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三十一章 掩饰

墨守城点了点头,道,“或许。”
丁宁缓缓的回答道:“那里面有一条盲龙。”
墨守城转过头来,对着她轻声说了一句的同时,他的身上似乎散发出无数无形的丝线,而上方高空里那些银色星辰般的光亮迅速的消失。
因为他不知道如何回答,这里面对于任何人而言本身有诸多的疑点,更不用说他面对的是长陵最睿智的老人。
楚帝的眼眸里依旧没有任何的怒意,他凝视着丁宁和扶苏,眼底就像是有无数的星辰在闪动。
“然而这不可能却偏偏变成了可能。”
“所以应该是盲龙和他的战斗,导致了这个法阵的损毁?”墨守城转过身去,看着那个巨大的深坑:“你只是猜测,没有亲眼见到周家老祖的死亡,那楚帝摧毁这里所有的一切,又是要掩饰什么?”
墨守城白眉微挑,他头顶上方极高的高空里,突然亮起许多银色的光点。
楚帝的神容彻底恢复平静,不再说什么,只是负手往前走去。
丁宁微垂下头,保持沉默。
潘若叶的眼睛也瞬间亮了起来。
殷红的佛珠在他的手中骤然消失,与此同时,一股宏大如海的恐怖气息从他的手心散开。
墨守城的眼睛里浮现出异样的光彩。
他看上去走得很缓慢,然而瞬息之间,却是已从丁宁和扶苏的身侧走过,走向已成废墟的青色建筑。
“我想到了一种可能。”
潘若叶顿时紧张起来。
丁宁轻轻的咳嗽着。
hetushu.com是人世间在位最久的帝王之一,此刻虽平静说话,但自有一种难以想象的威严。
墨守城的嘴角出现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或许是不想让我们看到这遗迹里的任何符文,还有不让我们察觉盲龙逃遁的踪迹。”她面容微寒的说道。
“把这丹药吃了。”
他感知着丁宁和扶苏身上的气息,回忆着一切有关那青色建筑物的画面,一抹古怪的神色浮现在他的嘴角,“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们可以不需要回答。”
潘若叶沉默不语,那柄雪白色的小剑围绕着丁宁和扶苏转了一圈,飞回她的身前,如融化般消失。
丁宁沉默下来。
他没有回答。
在走到青色建筑的废墟中心,走到应该是原本肉菩提所在的位置时,他的手心里出现了一颗殷红的佛珠。
整个山谷充斥金色的火焰,如同无数朵向日葵在盛开。
所有杂乱的树枝和草木开始猛烈的燃烧。
丁宁身体里不舒服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以至于他的身体微微的发抖起来,但他还是语气平缓的说道:“这栋建筑物对于它而言是一个巨大的牢笼,我告诉它我或许可以帮它获得自由。”
“还有肉菩提。”扶苏抢先回答道。
为什么这样的一座牢笼会损毁?
“周家老祖在哪里?”
他就像是回答墨守城,又像是自语般轻轻摇头,说出了这一句。
“因为我悟出了里面法阵的一些隐m.hetushu.com秘,我触动了里面法阵的一些符文。”丁宁轻咳着,看着她,说道:“它选择了相信我。”
或许是因为她心里十分清楚,按照正常的结果,这两人已经死去。
他转过身去,看向还在扩散的青色尘浪的中心。
丁宁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呼出,然后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在周家老祖被杀死之前,我和公子苏已经被他的力量震晕过去。”
“已经被盲龙杀死了。”
他的眼神里有绝对的自信,虽然无法杀死楚帝,甚至无法阻止楚帝离开这里,但他确定自己和潘若叶能够带丁宁和扶苏离开。
巨大的青色尘浪掀起了数十米的高度,就像真正的潮汐一般,朝着整个山谷扩散。
他在周家老祖之前便进入过这个法阵,便进入过这栋青色的建筑,和墨守城以及墨守城身边的宫装丽人潘若叶相比,他对这内里的一切自然有着更深的了解。
随着这些湿润的水汽的消失,山谷里积蓄的一些太阳真火却是随着法阵的损毁而彻底的宣泄出来。
墨守城温和的看着他,说道:“盲龙能够杀死周家老祖,为什么没有杀死你们?这里的法阵怎么会损毁?”
他转头看着楚帝,认真而感慨的说道:“现在和将来,我们都赌赢了。”
一条条的裂纹就像藤蔓一样从底部往上蔓延,整座巨塔形的青色建筑物就要彻底的崩解,也就在此时,两条和这栋青色建筑物相比显得http://m.hetushu•com无比瘦小的身影,从其中一个拱门中互相搀扶着走出。
丁宁深吸了一口气。
他不明白楚帝那些饶舌的话是什么意思,然而对方在数十年的等待和谋划终成梦幻泡影,此刻却并未太过沮丧失落,这本身就让他难以理解,甚至有些不安。
一座青色建筑,就此出现在燃烧着的山谷中心,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
“君可有戏言?”
但楚帝的面容却依旧平静异常。
他身外空气里淡淡的紫光骤然变得无比明亮,一个巨大的紫色莲台如山般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里。
只是和她这柄小剑上散发出的剑光一触,巨大的尘浪便往两侧炸开。
墨守城凝视着他,问道:“我想知道周家老祖最后陨落的细节。”
他微笑着转头,看着墨守城,说道:“胜负不在一时。”
丁宁微眯着眼睛,他看到所有的一切痕迹都消失了,那庞大的青色建筑物原先所在的地方,深深的凹陷下去,就像是陨石撞击形成的深坑一样。
“周家老祖炼化了肉菩提,但是依旧被盲龙杀死。”丁宁接着说道。
无论是在位时间极长的楚帝,还是大秦的圣天子之师墨守城,还是皇后一手栽培出来的修行宗门未央宫此刻的宫主潘若叶,他全部都认识。
他没有回头,继续前行,身外的空气里,出现一层淡淡的紫光。
高空里银色的光点越发明亮,就像有数十颗银色的星辰悬浮在那里。
周围变得清新异常的空和图书气让他的呼吸不再困难,但是身体里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却并未减少,反而变得更为强烈。
墨守城的声音也在此时响起。
他此时的伤势不轻,吹拂到身上的山风让他感到不舒服,发烫的地面让他感到不舒服,充斥到他鼻腔的烟尘让他感到不舒服……然而这些不舒服加起来,也没有面前的这三人给他带来的不舒服的感觉强烈。
墨守城微微皱眉。
楚帝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些。
云雾消散得越来越快,不仅往上方和四周散去,湿意甚至往下方的地面中渗出。
而楚帝眼中神色的变换,更是让他心中有些寒意升腾。
扶苏看着这样的画面有些震撼,又有些劫后余生的喜悦,只是更多的却是茫然。
“那条盲龙很饥饿。”
楚帝的身上也缓缓的释出一种淡薄但强大的气息。
宫装丽人潘若叶一声惊怒的低喝,一道雪白的小剑从她的身前掠出,落在尘浪与丁宁、扶苏之间,然而让她面色微白的是,这些尘浪却并没有多少强大的力量。
因为楚帝此时正是朝着丁宁和扶苏走去。
他的眉头微蹙,似乎有些微的痛楚。
没有任何的声音,所有青色建筑物的碎块全部瞬间变成了极其细微的粉尘,往外扩散开来。
听到这样的话语,墨守城的眉头皱了起来,就连一旁的潘若叶都不可置信的出声,道:“怎么可能,一头饥饿的盲龙怎么可能会听你的话?”
清冽的剑气形成了一道龙卷风柱,将弥散在丁宁和扶苏www•hetushu.com身外的尘土全部卷吸一空。
此刻他甚至没有关心肉菩提,只是在全心思索着这个问题。
只是数息的时光,金色的火焰消失,山谷中一片灰烬,青色建筑物的基座被烧红,随着热气的升腾,四周冰凉的山风涌入,山谷里刮起了大风,无数灰烬纷纷扬扬的卷上天空。
墨守城平静的看着烟尘的散开,他沉思了许久的时间,然后看着丁宁和扶苏问出了一个和方才楚帝同样的问题:“周家老祖在哪里?”
他下意识的摇了摇头,看向丁宁。
然而不知为何,她的心中却没有任何的欣喜。
此刻应该欣喜。
“不需担心,楚帝已然离开。”
楚帝离开时,那一瞬间摧毁所有青色建筑物残迹的力量极其惊人,所有的粉尘全部由中心往外扩散,所以此时最中央的部分反而最先清晰起来。
潘若叶左手微动,两颗乳白色的丹药分别飘飞到丁宁和扶苏的身前。
墨守城看着他,继续问道:“除了盲龙呢?”
那此刻这样的变化,便是意外。
楚帝不再看他,转过头去,凝视着丁宁和扶苏,温和问道。
他是长陵最睿智的老人,他很清楚周家老祖并没有破坏这样的法阵的实力。
“这是天命。”
他又接着说了这样一句,然后又微笑了起来:“绝对的不可能变成可能,里面就一定有一种可能。”
急剧的冷却下,青色建筑物从下至上发出了刺耳的崩裂声。
明白她在紧张什么,负手而行的楚帝不屑的轻声吐出这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