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七十二章 原来是这样

便在此时,丁宁的声音轻轻的响起。
黑色剑胎投下的阴影下,一名身穿微赤色袍服的少年面容有些苍白的转过身,有些失神的看着身侧不远处的丁宁。
说是玄铁柱,只是一眼扫过的第一印象。
青玉大门的亮光背后,并没有什么新奇的世界,依旧是一条笔直往上宽阔青玉山道。
世上哪里来那么多奇迹。
祭天台上,不少官员在忙于撤除一些礼器。
他看着身穿淡紫色宫装的潘若叶,直接将心中的惊愕说了出来:“久闻潘宫主生性淡雅,天下事皆不关心,怎么会特意提起这丁宁?”
噗噗噗噗……
潘若叶沉默片刻,道:“你的意思便是他不太可能最终胜出?”
剑胎很大,比他还要显得高一些,宽阔一些。
三根还未彻底完成锻打,但工匠有意无意的挥锤之下,已经略有剑形的剑胎。
在绝大多数人连猜想他要做什么都来不及的时候,丁宁已经出剑。
他完全不敢相信双眼所见的是真的,然而方才丁宁那一剑,却是解开了他心中的最后疑惑,让他也明白了那一道在剑胎上流转极快的元气和过这剑胎本身有着什么样的直接关系。
他的剑是一柄三尺来长的漆黑道剑。
然而不知为何,在接下来一瞬,黑色剑胎上那些凹凸不平的阴影里泛开的红光,却是并没有像方才一样无声的消隐,而是发出了许多声的轰鸣。
一名身穿墨黑道袍的少年走向黑色剑胎。
更让他想不明白的hetushu.com是,为什么直到此时,丁宁还在闭目修炼补充真元?
他的浑身巨震,身体往后一挫,一张口,一口鲜血便从口中喷了出来。
身为宗法司司首,今日他自然是盛装出席,只是和鹿山会盟时相比,他却是显得十分疲惫,甚至有一种难言的虚弱。
“若真是天下事皆不关心,又何必去鹿山。”
在容姓宫女的眼里,世上根本就没有奇迹。
丁宁到底想什么时候开始参悟这柄黑色剑胎?
他是简道梅,重华剑院的学生,在才俊册上位列二十,但即便是他,在长时间的参悟之下,他的心神也损耗甚大,身上的袍服已经尽被汗水湿透。
丁宁的双目已经睁开。
“这根剑胎考较的是感知,不用想其它,只需把握清楚这其中的一缕剑气的流向。”
积蓄数十年的元气挥霍一空,潘若叶的骨子里也是透着和黄真卫一样的虚弱和疲惫,她没有什么表情的轻说了一句,接着说道:“多少有些缘分,黄首司又是长陵一等一的睿智之人,听听黄首司意见也很寻常。”
那些凹凸不平的阴影里,突然泛开一层层灼热的红光,就像有火光要汹涌的喷出来!
只是在他紧随其后的通过青玉大门,走到丁宁身后的短短时间里,丁宁已经参悟出通过这柄黑色剑胎的方法!
黑色剑胎连晃都没有晃一下,剑胎上泛出的红光,瞬间消隐,如潮水隐没在内里。
场间响起一片压抑的惊呼http://www•hetushu.com声。
青玉山道所在的山体并不像外面看起来平缓,而是陡峭异常。
张仪的呼吸不自觉的停顿。
他的年纪和张仪看上去差不多,身体已经彻底长开,所以显得十分挺拔。
他是属于中间进来的,但是此刻他已经感知清楚了黑色剑胎上的那道元气,也已经察觉了通过这一柄黑色剑胎的方法,所以他决定通过。
丁宁已收剑,从黑色剑胎旁走过。
他的面容俊秀,一头黑色长发用一个白色玉环扎起,看上去十分干净。
黑色剑胎的表面突然明亮起来。
丁宁已静静伫立在第一根剑胎下。
一名身穿纯白色袍服的少年一直微皱着的眉头在此时松开。
然而也就在此时,简道梅的双瞳剧烈的收缩起来。
张仪穿过青玉大门的亮光。
越来越多的人醒悟,化为越来越强烈的震惊。
然后他呆住。
一声清冷的女子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
他也已确定只要出剑截停那一道元气的流动,让这道元气滞停在剑胎上,剑胎内里的元气就会也凝滞片刻,不会爆发开来,他便可以和丁宁一样乘隙通过。
本身便不占优,再给自己套上一个枷锁……他想着即便是自己的老师此刻来判断,也会判定丁宁不太可能最终胜出,除非出现奇迹。
这是何等的领悟速度?
所以岷山剑宗在这一道青玉大门上也并未想淘汰任何一名选生,只是和张仪所言一样,借此警示将来能够进入岷山和*图*书剑宗学习的任何人,必须谨记尊师重道,必须知礼。
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丁宁开始动步,走向他面前悬浮着的黑色剑胎。
这声音不响,但很多人的身体不由得一震。
然而当绝大多数人都进入青玉大门之后,黑色剑胎前已经到处都是人,和先前外面一样黑压压一片时,却还未有任何人通过这柄黑色剑胎。
即便有着丁宁一开始的提醒,他也只是到刚刚才隐约判断出通过的方法,而丁宁此时的表现,更是让他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丁宁竟然是一开始就已经感知清楚了通过这黑色剑胎的方法!
黑色剑胎的表面也顿时明亮起来。
黄真卫微愕转头,看清对方面目的瞬间,心中却是更加惊愕。
这名身穿纯白色袍服的少年的身体骤然僵住。
沿着青玉山道,却是有峡谷,有山谷,有殿宇楼台。
张仪再次呆住。
只是自己没有能够先行领悟这进门之法,要在别人示范之后通过,许多选生的心中便自然不是滋味,尤其一些心高气傲的优秀才俊,然而是更加不愿急切的紧随其后。
只是在接下来的一瞬间,他便看明白这是三根剑胎。
黄真卫点了点头。
张仪第二个进门,为的便是跟紧自己这名“小师弟”,在回过神来的瞬间,他便脚下用力,到了丁宁身后。
范星陵只是有顿悟,下意识的跟了上去。
剑胎的表面十分粗糙,似乎完全没有特别的纹理,只有锻打造成的高低不平的隆起,但m.hetushu.com这些隆起和剑身上的阴影,却在张仪的眼睛里扭动起来,正好阻挡住整条山道。
他再次叫错了称呼,但是他这次的叫声里,却是惊喜的成分超过了震惊。
黑色剑胎被一种神秘的力量包裹,悬浮在他面前。
“岂敢。”
当的一声,他的这柄漆黑道剑也刺中前方黑色剑胎上一处。
就像是许多人在同时挥动烧红的铁锤,敲打着这柄剑胎。
于是他也出剑。
……
竟然一开始就已经参悟出来?
在张仪的心中充满如此的惊喜时,那名本来动步准备过这柄黑色剑胎的纯白色袍服少年的眉头深深的蹙了起来。
“关于丁宁此举,你怎么看?”
黄真卫揖手为礼,轻叹了一声,道:“了不起是很了不起,但这样的做派,却是如背水一战,没有多少回旋余地……节节都要争先,损耗便自然大,到了剑会后段这些选生之间相互争斗时,他便很吃亏。”
上千名选生逐一施礼通过,本身要耗费许多时间,再加上一开始有些人位于前列,却并未第一时间上前施礼,其间又耽搁了不少时间。
第一道青玉大门其实并没有难度,任何一个人有所领悟,做出示范之后,接下来所有人都可以照着学通过。
“小师弟……”
这条青玉山道就像是竖直的嵌在峭壁上往上。
自己的这名小师弟……真乃神人也!
他感觉到丁宁体内的五气再次有韵律的流动,所以此刻的丁宁并不是要闭目静心感知,而是再次开始入定修炼和图书,补充真元。
当的一声震响。
范星陵手中的漆黑道剑好像被许多溢出的热气冲中。
但以他在才俊册上的位置,直至此刻,他才刚刚感知出来有一道极快的元气在剑胎上游走,但这道极快的元气和剑胎本身,以及如何通过这里到底有什么样的联系,他却还未想明白。
而且为什么在他想过这黑色剑胎时,丁宁却正好停止补充真元,然后过这剑胎……这是巧合么?
但他可以肯定,那股古怪的元气流动禁锢着他前方的山道,若是他无法领悟,便不可能越过这根剑胎。
微侧转身对着来到身后的张仪说了这一句之后,丁宁便再度闭上了双目。
简道梅呆呆的看着黑色剑胎后丁宁的背影,他的身体不自觉的剧烈颤抖起来。
既然都说了考校的是感知,那光修炼补充真元,不感知,怎么通过?
此刻他视线的尽头,是一栋青铜色的大殿,而他和这座青铜色大殿之间的山道上,却是静静的悬浮着三根黝黑的玄铁柱。
……
他平静的拔出了腰侧的末花残剑,然后异常简单的刺出了一剑,刺在黑色剑胎上的一处。
所有选生震惊难言。
张仪叫出了声。
他感觉到了某种古怪的元气流动,然而他不能确定是什么。
只是和外面看起来已截然不同。
“原来是这样!”
他的眼眸深处尽是冷意。
很多人都认识他是来自桐木道观的范星陵。
然而接下来的一瞬,什么都没有发生。
黄真卫站在一角边缘,凝视着那道青玉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