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四十九章 一剑平山

他看着垂首的晏婴,看着震撼难言的所有人,看着那座被他一剑削平的山,说道:“寡人要那座山。”
沿着一圈尘浪,那山体分开两截,上方不知重达多少万斤的山头,朝着后方滑落,和下方的山体冲撞,发出所有人一生都未曾听到过的宏大声响。
气息内敛,他的身体反而往前飘了起来,朝着前方的元武皇帝飘了过去。
他手中的明黄色长剑,还是斩了出来。
那是一道剑光。
元武皇帝的身体,在所有人的感知里,就好像高大到了天穹之上,和天并高。
这些话有关元武皇帝的修为隐秘,而且是晏婴这样的宗师亲口所述,语气如此确定,便绝对不会有偏差。
所有人都觉得好像有一座山压了过来。
哧的一声轻响自他的左眉角响起。
这一剑完全就像是天道之势,不是人力所能阻挡,光是面对都已经十分困难,然而韩辰帝却是眼睛里闪现出妖异的光芒,整个身体直接朝着这截剑尖撞了上去。
韩辰帝身上的这些伤口中,却是没有任何的丹气涌出。
晏婴的身体前方没有任何的异常。
“心有灵犀,无迹可寻……”
一圈尘浪在接近山巅的位置迸射出来。
对面那山陡然一震。
无数束明亮的光线从视线所不能及的天穹中坠落,以超出所有修和*图*书行者识念极限的速度源源不断的涌入他的身体,元武皇帝的身体彻底消隐在明亮的光束里,然而所有人却都又可以感知出来,好像元武皇帝的身体在不断的膨胀,不断的变大高大。
然而晏婴却并未就此停止,他看着元武皇帝接着说道:“但你终究是人而不是神,‘宇天金身’虽然绝妙,但是也必须遵循天地元气的规则,看似若无其事的承受,终究也只是在体内开辟出一个窍位,容纳对手的杀意和力量。这杀意和力量存于你体内窍位之中,又不会无端的消失,终究有一天会爆发出来。”
元武皇帝手中的明黄色长剑消失。
被切开的山体平滑如镜。
他的身体就在这一刹那被切割成无数片飞散,一个王朝的最后帝王,只是在这数分之一息的时间里,便彻底消失在这世上。
他感觉出了韩辰帝想要做什么,但此时是他最强大的时刻,这样如虚无缥缈,众生推动的一剑之势,却是连他自己都不可能有力量使之改变。
一朵黑兰在晏婴的手中绽放。
在他抬剑的同时,所有在场的人便都明白彻底分出胜负的时刻已然到来。
元武皇帝已然收剑。
通过那片河谷,可以攻向楚地,或者行向燕地,行向齐地。
他手中带着不像是人间力量的和*图*书明黄色长剑尽情的往前挥洒而去。
在这一刹那,他只是转头,对着身后的晏婴颔首微笑致礼。
无数黑沉的阴气沿着这条明亮的光线飞射出来。
韩辰帝和晏婴在他的眼里自然不可能是他的对手,然而他却无法无休止的和这两人纠缠下去。
在此时,根本不知晏婴是想故意激怒还是觉得这本身便是最佳的对敌手段才用处这样的剑势,极短的时间根本不容在场的任何人思考。
分外霸烈的丹火被平滑的切开,就像两个固体半球一样,从他两侧分开,然后变成无数条溅射的火龙。
他深吸了一口气,借助着元武皇帝此时流散出来的元气的压力,将所有的丹气朝着体内深处汇聚。
在先前面对他的断肢一刺时,元武皇帝根本未曾闪避,然而此时元武皇帝却是骤然闭目,微微垂首。
狂暴的空气里,骤然出现了一条无比阴冷的黑色剑光。
然而在韩辰帝迎剑而来之时,他就感觉到了对方要将盗天丹的所有力量再这一击中彻底的迸发开来,所以他的心境依旧绝对的平静,他体内气息微震,手中长剑反而以更霸道的气势往前斩了出去。
元武皇帝也只觉得有一座巨峰朝着自己压了过来,手中明黄色长剑的光明微黯。
元武皇帝不再说话和_图_书,他的双唇抿紧,就像两片薄薄的剑锋。
他微微皱眉,平静的垂首。
赤红色的丹火往外汹涌的翻滚着,完全就像是一颗陨星爆炸开来,刺目的火光让很多人都双目不住的泪流,但是所有人都强行睁着双目,不想错过此时任何一个画面。
这朵黑兰上如有生命一般,对着元武皇帝眉上洒出的鲜血散发出无比贪婪的气息,但是在下一瞬间,这朵黑兰却是自己消失,变成了数道黑气,沁入那些鲜血,沁入元武皇帝周身的明亮光华。
然而所有人感觉到天地间还有一股更为强大和恐怖的力量在飞行。
也就在此时,晏婴左手拇指微曲,在空中一挑。
对于强大的剑师而言,剑意便是心声最好的表露。
天地一震。
黑色剑光和他的左眉角接触的瞬间,他的身体依旧像是变成了一个无比空旷的天地,要将这一道黑色剑光的力量尽数接纳进去,然而所有人都可以清晰的看到,一缕鲜血洒出,他的左眉多了一道伤口。
许多人都用无比期待的目光看着元武皇帝,希望看到元武皇帝倒地,或者退却。
天穹里坠落的无数明亮的光线开始消隐。
无数碎裂的声音汇聚成了恐怖的轰鸣。
距离剑尖数丈,韩辰帝的身体表面就已经出现了数百条的裂口。
隔着光幕,元武和-图-书皇帝望了韩辰帝一眼。
而现在,这道平直的剑光正在落向对面的那座山头。
巨大的尘浪涌起。
那山的后方是一片平坦的河谷。
透过被吹拂得越来越稀薄的烟尘,视线再无阻拦。
韩辰帝明白最后的时刻来临,他没有丝毫畏惧,脸上反而有种解脱的欢愉。
然而元武皇帝只是身形微震。
这道黑色剑光就像一条不知从何处飞至的断裂琴弦,剑意无迹可循,且不知从何处飞绕而至,准确无误的切向元武皇帝的双目。
所有人震撼难言。
噗噗噗噗……
楚帝和在场的一些老人看出了晏婴这一道剑意依旧来自那人,昔日晏婴这位宗师以那人为修行的唯一目标,在那人的手段参悟上,也不知道下了多少的苦功。
轰的一声爆响。
元武皇帝的眼睛也微微眯起,也如同两片薄薄的剑锋。
然而有一团分外炙烈的赤红丹光,却是就此撞上明黄色的剑尖,然后猛烈爆炸起来。
他的身体反而好像干瘪一般缩小起来,身体表面的红光也不断的消散。
晏婴的身体动作彻底的停顿。
此时元武皇帝身周的光华里都散发着一股鬼神辟易地霸道气息,一道平直刺出明亮光幕的剑尖上所带的威力已经隐隐超出了此时所有修行者所能理解的范畴,在他们的感知里已经向着虚无缥和*图*书缈的某种天道靠近。
“该结束了。”
但在他垂首之时,他的背后出现了一条明亮的光线。
明黄色长剑前方的空气里,都好像充满了无数透明的剑片,无声的飞舞着。
有人将目光投向了元武皇帝正对着的,鹿山对面的那座山峰。
黑沉的阴气里蕴含着如山般的力量。
他和晏婴之间的空气剧烈的扭曲着,终于咔嚓一声裂响,一切的一切被全部切了开来。
终于有人明白,一道剑光斩过晏婴的身体,将晏婴身体里的所有力量全部逼出。
他在所有人感知里无比高大,高大得和天并高般的身躯在急剧的缩小。
他如剑的双眉皱了起来。
就像是一片黑水在透明光滑的水晶镜面上流淌。
在接下来的一刹那,喀喀喀喀无数碎裂的声音在那座山体上响起。
鹿山山巅变得更加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极为复杂。
他的左眉断。
剑势彻底淋漓洒尽。
距离这战处最近的数名修行者直接一口鲜血喷涌了出来。
缺少了山体的阻挡,有狂风从那山后方涌来。
所有人都感知不出来晏婴此时施展了什么样的手段。
他在心中缓缓的说了这一句,然后再次抬起手中明黄色的长剑。
那山原本比鹿山还高出一截,然而现在高出鹿山的部分被这一剑尽数切去,山巅比任何的地面都要平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