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八十八章 不可思议之演变

一股浓厚的血腥气在溪面上散发开来。
此时在谢长胜的眼睛里,这些银色蜥蜴状小兽的撕咬动作频率快得简直比一般的剑师出剑还要快,头颅的甩动和牙齿之间的撕扯摩擦甚至带出了一条条显得不太真实的残影。
和上一剑一样,无数金色的光线从透明的剑身内里透出,这些金色光线没有任何的温度,然而落在白云般轻柔的剑气里,却是好像无数根火线落入了热油里,瞬间将白云般的剑气点燃,汹涌的燃烧起来,往前喷涌出去。
在他的感知里,平静的溪流之中已经出现了无数缕的乱流。
“这些会变成什么样的东西?”
“他应该发现了不对。”
谢长胜停了下来。
他身上数个撕裂的伤口,尤其是右臂上的两条伤口产生的剧烈疼痛感开始让他感到眩晕,然而此时他并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他只能继续出剑。
这样的过程,以惊人的速度在谢长胜的面前出现,而双手越来越寒冷的谢长胜发觉自己变成了最开始的诱饵,他身上的鲜血气息,变成了引动这个过程的最开始的诱饵。
“他是很有信心面对这样的异常状况?他在剑谷没有挑选任何一柄剑。”他看着等待着的丁宁,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他用的是什么剑?”
黑色异鼠群变成银色小兽的食物,然后银色小兽变成这种深红色长虫的食物,深红色长虫开始变成拥有某种冰霜力量的异兽。
和*图*书啦一声裂响。
这些深红色的长虫看上去就像是蚯蚓,然而它们在接近这些蜕皮的银色小兽之后,却是纷纷张开了嘴。
这样的画面给了谢长胜莫大的信心,他再度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尽量变得清醒一些,然后再次往前挥出一剑。
这些用惊人的速度吃饱了的小兽开始沉睡。
这些声音来自于两岸的深红色荆棘海中。
当水面开始震荡,黑色的阴影开始带出一股股水花时,他握住剑柄的手开始涌出真元。
一些肚子高高隆起的银色蜥蜴状小兽爬上了两侧的溪岸。
青袍男子身体一震,他的面上全是愕然的表情,“末花剑?”
“太过残缺,所以连你都没有看出来。”净琉璃缓声说道。
借着这一剑赢取的时间,谢长胜将手中的耀光剑斜插身前,从自己的衣袍上扯下了数条碎布,极快的包裹住了自己右臂上流血的伤口,然后再次咬牙伸出右手,紧握住了耀光剑的剑柄。
在谢长胜无法看见的崖上,净琉璃身后的青袍男子的眼睛里都开始闪耀震惊的神色,他都开始震惊于经营了这片养殖场十余年的青曜吟的手段。
随着它们的蜕皮,似乎它们的四肢也在枯萎。
这些蜕皮的银色小兽根本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而那些溪水中的银色小兽,却依旧在捕猎着黑色硕鼠,将黑色硕鼠撕成碎片,连通骨骼嚼碎吞入腹中,然后又走到岸边hetushu•com,开始蜕皮,开始被这些钻出的深红色长虫吞噬。
很多深红色的长虫从泥土里钻出,出现在正在蜕皮的银色小兽旁边。
所以这让他有些不解。
丁宁身前的远处,也开始出现一股黑色的潮水。
谢长胜的脸色越来越白。
他下意识的朝着水边走了数步。
白云缭绕剑意是白云观攻防一体的秘剑,在白云观也属于最上乘的剑经,原本以谢长胜的修为,最多能够笼盖前方一丈左右的空间,然而这一片燃烧的金色霞光贴地往上卷出,却是顷刻间卷出四五丈的距离,他身前这片空间里所有的黑色硕鼠全部消失,变成了一团团冒着黄油的肉块,不断坠入水中。
谢长胜的身体再度寒冷起来。
那股黑色的潮水也是由数量惊人的黑色硕鼠形成。
他深吸了一口气,目光从谢长胜的身前移开,落向丁宁的身前。
这些深红色长虫就像是一些在吞食灵药修炼的修行者一样,体内在积蓄起特殊的天地元气力量。
涌在最前方的黑色硕鼠就像撞到了一面墙,一面死亡的墙。
剑势依旧是白云观的白云缭绕剑势,随着他的挥剑,挥洒的剑光在空中形成独特的符线,大量的天地元气被卷吸而至,形成蓬蓬如轻柔白云的剑气。
谢长胜下意识的想逃。
它们的嘴看上去很大很柔软,没有牙齿,然而缓慢的包住这些开始蜕皮的银色小兽慢慢吞入腹中的景象和_图_书,却是分外的恐怖。
青袍男子无言。
它们显然在用很快的速度转变成另外一种形态的生物,或者说是成熟。
净琉璃眉头微挑,声音有些异样道:“是末花剑。”
谢长胜已经不需要再出手,所有的黑色硕鼠完全变成了被猎杀的一方,根本无暇顾及他的存在,然而他却根本不敢放下手中的剑。
这样的速度使得一息之前一只跳跃出水面的黑色硕鼠身体还是完整的,但下一息的时间里,这只黑色硕鼠却只余下一截残肢。
他等待着黑色的潮水临近。
然而眼睛里捕捉到的一些片段画面,却是让他又停了下来。
世间存在着许多能够和修行者一样控制天地元气的异兽,低如荒漠中的火焰玄龟,寒漠中的冰霜翼蛇,高如寒潭中的寒蛟,海外深海中的魔章,然而这些就像普通兽类中的修行者的异兽,却是经过无数代的自然演化,且其中大多都是因为身处极端的环境,适应外界的过程中,才拥有利用一些天地元气的本能。
“青师叔名命为玄霜虫,喷吐出的玄霜气息可以变成一道道冰刺,就像修行者刺出的一道道冰剑。”
无数尖利的牙齿嚼碎骨骼的声音从水下传出,黑色硕鼠群由一开始的疯狂变成了恐慌,无数黑色硕鼠往上跳起,想要脱离这条溪流,跳到两侧的岸上去。
他的呼吸微顿。
他的眼瞳里似乎燃烧起某种异样的幽火,就连被肉香和新鲜的鲜血和_图_书刺激得疯狂的黑色硕鼠都感到了恐惧,纷纷往后退去。
丁宁此时也行走在另外一条类似的溪流之中。
从溪流里冲出的无数道银光全部都是银色蜥蜴状的小兽,外观和寻常的蜥蜴不同的地方只是它们有着和鱼类一样的腮部,一眼就可知它们可以在水下呼吸。它们的细牙看上去也极短,且并不锋利,但就是如此……它们要想尽可能快的撕裂和嚼碎血肉,这些牙齿的磨动频率就必须很快。
他前方的水流里,就像有一蓬长发飘洒了开来。
一开始远处令人心悸的异动已经接近。
丁宁静静的站立在溪水之中。
然而也就在此时,谢长胜听到了许多沙沙的声音。
谢长胜本能的感到恐惧,面对深红色的荆棘海洋中远处传来的那种异动,他感觉自己就像荒原里一只渺小的地鼠,不知道远方的那种异动是一场席卷而至的野火,还是一场震裂大地的地震。
这岂是人力可为?
然而却偏偏在他的眼前发生。
它们的身体上出现了一些银色的裂纹,竟然是用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蜕皮。
残剑剑身顺着无数条细直的裂纹散开,延展伸长。
这是一种他根本无法理解的快速进化过程。
短短的残剑剑身上骤然发亮,盛开无数细白的花朵。
它们的身体被一根根的剑丝洞穿,而这些剑丝余势不止,继续往后刺出,接着刺穿后方的黑色硕鼠的身体。
所以他深吸了一口气,咬紧了牙关www.hetushu•com,面对着依旧狂涌而至的疯狂水鼠,再次挥剑。
这些银色小兽,就像是心甘情愿的被这些深红色长虫吞食一样,它们就像是这些深红色长虫放牧的食物。
净琉璃转头看了青袍男子一眼,缓缓的说道:“最为关键的是,这些玄霜虫的体内,会生成一些玄霜丹珠,可以用来炼制丹药。”
青袍男子看到一直在行进的丁宁此时已经停了下来,且丁宁的目光似乎投向了黑潮的方向,但是丁宁却并未离开溪流。
在他的感知里,有一股股的元气在这些进食的深红色长虫腹中生成,他开始看到这些深红色长虫的嘴侧开始出现白霜,然后开始出现冰屑。
他也要面对同样的演变过程,只是他经历这个过程的时间,要比谢长胜晚上一些时间。
新涌来的潮水原本清澈而透明,表面翻开一层白色的泡沫,然而这股潮水和黑潮撞击的一瞬间,上面的白色泡沫就全部变成了猩红的鲜血颜色。
这样极短的时间里,令原本无法利用天地元气的兽类开始变成可以利用天地元气的异兽,就像是硬生生的将一批批根本无法修行的普通人在极短的时间里变成修行者。
青袍男子不再言语,他的眼睛里却是涌出些异样的光亮。
溪流里出现了一股新的潮水。
然而无数道银光同时从下方的溪流里冲出,追上了这些黑色的硕鼠。
黑色硕鼠群往后退却形成的黑潮和新涌来的潮水在距离他数十丈的地方相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