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七十一章 丁宁意

然后他继续往前走。
所以这名选生自然就是邵阳明,他这样的人的说话,自然极有分量。
然而不需要喊醒,他转身望向丁宁的时候,他看到丁宁也在看他。
当丁宁开始动步时,前方上千名选生也已经动步,原本最为接近山道的前列选生从这道青玉大门上感受到的气息唯有沉重和宏大,光滑如静的青玉表面没有任何的符文和痕迹,就算是敢伸手推门,也不知从何处推起。
因为没有感知到危险和恐怖的杀机存在,前面的选生下意识的距离这道大门越来越近,近得只余数步的距离,身体都沐浴在青玉散发的微弱青光里。
张仪摇了摇头:“不管是考什么,恐是要靠近些才有可能判断出来。”
场间顿时一片死寂。
“请先生准我进门。”
看着这样的画面,远处那名中年玄服官员由衷的发出了一声感慨。
他看着大怒的邵阳明说道:“因为我要从你那里过去进门。”
丁宁说了这一句,便开始动步。
邵阳明闻言大怒,道:“先来后到,我为何要让!”
容姓宫女位置距离这道青玉大门并不远。
所有的选生都想得到进一步的提示,然而面如冠玉的青衫剑师却显然不会再多说什么。
这就是通过这道青玉大门的方式?
最为关键的在于,他可以肯定丁宁有杀意和怒火和图书,然而就连他都根本看不出来。
绝大多数选生震惊难言的看着这样的画面,丁宁什么都没有做,只是认真施礼,请求进门,然后这名青衫剑师就打开了门,让他进入。
周围许多人也是不能理解此时丁宁的平冷,虽然觉得丁宁此时的状态令人有些莫名的心寒,但岷山剑会恐怕是他们一生中至此最为重要的事情,又怎么会因为你刚刚死了名老师就觉着要让你?
她的面容上瓷样的光泽更浓,更像是佛堂里的佛像,而不像是人。
这时所有人才都反应过来,丁宁一开始说的,就是“我要进门”,而不是要近门相观。
他凝立在那里,就像一具沉默的塑像。
邵阳明脸上的愠色顷刻消失,他的眼睛急剧的睁大,睁大到了极点。
谢长胜眯着眼睛看着如城门一样的青玉大门,声音微寒的问身边的张仪等人:“是要考感知还是领悟,那大门后的空白又是什么意思?”
……
丁宁的状态让他又是觉得有些恐惧,又是不由得生出兴奋。
“那什么时候喊醒他?”
就连丁宁身后的谢长胜等人的眼睛里都充满了不可置信的光芒。
邵阳明等人的目光落在丁宁的身上。
就在青玉大门出现的时刻,丁宁醒来。
谢长胜呼吸微顿的转头。
“但丁宁师弟最了不起的地http://www.hetushu•com方在于,他应该过来时就已经看出这道青玉大门的气机连接于这名岷山剑宗师长之身,唯有这名岷山剑宗师长才能打开这道青玉大门。他感知到了这点,所以才能明白这道青玉大门的意思,才能第一个进入。”
然后青衫剑师回礼,应允。
张仪也是和丁宁一模一样,对着青衫剑师认真施礼。
在他转头之时,张仪也已经越过他的身体往那名青衫剑师的身前走去。
他直觉今年的岷山剑会,会出现很不同寻常的事情。
沉重的青玉大门缓缓分开,洒出一蓬亮光,青玉大门后方,似乎是一个充满光明的全新世界。
或者说,丁宁的整个身体,此刻就是一截平静冰冷的剑锋,不带任何烟火气,但轻易一触,便能使人流血。
谢长胜也是看得呆了,这是天下瞩目的岷山剑会,在他想来,怎么都不可能以这样的方式进入这道大门。
青玉大门上再现光亮。
“进这道大门难道就是第一道考核?”
就只是这样?
她此时却放佛变成了最为了解丁宁的人,自言自语的缓缓出声。
沈奕深吸了一口气,快步上前。
他们此刻感叹声里所说的了不起,或者是心中所说的了不起,一半送给这几名年轻人,一半却是送给薛忘虚。
丁宁位于最前列的邵阳明至少还和图书隔着数十步的距离,但此时既然邵阳明已经出声,丁宁便对着他点了点头,平静道:“不好意思,请让让,我要进门。”
“我不想浪费时间。”
……
“我们进去。”
丁宁没有任何的停留,他对青衫剑师颔首为谢,然后走入青玉大门中央的光亮里,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许多送选生过来的各修行地师长也是同样的感慨。
养星剑院今年只选了一名选生邵阳明,在才俊册上位列二十五。
他看到发出声音的是脸上泪痕未干的张仪。
“这是什么意思?”
没有人再挡在他的身前。
张仪紧随丁宁,第二个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只是一瞬间的目光接触,谢长胜身体里的烦躁骤然消失,随之泛起的是一种极为不舒服的感觉。
青衫剑师微躬身回礼,应允。
然而这不是全部。
而且丁宁此时的作态,让她隐隐觉得,丁宁是要在岷山剑会的每一个阶段,每一道比试里,全部都首先过关,全部都要夺得第一!
上千名选生层层叠叠聚集在这道青玉大门前,比肩而立,渐渐没有可容人通过的地方。
“大师兄。”
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里,丁宁又说了这一句。
谢长胜的眉头挑起。
很轻的声音传入谢长胜等人的耳廓。
“事事要争第一么?”
丁宁此时面上的神容和平m.hetushu.com时大多数时候一样平静,但是他的眼瞳深处却闪耀着妖异的五彩颜色,好像眼眸的底部已经燃烧起来,变成了五彩的火焰。
丁宁从他们的身侧直直走过,走向那名站立在青玉大门前的青衫剑师。
不管代表着岷山剑会开始的这道青玉大门到底有何等的玄妙,距离近些,自然感觉得更为清楚些。
然而丁宁却依旧平静。
“尊师……知礼……这一道大门,是岷山剑宗一开始就点醒所有选生,不管已有什么修为,不管将来是什么身份,都要记得尊师,要知礼。”
他是要折桂,他是要夺得首名!
“了不起。”
剑会已经开始,总不能让丁宁无休止的闭目修行下去。
青衫剑师淡泊的眼眸中都出现了一丝异样的光泽。
一名选生感受到身后的挤压之力,正对青玉大门上散发的沉重宏大气息一筹莫展的他顿时有些恼怒起来,转身对着后方厉喝道:“挤什么挤,要想站得前些,就早些排在前面,现在挤来挤去妨人参悟是什么意思!”
邵阳明身后和身侧的数十名选生也都是目光不愉的看向后方。
但丁宁却不只是要胜出。
而且他身穿的是白底洒银星袍服,此时转身扭动之间,白色袍服上的那些银星似乎星星点点都要化为剑光飞起来。
她不容丁宁在岷山剑会中胜出。
“请先生让我进www.hetushu.com门。”
难道只是从远处走来,走到此处的过程中,他已经感知出了这道大门的玄妙?
丁宁走到他的身前,认真恭谨的深深躬身,行了一礼。
就连先前态度最为激烈的邵阳明也是下意识的侧转身体,和周围的人一起让出了一条路。
这名选生此时的声音并不大,但此时周围寂静无声,他的厉喝便有些刺耳。
丁宁已经醒来。
站立门侧的青衫剑师虽平静垂手而立,但自然气度已然压过在场所有送选生而至的各修行地师长,他平静请所有选生入门,但这道青玉大门是关着的,所有山道前的选生都心知这道青玉大门没有那么容易进。
人群微分。
这是养星剑院的院袍。
此时其余选生还未完全反应过来,丁宁和丁宁身周的人却已经逐一在她眼皮底下消失在青玉大门的光亮里。
青玉大门很大,大得就像一堵城门。
他没有问任何人薛忘虚的事情,他只是安静的抬头看着那道青玉大门。
他十分了解张仪,他知道张仪平时的确有些优柔寡断,而且张仪也不喜欢出风头,所以他明白此时张仪第二个进门,只是为了要跟紧丁宁。
丁宁等人的到来在人墙中引起了一些骚动,想到之前的事情,许多人不自觉的让出了身位,让丁宁通过。
谢长胜转身望向丁宁。
沈奕的身影也很快消失在青玉大门的光亮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