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三十二章 拳头

“所以你今日还是不可能杀得了郦陵君。”
“你们跟着周家老祖离开长陵,原本就是想要看看鹿山会盟是如何的风起云涌,现在既然周家老祖已亡,那就由我带你们去鹿山。”
苦雨道人不断的咳血,他震惊的说不出任何的话来。
这些力量涌向赵香妃的心脏,赵香妃的心脏停止跳动,开始剧烈的收缩。
这一刹那,他的识念里,赵香妃的心脏就像是变成了这世间最坚硬的物体,他沁入赵香妃体内的力量竟然无法和她的力量抗衡。
自岩间采了几片野茶,信手用真元切出石壶,燃起一蓬真火,又从前方的云雾中摘取一片化为清水,如真正的神仙般煮着茶的楚帝惬意的微笑起来,轻声自语道:“真是好一场云雨。”
身为这世间在位时间最长的帝王之一,他自然有常人难以企及的非凡之处。
乳白色的丹药是极珍贵的灵莲丹,长陵皇宫里那名最尊贵的女主人除了拥有世所不知的调用星辰元气的手段之外,还拥有独特的培育灵莲的手段。
哪怕丁宁有刻意隐瞒的东西,最后的结果是他让扶苏好好的活了下来。
在说出“有意思”三字后,他的身体浮云而上,落在神女峰山腰一处的崖壁上,坐了下来。
他并未急着返回鹿山,而是再次行向神女峰。
他未能得到肉菩提,在他看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名面目五十如许,身体却已有些佝偻的男子缓声道:“我们想立五皇子为太子。”
他接下来会怎么做?
这足以决定他在www.hetushu.com长陵的命运。
苦雨道人摇了摇头,坚定的说出了这一句。
“因为……”她眼媚如丝的看着自己的拳头,曼声道:“因为我的手可以很软,但也可以很硬……因为我本身就是整个大楚除了他之外最强的人。”
原本一件借皇宫的力量对付周家老祖的简单事情,却牵扯出这么多难以预料和掌控的后果。
“有意思。”
所以他很空闲。
被她称为苦雨道人的男子默然道:“只要郦陵君死了,便可另立太子。”
所以此时他平和注视丁宁和扶苏的目光里,是带着一丝不加掩饰的满意的。
他没有说任何多余的话语,只是慈祥的说道。
她的拳头看上去很香很嫩很软,然而在前一息的时间里,却是化为了这世间最可怕的武器之一。
这个空寂的行宫里响起了一声巨大的轰鸣。
无数缕古怪、淡薄、似乎毫无踪迹,但又异常坚韧和强大的气息,从他的身体里透出,如润物细无声的春雨一样,沁入前方赵香妃的身体。
噗的一声,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涌出。
相比墨守城,更加需要担心的是楚帝。
在他看来,光是凭借这样惊人的功劳,就足以保荐丁宁进入岷山剑宗修行。
丁宁的喉咙里泛起一阵苦意。
“鹿山会盟在即,此时我大楚王朝最需的便是安定。”赵香妃看着他,柔声道:“我不明白像你这样的人物为什么决意要做这样的事情。”
所谓的天命,从来不是某一个人所能决定的。
http://www.hetushu.com法阵损毁,山谷里的水雾排泄一空,山峰间的湿意却因此更为浓烈,神女峰的这一侧,一场大雨就此落了下来。
她哀怜般的看着苦雨道人轻声说了这一句。
顿了顿之后,赵香妃看着他说道:“按理而言,五皇子或郦陵君成为太子你都不会在意。”
“你们曾经是大楚王朝最强的四名修行者,但你们知道这些年大楚王朝又出了些如范无垢一样的宗师,足以和你们匹敌。”赵香妃可以感觉到他绝对的信心,但是她却没有丝毫紧张,反而微笑起来,曼声说道:“而且你也应该明白,即便是在当年,说你们最强,其实也是很多人没有彻底的展现过实力,还有将一些皇宫里的人排除在外。”
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墨守城对他产生了一丝疑虑,就意味着长陵皇宫里那位最尊贵的女主人也会对他产生一丝疑虑。
然而赵香妃的脸色却没有丝毫的改变。
……
赵香妃平静的看着出现在殿门前方的这道灰色身影,摇了摇头,说道。
为了令灵莲结出她所需的莲子,长陵不知道有多少条灵脉的灵气被引入了长陵皇宫,灵莲丹虽然只是用灵莲生长期间脱落的莲叶和花瓣炼制,但药效已是极为惊人。
赵香妃轻柔的收拳。
赵香妃明媚的一笑,道:“然吾皇已立太子。”
被她称为苦雨道人的男子沉默了片刻,道:“我不必告诉你理由。”
然后一道略微佝偻的灰色身影,才在竹笠下如鬼魅般显现出来。
苦雨道和-图-书人一声低喝,体内的力量尽数涌出,两柄淡青色的小剑从他的双手浮出,斩在了这只白生生的拳头上。
在接下来的一瞬间,他的心脏完全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捏住,用力的捏碎。
这代表着他最终的决定。
数十年的等待落空,他并未得到肉菩提,在鹿山会盟正式开始之前,他便也没有任何事情可做。
事实上他的态度并不像丁宁所想的那么严重。
竹笠下人苦笑一声,缓缓抬头,露出一张平实无华,五十余岁模样的面目。
在这神女峰下布置法阵的修行者比他要强大得多,费了诸多的力量,建造牢笼困住盲龙,当然是要盲龙协助守护未成熟的肉菩提,等到有朝一日他或者他的后人能够使用,但很显然布置出这样法阵的修行者和他背后的宗门都湮灭在了历史的长河里。
然而就在此时,他的心脏却是突然缩紧。
丁宁只是服下这颗灵莲丹,就只觉得一丝丝微凉的药力沁入浑身的经络之间,瞬间体内的痛感和燥意全消,只是心中不舒服的感觉却反而更为强烈,因为他知道墨守城已经对自己产生了一丝疑虑。
在他走入这行宫之时,赵香妃便首先说了一句“凄风苦雨青藤乱”,这一句并非是什么描绘眼前景象的诗句,而是代表着大楚王朝四名修行者。
喀!
这件事虽然有些疑点,但他也并未联想到九死蚕,且薛忘虚昔日和梁联一战之后,他就对丁宁很有好感,对丁宁也有些了解,他也知道丁宁有着惊人的修行天赋和领悟能力。m.hetushu.com
苦雨道人的呼吸和心跳也骤然停顿。
所以在说出这一句话的同时,他的身体就好像在空气里突然变淡。
“陛下不在这里。”
……
墨守城在长陵拥有非凡的地位,像他这样的存在,即便没有像楚帝一样进入这个法阵内里,没有任何可以推断的线索,但哪怕他的疑虑就像是漂浮在天空的白云一样没有任何的根,这样的疑虑也足以在丁宁的身上投下浓厚的阴影。
“我不是一个人来的。楚凄风也来了,所以范无垢不会出现在这里。”苦雨道人看着她认真的说道。
鹿山的山巅,也突然下起了一场小雨。
他知道丁宁一直在准备接下来的岷山剑会。
一顶旧竹笠出现在了雨丝里。
一只白生生的拳头,带着恐怖的气浪,在苦雨道人的瞳孔里以惊人的速度扩大。
他此刻的心情也很放松。
“你错了。”
“不远千里而来,为的是太子之事。”
这名大楚王朝的宫廷修行者甚至连一声惨呼都没有能够发出,便倒下,死去。
“凄风苦雨青藤乱,苦雨道人早不来鹿山,晚不来鹿山,却在这个时候来,我倒是有些不明白您的意思。”
她顿了顿之后,认真劝诫道:“不管是什么人对你们说了什么,让你们来到这里,但这件事不可能成功,所以你们还是放弃这样的念头。”
墨守城的目光从前方的深坑中收回,再度平和的落在丁宁和扶苏的身上。
“即便抛开盲龙不计,这世间能够破掉传说中的青雷天绝阵的人也唯有那人,一个人的天赋再高,m.hetushu.com也不可能拥有那样的眼光。”
令楚帝没有夺得肉菩提,令扶苏没有被杀死,鹿山会盟虽然还未正式开始,然而在他的心目中,作为一名大秦王朝的修行者,丁宁已经在这次前所未有的盛会里立下了首功。
脸上全是老人斑,眼前的皱纹似乎更深了数分的楚帝抬首看着这样的云雨,微微一笑,轻声自语了一句。
虽是平静说话,但她的眼波自然如温柔秋水流淌,举止神态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妖娆诱惑。
“现在你应该明白我为什么说你错了。”
咚!
临时建造的楚行宫里,一名腰佩白玉般长剑的修行者感觉到这场细雨似乎蕴含着某种非同寻常的意味,他警惕的抬起头来,在漫天的雨丝里,他没有看到任何除了雨丝之外的东西。
然而在下一瞬间,两柄淡青色小剑变成两条流星往后飞向不知何处,他的双臂骨骼尽碎,胸口骨骼也尽数。
轰的一声。
然后她开始动步,一步朝着苦雨道人跨出。
赵香妃看着他,长长的睫毛微颤,微抿着嘴说道:“你到现在也应该明白,为什么吾皇这些年一直最宠爱我,为什么他愿意将整个大楚王朝的将来放在我的手中。”
而且相比肉菩提,他觉得已经得到了更有意思的东西。
楚帝察觉了什么?
他的身体倒飞数十丈,重重砸在地上。
赵香妃秀眉微蹙,道:“你杀不了他。”
楚帝不在这里,他便坚信自己可以杀死这里面的任何人。
他这一生都在和这个世上最强大的一些人争斗,当然更懂得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