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争命

第七十九章 折羽

这一场大战,这些大逆即便逃得出去,但也纷纷折羽,但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些大逆只能想办法争得一丝活命的空间。
赵一在此时也感应到了什么,缓缓侧转过身体。
然后双手握住了自己的黑色大剑,再次抡动巨锤一般往上砸去。
空气里响起令人耳膜刺痛的啸鸣声。
数十柄小剑组成的剑阵如牢狱般落下,要将白山水困锁其中。
赵一头顶上方的光线越来越亮,亮到赵一的整个身体发白,就像要融化。
“秦用楚剑,也不羞耻?”
连波左手接剑,看着白山水身影消失的地方,口中鲜血不再流淌,但是说话之间,逆在胸腹之间的元气却是嗤嗤回响。他充满恨意的看着赵一,厉笑了起来:“只是用你的命换白山水的命,你们赵剑炉觉得值得么?”
他没有去看连波的身影,因为此时他已然闭上了眼睛。
这黑红小剑就像是打铁铺子里辅助的年迈老师傅接下来敲的一小锤,只是为了规整被击打的红铁的形状,但这一锤反而是最能决定红铁形状的一锤。
赵一身影不停,往前冲出。
他的眼睛眯了起来。
下一刻,他的身体周围出现了一道环形的气浪,往外爆开。
赵一的脸色变得异常的凝重。
连波手中的墨绿色剑斩在了这柄小剑之上,然而他手中的墨绿色长剑却是瞬间震荡不停。
赵一先前便说出“我和图书命由我不由天”的话,他自然知道真正的威胁来自何处,但此时,他却未管这天空落下的无数丝光剑,而是无比认真的朝着连波出剑。
这些年追随赵妙游历天下,他已悟出了退的道理,然而赵剑炉的人,即便是退,也是以进为退。
就在此时,利道周出手。
那条身影极瘦高,高得就像是长陵的一座角楼。
在他说出这句话的同时,远处那条极其瘦高,高得就像角楼的身影释出了令人心悸的剑意。
赵剑炉未灭之前,赵剑炉的修行者大多一生都在打铁,赵剑炉的剑胎是公认的天下第一,赵一是赵剑炉首徒,他的剑胎自然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
深坑继续凹陷。
利道周落于连波的身后,双手托住坠落的连波。
当的一声金属震响,他的五指变成古铜色,微微的抓住了黑色大剑的剑尖。
此时的连波,伸手接住了这柄剑。
这柄剑被震飞之后,没有坠落,而是像高空飞出。
平时和白山水有差距便也算了,白山水的真元修为恐已越过七境中品,但同为七境下品,修行的时间不会比赵一短,在凶羌一带也是经历了多少年的厮杀,现在却是连赵一都有所不及,难道和这些大逆相比,真是差了那一分气吞山河的气魄?
这些剑气在他的体内被燃尽。
连波这一剑被破,体内气息狂震,一时说不出任何的http://www.hetushu.com话来,眼见赵一还能狂笑出声,他的身体里自有一丝凉沁沁的意味涌起。
此时的天空里,还有另外一个黑点,那便是他那柄墨绿色的大剑。
在赵一的狂笑声中,他面沉如水,将体内所有剩余的真元尽数汇入手中这件符兵之中。
他感觉到有如山的天地元气汇入到了这两个黑点之中。
但与此同时,他体内无数气血被蒸发出来,身体瞬间干枯。
远处的江岸上,有一条身影正在行来。
赵一知道了来人是谁,他也明白了连波此时只是要缠住他,在这样两人的联手之下,他绝对没有半分的胜算,然而他的眼眉之中却是流淌出赵妙本命剑被毁时一样越挫越强的意味。
连波一声厉啸,往上飞起,在下一瞬间,他变成了天空里的一个黑点。
轰的一声巨响,他的头顶上方凭空生出无数黑红色的真火,完全像一个巨大的洪炉立在空中,捞住这些小剑便炼。
他说出了这句话。
匠人打铁,落锤时便是要将所有的一切都砸出去,那一锤的力量,就是匠人生命的升华,很多人都无法想象一名匠人何以能够砸出远超出自身力量的一锤,便在于此。
天空落下的光亮再亮数分。
一声闷响。
他手中的黑色大剑往后反手抡出,黑色大剑在风中呼啸,投石车投出的巨石一般,落向远处那瘦高的身影。
hetushu•com岸边多了一个巨坑。
他闷哼一声,整个气海内的真元都化为真火,猛烈燃烧起来。
赵一的眼前黑了下来,他知道自己今后再也看不到任何的光亮,再也看不到任何的色彩,但是他干枯的面容却是越加的坚韧。
无数的泥土被恐怖的冲击波震起,抛向四周。
“世上都知赵四强,但没想到你也这么强。”
这一战之下白山水重伤,赵一双目被刺瞎,失了一剑……然而这样的杀局都未能彻底将这些大逆留下,此时这名大秦名将的心中丝毫没有欣喜之感,整个身体都反而不住的颤抖起来。
远处那极为瘦高的身影隐怒的一声冷喝。
“我命由我不由天。”
真元耗尽的他也无法控制锡山剑盘的反震之力,立足不稳之间,身下小舟都翻覆了过来,他的身体都落入了水中,与此同时,那数十柄小剑却是再度飞出。
连波还是右手持剑,然而整条手臂却是奇异的扭曲着,垂落着,他的唇齿间都有血渗出,脸色分外的苍白。
而元武皇帝达到了所想,鹿山会盟之前彻底的安定。
赵一却是又一声狂热大笑,笑声响起之时,他那柄红得发黑的小剑已在空中折弯,对着这些小剑一划而过。
与此同时,天空里好像多了一座无形的桥,又像是空间破开了一个缺口,同样是搬山,寻常修行者将极远处天地适合己身的天地元气大量如山般和_图_书搬来,而他此时却是反了过来,将自己体内元气形成的无数剑气,通过这个无形的桥,递了过来。
感知着这些小剑的行走,白山水却是没有丝毫出手的打算,眼眸冷到了极点,皆是疯狂之意。
长陵的街巷纵横交错,此时落在他眼中,就像一个方方正正的棋盘。
他身外所有的火焰全部消失,一些在燃烧的芦苇荡中矗立的漆黑的杨树瞬间被激成无数的木屑,往外飘舞。
熙来攘往,七境之上的强者亦如棋子,剑术能否强得过心术?
两道飓风在他的身前形成,推送在连波的身上。
噗噗噗噗……数十声密集连响,这数十柄小剑汇聚的磅礴元气全部被燃空,被火浪拍击四散。
烟尘四溢里,坑底两条人影渐渐显现。
连波一声厉喝,这些年的恨意和执念让他无比强横的站立着,他的双脚下地面裂开,涌出两股河水,承托住他的身体,承托住他的剑。
然而就在此时,那道黑得发红的小剑也已袭来。
两个黑点在赵一的眼睛里急剧的扩大。
他身上阴霾的气息骤散,天光洒落,将他的身上镀上无数重的金边,如魔如圣。
很显然在这一击中,他的右臂骨骼已经多处断裂。
微弯的大剑再次如铁锤般砸下。
刺入赵一双目之中的光丝更亮,天空中的光线却是骤然消隐。
连波的左手手臂,甚至身体里都响起了无数声骨裂的声音。
申玄伸手和图书往前一抓。
赵一双手依旧握着黑色大剑,黑色大剑有些弯曲变形。
轰的一声。
这数十柄小剑引领着磅礴的天地元气在空中飞行,没有刺向赵一,而是刺向赵一身后毫无停歇而走的白山水。
今日这个大局中的小局里,手持锡山剑盘的章狂刀修为最差,然而却是其中最重要的人物。
这股震荡传到了他的身上,震碎了他身上的元气。
然而此时他这柄剑都出现了弯曲,尤其可见方才一击中蕴含着什么样的力量。
赵一双目之中的水分尽数挥发,无数血脉干涸至断裂,就如变成一颗颗泥沙。
身穿铁甲的利道周是连波手下真正的统军大将,这些年统率边军,背上双剑不知道染了多少强者的鲜血,然而此时这名秦军著名将领却是并未出剑,而是双掌往前拍出。
“我道是谁,想来也只有那吃里扒外的申玄,也只有像他终日像水老鼠一样隐匿在下水道里啃噬尸体的七境,才不会引起太多人的注意,来到这里。”
申玄并未与连波以及他剩余的两名部将有任何交流,只是倒提着赵一的这柄大剑转身回望,望向长陵皇城方向。
他的身体借着这一剑反冲,几个起落便消失在江岸的荒原里。
无数光丝般的剑气刺入他的身体。
连波颓然坐倒在地,强大的力量推得他往后急剧的滑出,坑底的弧度使得他的身体急剧的倒滑后,和这个坑脱离时,往上方抛飞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