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四十八章 诅咒

两截如飞剑般的断指刺中他的双目,响起两声沉闷的异响。
明黄色的剑光在他身前的石地上只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剑痕,但是这道剑痕却变成了带着某种神秘力量的标记,天穹之上无数道明亮的光线皆落于这道剑痕之中,形成了一道明亮的光幕,将他和韩辰帝、晏婴暂时阻隔开来。
明黄色长剑微沉。
“像你这样的人就算要死,也只会因为你自己的爱憎去死,绝对不会因为一时间的一座城池,几百里平川而死。”所以元武皇帝看着晏婴又补充说了一句,“你总该告诉寡人到底为什么?”
“轰”的一声爆响。
听到元武皇帝这样的问话,晏婴的眼瞳深处露出些嘲讽的意味。
所有人震撼无言。
元武皇帝深吸了一口气,缓慢而带着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强大气势说道:“得到了天下,寡人便愉快。”
同样有些痛苦闭目的还有齐帝。
此言一出,元武皇帝的眼睛微微眯起,一时间整座鹿山上的空气都往外排去,似要形成真空。
“他便是我这一生追赶的目标,战胜这样的敌人,可以说是我在过往很多年里修行的唯一目标。”
“在他死之前我对他唯有敌意,但在他死之后我却发现他的身上有越来越多值得敬重的地方。喜欢一个人可能需要很多的理由,我对他自然谈不上很喜欢,但是讨www.hetushu.com厌一个人却真的不需要很多理由。”
晏婴看着沉默不语的元武皇帝,却是毫不留情,毫不迟疑的说了下去,“可笑你因为惧怕他,将所有有关他的史书全部抹去,可笑长陵的人被你杀得怕了,不敢提起这个名字,但还不是用‘那个人’才称呼他?甚至‘那个人’都放佛成了他独有的代名词。”
“噗!”“噗!”
元武皇帝明黄色的双眸泛起一层微小的涟漪,两截断指上蕴含的元气和力量透入了他的双眸,然而却瞬间不知去向。
“其实在这里的大多数人都很清楚,大秦王朝之所以有此时之风光,大多都是因为他和跟随着他的那些巴山剑场的人。你和郑袖,只不过是窃取了他功劳的可耻盗贼而已。”
“你问我这样的问题?我听闻你很不喜欢姓王的人,在长陵几乎所有姓王的人都不会得到重用,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王惊梦,还不是因为你惧怕那人?”
元武皇帝登基之后便开始闭关,对于他修为的一切隐秘,甚至是否真正的突破了八境,世间的修行者都在做着各种猜测,都想尽可能的知道元武皇帝的一些有关修为方面的秘密,然而现在随着越来越多的秘密揭晓,在场的诸朝修行者却是越来越不能承受。
楚帝吐出四字,他和*图*书终于确定了元武皇帝主修的是什么样的真元决法。此时元武皇帝的身上并没有什么刺眼的光华,然而落在楚帝的眼睛里,却好像分外的刺眼,使得他有些痛苦般的眼睛微闭。
晏婴的断指距离元武皇帝的双目唯有十余尺的距离,此时元武皇帝无论如何来不及挥剑斩去这两根断指,然而他只是脸色微凝,他的眼瞳明亮起来,变成了和他手中长剑一样的明黄色。
他和韩辰帝不需要直接杀死元武皇帝,只需要尽可能的消耗掉元武皇帝的力量,给元武皇帝带来足够多的伤害。
宇化门阀的人或许知晓这门秘法的奥秘,然而宇化门阀早已被灭,当年一个人都没有能够逃出,现在世间的修行者,只有通过元武皇帝在这战中的表现,再来揣测这门功法到底会让一名修行这门功法的八境修行者变成什么样的逆天之物。
就在这时,震开了韩辰帝丹火剑的元武皇帝却并未马上出剑反击,而是往前方划了一剑。
晏婴看了他一眼,说道:“恐怕等到得到天下的时候,人都快要死了,到死都不快意。”
他的脸上涌出浓密的黑烟,就好像有一张黑色婴儿的面具要在他的脸上生成。
然后他才面无表情的说道:“唯有偏执者才可在一条道路上走至最远,可不管你给寡人带来多少惊讶,你终究还是个蠢物http://m•hetushu.com,像你这样极有希望突破八境的人却为了一时的喜恶而轻易选择生死,连审时度势都不懂,蠢不可耐。”
他的腹部血肉上裂开数十条伤口,整个气海都似乎要彻底炸裂,只是因为盗天丹的惊人功效,他才没有立时死去。
昔日长陵一批最强的修行者的绝学大多来自巴山剑场,但“宇天金身”却并非出自巴山剑场,而是长陵实力最强的旧门阀之一的宇化门阀的最强秘典。
所以这句话在此时听起来就像是一句诅咒。
然而看着随着修为和所修功法的展露而显得越来越无敌,越来越强大的元武皇帝,他的心境却依旧平冷和坚定到了极点。
微沉的明黄色长剑上如有一个惊天大浪涌起。
韩辰帝的腹部嗤嗤的射出数十条片状的气浪。
胜负不在此处。
然后他双眉微挑,有些不解的看着晏婴接着出声说道:“明明七境却能和八境战,像你这样的修行者,在过去找不出几个,在将来也绝对没有多少。只是寡人不明白,寡人和大齐的修行者之间应该没有多少恩怨,你为什么会对寡人如此不喜。”
这种感觉,就像是这两截断指上的所有力量被元武皇帝的双眸瞬间吞噬。
能令人舍弃生死的不喜自然是分外强烈的情绪,元武皇帝不认为像晏婴这样的人会为了大齐王朝在鹿山会盟中取得一点利益和*图*书而决意战死。
韩辰帝于此时一声轻叱,丹火剑变成一道极为柔软的红炼,落在元武皇帝手持的明黄色长剑上。
两截失去所有力量的断指却是在他威严的双眸之前瞬间化为飞灰,接着被两人之间存在着的狂风卷拂得无影无踪。
晏婴的声音在山巅回响,高空里也开始响起无数雷鸣,好像有数量惊人的巨物在天穹中穿行,随时就将暴怒的冲落。
“宇天金身。”
传说中“宇天金身”在修炼到七境之后不仅可以让自身容纳惊人的真元,更是可以容纳来自敌人的强大元气和力量,只是宇化门阀自创出这门修炼功法的那名先祖之后,却也再无一人能够成功的将“宇天金身”修炼到七境之上。
未曾想宇化门阀在经历变法,被灭许多年之后,这门秘法却是反而让灭了宇化门阀的元武皇帝修炼成了。
因为一开始是元武皇帝自己问的问题,所以他一直等待着,听着晏婴讲完了这些话。
晏婴看着元武皇帝越来越没有感情的双目,认真的说道:“所以在你登基时开始,我就决定要杀死你。”
“世间有谁不是蠢物?任何的一切挣扎,到最后还不是尽归黄土?”晏婴笑了起来,“你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做此时快意,连快意都不懂的人,得了天下都不愉快。”
“突然之间没有了对手,很多年的修行突然没有了意义,最为关键和图书的是在我前面的你不怎么让我看得起,这样顶替着他出现在我面前的敌人连让我产生敬意的感觉都没有……这便是无聊和可怕的事情。”
他的眼神很恶毒,语气也很恶毒。
“然而他却死于无耻的背叛和阴谋,最为可恨的是,我发觉我不怎么看得起你和郑袖。”
站在最高处的修行者已是非人的存在,从某些方面而言,他们都有着极大的怪癖,这种事情对于很多人而言是没有意义的,但是对于他们而言却很有意义。
晏婴眼中的冷嘲意味越来越浓,他无比厌憎的接着说道:“你自己也应该明白,他始终是长陵最强的修行者,那时候你不如他,若是他能够活到现在,你现在也依旧不可能是他的对手。所以对于我这样的外朝修行者而言,当然是他才是头号敌人。”
“你是个很有意思的修行者。”
缠绕其身的丹火火炼如被撑散了骨架的巨蟒一样,无力的往外散开。
他的理由对于许多人而言不能接受,甚至显得有些荒谬,但是谁都可以听得出他的语气严肃而郑重,谁都可以听出这的确是他的心声。
“在你登基前三年的世间,外朝的宗师,哪个不将他看成头号的敌人?”
晏婴看着元武皇帝不断述说着。
迸射的丹火中所蕴的力量都比寻常七境的一剑要强,有一条甚至落到了晏婴的身上,在他的背上也扫出了一道深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