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三十七章 伊始

四帝齐聚,明日的日间,才是鹿山会盟真正开始之时。
在前行的途中,一些军队和修行者便沿途驻扎下来,越是接近鹿山山脚,元武皇帝身后跟着的随行人员却是越来越精简。
所有心中紧张的人顿时放松下来,心中微微震撼,镇守关外的神威大将军方饷竟然也被调了过来。
它是所在狼群的头狼,分外的健壮,嗅觉也分外的灵敏。
在这四条云柱的遮掩下,在夜色里,整个大秦王朝的队伍都根本看不清楚。
然而即便是这些控制着飞剑的强大修行者在这样的战斗中有时和普通的军士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天地元气被无数道识念控制着,混乱到了极点。原本好好飞行着的飞剑,在下一刹那可能毫无征兆的只是因为遭遇到急剧扰动的乱流而失去控制。
对于任何有经验的将领而言,一眼便可以知道这对于一场大战而言已经到了后期。
方饷微微蹙眉,抬起头看着这名至为强大的皇帝的背影,沉吟道:“天下为重。”
齐帝一脸紧张的看着他,他却是也摇了摇头,沉思着吐出了这一句。
不只是大秦队伍里寻常的修行者,就连身重如山的许侯都是看不明白。
凝视着四道云气的丁宁深吸了一口气,皱结的眉头松开,然后他闭上了眼睛,斜靠在一株枯树的树干上开始休憩。
这是鹿山山道正对着http://m.hetushu•com他的第一级台阶,踏上这级台阶,才可以说是真正的开始登临鹿山。
只是让他们有些疑惑的是,始终亦步亦趋的跟在元武皇帝身后,和元武皇帝只是相差一个身位的宗法司司首黄真卫,却是没有任何的变化。
“谢圣上隆恩。”
他先是直接的说了这一句,微微一顿,又缓声道:“只要有寡人在的一天,便可保你们方家平安富贵。”
他身上铠甲的色泽本身和周围的符文战车颜色非常接近,沉默凝立如同废弃的战车的一部分,本身并不引人注意,偶有冲杀过来的剑师也被停留在他周围的一些侍卫杀死。
它嗅到了无数新鲜血液的气息,其中还似乎凝结有一种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的美妙的味道,让它觉得只要能够吞食到这样的血肉,一定会有莫大的好处。
黑色隐隐凝成一个蜷缩婴儿的形状,然而当元武皇帝的目光落在其身,这团黑色便迅速无数的消散。
对他而言,真正的盛会已然开始。
也就在这时,鹿山的山巅,一顶新设的巍峨营帐里,停靠正北的黑色大轿中,那名黑袍美男子的指间也骤然涌出一缕黑色的火焰,在空中如烛火一般跳跃了一下,随后熄灭。
十数万人马形成的战场漩涡的中心地带,狂风、暴雪、火雨、浓雾……紊乱的出www.hetushu.com现,紊乱的交替混杂在一起,就连地面都是变成了诸多不同的小世界一样,发生着不同的变化。
“随寡人登山。”
漆黑的原野中,一头苍狼从远处的草甸前来。
“何为重?”
元武皇帝走得并不算快,他的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奇异的气机里,好像不是他的身体在运动,而是无形的天地元气在推着他行走。
无数股恐怖的气息引起的剧烈天地元气波动在这片原野中散开,隔着极遥远的距离,即便是鹿山周遭山头上的各个宗师都无法感知,然而身为唯一的八境,元武皇帝却是能够隐隐感应到天地间的一丝异样。
元武皇帝淡淡的出声。
四条云柱距离鹿山山脚越来越近,丁宁的眉头也越皱越深。
所有战阵开始的阵型、调度,已经完全不起作用。
元武皇帝的脸上出现了真正满意的神色。
……
天空里那些最为耀眼的闪光,不是暴风雨中的闪电,也不是天空坠落的流星雨,而是许多凝聚着天地元气的符器和一道道世上罕见的飞剑飞行的轨迹。
帝王金口,这样的许诺对于任何一个门阀都是难以想象的赏赐,然而方饷的面容却是依旧沉静。
他走的就是天地间一股无形的势的线路,行走本身就像是在牵引着一张无形的巨符,以至于他身后的整个大秦军队里每一个人都觉得自己hetushu.com的脚步轻盈了起来,甚至隐然有平时感觉不到的天地元气在丝丝的渗入身体,身上肌肤的表面,都是泛起一层层玄妙的淡金色荧光。
元武皇帝没有回首,目光始终平视前方,但在方饷动步之后,他却突然没头没尾般问了一句。
对于这列行伍而言,大秦王朝元武皇帝虽然走在最前方,然而一路自然有先行到来的先锋军和礼官沿途做好了和另外三朝之间的交接协调,划出了各自的防区和营地。
黄真卫和方饷互相望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凝重。
黄真卫的整个身体,都好像脱离在这张无形的大符之外,和平时相比没有任何的变化。
然而当它钻出长草,真正的看清眼前的景象时,这头平时嗜血和暴戾的苍狼却是直接恐惧的蜷伏在地,不停的发抖起来。
“有意思。”
然而就在踏上这级台阶的瞬间,元武皇帝的嘴角泛出了一丝强大而自信的笑意。
在数十架已经损毁的符文战车之间,有一名身穿淡青色铠甲的将领一直未曾出手。
青色身影深深躬身行礼,道:“参见圣上。”
因为飞剑的速度极快,所以战场最中心地带的上方天空几乎全部被剑光交织成的密网覆盖,急速的飞剑收割生命的速度自然也是惊人的,令人难以呼吸的空气里每一息的时间里都不知道嗤嗤的涌出多少道血花。
元武http://m•hetushu.com皇帝并未停步,只是嘉许的说了这一句。
沉静是因为他很清楚要付出什么代价,他也很清楚这样的承诺之后,将会有什么更深远的用意。
“寡人很满意你的回答,你在关外多有受累,此次盟会之后,你便可回长陵歇着。”
那名修行者只是身穿月白色的长衫,看上去身形极为羸弱,然而实力极为强悍,至少已经有十余名修行者被此人所杀,其中包括两名五境之上的强者。
他这一句不是对方饷所说,而是看着前方道侧的一株寻常松树所说。
元武皇帝的面前出现了一级石阶。
遥远的原野中,乌云翻滚,狂风呼啸,无数流光散落。
唯有等到盛会真正开始,强者不余其力的出手时,才有可能看清这批将来有可能会和自己产生交集的人的一些手段。
更何况这里面充斥着不知道多少名修行者。
一层轻柔的,比夜色更深的黑色就此在那株松树的一根枝桠上荡开。
十数万的人马、车辆,同时出现在一个地方,尤其是在无比混乱的战斗,那会是异常可怕的事情。
三境、四境的剑师随处可见,剑击时产生的恐怖爆鸣和冲击波在此时变成微不足道的存在。
“方将军辛苦了。”
在昔日围杀白山水和赵一的大局里,他也只是动用了有限的力量,借助皇后之手出手,但那时也唯有长陵真正顶尖的修行者才感知和*图*书到了他的境界,而自他登基之后的隐忍闭关尽是为此刻的鹿山盟会,此时他真正的展露自己的境界,后方大秦队伍里所有人自然更生敬畏。
一袭青衫的方饷微微一怔,他有些不适应元武皇帝这“寡人”的自称,然而他还是马上点头应允,沉默的跟了上去。
在这样连双方的中军都已经陷入惨烈绞杀的战斗里,能够起到决定性作用的,除了一些先前还未投入使用的强大军械之外,还有的便是还保存着战力的强大修行者。
即便是始终牢牢控制着飞剑的修行者,也随时有可能遭遇数名冲至身边的剑师,甚至是数十辆符文战车。
他距离元武皇帝和鹿山还是太远,他的修为也相差太远,所以在这样的时刻根本不可能看到发生在鹿山的一切交锋,现在的注视没有任何的意义。
“有意思。”
在他出声的瞬间,空气发生了些微的扭曲。
一道青色身影突然出现在元武皇帝的行进路线上,即便此时跟随着元武皇帝的是大秦王朝最为精锐的力量,哪怕元武皇帝不出手,任何大宗师都不可能和一个王朝汇聚至此的精锐力量相抗衡,但骤然见到这样的一条青色身影出现,元武皇帝身后随行人员中的大多数人还是不由得紧张起来。
此时他的目光正牢牢的盯着数十丈之外的一名修行者。
他微躬身,致谢。
元武皇帝走过方饷的身侧,温和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