛忘虚霍然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又拈断了数根胡须:“你开什么玩笑?”
这颗养颜珠,不仅此刻的药力让他感觉如同注入了不少新的生命,对于他而言,更为重要的是在修行之中的一些顿悟和提醒。
丁宁转身,紧跟在他的身后。
扫把柄m.hetushu.com依旧是扫把柄,只是普通的长竹竿,然而因为前端的细小竹枝已经散尽,最前端染了一层鲜血,且在血肉和骨骼的摩擦之下,已经多了些锐意,所以此刻在薛忘虚的手里,这根普通的长竹竿,就像一柄分外长的竹剑。
他只是在以这样的方式告诉所有人,即便不动用真元,第七境的修行者和寻常的修行者和武者之间,在对于剑术的理解和力量上,依旧有着巨大的差距。
这名锦绣华服男子不可置信的站立着,他手中的剑徒劳的伸向前方,但和薛忘虚的身体还有数尺的距离。
从一开始,他就对封千浊说过,话不投机半句多,终究还是要靠剑来说话。
他有些轻蔑,有些同情的看着封千浊,淡淡的说道:“像你这样的人,即便是用同归于尽的剑法,也少了些气势,少了些真意。”
因为痛苦和惊怒,封千浊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封千浊不想死,所以他唯有败。
只是滋养内脏,养生的丹药,却也相当于可以让在五脏衰竭的速度同等的情况下,吞噬到更多的五气用于修行。
封千浊的任何剑势皆不能阻,所以他用七宝琉璃剑抖出千万剑,以攻对攻。
人群在薛忘虚的身前不断分开,就像大海让开一条通道。
因为九死蚕最大的弱点,便是过分消耗体内五气。
竹扫把的前端燃烧了起来。
又有数人厉吼着冲了上来。
除了留下这门功法,传说中hetushu.com的幽帝之外,从没有人知道九死蚕的奥秘,而即便是已然修行九死蚕的他,这门功法的一些特性,也唯有随着他修为的进步而逐一被他察觉。
他想到了长孙浅雪,想到了鱼市里的老妇人……他想到除了那两人之外,自己在长陵还从未和一个人相处这么长的时间。
“你欺人太甚!”
封千浊背靠着台阶,捂着鲜血流淌的腹部,惊怒交加,凄厉叫道:“为什么!”
“杀了他们!”
在下一刻,他有些茫然的低头,看着顶在自己胸口的竹扫把的长柄,然后他失去了所有力气,颓然坐倒在地。
从一开始,薛忘虚就不想和封千浊过多的纠缠,毕竟巴山剑场的剑经有诸多外人不知的玄妙变化之处,所以他只出一剑。
周围迅速的安静下来。
“不要放他们走!”
冲上来的这名锦绣华服男子想要挥剑斩断这柄前端燃烧着的扫把,然而不知为何,却偏偏就像隔着一种奇异的时间差,偏偏无法触及。
在方才的这数刺里,薛忘虚根本就未动用任何的真元。
封千浊不敢和薛忘虚同归于尽,甚至可以说,从一开始出剑时,薛忘虚已经感觉到封千浊的剑意里差了那一点意思。
但与此同时,他却是也平静的出声道:“我们有什么欺人太甚的地方?从一开始我们只是要回定颜珠,什么规矩都是你们定的。在你们叫骂的时候,我们甚至一句话都没有多说。在整个大秦王http://www•hetushu•com朝,这样事先划下条件的公平决斗一天都不知道有多少次,但是像你们竹山县这样,输了又不认输,还想把我们全部杀死在这里……这样的地方,大秦王朝却是没有几处。你们不觉得羞愧?”
微微顿了顿之后,没有转身,跟着薛忘虚从潮水般分开的人群中走过的丁宁接着平静的说道:“原本在庙会前一场公正的决斗便可以解决的事情,结果要弄得用皇后的画卷来恐吓,最后比试输了,还想煽动整个竹山县的人来试图杀死一名七境的修行者。即便你们封家可以不承认这点,但这样的事情传出去,你们封家觉得长陵的大人们会怎么看?会觉得你们封家做得很好么?”
他的面容和封千浊十分相像,应该是封千浊的某个子侄。
无法用言语形容薛忘虚的这简单一剑。
仅凭现在的竹山县,如果硬留薛忘虚,要死多少人?
想到这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本身便已没有多少的时间,于是他的心便变得更加柔软,他轻声的提议道:“既然这样,要不要去喝酒?要不要帮你找个姑娘陪酒?”
然后他很简单的,用这柄竹扫把像剑一样刺了出去。
……
然而面对这一剑,薛忘虚只是不徐不疾的弯下了腰。
绝大多数人根本没有从方才那些画面的震撼中回过神来,根本不明白封千浊此时问的这一句是什么意思。
这是他的本命剑隐忍多年之后,积蓄力量的一剑。
看着薛忘虚侧脸上满http://www•hetushu.com意的笑容,丁宁充满了无数恩怨和杀伐的心中却被一种温暖充斥。
呛啷一声,一名身穿锦绣华服的中年男子已经抽剑冲了上来。
“给我杀了他!”
一阵阵惊呼声和剧烈的吸气声响起。
在刚刚吞服下定颜珠的瞬间,他发现自己有些忽略了一个事实。
薛忘虚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问你吞服了定颜珠后,感觉如何。”
“方才那一剑,你也几乎耗尽了所有真元!”
然而薛忘虚根本没有改变任何的剑势。
但薛忘虚知道。
然后他反问丁宁:“你感觉怎么样?”
听到薛忘虚的这句话,很多竹山县的贵人才开始明白方才发生了什么。
薛忘虚淡淡的笑了笑。
一剑出而万千七彩琉璃剑灭。
丁宁认真的回道:“我感觉也很好。”
噗的一声,火焰熄灭。
这数人胸口都涌出一股血泉,惨叫着倒地。
九死蚕消耗五气的速度原本就极快,只是不能让五脏过快衰竭,才必须控制修行的速度。
听到丁宁平静而冷的话语,细想着其中的字句,封千浊的身体越来越冷,心中越来越惊惧,最终他的衣衫都被冷汗尽湿,看着消失在视线中的丁宁和薛忘虚的身影,他发出了一声绝望的野兽般的咆哮。
然而他开始清醒的意识到,薛忘虚说的是事实,仅以方才的数剑,他就明白自己在剑道上的感悟和薛忘虚相比,什么都不是。
若非击穿滔天浊浪的那一剑让他身心舒畅,他在击败封千浊和图书之后,可能一句话都不会多说。
薛忘虚转头看了他一眼,如孩童般笑了起来,道:“感觉很好。”
他抬头望向上空的天空,只看到白云的下方,屋檐的上方,有许多黑色乌鸦在盘旋。
所以他异常认真的看着薛忘虚,说道:“至少可以赢得数年的时光。”
许多燃了一半的细小竹枝刺入了他的血肉,又被他体内涌出的鲜血和劲气冲出来。
薛忘虚不知道丁宁此刻心中的真正想法,但是他感觉得出丁宁真挚的致谢之意,这便让他更加的满足,他拈着已然为数不多的白胡须,满意的笑道:“那就好。”
如影随形般跟在薛忘虚身后的丁宁,看着两侧脸上神情都是异常复杂的竹山县人,轻声的问薛忘虚。
看着那数名在薛忘虚简单的戳刺中跌倒在血泊里的数名修行者,许多原本已经准备出手的竹山县贵人也都脸色发白的重新坐了下来。
封千浊捂着腹部,鲜血从指间不断流出,感受着腹部的剧痛和那道恐怖的剑意,想到长久以往的平静安康被这一剑打破,他终于疯癫一般厉声狂笑了起来:“你胜了……但你以为你就能平安离开竹山县么?”
“我可能会死,每个人都会死。”
他不知道如何回答,所以他愤怒的大喊了一声。
这种纯粹滋养肉体,滋养五脏的丹药,也同样可以让他修行得更快。
并非只有那些直接作用于真气、真元的丹药才能让他修行得更快。
若是没有巴山剑场的名剑,他会输得更加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