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九十一章 修行者与军队

除了这数十只距离丁宁最近,纷纷腾空而起的“蝗虫”之外,此时其余所有身体好像陡然变得高大起来的蝗虫都没有贸然动作,而是身体和身体挨得更为紧密,然后缓缓的朝着丁宁移动。
“是帝皇的皇。”
湛台观剑深吸了一口气。
它们身外那些幽蓝色波纹开始消失,然而它们的身体却是突然高大起来。
就在此时,他俯下身去,左手抓起了被他一剑拍得软伏在地的玄霜虫,然后他左手提着这条身上冰铠也已经消失的玄霜虫,右手提着剑,朝着玄霜虫族群的边缘走去。
独特的青黄色血液从它的颈腔中狂喷而出,混杂着泥尘淋洒到丁宁的身上,丁宁的动作却没有任何的停止,他手中的剑从下往上挑起,深深扎入身体右侧一只“蝗虫”的腹部,接着往前挥洒,切掉了这只“蝗虫”的大半个腹部,剑尖又狠狠的刺入了前方一只“蝗虫”的眼中,刺入了脑部。
丁宁在不断的往前狂奔,但是从他的身体和这些“蝗虫”刨起的尘浪正式相撞到现在,他只是跨出了一步。
这数道实质般的剑气如入无物,直接没入下方石地,只留下几个深深的剑孔。
澹台观剑再度沉默。
然而此时,丁宁却就在做着这样的事情。
它们的武器是它们最为壮硕的后肢。
单独的修行者,的确无法和一只强大的军队抗衡。
明明拥有连净琉璃都无法比拟的见知和领悟,然而却始终像一柄藏鞘在剑内的宝剑,平日里和*图*书根本不露骄妄的锋芒。
然而丁宁的面容依旧平静到了极点。
最为关键的是,这些“蝗虫”的数量真的和真正的蝗虫一样,真的很多。
明明是少年的身骨,却似乎经历了无数事,别有一番气度。
“所谓的年轻才俊,真正让前辈高手忌惮的只是‘年轻’二字,因为你们有更多的可以修行的时间,更多的可能,我现在只担心你得了首名,却失去了对于一名年轻天才而言最重要的东西。”
这些幽蓝色的身影像极了蝗虫,甚至可以说和寻常的蝗虫在形状上没有任何的区别,然而它们身体表面始终荡漾着一层幽蓝色的烟气,看上去整个身体就像马上要燃烧起来,且它们的体型就像一头头成年山羊般大小,以至于它们的头部和背部在奔行时始终高出荆棘丛的顶端。
在岷山剑宗的数十年间,他见过无数优秀的年轻才俊,但他从未见过丁宁这样的天才。
然而让他更为惊愕的还在后面。
然而就在此刻,丁宁却是深吸了一口气,就往前方的土浪中冲了进去。
之前丁宁面对的玄霜虫族群已经像一支大军,然而在现在这些体型庞大的“蝗虫”面前,这支玄霜虫族群却变得就像是一支被大秦的虎狼骑军包围的山匪部队。
正对着丁宁的一只“蝗虫”感觉到了危险,它的身体疯狂的震颤起来,身上幽蓝色的烟气随着震颤形成无数条的波纹,这些波纹就像是天然的符文和图书,开始从周围的天地间极快的吸聚天地元气。
剑光闪出,数只皇虫已经身上涌出喷泉般的青黄色鲜血,摇晃着倒下。
但这样的人要是横下心来做某件事情,他一定会比寻常人更加不计后果,之前丁宁每一个环节必争第一,便是这样的体现。现在恐怕所有观看剑会的人都知道丁宁要的便是在这场剑会上以首名胜出,但他现在忧虑丁宁就算能够达成所愿,也会付出太过惨重的代价。
湛台观剑愕然。
因为在快速接近这支玄霜虫族群之后,这些“蝗虫”很快形成了数股洪流,其中有两股甚至在两侧越过了溪水,从后方包抄,组成了一个完美的包围圈。
这道剑光精准的切入它颈部甲壳的缝隙里,然后如轻巧得如游鱼穿过水流。
原本只是有些骚动的幽蓝色“蝗虫”突然全部不安的躁动起来,它们它们长满锋利刺刃的后肢用力的在地上刨动,泥土不停的翻飞,形成层层的土浪,密密麻麻的幽蓝色身影在土浪中若隐若现,画面说不出的壮阔可怕。
这些幽蓝色“蝗虫”原本如真正训练有素的精锐骑军一般,在包围玄霜虫族群之后都暂时凝立不动,别有一股森然的气息,然而当丁宁平静走出,这支“蝗虫”群中却起了一阵骚动。
而他的身影出现在这数只皇虫之间的空缺里,他手上末花残剑上的洁白色细花在消失,但他的动作却似乎变得更快,他的身体和身侧一只皇虫一撞,手中的末花残剑已和-图-书经切开了这只皇虫的头颅。
这数十只皇虫身上的薄弱部位,瞬间就被蕴含着洞穿力已经截然不同,且蕴含着凛冽杀意的雨线洞穿,穿过它们身体的晶莹雨线变成了一条条青黄色的血线,嗤嗤的将下方的地面打出无数的细孔。
湛台观剑沉默的想着,他清亮的双瞳渐渐被幽蓝色的光华充斥。
听闻澹台观剑的问询声,此时的注意力全部在丁宁身上的净琉璃异常简单的吐出两个字。
这完全就像是骑军对于强大修行者的压迫式战法,以坚实的人墙尽可能的压缩强大修行者的活动空间。
“皇虫。”
它两条长满锋利幽蓝色刺刃的后肢还在地上刨动,它的头颅却已经掉在它后肢的前方。
而它们此时的后肢最下端连着两道笔直的幽蓝色剑光。
因为距离太远,澹台观剑此时还无法确定这些“蝗虫”体内蕴藏的到底是何种性质的天地元气,能够以何种方式对敌,但他却至少可以肯定这些“蝗虫”的元气力量在这些玄霜虫之上,且拥有不低的智慧。
一场冷雨早已笼罩掠在空中的数十只皇虫。
只是一步,他便杀了三只这样的“蝗虫”。
所有的玄霜虫更加畏惧,纷纷往最中央退却,一条条深红色长虫蜷缩着往中间挤去,似乎要用很快的速度在中间堆叠成一个深红色的巨大肉球。
那些活动于深红荆棘丛中的幽蓝色身影的形状越来越清晰,终于显现出了真容。
澹台观剑若有所思。
澹台观剑忍m.hetushu.com不住轻声问身前的净琉璃。
密密麻麻的“蝗虫”组成重重叠叠的包围圈,丁宁站在包围圈的中间,相形之下极为渺小,他身周所有玄霜虫对这些“蝗虫”似乎也有着天然的恐惧,一时之间,这些玄霜虫口中的寒气都开始往腹内收缩,不敢流露出来,连身上的冰铠都开始碎裂消失。
他甚至可以肯定,若不是宫中的贵人对他逼迫太狠,若不是薛忘虚注定要在岷山剑会前后死去,这名少年也绝对不会太过显露锋芒。
这些“蝗虫”又像是踩着高跷,又像是持着两柄幽蓝色的长剑。
他再度确定,丁宁的确是要和这些数量恐怖的皇虫硬拼硬,他的确就像是一个单独面对一支强大骑军的修行者,而且想要凭借一己之力杀光这只军队。
密集而晶莹的雨线嗤嗤的坠落,所不同的是,这次丁宁已尽全力。
丁宁前进的身体变得更快。
这是一副让人无法想象的画面。
“蝗虫?”澹台观剑怔了怔,“就这么普通?”
她此时的心情也有些难言的波动,她的右手五指也无意识的轻微摩擦着,五指之间悄然流淌出数丝冰片般的剑气,竟然凝成实质,坠落在脚下石崖上。
净琉璃的眉头微微蹙起。
净琉璃知道澹台观剑是听错了字,她眉头微蹙的飞快解释道:“虫类之中有些异类单独而言比起青师叔育成的这种虫类更为强大,然而不管那些异类单独有多强大,却没有任何一种族群能和这种虫类的族群相比,因为这http://m•hetushu.com种虫类的族群完全就像是一支沉冷的军队。没有任何一支虫类族群可以和这支虫类族群匹敌,所以青师叔用皇虫来命名。”
紧接着,它的头颅掉了下来。
所以此时的景象……看上去就完全像是这些“蝗虫”手持着两柄幽蓝色长剑腾空而起,从四面八方飞刺丁宁。
数十蓬尘雾里的“蝗虫”全部高高的跳跃起来,然后朝着丁宁直坠下来。
但也就在此时,所有的这些“蝗虫”已经彻底反应过来。
也就在这一瞬间,丁宁右手中的末花剑骤然发亮,再次盛开密集的细白花朵。
玄霜虫族群的边缘,便是密集的,几乎一只只紧紧的挤在一起的幽蓝色“蝗虫”。
这些皇虫坠落在他带起的残影里,他微躬着身体,冲向紧挨着的皇虫群。
数十蓬尘雾在丁宁的身周炸开,往上涌起。
一名修行者无法在阵中纵横冲杀,对于一支军队而言,威力便已小了大半,接下来的结果便是很快的被乱剑刺死。
而且丁宁完全不像之前面对玄霜虫一样,试图寻找出其中的首领,他此时所做的,是真正的杀戮。
坚硬的肢体互相摩擦着,冒出一团团幽蓝色的冷火,同时发出令人牙齿发酸的厮磨声。
但也就在这一瞬间,一道剑光已经落在它的颈部。
那些幽蓝色波纹吸聚的天地元气,最终全部汇聚于它们的下肢,它们下肢的最尖端形成了一道笔直的幽蓝色晶光,刺入下方泥土的同时,将它们的身体也往上挺高。
“青师弟怎么命名这些东西?”