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三十六章 八境

巨大的震鸣声如雷声涌动,又似是天地在痛苦的呻吟。
丁宁的眉头再次深深皱了数分。
迟了半个呼吸的时光,一座山头遍现幽紫色光芒,如万朵幽兰同时开放。
乘风破浪行于巫山恶水之间的铁甲战船也终于靠岸。
一次看尽这世间最顶尖的强者,这样的盛会,似乎对元武皇帝才是真正的好事。
而现在,已经没有一人和他能够并肩。
鹿山周遭的这些山头上都是世间最高的大宗师,然而几乎所有人看到这样的景象,心中都是震动不堪。
在他登基前三年的腥风血雨中,大秦王朝元气大伤,接下来对楚一战又是伤筋动骨,所以元武三年后开始,他和整个大秦王朝就一直在隐忍,养精蓄锐。
这样的力量在此时起到的唯有标定或者让人知晓她在此山的作用。
丁宁深皱着眉头看着那四条云柱和星空的迫近,他的双目在黑夜里,也如同星辰般闪耀。
黑袍美男子皱眉道:“先前怕我不肯死,现在又说这等话,你不觉得无趣和无耻?”
鹿山周遭的诸多山头一片静谧,蓦地,许多在山中的人都有所感,同时转头望向巫山的方向。
m.hetushu.com数人身外的气息因为心神太过震荡而起了感应。
数滴水珠溅落在他身上的龙袍,落在上面蟠龙的眼眸中,使得这蟠龙的眼眸瞬间明亮,就像活了过来。
在所有人的视线里,那四条巨大的云柱和星光闪烁的星空缓缓出现。
此时这顶大轿的内里宛如一个独特的世界,阴玉为砖,将内里铺得如厅堂一般,顶上则是镶嵌着明珠,散发着星星点点的冷光。
齐帝摇了摇头,叹息道:“我不比元武等人可傲视天下,像我这样的庸才,若是连些暖人心的话都不会说,那就真的是一无是处了。”
“对别人也便罢了,在我面前何必还如此厚颜无耻。”
而此刻,他就如一柄藏鞘多年的宝剑在次出鞘!
然而也就在燕帝的御架登临鹿山后不久,鹿山东首的广袤平原间,又出现了一列长长的伍列。
一将功成尚且万骨枯,成就这样的千古一帝要付出怎样的代价,唯有像他这样的人才真正的清楚。
元武皇帝动步。
只是这样的异象,丁宁就知道,这是有着“鬼帝”之称的大齐王朝的皇帝来了。
气动四野。
黑袍http://m•hetushu•com美男子似也完全不将他当成一名帝王,微微不悦的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语:“我既已经让你打造了这样的阴轿,来这鹿山,便自然不会惜命,未曾想活着回去,你还有什么可以担忧之处?”
元武皇帝抬头。
所有的光线都落入那方星空之中,万流归一,然而四条巨大的云柱和星空却是巍然不动,平静的接纳了一切。
黑袍美男子摇了摇头,道:“不需要,你只要记得答应我的事情,我死之后,将我的尸身送至我弟子面前。”
这四条云柱的中央,无数星光闪烁,就像是整个星空都被他摘下了一块,如宝石般嵌在了这四条云柱的中央。
赤红的光焰,将整座山头都耀得如同一支巨大的火炬。
被这名黑袍美男子直接道破心事,又直接称他厚颜无耻,齐帝讪笑数声,也不着恼,却是更加恭谨道:“若师您不喜欢听这些话,我便不说,只是您还想要我做什么事情,便请开口。”
中央摆着两把紫黑色木椅,散发着一种奇异的油脂味道。
他转过头来,轻声对着潘若叶说道。
四条巨大的云气在天空中席卷着,形成http://www•hetushu.com了四条顶天立地的巨大云柱。
于此同时,一条磅礴得难以想象的水汽从郭东将占据的山头冲出,顷刻间形成一条湛蓝的巨大水龙,直冲上天,身体如实质在云雾间穿行。
云气不断的扭曲着,变幻为各种诡异的形状,那些唯有在极地中才会生成的极光,也在空中不断的泛出,使得鹿山上方的天空中色彩分外的绚烂。
在很多年前的征战里,他和诸多追随他的强大修行者都一直是身先力行,冲在战阵的最前方。
三位帝王齐至,只待秦帝。
她和墨守城,还在等待着什么?
抬着这顶大轿的是八名身穿锁甲的魁梧男子,锁甲的缝隙里,这些男子的肌肤散发着诡异的幽白色泽,浑身没有任何的热气,阴冷异常。
这对于他们而言,也依旧是一种难以言明,不能理解的宏大境界。
……
“应该可以了。”
距离鹿山还是极远,或许会在入夜前到达,然而很快便有一阵阵蚀骨般的阴风不断吹拂而来,鹿山周遭的天空上,骤然出现了一条长长的黑云。
齐帝的御架车伍之中,皇家御制之物也是一片明黄,饰物也多为玉制,但在其中,和图书却是有一顶异常漆黑,异常庞大的大轿。
黑袍美男子凝视他片刻,真挚道:“你太过自谦了。”
鹿山之巅如细腰美人的行宫主殿里,无比苍老的楚帝握着身侧赵香妃的玉手无比感慨,“隔了这么久,整个秦王朝……整个天下,终于出现了第二个达到此种境界的宗师。”
潘若叶点了点头。
对这名身穿黑袍的美男子,齐帝的神容却是恭敬到了极点,若是此刻有人看见,倒是会怀疑黑袍美男子是真正的齐帝。
“若师,这次大齐王朝万民的身家性命,就全操持在您一人手里了,您可是……”
同样苍老的墨守城看着那四条云柱和一片星空,眼神里也充满了感慨。
他没有用任何的车驾,只是徒步而行,走在最前方。
轰隆!
这条黑云在所有的色彩之中显得异常的阴森,晃动不息但却不为其它光焰所动。
轰的一声,先前那座被一道剑痕封山的山头中,骤然涌出一股赤红的精气,直冲上天。
元武皇帝的境界,已经比他预想的还要高出一些。
那种肃杀之意,却又使人丝毫感觉不到美感,只觉得那些云彩里随时会有什么惊世的凶兽钻出来一样。
这些气息http://m.hetushu.com都是玄奥和宏大到了极点,然而让任何人评断,都是不如那四条云柱和一片星空相比。
她体内恢复不多的真元尽数涌出身体。
鹿山上空那幻彩琉璃般的流光,被一种难言的力量吸引,流向巫山的方向,在天空中形成了无数条蔓延不知道多少里的光线。
一道白光如剑,刺向这座山头的高空。
端坐其上的其中一人身穿龙袍,头带帝冠,面白无须,四十余岁的模样,虽面容显得有些狭长,但身上散发着一股难以用言语形容的高贵味道,自然就是齐帝。
而另外一人,却是一身漆黑无光的黑袍,手上戴着一串白色骨链,一头漆黑如墨的长发也用白色骨环扎起,虽是男子,但面容却比世间绝大多数女子还要来得美艳。
黑夜将至,齐帝的御架也终至鹿山脚下。
一股难言的意味浮现在丁宁的嘴角。
船体和岸边岩石之间,溅起千堆如雪般的白浪。
元武皇帝一步跨出,第一个落于岸边。
当燕帝的御架登临鹿山,楚、燕两朝的修行者虽然都境界不显,然而只是心中自然的敌意流露,一些气息的自然对撞,就已经使得整个鹿山上空风云色变。
齐帝讪讪道:“哪里一定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